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援藏, 汉博, 社会状况 > 青海玉树:不存在烧帐篷逼灾民搬迁的情况

青海玉树:不存在烧帐篷逼灾民搬迁的情况

2012年12月30日

2012-12-06
玉树帐篷拆迁风波调查(求证•探寻喧哗背后的真相)

近日有网友发微博并附图片,称玉树有关部门为完成对上级承诺,强制拆撤救灾帐篷、拆板房,要求群众搬新房;还烧帐篷,出现“火烧连营”。

当地是否以火烧帐篷逼迫群众搬迁?帐篷拆迁风波背后有哪些情况?为此,人民日报“求证”栏目记者奔赴玉树,调查走访了当地居民、相关部门。

是否“烧帐篷逼搬迁”?

【调查】 不存在这种情况。陆续拆除帐篷留下大量垃圾,烧的是垃圾和废旧帐篷

11月28日,记者赶到青海省玉树县结古镇扎西科赛马场,这里曾是结古地区最大的帐篷安置区。记者看到,昔日密密麻麻的“帐篷部落”不见了,地上随处可见拆除后留下的地基痕迹,一群牦牛在赛马场啃草。扎西科建委会一位负责人介绍,赛马场98%的帐篷已经拆除,剩下的主要是办公用房。居民有的搬进新房,有的投亲靠友。外来务工、经商人员大多数回老家了。

11月30日,青海省玉树地震灾后重建现场指挥部通报,玉树灾后重建两年多来,有效施工期约16个月。全州城乡住房重建总任务为41939户,已完成40638户,入住率82%。

据了解,玉树州所辖称多等5个灾区县帐篷户较少,群众基本都已搬出帐篷住进新居,当前帐篷主要集中在结古地区。

在搬迁过程中是否存在以“火烧连营”的方式逼迫群众呢?

“绝不存在以烧帐篷来逼群众搬迁,那是违法的,谁敢那么做?”玉树藏族自治州州委督查室主任童延林近期每天都在督办援建后期收尾工作,感冒引发肺水肿,接受采访时不停咳嗽。他告诉记者,少数废旧帐篷的确烧掉了,“有的是居民自己烧的,有的是环境卫生整治时烧的。”

童延林介绍,近期结古镇几个大型安置点陆续拆除帐篷,留下大量建筑、生活垃圾。玉树各级干部、学校和驻军志愿者前去整治环境卫生,有人把一些残留帐篷等生活垃圾烧了。“每天多少都会看到冒烟,烧的多是一些生活垃圾,真正烧掉的废旧帐篷不到10顶。”童延林说,根据规定,凡是能用的旧帐篷,民政部门要回收保存,以备今后救灾。无法使用的帐篷集中处置,其中包括焚烧。“我们不主张居民自行焚烧,太不安全。”

记者从玉树武警消防部门了解到,近期没有接到群众帐篷火警。玉树公安部门也没有接到此类警情报案。玉树当地两位媒体记者也反映,没有发现以烧帐篷来赶人走的现象。

曾住赛马场、现已搬进院落式新居的拉占说,“没有见到干部通过烧帐篷来吓唬人的,烧的都是剩下的废旧帐篷和垃圾。”

为什么要拆帐篷和板房?

【调查】 帐篷和板房已用2年多,不太安全。对暂时不具备拆除条件的帐篷可保留

为什么一定要群众“赶时间”搬进新房呢?

玉树藏族自治州州委副秘书长李生德介绍:灾后帐篷和板房已经用了2年多,风吹日晒,透风漏雨。有的群众在帐篷里烧炉子、烧牛粪取暖,容易引发煤气中毒和火灾。有的住在荒郊野地,孤零零的也不安全。“帐篷已经不适合再住,我们希望群众尽快搬进新房,多数居民也比较配合。”

这次结古地区拆帐篷、搬新房是针对部分特定居民展开的。青海省玉树地震灾后重建现场指挥部有关负责人11月30日向记者介绍,根据新房交付和配套设施进展、重建规划项目要求,以及治安、消防等规定,按照“以房找户、以户撤帐”的原则,确定了结古地区拆除帐篷的对象。根据入住居民的住房性质,需要拆帐篷并搬迁的包括:有房居民户、无房居民户、个体工商户、机关单位干部职工等。10月10日州里召开动员大会,结古地区需拆除的帐篷共42639顶。截至11月24日,已拆除帐篷共37602顶,占应拆总数的88%。下发6300余万元的奖补资金,用于群众过冬补助,奖励早日搬进新居的群众。“今年的此项工作基本完成,对于剩余帐篷,将随着重建的推进,在具备条件时予以拆除。”

事实上,直到12月1日,结古地区仍有很多人住帐篷。新寨附近的山脚下还有大片帐篷,粗略统计有近千户。

玉树州委常委、副州长王勇说,由于重建工作尚未全面完成,对暂时无法拆除的帐篷等可以保留,对今冬无住房条件的无房户、暂住户,鼓励他们自主租房、异地安置、投亲靠友,并给予适当补助。对个体工商户,鼓励他们租用已建成的商铺。

哪些人不愿搬?

【调查】 外来经商、务工人员不属于安置对象,在结古没有新房,不愿搬离。当地居民搬入新房有奖励,比较配合

索昂永措是囊谦县人,来结古镇经商多年,她不属于安置对象,在结古没有新房,只能住帐篷。索昂永措说,新寨的帐篷户一多半是外来人员,有人来通知拆帐篷,可是我们没新房、没亲友。租房太贵,回老家也没地方住。只能在这里,能坚持多久算多久。

记者调查了解,当地居民对拆帐篷、搬新房比较配合,搬离帐篷搬入新居有奖励。抵触较多的是一些外来商户等无房户。比如赛马场帐篷区原有844个无房户,多数是外来经商、务工人员,其中一半以上来自玉树州外、青海省外。他们不属于安置对象,在结古没有新房,不愿搬离。还有些牧民,习惯住帐篷,对住楼房不太适应。

玉树县联合执法大队有关负责人说,拆帐篷和板房的难点在商户。17日,赛马场75%的商户已拆除帐篷,其余的大多同意近期拆除,只有两户拒不同意,联合执法队将其板房里的东西搬出来,交给业主本人,然后拆除板房。“大家互相盯着,一户不拆就会影响整个进程,我们不得已才拆除。”

11月30日,索昂永藏一家仍住在玉树县政府帐篷办公区附近的帐篷里。她说:上面通知近日拆帐篷,新房在滨河休闲小区,明年才能建好,一家人暂住这里。“地震后我家带头拆了旧房,现在也不会拖后腿,我们打算到西宁亲友家里住。”

“干部通知我们规定时间搬迁,否则执法队就要执法。我按时搬了,没见到有强拆的。”地震前住在玉树县结古镇胜利路的索昂说。11月7日他接到通知,当天下午6点前拆帐篷,搬进新房。他的新房没水没电,居住不便,一家人目前借住在朋友家。

“少数干部工作方法简单,百姓也有反映,我们不否认这种现象。但没有网上说的‘无法无天’的做法。”李生德说。

新房具备入住条件吗?

【调查】 组团式新房的水、电等配套设施预计12月中旬前投运。居民说,新房条件再差,肯定比帐篷好

玉树县结古镇居民冰巴一家是从养马场安置区搬离的最后一户,11月30日,他们把家当全部装车,拆掉住了两年多的蓝色救灾帐篷,搬进了位于琼龙社区的新房。

12月1日,记者走访了当地最大的安置小区琼龙社区,琼龙社区共有2134套新房。11月27日,一些居民陆续开始领钥匙,3天内共300多户领了钥匙。记者看了C区多套新房,房子安装了防盗门和塑钢窗,厨房里有不锈钢菜盆,卫生间有马桶、陶瓷洗脸盆等,尚未通水。每个房间都装了灯泡,没有电。暖气片是冰冷的。居民索央拆了在赛马场的帐篷,搬进新房10多天了,晚上点蜡烛,取水到附近一个宾馆,要花钱买。马桶没法用,只能到外面找地方“方便”。

索央告诉记者,震前结古镇的市政设施条件就比较落后,群众饮水有的靠井水,有的是片区小范围集中供应自来水,而且停电时有发生。居民区没有集中供暖,一般都靠烧炉子取暖。所以“现在的条件也能过得去。”

11月30日,居民弋西措玛来领新房钥匙,她家住在玉树佛学院附近的帐篷,接到通知马上要拆,她说,新房条件再差,肯定比帐篷好,只是没有水太麻烦了。不过这种情况也能理解,因为震前条件也一般。如果新房生活配套设施齐全,他们巴不得早点搬进来。

对此,王勇说,组团式新房的水、电等配套设施正在抓紧建设调试,预计12月中旬前能够投运。过渡期间,为了使尽可能多的群众搬入新居,已经修建了33个临时供水点、50个临时厕所,通过招标确定了3个物业管理公司,尽力满足群众的基本生活需求。

记者了解到,灾后重建中,结古镇8000多个院落式新房今年陆续交付使用,多数居民已经入住。组团式新房共有7000多套,市政管网已建好,今年11月初以来,当地对其中设施较完善的3661套进行了摇号分配。

lyl的日志
http://blog.163.com/lyglyl158@126/blog/static/127427565201211683143556/

分类: 援藏, 汉博,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