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言论 > 中藏談判是唯一出路

中藏談判是唯一出路

2013年2月14日

中國和達蘭薩拉藏人流亡政府的對話,已有十年歷史。這是解決西藏問題的唯一選擇。但近三年西藏局勢走向惡化,九十多藏人自焚,完全沒能夠讓北京對談判的呼籲作出反應。

21●西藏流亡政府行政中央領導人洛桑森格博士呼籲談判。

二○一一年一月,中國政府統戰部官員和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在北京進行第九輪對話。當時拉薩市中心的重要寺院附近仍然遍布頭戴鋼盔的防暴警察,甚至部分人還攜帶著步槍,藏區如此氣氛下,遠在千里之外的北京舉行了事後被認為是「比前幾輪都樂觀」的一次重要對話。遺憾的是,至今將近三年過去了,這扇對話的大門那次以後緊緊關閉,而且似乎根本沒有重新開啟的跡象。

洛桑森格呼籲談判中共不回應

二○一一年八月以後,達蘭薩拉的藏人流亡政府總理,現改稱藏人行政中央司政的洛桑森格博士當選之後,曾經多次呼籲和中方展開對話。尤其一年多來,境內藏人不斷自焚,僅僅二○一二年就發生了五十多起,自焚藏人總數已經達九十多人。從開始時的僧人、尼姑,到後來的普通牧民、作家、城鎮村居民,幾乎所有人的訴求都包含:反抗中共對藏人的迫害、要求宗教文化自由、達賴喇嘛回家等等??。

面對境內藏區和藏人的危機現狀,洛桑森格不斷表示希望和中央政府對話解決,但是中方除了反復指控海外達賴喇嘛為首的分裂分子操縱境內藏人,以及不斷緊急制定各種臨時性懲罰制裁自焚條例之外,始終既沒有任何有效方法控制惡化的西藏局勢,也沒有絲毫誠意想要真正解決西藏問題,更是對對話毫無反應。將近三年來,藏人不斷自焚點燃的熊熊大火,以及九十多位自焚者的生命和鮮血完全沒能夠讓中央政府有絲毫改變,中共統治者就仿佛如冰山般僵扎一隅,冷硬難撼。

第八輪會談中方特別強硬

達賴喇嘛的代表與中國統戰部的對話始於二○○二年九月,隨後分別在二○○三年五月、二○○四年九月、二○○五年六月、二○○六年二月以及二○○七年六月底七月初進行了多次會議。二○○八年五月,在西藏抗議和騷亂之後,雙方舉行了一次非正式會議,隨後在七月和十一月又進行了兩輪正式對話。

幾乎所有關注西藏問題的國家政府和媒體都能感覺到,二○○八年十一月第八輪會談是最緊張的一次,因為對話之後,中方強硬指出:「藏人提出的《為全體藏人獲得真正自治的備忘錄》表明他們沒有放棄自己的獨立夢」,而且「它包含的建議是不可接受的」;另一邊,達賴喇嘛首次公開對會談表示深切失望,並說「我對中國政府的信任已經變得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相反,對話之後大家感覺比較樂觀的則是二○一一年一月的第九輪談判。有趣的現象是,二○○八年離開談判桌後,雙方傳遞出來的信息幾乎都到了各自極限。某種程度上顯示經過八年馬拉松對話之後,彼此剩下的空間都相當少,關係如此緊張下,到來的十五個月之後的第九輪對話,有些內容,居然令所有關注者都頗感意外。

西藏問題涵蓋所有藏區

對話期間,中方官員介紹剛剛結束的第五次西藏工作會議的有關信息時,居然特別強調要解決:「西藏自治區和其他藏區人民生活水平」的問題。這是中國政府官員面對藏方代表討論所有藏區問題時,第一次不局限於西藏自治區而擴大到了「所有藏區」。這一說法,無疑不僅令西藏的海外組織和個人都深感意外,也令所有關注西藏問題的人們欣慰,大家以為這至少是一個微小卻明顯的臺階。

顯示中國方面終於肯正視西藏問題不僅僅是「西藏自治區」一個範圍,而是所有藏區和所有藏人的問題。以往,儘管達賴喇嘛一再聲明自己從來沒有任何講話或文字主張「大藏區」獨立或自治,但是中方始終在譴責「大藏區」概念就是「獨立或半獨立的陰謀」。

這次對話,根據奧巴馬政府向美國國會後來提交的報告中指出:「我們注意到,在此輪對話後,藏人表現得比前幾輪對話更樂觀。儘管進展是微不足道的,恢復對話本身是一個積極的發展。美國政府將繼續在這個問題上努力,並鼓勵雙方開展實質性對話。我們希望,將很快安排另一輪對話,包括一些實質性的討論,並將給西藏及其人民面臨的問題給出解決方案。」

中方毫不正視九十多人的自焚

遺憾的是,不知是中方自己面對的政治、社會危機不斷加深,無暇顧及西藏問題的進一步考量,還是中國政府近年來西藏政策強壓派聲音反彈的後果,總之, 新一輪的對話始終再沒能夠實現。最近更上升到甚至根本就不承認現在西藏及其人民面臨的一切問題。上周,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向八平措在十八大記者招待會上居然荒謬地說:「西藏寺廟的僧人沒有一個自焚。有人說西藏在燃燒,而我認為根本沒有??」。

事實卻是,迄今為止九十多人自焚,政府正在藏區大力宣傳要求藏人相互檢舉,並打壓、判刑自焚者家人、朋友,與此同時,嚴格控制百姓流動,限制媒體采訪,更禁止任何國家或國際性組織提出的調查等要求。

眾所周知,西藏問題從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末延續至今,問題本身非但沒有弱化,反而愈演愈烈。那不僅僅是國土,更是一個民族求生存、爭自由的問題。西藏問題本身涵蓋經濟、政治、地域、信仰、道德、文化、語言、環境等等廣泛領域,根本不是一個外族政府發言人的一通指責, 或者黨領導下媒體的討伐,或者武警、公安、部隊出動就能鎮壓的。

重新開啟對話是唯一出路

面對自己民族力量漸弱,土地漸失,信仰漸滅,一個在高寒嚴酷生活環境下能夠悠然生活千年的頑強民族,中共強權,除了加劇他們生死存亡的民族憂患意識,除了促使他們不斷尋找更激烈的手段抗爭和表達,除了深化漢藏民族的矛盾和怨恨之外,毫無任何能量。

曾經有學者指出:藏人自從一九五○年代中共踏上那片土地開始,幾乎每十年就會有一次大的反抗運動。二○○八年三月西藏抗議至今,不到四年時間裡,藏人們以焚燒自己的方式而掀起的非暴力抗暴運動,殉難人數之多,延續時間之長,在全球各地藏人中引發的悲憤情緒之強烈,都是歷史上絕無僅有的。矛盾衝突和化解從來就是政治的主要內容,前提是衝突雙方必須坐到同一張圓桌上開始對話。

二戰後,西方的政治和歷史學者尤其強調:「與自己的敵人理性對話的方式將會成為一劑解藥,來應付那些企圖用武力達到的目的」。顯然,無視問題的存在,和更深度的鎮壓都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要解決西藏問題,讓藏人不再付出生命和鮮血的代價,中國政府和藏人行政中央重新開啟對話,才是唯一能夠化解西藏問題火焰與冰山的真正途徑。

作者: 陳弘莘
更新於︰2013-01-06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1110

分类: 政治,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