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政治, 言论 > 希热多吉居士高翔为达-赖集团辩解的背后(多图)

希热多吉居士高翔为达-赖集团辩解的背后(多图)

2013年2月13日

核心提示:在高翔为达-赖集团教唆自-焚而辩解的背后反映了达-赖集团对国内知识分子的秘密渗透以及达-赖集团利用被渗透对象影响力激发矛盾的危险,这应引起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建议公安部门密切关注达-赖集团之萨迦天津法王、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及宗萨钦哲仁波切国内弟子和盲信者的行动与言论。

12月9日,国内权威媒体新华社发布关于“四川警方成功侦破系列煽动教唆胁迫自焚杀人案”的报道,用铁的事实揭露了犯罪嫌疑人的凶残无耻,揭露了达-赖集团是这种犯罪行为的组织策划者和总后台。正当全国上下在揭批达-赖集团教唆藏民僧侣自焚的邪恶行径时,“网络名人”@希热多吉居士高翔,急不可耐的跳将出来,发布了几条混淆视听,误导世人,为达-赖集团辩解的微博和评论。

高翔于12月13日中午12点在《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9日发布的关于“四川破了煽动藏人喇嘛自焚案”微博中   http://weibo.com/1989660417/z8XJZasO8#1355668383796  发布了挑拨藏汉民族矛盾的微博和评论,试图为达-赖集团教唆自焚辩解。

他说:【藏区的拆迁补偿有谁关注过?藏民拿不到合理的补偿去上访,就说人家是藏独把人抓起来,内地有哪个媒体报道过?不是任何自焚事件都和藏独有关,但是藏独却是最好的掩盖真相的借口。请胡总深入藏区了解一下真相】。

13日下午2点半高翔又在其@希热多吉居士 微博中回复@Stone_ZG_Lee: 网友,说:“自焚在任何一个文明社会都是不可接受的惨烈行为,自焚者通常是诉求无望才选择这种极端做法。疏通言路才能避免惨剧再次发生。”

高翔还转发“社会愤青”在@胡锡进 总编微博中的过激评论说“因为教唆就会去自焚,这样的话彷佛天方夜谭。藏区局势演化到今日可悲的地步要做政策的反思,不要用这些可疑的胜利消息来麻醉公众,必须正视问题”,甚至转发评论指责胡总编说“自己觉得你该不该自焚”(见@希热多吉居士微博页面截图组合)

8

@希热多吉居士高翔的微博无疑向网民传达了3条为达-赖集团教唆自焚辩解的信息:

1、高翔说“藏独却是最好的掩盖真相的借口。请胡总深入藏区了解一下真相”,可见,高翔认为,四川警方破获的藏人喇嘛自焚案与藏独无关,而国内权威媒体从新华社到人民日报所发表的新闻与真相不符,遂“请胡总(《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深入藏区了解一下真相”。否则何出此言?

2、高翔故意在“自焚案”中说“藏区的拆迁补偿”问题,暗喻藏人自焚与“藏区的拆迁补偿”问题有关,而不是达-赖集团的教唆胁迫导致的。这是恶意混淆视听,颠倒黑白,恶意挑拨藏人及不明真相者对中国政府的不满。

3、高翔说“自焚者通常是诉求无望才选择这种极端做法。疏通言路才能避免惨剧再次发生。”,高翔明摆着想告诉世人藏人喇嘛的自焚并非达-赖集团的教唆胁迫所致,而是因为“诉求无望”后的极端做法。达-赖集团的诉求是什么?就是要藏-独,就是要分裂祖国。这种诉求当然“无望”。高翔,你如此急不可耐为达-赖集团的阴谋辩解究竟是为什么?

高翔这条为达-赖集团罪恶行径做辩解的微博被14个微博转载,而后在网络上形成了扩散趋势,已造成恶劣影响,更是引发了许多不明真相的许多网民、社会“愤青”以及藏独分子对《环球时报》及胡锡进总编,乃至对中国政府的攻击诽谤。略举一例,随手摘录一条评论是:网名为“献攀桑博”说:如果像您胡总编这样有文化高知识的人都这样跟着胡言乱语,欺骗全国民众的心,那我们这些年轻大学生「祖国未来的花朵」真是伤心透了,绝望了到底了

7

希热多吉居士高翔何许人?据高翔自己发布过的网络资料显示,高翔,男,1969年3月生于北京,网名“希热多吉居士”,商人, 20世纪90年代初留学瑞士,获MBA学位,1994年回国,现任欧美同学会瑞士分会常务副秘书长。业余兼任某网站佛学频道资深顾问。高翔是个“虔诚”的藏传佛教徒。其根本上师就是被藏地著名寺院噶陀寺公开开除僧籍的“噶玛仁波切”。噶玛仁波切被开除后在四川阿坝洲另立“山头”建设了藏地第一豪华、金碧辉煌的昌列寺,耗资近10亿元中有许多是高翔这位噶玛大弟子利用其海内外关系募捐的。但去年底天涯网网曝高翔骗捐,疑其侵吞网民募捐款高达200多万元,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law/1/494614.shtml至今依然未见高翔公开募捐账目收支名录。

12月以来,正当全国各大媒体在揭批达-赖集团蛊惑教唆胁迫藏人僧侣自焚的邪恶行径时,作为一个拥有28000多粉丝的“网络名人”@希热多吉居士高翔却公然发布为达-赖集团辩解的微博,误导民众,仅此一点就值得有关部门好好核查一下高翔的动机。也有人说这并不值得奇怪。因为高翔本身就是达-赖集团成员萨迦天津法王的“国内代言人”。在高翔为达-赖辩解的背后反映了达-赖集团对国内知识分子的秘密渗透以及达-赖集团利用被渗透对象影响力激发矛盾的危险,这应引起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

众所周知,流亡印度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与藏传佛教萨迦派总法王萨迦天津法王以及外逃到印度的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构成了达-赖流亡政府中“三大宗教领袖”。达-赖集团的境外宣传机构“世界藏传佛教网播电视台”也主要宣传这“三大宗教领袖”。(见下图)而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被称为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接班人。

6

因此,达-赖、萨迦天津、噶玛巴实际上构成了达-赖集团中三大利益团体的捆绑。同时,由于历史的信仰原因,达-赖、萨迦天津、噶玛巴三大法王又操纵了国内藏区许多寺院、僧侣和信众,并利用萨迦天津、噶玛巴的宗教影响力和隐蔽性对国内许许多多藏传佛教信徒进行渗透和影响。许多信徒因为不了解萨迦天津、噶玛巴、宗萨钦哲仁波切实际上是达-赖集团的首脑成员,而纷纷在盲目信仰中追随了达-赖集团。有的则是这些达-赖集团首脑的“铁杆弟子”。@希热多吉居士高翔便是这“铁杆弟子”之一。

铁证一:高翔是达-赖集团萨迦天津法王的国内代言人。

6月23日凌晨两点,希热多吉居士博客、微博首发一份萨迦法王声明《关于楚称曲培伪造萨迦法王签名及印玺争议事件的声明》。这一声明是萨迦天津法王为协助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排除宗教异己“第三世多杰羌佛”而发的声明。高翔微博称:“此声明之文字稿件在23日凌晨被最终确定,本人荣幸的获得首发这份声明的认可,本声明为针对楚称曲培伪造萨迦法王文件、签字和印章之事,及由此导致的后果的回应,此回应是迄今为止法王方面态度最为明确的正式回应。请所有师兄转发,以让真相大白于天下。扎西德勒”。同时,@爱他胜自朱家楠也发微博证明@希热多吉居士高翔是得到萨迦天津法王的授权发布该声明的。(见下图)。显而易见,高翔已经伦为达-赖集团之萨迦天津法王的国内代言人。

5

高翔的根本上师是四川阿坝洲昌列寺,宁玛派的噶玛仁波切,一个被藏地历史著名寺院噶陀寺公开开除僧籍的“活佛”,而如果高翔平时没有保持与达-赖集团之萨迦天津法王之间的秘密联络,以某种秘密方式取得萨迦天津法王的指令,何以在关键时候,第一时间为萨迦法王代言呢?可见高翔作为达-赖集团秘密联络人员平常潜伏之深。

铁证二、首传达-赖集团网播电视台”视频节目。

“世界藏传佛教网播电视台”是达-赖集团主要鼓吹 “三大法王”(达-赖、萨迦天津、噶玛巴)的境外网络电视台。即便境外网民访问了这个网络电视台的网站也只能是观看视频而很难下载网站中的节目。(见下图)

4

 

今年6月中旬萨迦天津法王在台湾访问时,“世界藏传佛教网播电视台”对天津法王作了视频专访。这样的网络视频对于国内网民来说是无法直接访问观看的。然而偏执性精神病患者@佛法常识吴红海在8月25日微博上先预告了“过几天将播出萨迦天津法王接受电视台专访”。9月2日,高翔率先在国内网络上传了达-赖集团网络电视台的专访天津法王视频。可见高翔早已接到达-赖集团的指令,让他在网络上传播这个视频,而高翔透露给了吴红海。(见下图)

2

铁证三、片面抬高达-赖集团之“宗萨钦哲仁波切”在国内的影响力,为达-赖集团渗透国内信徒铺路。

以导演职业而闻名的“宗萨钦哲仁波切”是达-赖集团的另一个主要人物。这位仁波切于1961年出生于不丹,7岁时被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萨迦天津法王认证为“蒋杨钦哲旺波”的转世,是萨迦天津法王的亲信弟子,是达-赖集团实施国内渗透的主要成员。(见下图)

11

多年来,宗萨钦哲仁波切利用其身份的特殊性、艺术性和隐蔽性穿梭在中国与印度之间,曾在北大做过演讲,在国内具有良好的信众基础。宗萨钦哲仁波切与萨迦天津、达-赖的亲密关系,对于@希热多吉居士高翔来说是再明白不过了,但高翔不遗余力为提高宗萨仁波切在国内的影响力提供各种便利条件。

最为可悲的是,高翔利用其担任某网站佛学频道“资深顾问”的职便,用了2个月时间筹备,终于在今年12月5日完成了该网站“微访谈”宗萨钦哲仁波切。从表面上看,这只是宗萨仁波切与国内网友畅谈“佛法与现代人的关系”,实际上是巩固达-赖集团主要成员在国内信众基础,为其下一步的渗透做准备。该微访谈仅首次转发量就达到1499多个。(见下图)

0

 

同时,在希热多吉居士高翔的博客与微博中处处可见其转载“正见网”(宗萨钦哲仁波切官方网站)以及“噶玛噶举中国论坛”(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官方论坛)的文章,处处可见其宣传萨迦天津法王、噶玛巴、宗萨钦哲仁波切的“佛法造诣”,表面上看是佛法,实质是提高了达-赖集团主要成员在信众心目中的地位,为其更加深入的渗透做准备。

希热多吉居士高翔作为一个在“网络佛教界”颇具影响力的“网络名人”,如此卖力为达-赖集团辩解,如此卖力帮助达-赖集团排除宗教异己,如此卖力提高达-赖集团主要成员在国内信众的影响力,其用心已是“司马之心路人皆知”。

在高翔为达-赖辩解的背后反映了达-赖集团对国内知识分子的秘密渗透以及达-赖集团利用被渗透对象影响力激发矛盾的危险,这应引起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建议公安部门密切关注萨迦天津法王、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及宗萨钦哲仁波切国内弟子和盲信者的行动与言论。

(作者:郑信博)

梦醒时分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aec72401017ji6.html

分类: 宗教, 政治,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