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权, 政治, 言论 > 請保留西藏的血脈

請保留西藏的血脈

2013年2月14日

現在內外藏人已有一百人自焚,這絕不是自殺,而是犧牲!是近代史上最偉大最慘烈的政治抗議浪潮。我們呼籲每個藏人都要珍惜生命,堅強地活下來。再大的壓迫下,生命都是重要的,不死的藏人才能傳承我們民族的精神和血脈!

12●法國《解放報》關於藏人自焚的特別報導,上圖為今年10 月23 日在甘肅省甘南州夏河縣自焚犧牲的58 歲牧民多杰仁欽,下圖為今年11 月15 日在青海省黃南州同仁縣自焚犧牲的23 歲女青年當增卓瑪生前去拉薩朝聖時的照片。(唯色《看不的西藏》)

因此,二○○九年二月二十七日,即「洛薩」(藏曆新年)第三天,當悼念亡靈的祈願法會被取消,格爾登寺僧人扎白離開寺院走上街頭,點火自焚並遭軍警槍擊。據紐約時報二○一二年六月二日的報道,扎白留下遺書,表示當局若禁止這個法會,他將採取自焚的行動。」

也因此,二○一一年三月十六日,即阿壩事件三周年的當日,當地藏人都在寺院和家裡點燈誦經紀念遇難者,但格爾登寺僧人彭措的紀念方式,是在扎白自焚的街上(這條街現被藏人人稱為「英雄街」)自焚。次日凌晨,彭措犧牲。

共計一○○人自焚八十三人犧牲

從此,這焚身烈火燃燒迄今。至二○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已有九十七位境內藏人自焚,三位流亡藏人自焚,共一百位藏人自焚,已知其中八十三人犧牲。據我長達三年的有關藏人自焚的記錄如下:

自焚次數與時間:

二○○九年一起;

二○一一年十四起(境內十二起,境外二起);

二○一二年至十二月九日,八十五起自焚(境內八十四起,境外一起)。

自焚者籍貫:

按照圖伯特/西藏傳統地理:安多七十七人,康十七人,嘉戎三人,羌塘一人,衛藏一人。按照今中國行政區劃:四川省藏區四十八人:阿壩州阿壩縣三十人、壤塘縣四人、馬爾康縣三人、若爾蓋縣三人;甘孜州甘孜縣二人、道孚縣三人、康定縣二人、色達縣一人;

青海省藏區二十三人:果洛州甘德縣一人、班瑪縣一人;玉樹州稱多縣二人、玉樹縣一人;海西州天峻縣一人;黃南州同仁縣十一人、尖扎縣一人、澤庫縣四人;海東地區循化縣一人;甘肅省藏區二十人:甘南州瑪曲縣一人、夏河縣十人、合作市五人、碌曲縣四人;西藏自治區八人:昌都地區昌都縣二人;日喀則地區聶拉木縣一人;拉薩市當雄縣一人;那曲地區比如縣四人。

另有出生在印度流亡藏人社區的一位。 

自焚者性別、年齡及身份:

男性八十六人,女性十四人。

最年長的為六十四歲,最年輕的是十五歲。

僧尼:二位朱古(Rinpoche,活佛),二十六位普通僧人,五位尼師。

農牧民:五十位。有些人曾有出家為僧的經歷,但多人屬被當局工作組驅除出寺,也有人屬還俗離寺。其中數人是兒女的父親或母親。有一位是著名仁波切的外祖父。

其他:二位女中學生;四位男學生;二位在拉薩的打工者;一位在康區的打工者;三位生意人;一位網絡作家;一位唐卡畫師;一位出租車司機。其中數人是兒女的父親或母親。

還有兩位是年輕的流亡藏人。

想到整個西藏的苦難,痛不欲生

鑒於這麼多藏人接踵自焚,很多人認為這是出於對現實的絕望。也有人認為與二○一一年達蘭薩拉選舉政治領導人有關,為了表示支持和呼應,境內藏人以身浴火。

然而這麼多藏人的自焚並不能被如是簡化:無論是絕望,還是對未來的希望;更不能被付諸於想當然的意義,甚至被當成可利用的資源,否則是對所有自焚藏人的不尊重。而要解釋這麼多藏人為何自焚,最有說服力的應該是自焚藏人自己的心聲。到目前為止,已經披露的大概有三十一位自焚藏人留下的遺言、寫下的遺書或錄音的遺囑,這都是至為寶貴的證據,雖然在全部自焚者中接近三分之一。

如二○一一年十二月一日自焚犧牲的丁增朋措,在自焚前留下四份遺書,其中寫到「??我們怎能相信一個不允許我們信仰宗教的政府?」「想到整個西藏和今年噶瑪寺的苦難,我無法繼續活下去空等」。

二○一二年一月八日自焚犧牲的索巴仁波切,在自焚前錄音了長達數分鐘的遺囑,清楚而平靜地陳述了決心自焚的理由:「??我做出這一行為,絕無貪圖名譽、恭敬、愛戴等自私自利的心態,而是清淨的,虔誠的,如佛陀當年捨身飼虎一般,其他犧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為了真理和自由而捨生取義。 」

二○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在新德里自焚犧牲的江白益西,他的遺書則有五點明確的訴求,如「在二一世紀中,用火點燃珍貴的人生,主要是向全球民眾證實六百萬藏人的苦難、無人權及無公平的處境,如果有憐憫和慈心,就請關注弱小藏人的處境」。

而在自焚犧牲的三位學生朗卓九、曲帕嘉和索南一○寫下的遺書或錄音的遺囑中,都明確地表達了為何自焚的想法,如「無法在其惡法下續留,無法容忍沒有傷痕的折磨」、「我們藏民族沒有最基本人權的痛苦比我倆自焚的痛苦還要大」,等等。

年輕的尼師桑杰卓瑪在自焚前寫下一首題為《回來了》的詩:

藏人們請抬頭,看蔚藍色的高空,懸崖峭壁的殿堂裡,我的喇嘛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雪山之顛,雪獅回來了,我的雪獅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茂密的森林,看綠茵的草原,我的猛虎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雪域大地,雪域的時代有了轉機,

藏人是自由和獨立的。

嘉瓦丹增嘉措,在遙遠的地方,履足世界時,祈願苦難下的紅臉藏人,從黑暗的夢中醒來。

班禪喇嘛,正在監獄裡遙望遠天,祈禱我的雪域,升起幸福的太陽。

我一直在做每一位自焚藏人的記錄。從第一位藏人自焚,我就寫下「犧牲」二字,並對諸如CNN等諸多媒體清楚地說明:自焚藏人的自焚絕不是自殺,而是犧牲!是毫無人性的殖民者、惡政府點燃了修行僧侶與尋常百姓身上的火,使他(她)們以身獻祭,以身抗爭!而在這熊熊燃燒的人權火炬面前,中國是沉默的,西方是沉默的,世界是沉默的。而在這持續燃燒的人權火炬面前,終於有聲音認為:藏人陸續自焚是近代史上最偉大的政治性的自焚抗議浪潮。

請不再自焚,我們要堅強的活下來

藏人自焚因為是個體的自發的行為,既令中國政府尷尬又防不勝防,又在藏人內部產生了我們目前還難以概括的深遠意義。

但以自焚表達抗議太慘烈!為此在二○一二年三月七日,我與旅居美國的阿嘉仁波切、住在安多的詩人嘎代才讓聯署呼籲:《籲請藏人再勿自焚:壓迫再大也要留住生命》。我們認為自焚藏人的行動「是舉世罕見的奉獻!足以對藏民族產生經久彌遠的影響,我們將永遠銘記」,但也認為「自焚本身改變不了我們的現實,恨我們的人私下詛咒『燒光才好』,改變現實是靠我們活著去奮鬥和推動,是靠活著的我們去做水滴匯成大海的努力,是靠千千萬萬不死的藏人才能傳承我們民族的精神和血脈!」,鑒於此,「我們請求,從現在開始,不要再自焚。每一個藏人都要珍惜生命,堅強地活下來。再大的壓迫之下,我們的生命都是重要的,都是需要留住的。」

很顯然,我們的呼籲無效。其實我很清楚必然如此,這是因為背著滅火器的軍警仍然在全藏地到處作惡點火,唯有當其不再作惡點火,藏人才有可能不再自焚,而這才是清楚無誤的事實。

儘管呼籲無效,但我還想說的是,正如我曾就二○一○年玉樹地震中藏人僧侶的救援寫過一段話,轉錄於此,作為結尾:

抗爭的形式總是多種多樣的。這一次,沒有二○○八年的走上街頭,沒有二○○八年的振臂吶喊,沒有二○○八年的標語、畫像和旗幟。這一次,有的只是在被震塌的廢墟上拼命救人,有的只是給挖出的遇難者祈禱超度,有的只是以隆重的儀軌,為死者奉獻莊嚴的火葬。

從記錄火葬成千地震遇難者的影像來看,其場景之宏大、悲壯、莊嚴,尤其是完全迥異於所有其他文化而只屬於當地、本族的文化,使得絳紅色的僧侶在這一特殊時刻成為驚世駭俗的主角,無論當局如何淡化其影響力,仍然獲得了震撼人心的效果,事實上這傳達的是一種抗爭的精神,但不是暴力的,而是有著「圖伯特特色」的非暴力不合作,完全地來源於自身。

是的,對於我們而言,抗爭的資源就是與我們自己的宗教、傳統和文化相關的一切。在玉樹地震中四萬救援僧侶的意義,即是災難臨頭時,可以與各種災難抗衡的力量。

二○一二年十二月七日北京

【註釋】

1 http://map.woeser.com/?action=show&id=39

2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09/03/blog-post_08.html

3 http://yyyyiiii.blogspot.com/2012/06/blog-post_○4.html

4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1/03/blog-post_一7.html

5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7/48453.html

6 丁增朋措是今西藏自治區昌都縣嘎瑪鄉農民,曾爲嘎瑪寺僧人,後還俗成家,41歲。

7 索巴仁波切是今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縣人,在達日縣自焚犧牲,42歲。他是一位高階僧人。

8 江白益西是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縣人,2006年流亡印度,27歲。2012年3月26日在新德里抗議中國主席胡錦濤訪問印度的集會上自焚,于3月28日即所謂的「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犧牲。

9 朗卓是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中壤塘鄉人,18歲。2012年2月19日自焚犧牲。

10 曲帕嘉和索南是今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縣中壤塘鄉人,學生,25歲、24歲。2012年4月19日在覺囊派壤塘大寺附近自焚,犧牲。

11 桑杰卓瑪是今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縣多禾茂鄉尼師,17歲。2912年11月25日自焚犧牲。

12 http://www.vot.org/?p=959/4

13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3/blog-post_08.html

作者: 唯 色
更新於︰2013-01-06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1111

分类: 人权, 政治,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