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政治, 生态, 经济 > 新疆 富可敌国的矿坑(有图)

新疆 富可敌国的矿坑(有图)

2013年1月27日

2012-12-26
在新疆各民族之间,一直流传一个传说,新疆当地有一个富可敌国矿坑,它偿还了40%中国对前苏联的外债,上了年纪的网友都知道那个全民勒紧肚皮还苏债的毛时代蹉跎岁月恐怕还记忆犹新。新疆这个矿坑从国民党时期开采至今。依然对共和国源源不断地输出它的巨大能量。

20年前,这个矿坑对国家贡献或许是每一位土生土长的新疆人荣耀。如今,它却是每一位新疆人深深刺痛。不是吗?新疆一切资源(人力、矿产、能源、农产、畜牧)为中国改革开放推波助澜。然而,在一切向钱看的市场经济观念和红色家族权贵的经济垄断中将新疆人政治地位彻底边缘化。新疆富庶的资源对内地输出并没有为新疆各族人民带来一丝好处。相反,加剧了新疆社会各民族之间仇恨和矛盾。对此,中共中央对新疆目前社会的乱象有最直接不可推卸责任!

新疆本属塞外,这里的各民族历史文化并不深厚、思想意识远远滞后内陆和内地人。就算内地人和新疆人放在同一起跑线上,毫无疑问败下阵来的还是我们新疆人。正如同你们是这个家的主人,对家中情形一目了然,而我们新疆人则是客人。对这个家的情况一知半解。不输才怪!

因此,新疆各族父老乡亲除了淳朴就是憨直,而这份人类最简单真情却被赤裸裸掠夺,我们被动顺应你们的一切游戏规则而常输常败。让我们新疆人相互仇恨。不相信身边任何人。你们内地人太厉害了!人性都可以随意扭曲。被你们改造的新疆社会,真不知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近年,我们新疆人名誉被你们恶意扭曲。什么:东突、新疆小偷、恐怖份子、穆斯林、伊斯兰、突厥,疆独等恶名。让我们新疆愤青有了分家的念头。你们却突然拿出你们早已撰写好的历史,告诉我们新疆自古是你们的。我们新疆人愕然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居然不是我们的家。因为我们新疆还没有一位活到几千岁的老人来告诉历史真相。或许,这就是简单而又单纯的新疆人,胳臂永远拗不过大腿的新疆人!

新疆开发,新疆战略的掠夺战车在新疆大地横冲直撞,碾压纷纷躲避不及的新疆人,新疆人一个个倒在车轮血泊下。有时我也想做他们其中一位被历史耻笑的螳臂挡车勇夫,哪怕是粉身碎骨。只为捍卫新疆人的财富和尊严。看着一车车本属于新疆人的资源从家门口拉走,我心里流血了,我眼睛流泪了…  ….

掠夺原来可以冠以如此华丽辞藻,帮我们“开发”?内地人的思想真的很诡异呀~~  胡哥时代原来可以这样胡说。新疆人简单的脑袋彻底被内地人搞乱了,成为一个活脱脱而又癫狂僵尸。你妈逼的掠夺我们新疆人的资源,总要留些买路钱吧,来安抚当地人心灵。然而啥也没有!即使开矿用人,也不用当地人。你说新疆人不愤怒吗?

我爱祖国,但我更爱我的家乡——新疆!为了家乡父老乡亲的幸福生活。我会毫不吝啬的献出我的生命,因为我来自天山,魂归自天山。相信有血有肉的新疆儿女都会和我一样吧?

期望,新疆各族团结起来,新疆经济崛起,新疆人当自强。

1世界级地质“圣坑”新疆可可托海三号矿

工程总投资:不详

工程期限:1935年——至今

2可可托海三号稀有金属矿全貌,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矿坑之一。

可可托海地处新疆准葛尔盆地东北部,位于阿尔泰山中段南麓,东北部与蒙古国接壤。在哈萨克语中的意思为”绿色的丛林”。以罕见的巨型稀有金属矿而闻名于世。位于湖畔的可可托海镇,面积619平方公里,人口约6000人,主要为哈萨克族。

这是一片异常神奇的土地,可可托海被称为“中国寒极”,海拔仅为1200米,年均气温却只有零下2.08摄氏度。1965年元月,在伊雷木湖上曾测得-57℃的最低气温纪录。在这样的冬季,人们可以听到自己呼出的气冻成冰的唰唰声。而在此期间,黑龙江的漠河气象站测出零下60℃的低温,于是漠河便被定为中国第一寒冷区,可可托海就只有屈居第二了。在距可可托海镇10公里处有一条1931年8月11日苏尔提大地震遗留下长达176公里、落差达数十米的地震断裂带,它是世界上最罕见、保存最完好的地震断裂带之一。

闻名世界的可可托海三号稀有金属矿坑,不仅偿还了中国政府欠前苏联40%的外债,还为我国原子弹、氢弹的爆炸成功和人造卫星的成功发射作出了重要贡献。

可可托海三号矿脉,坐落在额尔齐斯河南岸,素以“地质圣坑”享誉海内外,是中外地质学者心目中的“耶路撒冷”、“麦加”圣地。

可可托海三号巨型稀有金属矿坑,直径达三四百米,深达180米的巨型圆坑,状如古罗马斗兽场,是世界上最大的矿坑之一。目前世界上已知的140种矿物,这里就有86种,稀有金属占到矿山储量的九成以上。矿区蕴藏着有锂、铍、铖、钼、铷、铯、铪、铀、钍等多种稀有及放射性元素。其中铍资源量居中国首位,铯、锂、钽资源量分别居全国第五、六、九位。其规模之大、矿种之多,品位之高,储量之丰富,层次之分明,为世界罕见。

最让人大饱眼福的是这里出产的矿物珍品,人们采到过16公斤重的海蓝宝石、17公斤重的黄玉、60公斤重的钽铌单晶矿、500公斤重的水晶块、12吨重的石榴石、30吨重的绿柱石晶体等。最引人注目的是60公斤重的钽铌单晶矿,它通体黝黑,钽铌含量超过70%。钽铌被称为“宇宙天空时代的稀有金属”(俗称黑宝石),其合金被广泛应用于火箭、人造卫星、航天飞机等的制造。

由于地下水的渗出,三号坑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座高山湖泊。湖水向阳的一面闪烁着蓝绿色的水纹,背阳的一面,则只剩下墨绿乌黑的深沉。盛夏六月的天气,站在坑边还是寒意阵阵,坑里的水连同巨坑,散发出阴冷的气息,坑壁上内旋着的类似于盘山道的路径,是当年露天开采时留下的通道,此时还隐约可见冰雪的痕迹。废弃的矿渣形成了长达数千米,高十多米的人工“平顶山”。

可可托海矿区发现于1930年,当时仅有当地少数民族对三号矿脉露头部分进行开采,产品用做珠宝装饰材料。1935年,前苏联政府的两个地质分队来到阿尔泰。为推动找矿,他们随身带有多种有色及稀有金属矿物标本,动员广大农牧民在阿尔泰山区采集有用矿物,交地质队按质论价收购。正是根据牧民的报矿地点,地质人员首次在阿尔泰地区五十万分之一的地质图上标出了绿柱石的矿化点八处,其中富蕴县可可托海矿床于1935年被阿牙阔孜拜(国籍、族别不详)等人发现,并列为八处绿柱石矿点之一。这个富产绿柱石(铍)等稀有金属矿床的发现,引起了前苏联政府和科技界及地测、采矿人员的重视,他们多次来华从事地质勘探,并在可可托海矿区以三号矿脉为主进行试采,开采了绿柱石和钽铌铁矿。根据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1950年3月1日成立了“中苏有色及稀有金属股份公司阿山矿管处”。1955年元月1日,矿区全部企业移交我国独自经营,原阿山矿管处更名为冶金工业部有色金属管理总局新疆有色金属公司可可托海矿管处,直属中央管理。1958年,又改名为可可托海矿务局。

1958年8月30日,新疆有色金属公司发布产品代号及厂矿代字命令,规定绿柱石(铍)为“1号产品”,锂辉石为“2号产品”,钽铌石为“3号产品”,可可托海矿管处为“111矿”。关于那个年代可可托海的神秘,著名“额尔齐斯石”的发现者韩凤鸣这样说:“我在冶金部长春地质学院上学期间,只听老师讲起过新疆有个叫可可托海的地方是‘天然地质博物馆’,被尊奉为地质学家的‘耶路撒冷’、‘地质圣坑’,但一直不明白教科书中为什么没有具体的文字记载。1957年,我到了可可托海后,才知道是保密的需要。”

被誉为“额尔齐斯河之父”的张学文从小就跟随父母在可可托海矿区生活。“那时我父亲是可可托海成品库房的统计,成品库房有四名军人手持七九式或三八式步枪、冲锋枪站岗看守。”这一切,均与可可托海生产的锂、铍、钽铌、铯等稀有金属主要用于尖端军工事业有关。

从1955年到改革开放前的几十年间,由于国防发展的需要,可可托海曾长期隐藏在深山之中——1967年之前,在共和国的地图上,找不到可可托海的名字,它被“111矿”代表着。1981年之前,可可托海矿区周围还设有三道关卡,任何人进出矿区都必须持有自治区开具的边防通行证。

为我国核试验作出重要贡献

我国制造原子弹、氢弹、卫星所用的锂、铍、钽、铌、铯等稀有金属主要来自可可托海矿。该矿为我国“两弹一星”的成功发射及国防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被誉为“英雄矿”、“功勋矿”。讲到可可托海为我国“两弹一星”的成功发射及国防建设做出的重要贡献,不能不提到新疆锂盐厂。

新疆锂盐厂始建于1958年12月,被誉为“中国锂盐工业摇篮”,和可可托海被命名为“111矿”一样,它最初被称为“115厂”,此后更名为乌鲁木齐有色金属冶炼厂、新疆有色锂盐厂,直至今天的新疆锂盐厂。而最初名为“115厂”也是国防、保密的需要。

锂能够生产出重氢氘以及超重氢氚,还能制造氢化锂、氘化锂、氚化锂。1967年6月l7日,我国成功试爆的第一颗氢弹,其中的“炸药”就是氢化锂和氘化锂。1公斤氘化锂的爆炸力相当于5万吨烈性TNT炸药。氢弹的‘引信’用的是原子弹,由此可见其爆炸所产生的能量有多大。新疆锂盐厂建厂之初,所生产的氢氧化锂只应用于蓄电池的生产,后因运输及资金困难被迫停产,1963年恢复生产,主要是为氢弹的研制提供原料。1963年,新疆锂盐厂生产了30吨氢氧化锂,由国家二级部派军队押送到四川,从氢氧化锂提取锂的同位素锂六,用来产生重氢氘。锂盐厂生产氢氧化锂的原料锂就来源于可可托海。

锂是一种应用范围十分广泛的稀有金属,其化合物多达数百种,被誉为“工业味精”、“能源金属”、“最轻金属”。锂和它的某些化合物是优质高能燃料,已经用于近代尖端技术如宇宙火箭、洲际火箭、人造卫星和超声速飞机等系统方面。当1960年苏联撤走专家、带走图纸时,一些外国人曾经断言:“中国人二十年也搞不出原子弹来。”然而,1964年10月16日,我国成功爆破了第一枚原子弹,1966年10月又成功实现了导弹与原子弹的结合,1967年6月成功爆破第一枚氢弹。这些成绩的取得,可可托海三号矿脉功不可没。

为我国航天事业作出重要贡献

1970年4月24日21时35分,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由长征一号火箭成功发射升空。一时间《东方红》乐曲响彻苍穹,震动了世界。从此,不仅开创了我国航天事业的新纪元,也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能够独立研制和发射人造卫星的国家。

消息传来,可可托海一片欢腾。“东方红一号卫星使用了可可托海提供的铯!”可可托海职工们的脸上洋溢着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自豪和骄傲。在自然界里,铯的分布相当广泛,岩石、土壤、海水以及某些植物机体,到处都有它的“住地”,可是它没有形成单独的矿场,在其它矿物中含量又少。而在可可托海矿区,铯的储量居全国第五位。那里的人们称含铯的矿石为“铯镏石”。上世纪五十年代,人们根据铯原子最外层的电子绕着原子核旋转一周的时间总是精确在几十亿分之一秒的特点,制成了一种新型的钟——铯原子钟,并据此对“秒”作了最新的定义。有了像铯原子钟这样的钟表,人类就有可能从事更为精细的科学研究和生产实践,比如对原子弹和氢弹的爆炸、火箭和导弹的发射以及宇宙航行等实行高度精确的控制。

e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

替国家偿还巨额外债

早在20世纪50年代,国家开发可可托海稀有金属矿时,小镇聚集了来自祖国各地的4万余人,而且前苏联专家带来了先进的设备,盖起了俄式风格的楼房,可可托海成为当时新疆物质、精神生活最富裕的“西部小上海”。

1960年7月,前苏联单方面撕毁对华经济援助协议,撤走专家,逼迫我国限期还债。为争一口气,尽管面临“三年自然灾害”,全国人民还是勒紧裤腰带还清了这笔债务。周恩来总理1964年在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做的《政府工作报告》及李先念在二届人大四次会议上做的《关于1961年和1962年国家决算的报告》中都有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载:中国欠苏联的各项借款和应付利息共计14亿600万新卢布(其中相当大的部分是使用和消耗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军事物资的贷款和利息),折合人民币52亿余元。按照协议,这些外债应于1965年前全部还清。当时我国建国仅十年有余,工业尚在起步阶段,所以只能用农产品来偿还。鸡蛋、苹果要过筛子,大了小了都不要;猪肉要卡一下膘,肥了瘦了都不行——这是前苏联当年验收中国抵债物资时的真实写照。

以农产品还债,何时才能还清?中央研究决定,以苏联急需的稀有矿产品来抵债。按当时农产品与矿产品价值的对比,一吨一般的矿砂能抵数吨农产品,而一吨稀有金属矿产品比几十吨甚至上百吨农产品价格都高。用稀有矿产品来抵债,既可以省下粮食缓解人民生活困难的局面,又可以加快还清所欠债务的进度。在中共中央1964年2月29日给苏共中央的信中有这样一段话:“到1962年底为止,我们向苏联供应的粮油和其他食品值二十一亿新卢布。在同时期内,我们向苏联提供矿产品和五金值十四亿多新卢布……这些矿产品中,有许多都是发展尖端科学、制造火箭和核武器必不可少的原料。”到1964年,我国提前一年还清了上世纪50年代欠前苏联的全部贷款和利息,1965年10月前又还清了蔗糖贷款和贸易欠款,至此还清了欠前苏联的全部债务。同年12月3日,外交部部长陈毅接见日本记者时宣称:“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没有任何外债的国家。”有资料显示,可可托海矿务局还债矿产的价值占到了总外债的40%左右。

运矿车

可可托矿先后用过7种型号的运矿车,五十年代用的是苏联产的吉斯和吉尔。六二年一矿进了一百多辆国产的解放牌汽车,六六年从法国进口了十五辆贝尔莱特 8m3矿用自卸车,七一年又从法国进口了十五辆贝尔莱特10m3矿用自卸车,七十年代末有色总公司又从金堆城给可可托海调拨的十五辆旧贝尔莱特10m3,八三年一矿又进了六辆苏联产的科拉斯车,八九年一矿进了十辆中国和捷克斯洛伐克合资生产的太脱拉815型车,九零年从哈图金矿拨回了4辆太脱拉815型车,到九六年一矿又购买了两台太脱拉,九七年,九八年又先后购买了两台太脱拉,一直到三号脉闭坑。

如果你在可可托海生活过,你一定忘不了日夜兼程奔跑于矿坑上下的巨型运矿车,那是铭刻在可可托海人记忆里的一道非常壮观的风景线。那是一种法国制造的重型矿用自卸载重车,她的样子很憨,头竟占了三分之一,这种车的驾驶室上方与自卸车厢相连的是加固了一块厚厚的钢板。这块钢板上设计有加强筋,可以承受来自驾驶室上方重达数百公斤矿石的冲击。它能有效地保护了驾驶员。运矿车的浑身上下的基调是灰色的,这与文化大革命的鲜红色彩格格不入。运矿车的驾驶室旁边竖起一个葫芦般的管状装置,这是二级空气滤清器,它与发动机旁边的一级空气滤清器可以完美地将空气中的矿石粉末和云母片粉末滤除。大大减少了发动机的磨损,延长了车的寿命,保证了在高密度粉尘的恶劣环境下正常运行。

运矿车的驾驶员是矿务局挑选的身体棒,头脑机灵的年轻人经过培训和师傅传帮带才能上岗。在工人阶级掌权的年代,那份工作就是年轻人最为向往的,引以为荣的岗位。人停车不停,日夜三班倒!1960年苏联和中国绝交后,年轻的共和国背腹受敌。美国以日本,台湾,菲律宾新月式的经济封锁,使我们无法与其他国家进行经济对话。而从第三国进口我们急需的战略物资,是我们摆脱苏联打压和美国的经济封锁的最好方法。当时的第一汽车制造厂还没有能力制造重型矿用柴油车。而引进这种高吨位,大马力的重型矿用柴油车是根本解决矿山运力,加速还贷,为我国两弹的成功发射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这是那个难忘的年代的产物。

深藏地下200米的水电站

可可托海镇的用电全部由约20公里外的海子口水电站供应,电站主体建于地下136米处,其下又有3层机房和车间。共约200米的深度。完全靠电梯上下。在备战备荒的特殊年月,由于可可托海开采的稀有金属当年主要供给军工企业,这决定了发电站这种重要的设施建在了地下200米处,并且长期处于一种保密的状态。电站由苏联人设计,1958年至1967年历经10年修建完成,总投资6000多万美元,折合现在的人民币4亿多元,是当时国家一个重点建设工程。这座隐蔽的地下工程,是靠着2.5公里长、洞径3米的引水洞形成的落差发电,总发电量1.9万千瓦。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该电站至今仍运行正常,发电量仍然居富蕴县各电站之首。

往昔艰苦岁月

72岁的江铁开老人从矿上退休后也住在可可托海,回忆起当年,老人的脸色凝重起来:“当时都在食堂吃饭,早晨工人都是喝糊糊、奶茶,中午就是馒头、黄萝卜或者白菜汤,抓饭很难吃上。晚上最多换成青萝卜。冬天吃得最多的是白菜、萝卜和土豆。”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供应给矿区的面粉里面掺杂着麦壳、沙子。这样的面粉被工人们戏称为“高标面粉”,这样的面粉蒸出来的馒头用手轻轻一捏就会散开,但即使是这样的面粉到后来也很难吃上了。

“最困难时,领导干部一天只能喝四碗糊糊,也就是早上喝一碗糊糊,中午喝两碗,晚上再喝一碗。职工一天六碗糊糊,而干重体力工作的工人待遇自然好点,后来连这样的糊糊也喝不上。”高新吉说,职工们的双腿开始浮肿,在这种情况下,可可托海矿务局决定开荒种田。

1960年12月,可可托海矿务局向阿尔泰地委申请在矿区增垦5000亩至10000亩土地,用来种植粮食和蔬菜,以解决矿区副食品供应紧缺的困难。在伊雷木湖附近,至今保留着这些开垦的土地,这些土地就在进入可可托海的路边,相当平整。

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北京矿冶研究总院院长的孙传尧曾任新疆可可托海矿务局选矿厂副厂长,他是1968年从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选矿专业毕业后分到可可托海矿务局选矿厂工作的。他说:“那时,矿区相当艰苦,冬季-40℃的低温是家常便饭,-60℃的天气也常遇到。除了漫长的严冬令人难熬外,当年物质生活的贫乏也令人难以想象。刚去的10年内没见到商店卖过鸡蛋,也没见到葡萄干,多少年没买到过植物油,每人每年定量供应的带骨肉也就五公斤左右。仅此而已,其它的也就可想而知了。”

十几岁就在三号矿脉工作的张学文说,冬天零下40℃的气温是家常便饭,那时三号矿脉还没有进行露天开采,人们捡来柴火点上火,先把冰雪和冻土层融化,再用铁锹将泥土挖掉,再用钢钻和榔头挖出5米深的大坑,最后打炮眼装炸药进行爆破。没有山路,运输车辆上不来,工友们就把矿石装到马拉雪橇上,或捆到毛驴背上驮下山来。这种情况直到1960年才有所改善。后来人们在平洞里铺上铁轨,工人将开采的矿石装在矿车里,顺着铁轨拉到洞外。矿石都倒在选矿场里,白天就由选矿场的工人们用手一点一点地筛选。

后来,地窝子变成了平房。再后来,职工们住上了楼房。可可托海镇上最古老的几座俄式老楼经过装修,焕然一新地耸立着,人们从可可托海坐车到乌鲁木齐,只需要五六个小时。

额尔齐斯河的鱼类多达35种,其最大的支流——布尔津河上游喀纳斯湖的大红鱼(哲罗鲑)闻名遐尔,这里至今还流传着喀纳斯大红鱼“一口吞食一头牛” 的传说。传说虽然无考证,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额尔齐斯河的鱼,让可可托海人度过众所周知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却是不争的事实。

在小镇可可托海漫步,随处可见具有明显俄式风格的建筑,透露出一丝丝历史的沧桑:可可托海三号脉偿还中国政府欠前苏联40%的外债,也为我国航空、航天、高科技事业和“两弹一星”的成功发射作出了突出贡献。后由于资源枯竭,1999年宣布闭坑,结束了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开采。

近两年,随着国际国内市场对氧化铍资源需求的日益旺盛,蕴藏着数千万吨氧化铍矿石的可可托海三号矿脉再次引起关注。2006年8月,新疆有色集团稀有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实施了二期开发工程。经过近1年的前期准备,2007年5月19日,可可托海三号矿脉正式恢复开采。四台抽水机正昼夜不停地将积水往外抽取 ——闭坑7年,这个“英雄矿”、功勋矿”将梅开二度。新疆有色集团稀有金属工业公司准备投资数十亿元将其打造成全国最大的铍冶炼基地,全国最大的云母制品基地,全国最大的有色金属采、选、冶炼生产基地。据勘探,可可托海三号矿脉就像一顶巨大的草帽,过去半个世纪的开采不过只是采掉了它的帽顶,目前稀有金属储量仍高达2670万吨,仅氧化铍的探明储量就达300万吨,潜在价值高达80亿元。云母价值也超过数百亿元。整个矿坑的可采价值难以估量。

重新开采的的三号脉可回收锂矿石、云母等资源,每年可为新疆锂盐厂提供3000—5000吨原料,铍销售给恒盛铍冶炼厂,石英石资源被碳化硅厂全部收购,钽铌提供给东方钽铌厂,尾矿用来生产微晶玻璃,从而真正做到了无尾矿,走出了一条综合利用与循环发展之路。

富蕴县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部,阿尔泰山中段南麓,县境南北长413公里,东西宽180公里,总面积3.24万平方公里,人口8万人。北部与蒙古国接壤,边界线长207公里。县府所在地库额尔齐斯镇北距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408公里,与216国道连通。有汉、哈萨克、维吾尔等20个民族,其中哈萨克族占总人口的65%以上。1941年改可可托海县为富蕴县。因地下蕴藏丰富宝藏而得名。县境内矿种齐全,已发现矿种100余种,以黄金、宝石、有色金属、稀有金属遐迩闻名,其中有色金属居全疆之首、全国第二。富蕴县境内先后建成了闻名全国的喀拉通克铜镍矿、萨尔布拉克堆浸金矿等较大的矿产企业。同时,还建成了科克塔勒铅锌矿、乔夏哈拉金铜铁矿、卡姆斯特贵金属选矿厂、磁选厂等一批矿产企业。

夜郎神
http://hxc682510.blog.163.com/blog/static/2136550332012112611536423/

分类: 其他民族, 政治, 生态, 经济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