首页 > 政治, 汉博, 社会状况 > 警察抄走的电脑还了

警察抄走的电脑还了

2012年12月23日

11月14日,我在博客上发布了我的行为艺术新作《六十扑》,11月15日上午11点左右,三个穿便衣的三个传警服的警察来到西营村我的家中,将我抓到兴寿派出所,抓我的人是昌平区公安局的国保和兴寿派出所的人。在派出所院子里,昌平的国保问市公安局的国保在哪,一个人说在车里呢。

审问是在会议室里进行的,审问的人是三个昌平区的国保,坐在我斜对面的人管记录和提问,左边坐着的人插提一些网络问题,右边坐着的人不怎么说话,他手上拿着打印的我在博客上的文章和留言等资料。提问一开始是围绕着《六十扑》行为作品的现场情况展开的:什么时间做的行为,都有什么人来看了?他们是哪来的,年龄有多大,都是干什么的?身高多少,长什么样?我在请他们来看现场之前告诉他们准备做什么了吗?在我做行为时他们说什么了?我做完行为之后讨论了吗?什么人给我拍的照片?为什么不自己拍照片?

我告诉警察,我请朋友来看我做行为时没告诉他们我要做什么作品,他们在看我做行为时也没有说话,行为做完了之后也没有讨论。

问完了这些问题,警察又问《六十扑》是什么意思?我说是对60个自焚逝去的藏人感到悲痛,因此做了这件作品表达一种悲痛的心情。他问我是怎么知道60个藏人自焚的消息的,我说是在网上看到的,他问什么网?我说新浪微博。

审问一会这几个人就出去一趟,可能是跟院子里那些人商量,然后回来接着问,从上午11点左右开始,审问持续到下午五六点钟。问完了我做行为作品《六十扑》的具体情况之后,又对我在博客上发表的博文进行了审问,审问主要围绕着我博文中的一句话:中国被一个巨大的邪魔胁迫着。

警察问这巨大的邪魔是什么意思,我说一个国家的发展有时候被正能量所左右着,有时候被负能量左右着,这负能量就是邪魔。问完了这句话大概是下午五六点钟的样子,我回答完之后他们沉默了有两三分钟,主提问的警察小声让另外两个警察继续问,那两个人不说话,主提问的警察出去了几分钟,等他进来时,跟进来一个年轻的警察,年轻警察边走边盯着我看,他走到我对面坐下,盛气凌人的问:你说的负能量是什么意思?

我回答他:薄熙来就是负能量。

他当时说不出话来,我停了一下,接着说:王立军就是负能量。说完我又停一下,问他:你觉得呢?

他火言火语的说:他们当然是负能量。

说完他站起来跟旁边的人支吾了一句什么,就出去了。

大约六点左右的时候,五六个警察又开车带我回到家,抄走了我的电脑,昌平警察头目又让我带他们看了我做行为时的现场,然后我打电话找来村里的小伙子张明,把家里钥匙交给他,托付他在我不在的时候,帮我喂喂猫狗,烧一下锅炉,别让水冻了。

要走的时候,审问的警察看到我上午从冰箱拿出的一小包肉馅放在沙发扶手上化冻着,他提醒我把肉馅再放回冰箱冻上。

我们又回到兴寿派出所,有两个警察出去了,头目和一个辅警在屋里坐着,头目问:老郭饿了吧?我说还好。头目又说:哎老郭你这是图什么呀,这年头别人都挣点钱,你这日子过得老婆都跑了。

我笑笑。他在我的右边哗啦哗啦翻弄着手铐,我们都等着那个时刻的到来。

这时候那个主提问的警察进来了,他走到我斜对面坐下说,今天的事到此为止,然后又对抖手铐的头目一努嘴:这是我们领导。

头目说:出去不许炒作,炒作的话我们就追究你。

派出所的警察开车把我送回家。

我到村里朋友家看微博,我被抓的消息正在微博上传,网友们的声援产生了道义的力量,我的重获自由,和他们的声援是分不开的。

第二天,我去费家村会友,在友人常徐功家里,接到警察的电话,说他们把电脑给我送家来了,我让他们放邻居家,他们说得我自己签收。这天是周五,就推到下周一再说了。

高压郭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53da27010174dq.html

分类: 政治,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