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言论 > 西藏问题的出路

西藏问题的出路

2013年2月13日

2013-01-10
公元2008年4月6日,一群藏人在伦敦多次试图阻挠和扑灭奥运会圣火,这群不久前在西藏杀人放火的暴力示威者居然也在喊“人权”口号。4月7日,在巴黎发生了更强烈的阻挠奥运圣火的事件。圣火三度被熄灭。虽然我一直坚信中国必须走上民主法治的道路,虽然我也呼吁中国政府给予人民更多的权利,但是当我看到奥运会圣火被那群狂徒恶狠狠地阻拦时,我的眼睛湿润了。北京奥运会是我们所有华夏儿女、炎黄子孙的梦。中华民族的强大和腾飞不光是从孙中山到蒋介石,从毛泽东到胡锦涛的所有中国当代执政者的朝思暮想,也是无数中华儿女为之撒热血抛头颅的祈望。看到北京奥运会蒙羞,我的中国心被再一次唤醒。

对于最近在西藏发生的一系列骚乱,西方媒体(包括少数海外华人)比较流行的说法是:这是因为中共当局不给藏民充分的自治和自由。一些媒体还流露出一种观点:西藏在传统上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那里的人民有权利争取独立。姑且不论这场骚乱的原因究竟何在,这一次暴徒们喊出的口号十分鲜明:西藏要独立。而且,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场带有恐怖主义色彩的骚乱并非仅仅是针对西藏政府,而是针对在西藏的所有非藏人的中国公民,包括汉民和回民。暴民们要一切不是藏人的中国人从西藏滚出去!

这一次骚乱中被暴徒们烧毁的建筑物中,有一座是清真寺。

这么看来,这场骚乱实质上是种族对立。说得更具体一些,就是藏人对汉人(还有其他一切非藏族的中国人)的仇视。这跟人权和宗教信仰自由没有什么关系。这种基于种族因素的仇视在许多国家都存在,并不是通过给予自治、给予宗教信仰自由可以解决的。中共进藏前难道藏人有自由和人权吗?一点也没有。藏人为什么未曾去反抗那些奴役他们的贵族和奴隶主?前些年在印尼发生过一场针对那里的华人的种族迫害,当地的大批暴徒把华人杀死,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奸华人女孩子。华人在那个国家只有很少那么一丁点,怎么可能去压迫那里的多数民族?美国该算是民主自由国家吧。前不久一个黑人牧师在布道演说中谴责白人政府“把毒品送给黑人孩子吸,然后把这些黑孩子送入监狱。”美国今天这种黑人对白人的普遍仇恨,难道是因为黑人缺乏自由和人权吗?

所以,藏人近来的骚乱与人权或宗教信仰毫不相干。不同的种族之间,甚至种族内部不同族群之间永远都有可能发生对立冲突。这些冲突的结果可能是局势动荡,可能是政体的重组,甚至国家分裂。与此同时,反对种族、族群之间恶斗,维护国家统一,是人民的最基本权利,也是任何政府责无旁贷的责任。中国在过去几百年中作为一个弱国曾经经历过国土被侵占瓜分,国家的一部分被分裂出去的痛苦。每一次分裂都如同从中华民族的身体上上血淋淋地撕扯下一块肌肤或骨肉。我们的创伤和残缺至今还没有痊愈,却有人举起刀来要从我们的身体上再砍走一大块。对于这种杀身之祸有任何商量余地吗?有任何谈判的基础吗?有任何妥协退让的空间吗?

解决种族之间或种族内部不同族群之间的冲突,人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灵丹妙药。美国的黑人和白人之间就永远冲突不断。但我们在美国的华人就很少和其它的种族发生冲突。在中国,汉人和苗族、壮族、布依族、满族等少数民族基本上可以和谐相处,但和藏族、维吾尔族就常有些瓜葛。谁也说不清这里面的究竟。国民党时期就是这样了。欧洲许多国家也面临类似的问题。不同的国家政治制度各有不同,但都未能有效地避免种族冲突。因此在西藏问题上,国人不必过多地责备中国从康熙到胡锦涛的历届当局。就是马英九执掌中国,藏人还是要闹独立。这是一个世界范围内的恒古难题。

中国政府曾经采用过强悍和柔软的政策,但都没有改变藏人要求独立的诉求。而且藏人的独立运动已经由暴力化向恐怖主义化发展。既然如此,中国当局就必须改变一贯的做法和政策。笔者认为,中国政府早就该放下“中央王国”的臭架子,对藏民既不要“怀柔”也不必打压,而是效仿和借鉴西方国家对于自身的种族冲突的普遍做法,把一切问题开诚布公,让全国老百姓知道一切真相。不要怕汉人掀起大规模的抗暴游行示威。最好的办法是用西方的答案来回答西方的问题,这才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出路。具体地说,以下几点做法就值得中国当局考虑:

第一、依法办事。中国已经建立了反分裂法。但那还不够,还要立法保障所有公民保护国家领土完整、反对国家分裂的基本权利。宪法中增加了这一条,就等于说老百姓有权进行反对分裂的各种活动,而且政府必须保护这些活动。然后,要和西方各国那样立法反对国家内部的任何种族隔离、种族歧视和种族冲突。在就业、居住、教育等方面要保护各民族的平等。举例说,在计划生育方面就不可以有种族区别。如果在某个边远地区实行较宽松的计划生育政策的话,那么对于那里的所有民族都要一视同仁。不能说你是汉人你就不可以多生孩子。

第二、在反种族隔离的法律旗帜下,逐步取消自治区。自治区这个概念是违反当今西方各国的治国理念的。什么叫自治区?自治区就是在一个国家之中按种族划定一个区域,那里的民族自成一体,不必遵守国家的大部分法律。这种做法在当今西方各国都是违法的。这样做最直接的结果就是种族隔离。美国的人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对此深恶痛绝。古今中外这种做法十分罕见。成吉思汗统治中国的时候,他有让汉人、回人还有其它的民族成立自治区吗?没有。满清当局有允许过任何民族成立自治区吗?也没有。众所周知,美国的德克萨斯州是美国人使用武力从墨西哥人手中强取豪夺过来的。当时这块土地上居住的多为说西班牙语的墨裔人,但他们在美国却又是少数民族。说英语的美国多数民族有让那里的说西班牙语的墨裔少数民族成立一个自治区吗?没听说过。说英语的加拿大有个魁北克省,那里的人民多说法语,也闹过独立。加拿大何时让那些说法语的少数民族成立过自治区?今日的以色列国境内,也居住着为数众多的巴勒斯坦人。那些巴勒斯坦人祖祖辈辈就居住在那里,他们说阿拉伯语而不是希伯来语。以色列有让那些巴勒斯坦人成立自治区吗?为什么偏偏在中国境内就必须有自治区的存在?自治区不过是一种临时过渡,或者说是一种弱国的无?。很久以前中国没有能力有效防卫所有疆域,于是就任凭边远地区的统治者天高皇帝远,自成一体。好在那个时候外国也很难插手那些地区。但今天的形势完全不同了。达赖喇嘛说,他不要西藏独立,只要没有中央政府干涉的真正自治。笑话!就算中国政府不去干涉影响西藏的一切事物,外国政府也愿意这样做吗?笔者认为,达赖喇嘛要回西藏领导一个完全自治的西藏是可以的,但前提是必须把历史拨回到100年前——西藏也不可以有任何外国人(包括外国记者)的存在,所有新闻媒体(电视机、收音机、报纸)都要消失,解放后修建的所有公路和机场都要毁掉。即使那样,达赖喇嘛可以保证印度人不打过来吗?而且,达赖喇嘛也必须保证对于所有要求独立的藏人按照藏族传统处以极刑。他能够那样做吗?所以,在今天的复杂形势下,任何“高度自治”无异于种族隔离、变相独立、国中之国,是违反世界潮流的。虽然在西藏继续保持自治区是十分荒唐的,但成立西藏特区的做法却未尝不是一种可能。特区有多种形式。深圳是经济特区的典型。香港和澳门是行政特区。西藏完全有条件成为一个国家战略开发特区。那里的发展要着眼于国家的长期打算。

第三、实现种族和谐。如何实现种族和谐呢?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最流行的做法就是把不同种族的人口混居。比如说,美国许多地方的教育局故意使用校车把黑人孩子送到白人社区的学校读书,或者白人孩子送到黑人社区学校就学。这样做的好处是让不同种族的群体增加接触,减少隔阂。我们知道,在中国,藏人来到汉人居住区读大学是受到政府鼓励的,并且享受许多优惠。但问题是,藏人没有那么多的这种机会。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鼓励中国的其他民族移民西藏,和当地的藏民一起建设西藏。不同种族的人民居住在一起,久而久之,就可以增加彼此的信任。藏人有任何理由不准其他民族的中国人去那里居住吗?没有。在美国,如果有任何人声称某地只准某个种族的人居住,不准其他种族的人前去,那是违反联邦法律的。西藏不但是藏人的西藏,而且也是全中国人民的西藏。中国人可以移民到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澳大利亚,为什么就不可以移民到自己的国土西藏?前面说到,美国的德克萨斯州原来并非美国的领土。美国把它夺到手后,有谁说过不准外州人移民到那里去?以色列每天都在把大批移民送到不属于他们的巴勒斯坦土地上去定居。西方各国的媒体似乎并没有拿这件事大做文章。

第四、在西藏实行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叫宗教信仰自由呢?长期以来,国人总是把这错误地理解为政府不干涉人民的宗教信仰。其实这是十分片面的。政府不去干涉人民的宗教信仰并不等于人民之间就不互相干涉他人的宗教信仰。要保护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至少要做到两件事,这就是:(1)确保所有宗教(鼓吹暴力、犯罪、伤害他人的邪教除外)都平等地存在。换句话说,就是要让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宗教都在西藏有一席之地,保护所有人的信教自由。这一次暴徒们不是把一个回教清真寺给砸了吗?那就要他们花钱把它修好。下一次有人要在拉萨盖一座基督教堂,如果有人反对的话,那就派警察去站岗,保护这个教堂所有教友的信教自由。如果有人去砸基督教堂,那就邀请西方记者去拍照片。顺便也请教一下西方各国的领袖们:中国在西藏的老百姓是否应该有信基督教的自由?在独裁者萨达姆统治伊拉克时期,在巴格达尚且还存在着几个基督教堂。西藏不应该连这点宽容都没有的。(2)宗教和政府彻底分家。政府是由纳税人供养的。纳税人的信仰各有不同。政府不应该出钱保护或赞助任何一个宗教。换句话说,中国政府应该彻底停止向西藏的宗教事业提供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拨款。而以宗教为职业的人士也不可以在政府当局?职。

第五、大力发展西藏的教育事业。前面提到,在西藏有个自治区虽然很不合理,但西藏特区的想法却未尝不可。西藏做为一个特区在目前显然问题很多。最主要的问题是高质量的脑力和体力劳动者匮乏。解决这个问题,一是要从内地输出一些人才过去,最主要的还是要靠就地取才,在当地普及教育。其实西藏的中小学也不算少。但是很多男性青壮年宁愿去寺庙做喇嘛也不愿意去做工务农。西方国家如美国也有年轻人投身于宗教事业。但不同的是,西方各国普遍实行了强制性的中小学教育。所有孩子都必须上学,没有小孩子可以直接出家去教堂而躲避中小学教育。西方国家也确实有很多教会办的私立中小学。但是这些教会学校的教学大纲和公立学校相差不大,宗教只是很小一部分。很少有小孩子从教会学校出来后愿意为宗教事业贡献终身。在今天的中国包括西藏在内完全可以模仿西方国家实行十二年强制性初级教育(日本人100年前就做到了)。青年人在完成了初级教育后都可以自由选择人生,包括出家当喇嘛。今天汉人中也有些目光短浅的家长把小孩子送到少林寺当和尚的。这种荒唐事不应该继续下去了。

做到了以上这些,并不能保证西藏就不会再次发生骚乱。但是骚乱会逐步减少。西方也拿不出什么理由去横加干涉了。美国前些年不也发生过黑人针对白人的骚乱吗?英国国内不也有北爱尔兰共和军在活动吗?普京领导下的民主俄国不也用飞机、导弹、坦克镇压车臣的分裂活动吗?以色列政府枪杀游行示威的巴勒斯坦人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中国对付境内的分裂主义者应该理直气壮,最关键的是要用西方的理由和观点来回答西方的问题。中国政府不与达赖喇嘛谈判的政策对的。但是应该告诉世界为什么不可以和他会谈。理由其实很简单:一个国家的政府不应该和一个宗教领袖商谈政府的管理和运作。政教合一是欧洲中世纪的事情,早就被包括欧美各国在内的世界多数国家废弃了。他要回来做西藏领导人是可以的,但是要在取消自治区之后。作为西藏省省长或西藏特区行政首长,他必须做到政教分家,去掉他的达赖喇嘛头衔,脱去袈袍,使用他的真名,身着西装。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就免谈。他如果要求做为一个宗教人员回来也可以。中央政府应该公开地告诉达赖,他的教派一直在西藏是绝对垄断的。鉴于一个伊斯兰清真寺这一次被暴徒用大火烧毁,西藏的宗教自由目前还没有充分保障,而且具有宗教背景的暴力还有升级的趋势。他现在就?去,只会使这种宗教垄断和暴力事件加剧,不利于其它宗教尤其是基督教在西藏的传播,也不利于那里的治安。西藏如果有了三十万基督教徒,他随时都可以回到西藏。西方国家不会对中国政府的这种说法有任何批评的。

几百年前,满人开始统治中国。汉人虽有不服气,但还是和满人一起和平共处了几百年,各民族共同维护和发展了中华文化。至今国人还在对康熙乾隆歌功颂德。当洋人以宗教的形式试图改变中国文化时,国人以义和团回报,结果在洋枪洋炮面前一败涂地,国家倾囊赔偿侵略者。中华民族度过了无数的磨难和沧桑,任人宰割了大块血肉和肢体,死难了无数同胞,经历了重重反复,终于走回了强国之路。那些当年曾经屠杀过无数中国人、把北京城洗劫一空的八国联军,有什么资格要中国给藏人更多的自治和自由?两百年前的中国不正是和一百年前的西藏一样自给自足,自成体系吗?洋人用枪炮逼迫中国打开大门。当中国人终于学会了西方文明,开始把这种文明带到西藏,结束那里的农奴制时,洋人却指责中国不应该破坏西藏的传统文化。那么,是谁用枪炮破坏了悠久的中国传统文化呢?1950年中国军队进驻西藏,虽然后来也有过几次暴力冲突,但中国军队既没有把拉萨洗劫一空,也没有像洋人火烧圆明园那样把布达拉宫化为灰烬,更没有像美国人在墨西哥土地上成立德克萨斯州后那样大举移民。中国从古至今在西藏问题上究竟错在哪?
台湾有一首流行已久的歌曲,叫做《中华民族颂》,里面有几句歌词是这样的:

……
青海的草原,一眼望不完
喜马拉雅山,峰峰相连到天边
古圣和先贤
在这里建家园
风吹雨打中
耸立五千年……

任何人想要把喜马拉雅山从中国版图中去掉,过去做不到,现在做不到,将来永远也做不到。西藏不仅是藏人的西藏,而且也是包括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在内的所有中国人的西藏。我们奥运会可以不开,我们和洋人的生意可以不做,我本人甚至可以不吃这碗洋饭回到中国老家当农民,但喜马拉雅山绝对不可以分裂出去!谁要是胆敢使用恐怖主义的手段来强行分裂任何一片国土,连老夫我都要回去拿起枪杆和他们血战到底。古圣和先贤在这片大好河山上建立的家园不能再丢了!

作者:解滨:
2008-4-8

一树梨花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6f18a401015roo.html

分类: 政治, 汉博,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