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历史, 政治 > 文革“内人党案”是蒙古人心中永久的历史血案

文革“内人党案”是蒙古人心中永久的历史血案

2013年1月30日

2012年12月31日星期一
十年文革,有多少蒙古人蒙冤死去,有多少蒙古人遭受迫害,迄今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在这些含冤死去、遭受迫害的人中,不仅有众多的蒙古人,还包括藏、维吾尔民族。根据官方统计,四十多年前发生在内蒙古的“内人党案”,就有341.6万人遭到污陷、迫害,有160,222人被迫害致死;而在《内蒙古自治区史》(内蒙古大学编)中的记录显示,有27,900余人被迫害致死,有12万多人被迫害致残。然而,民间认为实际数字应远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据。而当年内蒙古蒙古族人口不过200万,按民族人口比例,其致死、致残、被迫害人数之高,的确骇人听闻,可以说,这近乎于是对一个民族的毁灭。

所谓“内人党”,即“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最早是在1925年的张家口在共产国际和中共的支持下成立的共产党的外围组织,并受其操控,为其发展党员等。30年代中期解散。1945年抗战胜利后,一部份老党员又重组“新内人党”,但在1947年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前解散。不过,在文革期间,又被翻出。

1966年文革爆发后,也波及到了内蒙古,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的乌兰夫6月在北京开会时,被指责“不搞阶级斗争,犯了地方民族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严重错误”而遭到批判。华北局书记解学恭等人向中共中央提交的报告中甚至称其为是“内蒙古党组织中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对乌兰夫错误的揭露和批判,是挖出了一颗埋在党内的定时炸弹”。8月,中共撤销了乌兰夫内蒙古党委第一书记、华北局第二书记职务,并将其软禁在北京,不得返回内蒙古。内蒙古的党政领导人也多受其牵连。

1967年4月13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处理内蒙古问题的决定》,指内蒙古领导人王铎、王逸伦等为保守派的后台予以批判。5月,滕海清调任内蒙古军区代理司令员。6月18日,成立了内蒙古自治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7月,中共华北局做出了《中共中央华北局关于乌兰夫错误的报告》,列举了其五大罪状,其中一条罪名是“长期以来包庇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哈丰阿”。哈丰阿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曾参加过“内人党”。11月1日,内蒙古革委会成立,滕海清任主任。而随着乌兰夫的被逐出内蒙古的政治舞台,随着革委会的成立,一场所谓“挖乌兰夫黑线,肃乌兰夫流毒”简称“挖肃”运动也轰轰烈烈地展开,其主要目的就是挖出乌兰夫的死党和余党,扩大打击面。

随之成立的“专案组”从哈丰阿入手,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活动历史翻出,并将同样加入过“内人党”的原内蒙古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特古斯抓捕、批判。在其后批判特古斯的各种文章、大字报、发言稿中,一个含义模糊、内容广泛的一个新政党被炮制出来,它既指1946年哈丰阿组建的第二代“内人党”,又指1960年后“复活”的反中共的内人党。

1968年2月,滕海清受到了江青、康生的接见。康生表示“内蒙地区苏修、蒙修、日本特务不少。‘内人党’至今还有活动,开始可能揪的宽点,不要怕!”秉承着江青、康生的旨意,滕海清决心将内蒙古的“挖肃”运动继续深入下去。

4月13日,滕海清在群众大会上发布命令向“新内人党”总攻。4月14日-26日,内蒙古大学党委副书记巴图在酷刑之下,指认鲍荫扎布等16名领导干部是内人党骨干。这些人随即被逮捕,并在受到酷刑逼供后又指认新的内人党成员。哈丰阿、特木尔巴根(注: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等众多领导干部被打为“乌兰夫反党叛国集团”。

4月26日,《关于“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叛国案件的报告》报送中共中央。康生向滕海清指示:“你们内蒙古的同志脑子里是没有敌情的。内蒙古有这么大的反革命组织,你们还向中央请示什么,有多少挖多少,越多越好嘛。”

7月5日,内蒙古革委会召开第三次全委(扩大)会议。7月20日通过了《关于对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处理意见》,意见认为1947年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后,以乌兰夫为总头目的“老内人党”转入了地下,对内人党支部委员以下的骨干分子按反革命分子处理,一般成员限期自首,抗拒从严。该处理意见随后以“内革发351号文件”的形式传达全区,对内人党的迫害自上而下迅速开展起来。

滕海清除发布《敦促内人党登记》一号、二号通告外,还发表《围剿内人党及其变种组织的标语口号》,通过威吓、暴力的手法,将许多人揪出来,而被揪出来的人若不承认自己是内人党,则受到拘禁、刑讯;而承认了,又要供出新的内人党成员。比如,滕海清在内蒙古军区政治部200人中,就揪出180个内人党,其中10个人被迫害致死。而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也挖出十二个内人党党支部,68名骨干,200余名党徒。

之后在为时一年半的时间内,内蒙古“挖肃”内人党的迫害活动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从首府呼和浩特迅速蔓延到了地方各盟、旗、县乡村。蒙古族人民遭受了一场空前的灾难,上百万人受到株连,七十至八十万人遭到逮捕和关押,学校、工厂、办公室、寺庙等等都成为私牢,超过十万人被迫害致死,许多蒙古族精英被消灭。

严家其、高皋所著《文化大革命十年史》指出:“内人党”冤案为全国“清理阶级队伍时期发生的最大冤案之一。”而在整个文革所有的冤假错案中,“内人党”受迫害者所遭受的肉体酷刑以及精神上的凌辱都堪称登峰造极、令人发指。如在哲里盟曾有妇女被逼与公牛交配;还有两眼被挖出者,叫做取走两只灯泡。锡林郭勒盟则有被活埋的,有被割去耳朵的,其惨状经历者不堪回首。

由于越来越多受迫害的内蒙古人进北京告状,而藉由文革达到了打倒刘少奇等人目的的毛泽东也决定给文革降温,因此在1969年九大后,中共中央针对内蒙古发出了24号文件(简称“五二二指示”),毛泽东在文件中批示“在清理阶级队伍中,内蒙古已经扩大化了”,文件要求对误伤的好人要彻底平反,关押者除了重大嫌疑的,其他立即释放。为了平息民愤,滕海清被抛出成为了替罪羊,成为被整肃的对象。同时,毛将内蒙古军区由大军区降级为省军区,归北京军区管辖,又调六十九军、四十二军进驻内蒙古与二十七军和三十八军联合实施全面军管,名为抵御外敌,实为防止蒙古人暴动。

文革结束后,胡耀邦曾报请华国锋,要求平反“内人党”案,但最后却只处理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角色,像滕海清等领导人则被免于追究责任,而这自然与中共无法清算文革的始作俑者毛泽东的原因是一致的。毫无疑问,“内人党案”是蒙古人心中永远的痛,而他们期待着的是彻底清算行凶者和其背后的中共的日子早一天来到。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南蒙古时事评论
http://smglnc.blogspot.de/2012/12/blog-post_4365.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历史, 政治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