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历史, 汉博 > 历史记录:十八军进驻西藏(有图)

历史记录:十八军进驻西藏(有图)

2013年1月25日

1950年初,我二野十八军受命进军西藏,在人民军队历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近日,我们专程采访十八军老战士,聆听人民解放军解放西藏、巩固国防、建设边疆的感人故事——

十八军进驻西藏 红旗插上世界屋脊

■何禹 陈怀祥 张立军 晏良

历史记录:十八军进驻西藏

十八军官兵艰难行进在进藏途中

拉萨市布达拉宫广场中央,耸立着一座雄伟的纪念碑。每天,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游客驻足碑前,仰望崇高,聆听史诗,缅怀先烈。人们也许没有注意到,游人当中,有一位身着旧军装的老人,他缓缓走到纪念碑前,举起右手,向纪念碑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老人名叫阴法唐,进藏时任十八军五十二师副政委。

“那真是一段与死神抗争的岁月”

历史记录:十八军进驻西藏

张福林班在雀儿山筑路

戎马一生,阴法唐与西藏结下了特殊的情缘。在老人下榻处,我们拜访了这位传奇将军。一见面,阴老的一番话就撼人心魄:“时光是一把锋利的凿子,在我们每一位‘老西藏’的心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可以说,没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解放军,就没有西藏的今天。”

“进军西藏、和平解放西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对57年前,毛泽东主席将向西藏进军和经营西藏的任务交给西南局担任这一英明决策,阴老发出由衷赞叹。

时移史定格,事过情永驻。进军西藏的艰辛历程,在阴老心中仿佛掌心纹络般清晰。1950年初,西南局研究提议由二野十八军担任入藏任务,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同意。3月4日,十八军在乐山举行了进军西藏誓师大会。阴老说,那天,官兵们誓言铮铮:一定把五星红旗插上世界屋脊,把光明和幸福送给西藏。1950 年3月29日,进藏大军吹响了进军号角。

要进藏,先修路,十八军官兵一边修路,一边剿匪。“那真是一段与死神抗争的岁月。”现在重庆安度晚年的老将军张福立深情地向我们讲述了那一段筑路史。为了打通进藏天路,战士们日以继夜地用绳索拴着身子在悬崖上开路,在冰河上架桥。在川藏公路的帕龙天险段,万仞绝壁上依稀可见当年十八军将士用来攀岩凿路的铆钉和木桩。张福立的哥哥张福林,就是在修筑公路时,把生命永远留在了雀儿山上。

在人迹罕至的亘古荒原、高寒冻土地带,十八军将士硬是用最原始的工具,打通昆仑山、唐古拉、二郎山、雀儿山、达玛拉、色霁拉等10多座高山,跨越了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天险急流,征服了冰川、沼泽、密林、泥石流等无数障碍,完成了康藏公路这一世界公路史上的空前壮举。

各路大军奉命集结剑指高原

历史记录:十八军进驻西藏

昌都战役中我军的机枪阵地

1950年4月下旬,十八军前指抵达康定,南北两路先遣部队也集结到金沙江东岸造船探路,蓄势待发;新疆独立骑兵师之一部280余人,在副团长安志风的率领下,5月进驻南疆地区;9月5日,十八军军长张国华率军机关一部抵达甘孜;同月中、下旬,十八军各部队陆续进至甘孜、邓柯、德格、巴塘等地;已进至玉树的青海骑兵师归十八军某师指挥;云南某军之一部于10月初进至德钦和门工地区待命,各路大军从不同方向准时集结至预定地区,剑指高原。

1950年10月6日,在西藏地方当局拒绝和谈并以武力对抗的形势下,遵照党中央指示,西南军区下达昌都战役命令,扫除和平解放西藏的障碍。十八军各部领命迅速于邓柯、德格、巴塘横渡金沙江。当时,阴法唐指挥担任战役迂回的右路率先渡江;担任战役主攻任务的中路部队成斜梯形向昌都攻击前进;担任正面钳制任务的左路部队,首战岗托。

昌都战役是我军首次在高原进行的一次大规模军事行动,战役实施时间长,作战地区广,作战行动异常艰难,但在几路大军的英勇攻击下,守敌被迫投降,战役于当月24日胜利结束。正如时任十八军某师师长的吴忠撰文称赞的那样:昌都战役,打开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大门,在我军历史上留下了厚重辉煌的篇章。

和平进入解放全西藏

历史记录:十八军进驻西藏

进入拉萨的十八军官兵风餐露宿

昌都一役,藏军主力被歼,粉碎了其武力阻挠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的图谋。此后,党中央采取一系列正确方针,经过反复较量和商议,迫使西藏谈判代表团最终接受了中央人民政府提出的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的方针,并于1951年5月23日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

1951年5月25日,毛泽东主席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立即派出必要兵力进驻西藏。经过充分的准备,7月25日,十八军首先派出一支以王其梅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竞波为参谋长,林亮为政治部主任,并配有部分专门从事统战、公安、外事工作的干部共约400余人的队伍,作为人民解放军入藏的先遣队。先遣队的任务是先行进入拉萨,并了解沿途情况,向西藏人民宣传和平解放西藏的意义。阴老介绍说,先遣部队从边坝向太昭进发中,行程8天。这段路程被称之为川藏路上的“恶八站”,不仅山高路险,鸟兽罕见,而且天气变化无常,忽而晴空万里,阳光灿烂,忽而阴云密布,风雪交加。到达嘉黎时,先遣部队濒于断粮的绝境,不得不以马料、野菜充饥。同行的西藏地方政府和谈代表阿沛•阿旺晋美,立即派人到家乡太昭将自己庄园中的存粮拿出来支持先遣队。

经过50余天的艰难行军,9月9日,先遣部队到达拉萨,并举行了进入拉萨城的入城式,受到拉萨各界群众的热烈欢迎。西藏军区军史馆内的多幅珍贵照片,真实纪录了当时的盛况。

在先遣队向拉萨进军的同时,十八军军长张国华、政治委员谭冠三率军直机关、警卫营于8月28日从昌都出发,向拉萨进军。战士们每人负重三四十公斤,先后翻越10座雪山,穿越原始森林和沼泽地区,终于于10月26日到达拉萨,行程1200余公里。随后,十八军某师的3个团也先后于11月7日、11月15日和1952年6月23日,分别进入太昭、江孜、日喀则和山南地区。与此同时,由西北局组成的十八军独立支队,由青海香日德向拉萨进发;新疆独立骑兵师之一部,从南疆于阗进至阿里地区的日土宗;云南军区的126团按时进抵察隅。

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全区各重要的城镇和一些边防要地,使西藏全境获得了解放。英勇无畏的指战员终于将红旗插上了世界屋脊。

“是谁帮我们修公路,是谁帮我们架桥梁”

历史记录:十八军进驻西藏

驻藏官兵维护青藏铁路

“哎,是谁帮我们修公路,是谁帮我们架桥梁,是亲人解放军,是救星共产党……”年过古稀的藏族老阿妈曲加卓玛一见到我们,就唱起了这首家喻户晓的《洗衣歌》。饱经沧桑的老阿妈,当年曾为进藏解放军当向导、筹措粮食,如今她又把孙子送到了部队。老阿妈虽然年事已高,但她深知新旧西藏两重天的道理。谈起亲人解放军,老阿妈感激的泪水止不住地流。

在西藏军区文工团,国家一级演员、藏族歌唱家巴桑,伴随着我们的掌声节奏,即兴演唱了56年前朱德总司令为进军西藏部队的题词:“不怕困难,不怕险阻,管你崇山峻岭、雪山草地,我们可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没有人民解放军通不过的道路。”

优美的歌声记录的是历史,传递的是真情。在拉萨城郊,藏族商人扎西告诉我们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昌都战役后,3名战士奉命去买糌粑,转了半天空手而回,路上却意外地捡拾到一只装满糌粑的牛皮口袋。饥肠辘辘的3名战士,由于语言不通,辗转半天,直到天黑才物归原主,令藏族群众感动不已。眼下年收入好几万的扎西就是当年失主的孙子。

有这样一个故事值得一提。后人只知道昌都战役中藏军第九代本起义投诚,但对其中的“隐情”却知之甚少。在昌都,一位藏族老人告诉我们,战役开始前,第九代本派一名甲本乔装侦察解放军动向。甲本在暗处观察了一天,看到官兵纪律严明,对群众秋毫无犯,对藏族同胞十分尊重,他深受感动。回去后,甲本将所见所闻如实相告,很快促成了代本率部起义。

西藏和平解放时,为感谢解放军让自己翻身做主人而改名为“丹增金珠(意为农奴丹增家庭从此解放了)”的一位藏族青年,如今已是一头银发。每天,他都会走到布达拉宫广场国旗下,仰望五星红旗嘴里念念有词,懂藏语的人听得明白,他说的是:祝愿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相信西藏的明天更加美好。

把党的阳光洒遍雪域高原

“雅鲁藏布江水长又长,翻身农奴把歌唱,共产党派来金珠玛米,雪山升起红太阳……”半个世纪前,以十八军为主力的进藏官兵高举红旗挺进雪山,帮助百万农奴砸碎了铁锁链,把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思想文化播洒到千家万户。今天,驻守在这里的子弟兵与西藏人民一道,托起了西藏稳定、繁荣和文明的太阳。

西藏军区司令员董贵山、政委王增钵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进入新时代,弘扬十八军的优良传统,就是要让官兵在戍边卫国、支持地方经济建设等重大任务中,感受老西藏精神,提高思想境界,让老西藏精神永远富有魅力。”

这是几个驻藏部队官兵戍边卫国的真实故事。

――海拔5000多米的某哨所,常年冰天雪地。战马、牦牛经受不住严寒,不到半年相继倒下了,汽车到了这里也因为缺氧而常常熄火。只有长年守卫在这里的战士一茬又一茬顽强地生存下来。来这里采访的一位作家感慨地对战士们说:你们是地球上最不平凡的生命,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比钢铁还要坚硬!

――某部一位营长,在高原工作了21年,他每提升一个职务,海拔就上升一个高度。为了照顾他的身体,组织上把他从海拔4700米的部队驻地调到海拔3600多米的拉萨。不到半年,他因身体不适又要求调回原单位。他说,他的生命高度在4700米,他愿永远保持这一高度。

――有一位边防连战士,因大雪封山不通车,为按时归队,他在雪山里走了3天3夜,艰难行程100多公里,最后在距哨所10公里的雪地上倒下了,用21岁的生命永远地定格了一个向前爬行的姿势……

翻开厚厚的《西藏发展史》,我们惊奇地发现,十八军进藏之前,西藏无电站、无公路、无企业、无机场、无光缆……在驻藏部队的帮助下,西藏建起了第一座工厂――林芝毛纺厂;中国最长的输油管道――青藏输油管线;世界海拔最高的蓄能电站――羊卓雍湖电站;世界海拔最高、飞行难度最大的国际机场――贡嘎机场……这些凝聚着无数驻藏官兵忠诚和汗水的“造福工程”,让整个西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沿着进军西藏官兵的足迹行进在西藏的山山水水间,我们无时无刻不感到,西藏军人保家卫国、无私奉献的故事还在继续,就在今年3月2日,詹娘舍哨所遭遇雪崩灾害,3名战士用“绝不把领土守小了,绝不把主权守丢了”的豪迈誓言,将生命和忠魂永远镌刻在了雪山之巅。十八军优良传统仍在续写着新的篇章,老西藏精神犹如一面旗帜仍高高飘扬在雪域高原。

相关链接

和平解放西藏

■许庆明 冯千恩

1949年春,经过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国民党军主力已被消灭,全国解放在即。在此背景下,人民解放军进军西南,解放包括西藏在内的大陆所有领土已经是历史的必然。7月,西藏地方政府在外国势力支持下,以“遣走一切可疑的共产党秘密工作人员”为借口,驱逐了所有国民党政府驻拉萨办事处人员和其他一些在西藏的汉人,“西藏独立”的论调甚嚣尘上。

对于帝国主义侵略势力染指中国西藏的侵略行径,中国共产党当即发表严正声明:“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四百余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必须解放中国各民族,即不但解放汉族人民,而且解放中国境内各少数民族人民……中国人民解放军必须解放包括西藏、新疆、海南岛、台湾在内的中国全部领土,不容有一寸土地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统治以外。”号召西藏人民和西藏少数民族团结起来,摆脱帝国主义的束缚,准备迎接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解放西藏。党中央的号召得到了西藏广大人民的响应,而西藏地方政府中一部分分裂势力则加紧了西藏独立的策划活动,组织了一个所谓的 “亲善使团”,前去帝国主义各国和一些帝国主义的追随国,进行所谓的“友好访问”。对这种分裂和背叛祖国的活动,中国政府予以严正驳斥,并敦促西藏当局派代表前来北京谈判和平解放西藏的问题。

和平解放西藏方针是中央从西藏历史和现状的实际情况出发,深入分析了国内外有利形势以后制定的,明确指出,和平解放西藏必须以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为前提条件。

党中央一面提出和平解放西藏,一面进行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的准备工作。经过认真研究,决定西南局、第二野战军在西北局和第一野战军配合下由西南地区进入西藏,驱逐帝国主义在西藏的势力,解放西藏人民。按照中央指示,西南局立即成立了中共西藏工作委员会,张国华为书记,谭冠三为副书记,王其梅、昌炳桂、陈明义、刘振国、天宝为委员,负责西藏工作。

面对中央的部署,西藏分裂分子加紧了“西藏独立”活动,不仅杀害了爱国活佛格达,而且还与帝国主义勾结,对中央政府提出的和平解放西藏的建议采取拖延的办法,同时暗中扩军备战,将原有的14个代本(相当于小团的编制)的藏军扩编为17个代本,并将约10个代本的兵力调往昌都、那曲一线,摆开阵势,企图以武力阻止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党中央决定人民解放军立即进入西藏,并发动了昌都战役,迫使西藏地方政府当局走到了谈判桌前。1951年4月22日,西藏代表团到达北京,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亲自前往车站迎接。

中共中央任命统战部部长、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委员李维汉为首席代表,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张经武、第十八军军长张国华、军政委员会秘书长孙志远等组成与西藏谈判的代表团。29日,谈判正式开始。谈判共分6轮,焦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经过反复较量和商议,西藏代表团最终接受了中央人民政府提出的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的方针。进军西藏的问题解决后,谈判的其他问题迎刃而解,1951年5月23日,双方达成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胡杨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5cc01c40101af88.html

分类: 军事, 历史, 汉博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