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政治, 言论 > 西藏若是王八蛋也是我们的王八蛋!(有图)

西藏若是王八蛋也是我们的王八蛋!(有图)

2013年1月17日

2012/12/13
2009年7月24日,几十辆96改坦克开进营房,结束了西藏军区部队无坦克的历史。

出自: http://www.fyjs.cn作者: 铁背心 2012-12-12复制链结 铁流滚滚镇西雨中国装甲部队进藏试验

近几年,西藏军区的装备大发展,装备了96式主战坦克,有了较先进的弹炮合一的自行火炮与新式装甲车,机械化程度大大提高。这一切,都与20多年前装甲兵技术研究所组织试验大队带装甲车和坦克上高原做试验的成果分不开。

据装甲兵史料大事记里记载:1956年,根据西藏军区的要求,总参谋部批复,组建西藏军区装甲车连,该连(共12辆装甲车)于6月1日在吉林四平市组成,6月7日车运入藏,7月16日抵达拉萨。这可能是千百年来雪域高原迎来的第一队装甲车。

但那时候,我们自己的新一代履带式装甲车还没研制出来,所以到西藏的只是十几台陈旧的日式轮式装甲车。

然而,除1954年4月西藏旧藏军的副司令钦保阿旺郎杰率队曾到战车一校参观,见过T—34坦克外,旧藏军普遍都不知道什么是坦克,什么是装甲车。1959年4月西藏平叛时,新闻电影制片厂摄影师沈杰就曾乘坐这种破烂的轮式装甲车深入藏军叛匪营地去,把头伸出来,举着摄影机拍摄镜头,而叛匪没见过装甲车,更没见过摄影镜头,以为那是新的大口径武器,见镜头转过来,就纷纷躲避藏匿。

虽然西藏军区的解放军官兵没有坦克装甲车,但在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中,西藏军区官兵远距离穿插,硬是徒手缴获了9辆印军完好的美制M3A3坦克,后来还了几辆,剩下1辆在军区礼堂门口放到70年代,现存于军事博物馆。

1989年3月西藏动乱,戒严部队奉令到拉萨戒严,带了20辆63式履带装甲车和10辆62式轻型坦克,起到了巨大的威慑作用。第二年江泽民主席视察西藏军区时,坦克和装甲车还在军区大院列队,迎候检阅。

拉萨戒严时的装甲车

1990年5月1号戒严解除,由于62式轻型坦克不适合高原地形而归建原部队,西藏军区提出了20辆装甲车转隶西藏军区的要求。因此西藏军区到底要不要装甲机械化部队,一直是个争论的问题。

西藏军区一直没有装甲机械化部队,并不是军委不愿意装备,当时装备部门顾虑的不利因素有四项。一是西藏高原地形条件不适合大规模机械化部队的作战运用。二是那时西藏公路病害多,弯多路窄,大型装备无法顺利通行。三是高原缺氧使重型装备性能大减,发挥不出应有的作用和战力。四是重装备的技术保障要求高,而那时西藏军区交通不便,技术保障能力薄弱,油料保障、修理保障都无法在战区内解决。其实,大家心理障碍的关键还有一个,就是咱们的装甲装备到底在高原表现如何?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1990年5月,根据总参谋部的指示,装甲兵部责成装甲兵技术研究所进行装甲车辆进藏试验研究,考核我军装甲车辆在西藏地区的通行能力和编队行驶的战役机动能力,探索在西藏地区默认战场区域装甲兵部(分)队实施作战的可行性和后勤技术保障能力。

漫漫青藏高原,素有世界屋脊之称,这里的平均海拔大都在4000米以上,由于地势险峻,空气稀薄,气候多变,昼夜温差极大,很多地方被称为生命禁区,有世界第三极之称。然而,正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1990年5月,我军装甲车辆首次进藏试验拉开了创造历史的序幕。

试验大队领导接到任务后,四次进藏调研,调查了解了试验要走的道路、桥梁、河流、山川及各要害地域,对坦克装甲车辆通行能力及展开作战可行性的影响因素进行系统了解。

整个青藏在线有119座桥梁、1459个涵洞,能不能让装甲车辆顺利通过,都需要一个个的实地勘查落实。

试验大队同志们绘制出了主次困难因素关系图,并制定了试验的日程表,将试验项目一条条进行细化。

那次参试的装甲装备共有6种十余辆,其中包括88、59式坦克、86步兵战车、反坦克导弹发射车、523轮式装甲车、坦克抢救牵引车、坦克平板拖车等,再加上20余辆保障、指挥车辆,总共30余辆装备参加了进藏试验研究工作。

参加实验的坦克和装甲车

5月底,试验部队在青海省的格尔木集结。

青藏在线沿途都设有兵站,但是对于试验大队这支特殊部队,兵站只能为人员提供食宿,对装甲车辆的保障却无能为力。比如当地的油料标准就达不到试验要求,为此,所有试验的装甲车辆,事先更换了寒区专用机油,使用的燃油也是50号柴油(凝固点为—50℃),所需的各种油料,全部是随行油罐车自带保障。

6月初,试验大队正式出发了,第一天到达纳赤台,近100千米的编队履带行军还算顺利。第二天,为了躲避高原反应的重点地带,试验大队领导决定当天履带行军320千米。

大早起来,试验大队分4个小分队,从纳赤台出发,过烽火山口、昆仑山口,到不冻泉,上五道梁,跨长江源头,直奔沱沱河兵站。当地有个谚语说:“到了五道梁,喊死爹和娘:不冻泉得病,五道梁丧命。”事实也是如此。大部分同志一到不冻泉、五道梁就有头昏、头痛、恶心、胸闷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连在西藏工作了十几年的试验大队副政委也在烽火山口由于劳累导致脸色苍白、恶心呕吐,不得不吸氧、抢救。

晚上,当试验大队行军到沱沱河兵站时,大多数人都嘴唇发紫、头痛欲裂。很多同志还出现了高烧、呕吐、腹泻现象。试验大队的几个领导也出现了强烈的高原反应,但是,试验大队领导深深懂得“在最困难的时候,领导不能倒下,因为领导是群众的影子,只有领导挺得住,群众才能站起来”。他放下行李吸几口氧气,就强打精神,逐屋看望队员,组织抢救病号,鼓励大家同高原反应作斗争。

由于温差大,路面翻浆,道路崎岖,坑洼不平,对国产装甲装备是个巨大的考验,当然,装甲车辆在高原容易出什么故障,本身就是试验项目之一。不过,在那曲的一次坦克故障差点让整个进藏试验计划中断。

大家都知道,在高海拔地区水的沸点会降低。而青藏高原海拔4000米以上,水在五六十摄氏度就到沸点了。由于水蒸气的大量增加导致管路内部气压过高,而恰恰管路外面是低气压,这样坦克的冷却水管就很容易爆裂。在装备进藏维修保养时已经把所有装备的水管都进行了更换。但那辆59坦克在到那曲的时候,因为冷却水管爆裂,冷却液流失而导致发动机烧毁。现场根本没有发动机可供更换,丢下它吧,59式坦克是当时部队装备最多车型的唯一代表,还有许多试验项目要进行,是决不能丢的。再说留下一台车,还得留人看守,在海拔4500米的荒山野岭上,那人可怎么办呀?

通过和西藏军区联系,刚好戒严部队为保障拉萨戒严时在拉萨储备了一台62式轻型坦克用发动机,可以和59式坦克共享,大队决定就地抢修。西藏军区连夜把发动机送到,大队分成两部分,主体由试验大队领导带队继续按计划行军试验,剩余人员由研究所某所长负责组织抢修。

更换发动机就是对坦克进行“心脏移植”的大手术,要开膛、拆装,技术难度很高,体力消耗很大。老天爷偏偏不作美,本来在高原戈壁上挖地沟野外作业就够困难的,修车过程中还整整下了七场雨、雪和冰雹。忽儿狂风夹着雪花,忽儿大雨倾盆而下,忽儿冰雹劈头盖睑砸下来,打在脸上、身上隐隐作痛。年过半百的某所长顶着风雪、冰雹,站在现场亲自组织指挥。修理人员卷起袖子趴在车里,天黑了,就靠几只手电轮流照明,雨雪交加,睁不开眼,他们头顶着大衣,撅着屁股围着发动机拆、装、调试,累了躺在车下喘几口大气,饿了啃块方便面,但没有一个人说苦叫累。说来也怪,那曲海拔4500米,但抢修的人员没有一个有高原反应了。在北京车间里2个小时可以干完的活,硬是在雨雪交加的野外连续干了18个小时,终于把车抢修好了。接着连夜行军169千米赶到当雄,追上了大部队。

从格尔木经拉萨到日喀则,基本是山路和沙石路,装甲车辆履带行军更不容易。坦克驾驶员长途履带行军,拉一下操纵杆要18千克力量,踩一下制动器要35千克力量,有时到达目的地后,驾驶员连从驾驶舱出来尿尿的力气都没有了,就直接在车里解决了。

辛苦的坦克驾驶员

曲水山和小冈底斯山是行军到日喀则的必经之路。这里山高坡陡,一面临山,另一面是悬崖峭壁,坡度11%,30千米长的路程,绝对高度上升了1300米。沙石路面只有4米宽,一色的盘山道,转弯半径最窄处只有11米,稍一出错,就会车毁人亡。这是一段考验试验人员驾驶技术水准和胆量勇气的生死之路。为此,大队决定全部换上有丰富经验的老驾驶员,终于用了5个多小时,硬是一点一点地蹭过了这段险峰陡坡。车队路过羊卓雍湖,那辆88式主战坦克的液压助力装置坏了,转向十分费劲,有时一个弯道就得调整几次转向才能通过。坦克平板拖车长16.5米,转向半径12米,在只有转弯半径11米的弯道上转弯无疑得捏把冷汗。几位拖车驾驶员沉着冷静,大胆驾驶,岩壁把拖车后边的引桥板都刮掉了,可他们硬是闯过了曲水山和小冈斯山,创下了平板拖车这个庞然大物首次登越高原的纪录。

6月底,所有实验项目完成,试验大队安全抵达拉萨。

前面就是布达拉宫

6月30日,试验大队在拉萨西郊向西藏自治区党政军民进行了坦克装甲车辆首次进藏试验汇报表演。

表演当天天高气爽,阳光明媚,现场红旗招展,人山人海。来观看表演的领导和观众多达4000余人,领导包括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的胡锦涛同志,自治区主席江村罗布、人大政协的主要负责人、成都军区司令员张太恒同志及西藏军区、武警总队的首长。

上午11时,试验大队领导作为现场总指挥正式宣布:汇报表演开始!只见三颖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两种型号的坦克火炮轰鸣,机枪齐射,靶位上的油桶中弹应声爆炸并燃起熊熊火焰,赢得阵阵掌声。“红箭”73反坦克导弹紧随发射密码,像长了眼睛似的,冒着火苗直刺靶心,两发两中,主席台的首长们兴奋地站起来鼓掌。当特级驾驶员驾驶着装甲车爬到大家认为不可能上去的山顶,急停、点头、拐弯,高难度的技术动作使全场都屏住了呼吸,空气好像凝固了。步坦协同战术表演,烟火显示到位,战士乘车战斗协调精彩,再一次将汇报表演推向高潮,引起全场沸腾。最后随着解放军进行曲的乐章,所有汇报参演车辆列队通过主席台,向首长致敬。

汇报表演结束后,胡锦涛书记、张太恒司令员亲切接见了全体参试同志。胡锦涛同志即兴讲话:“同志们的精彩表演再一次显示了我们伟大的人民军队无坚不摧的力量,使我们增强了进一步巩固边防、稳定局势的坚强决心!”

此次试验创造了多项我军装甲兵建设史上乃至世界装甲兵史上的纪录:

在世界屋脊上连续履带行军1510千米(从格尔未经拉萨到日喀则);

坦克装甲车辆履带行军通过海拔5231米唐古拉山口:

装甲车辆驶抵珠穆朗玛峰脚下定日,最高海拔达到5550米:

坦克装甲车辆在高原编队一日强行军420千米(返回时,昼夜行军从沱沱河到格尔木)。

试验考核认为:我国的装甲车辆,特别是二代装备能够适应青藏高原的气候环境;坦克炮(直瞄武器)和反坦克导弹的作战效能在高原基本不受影响;针对高原空气稀薄的特点,坦克装甲车辆最好装备增压发动机。

建议为适应未来高原地区的作战运用,坦克炮应开发曲射炮的功能;增配地空导弹,增强防空能力;合理配备坦克弹种;重视人机环境,优化坦克总体设计:增设制氧、取暖和防紫外线设备;增加单兵信息系统;提高装甲车辆的高原空投能力。

试验大队的成果,为军委、总部机关坚定决心在西藏地区组建装甲兵部队提供了科学依据。

那20辆装甲车连乘员都留到了西藏军区,很快又配发了40辆92式轮式装甲车。

1990年8月1日,中央军委正式命令:西藏军区组建摩托化步兵第54团。

2008年,摩步54团改为机步54团。

2009年7月24日,几十辆96改坦克开进营房,结束了西藏军区部队无坦克的历史。

2010年,54团升格为机械化步兵第54旅。

真可谓:

铁流千里,跨长江源头,登世界屋脊,艺高天下第一!创出高原铁军镇西南!

万众一心,振装甲雄风,展华夏威武,胆大世上无双!凝成雪域忠魂保边疆!

【编辑/王瑾】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龙腾天下
http://blog.udn.com/amlink/7136526

分类: 军事, 政治,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