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教育, 藏人博客 > 浅谈藏地的寺院教育

浅谈藏地的寺院教育

2013年2月17日

泽绒洛吾谈藏地寺院教育
古时的藏族统称为“吐蕃,”。吐蕃一“词”的来源是这样的:以前藏族史记中把古格、拉达等阿里三区称为“多沃”即是上部藏族之意。蒙语音译为为“特白”,再译成中文被称为“吐蕃”。如今除了尼泊尔,全世界都称藏族为特白特,汉人把它译成吐蕃,意思是上部藏族。“藏族”包括三大藏区,即今西藏,青藏,东藏即康巴藏族。西藏包含了前藏、后藏、阿里三区及昌都以上的所有藏区;青藏包含着青海、那曲、玉树、果洛、甘肃的甘南以及四川阿坝县、若尔盖、红原等地;康藏涵盖了阿坝州的嘉绒、甘孜州除泸定县之外的十七个县以及云南的迪庆州。

这里所提到的嘉绒全称为“谢嘉莫绒”,译成中文是“东女国或女儿国”。唐史书里东女国的汉文对字是“苏吡国”,其实就是藏文的松巴或者松潘的音变。苏吡即嘉绒包括今天的松潘、南平、九寨沟、甘肃甘南的邰部县、舟曲县、觉尼县以及阿坝若尔盖部分地区、阿坝州的大金、小金、马尔康、黑水、丹巴县等广泛地区。西藏、青藏、康藏统称为藏族或者吐蕃。康巴在藏文里有边境、交界处的意思,在七世纪之前,康巴就是苏吡国和木雅的管辖范围,这两国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在七世纪时吐蕃统一藏地,藏族分两个主要地区,那就是卫藏和康区。卫藏是中心、中央之意,就是藏族的经济、文化和政治中心;康巴是边境或者交界处,七世纪开始被吐蕃统治,成为藏族之境。

1、谈谈寺院的教育

当我们在藏地时,会看见很多不同文化风格、不同教派的大小寺院。大的寺院有几千名僧人,小的有若干僧人,几乎每个寺院都有讲学院、静修院即禅修院、辩经院。我们把禅修院、讲学院、辩经院统称为佛学院,因为它是学习佛法、觉悟本性之净地,同时它也是学习藏文化、弘扬大圆满精神的重要基地。藏地寺庙的僧人年龄参差不齐,他们的文化水平也存在相当差异,所以从中产生了活佛、堪布、格西、喇嘛等不同身份和地位的修行人。我们把普通僧人叫做“扎瓦”即出家人,出家人就是出离世俗家庭的修行人之意。普通出家人分两类,一类是比丘僧,另一类叫做沙弥僧。在僧人中文化水平较高,修行经验丰富,人品素质较为高尚的人被尊称为格西或者堪布,就是寺院的老师或清净的善知识。格西和堪布若实修密宗和大圆满并传授大圆满心法,则被称为上师。

藏文中的“格西”是相当于博士或者硕士生,堪布即是教授即寺院的老师。格西必须经十五至二十五年的精进学习,精通藏传佛教五部大论与五明学科,才能取得格西学位。藏文中的“格西”是六根清净的善知识之意,他不但要学识渊博、德行谨严,而且还需要具足实修的经验才能称为善知识。本教是发扬于雪域高原的藏文化,是藏传佛教之基,密宗与大圆满之根本,象雄文化之精髓。印度的曼日寺(本教最大佛学院)培养一位合格的“格西”,需要十八年的时间。他们招生的要求是要精通藏文的读、写、拼音及解答意义等基本知识,才有入学的资格。本人将通过几所佛学院的教育体制来阐释整个藏族的寺院教育概况:

曼日寺的学习时间是十八年,第一至三年课程中涵盖了因明学(藏族逻辑学)和藏文语法、正字、藏族历史以及佛教历史;第三至六年的课程中有仪律部、菩提道次第论、修辞学即藏文文学和诗学;第六年至第九年课程中有四道十地、般若经、藏族历史、佛教历史以及文学;第九至十二年的课程中有中观学(佛教辩证法)、历史、医学的基本常识;第十二至十五年的课程中涵盖了俱舍论(佛教的世界观、宇宙观)、历史、天文历算以及密法的基本修法;第十五至十八年之间要学习密法和大圆满等实修课程,包括观想、气脉明点、中阴得度文、梦瑜伽、幻身、指点心性、密宗四部和大圆满心法的所有课程。从第十五年开始实习讲课,辅助老师培养其他弟子,弘扬佛法。十八年之后才能拿到格西证书,可以离开学校当寺院老师或者继续留在学校实修大圆满心法。

阿坝郎依寺佛学院格西考核要求则是十三年,主要内容是五部大论以及文学;西藏的丁青寺、果更寺的校规和课程要求十二年就可拿到格西证书。三个学院的学习时间有所不同,课程设置也不一样,但主要课程在于五部大论,其他的都是课外教材,这一点三院相同。

格西课程包含了显宗三藏三学、五部大论、密宗四部修法、大圆满实修心法,以及医学、天文历算、历史、文学、藏文语法、工巧明等十明学科,所以西藏的医生、天文学家、文学家、历史学家都是来自寺院的僧人,都离不开寺院文化。对于藏族人而言,寺院是学修佛法、追求觉悟智慧的净地,也是非常正规的社会学校,在寺院内可学藏医藏药、天文历算、工巧艺术、喜剧、历史、文学、教育文化,所以藏地的文化、教育、历史都离不开寺庙,离不开僧人。

在格西当中可挑选堪布,堪布不单单要进行学识考核,还要考核人品素质、实修经验,而自身的资历素养也很重要。如果是禅修院和静修院的堪布,还要具备实修的经验,若缺乏实修就难以胜任堪布的职称。比如夏匝佛学院的堪布考核要求:最初三年学习大圆满前行、藏文语法、菩提道次第论;第二个三年的课程中涵盖了大圆满前行九加行、显宗的三藏三学、指点心性以及修辞学即文学或诗学、辞藻学(名词学);第三个三年的课程中涵盖了密宗道次第论,包括行部、事部、瑜伽部、无上瑜伽部所有的修持方法,以及气脉明点(清净心身心法)、中阴、梦瑜伽、幻身等修法。除此之外,还有历史、文学等其他课程;最后三年修持大圆满的正行,包括车却、托噶。最后自己闭关三年,才能成为大圆满实修院的堪布。

一个僧人必须要学的课程是菩提道次第论,包括三藏三学的所有课程。此乃包含了律藏、经藏、论藏,以及戒学、定学、慧学的所有课程。律藏所叙内容为戒律,戒律即是禁止所有恶业即不良习惯和作风并让生活、行为合乎规律的所有方法(因为行为健康才能三门清净,三门清净才能生定,所以叫戒生定);经藏所叙内容为定学,定就是让我们心得清静的方法。好比水浑浊而导致看不见水底的石头一样,心被分别意念所污染,自然看不见自己的本性。心清静才能看见自己的本性即本来面目,看见本性始生智慧,所以通过经部培养禅定即静心非常的重要。修无我的最大障碍就是自我,自我是很自私的,所以通过各种方式培养自己的慈悲心,消除自私和贪婪,才能得到无我智慧。修行的目的是要认识自己的本质以及万物的本来面目,所以首先要对万物和本性有正确的认识,提高自己的价值观,佛法里称之为见地。论藏是唯一让人正确认识本性和万物本质的智慧法,有了它才能获得无我智慧。证得无我才能让我们认识到真正的自己。这三者被称为见、修、行:见乃修行之目标,开始修行时就要知道为什么要修行;行是修行的起点,要知道自己从何做起,就是身口意的行为做起;修即是实际行持,也就是从自己的心做起,才能走到见地。

如果没有智慧,仅仅靠修持禅定和戒律是无法解脱的。譬如:行为道德再规范,心地再清净,如果缺乏了对万物、对自己的正确认识,就无法获得无我智慧,安宁也是暂时的安宁,美德也是人间的行为,跟解脱无关。戒律的根本乃出离心,若戒学缺乏出离生死、出离轮回的决心,则不称其为佛教的戒律,即不是为了解脱而受戒;定学的根本乃慈悲心所引发的菩提心,如果定学中缺乏了菩提心,则无法获得觉悟、利益大众以及消除自我等效果;智慧的根本乃无我,若不认识万物与本性的本质是无我,那么一切处于自我和我执状态,就无法从轮回中解脱。

戒学、定学、慧学三学是出家人必学的课程,三学的根本乃出离心、菩提心以及无我正见。出家人应该通过三藏三学培养出离心、菩提心和无我正见,才能成为真正的出家人。

2、浅谈活佛的概念

活佛是大家比较熟悉的词汇。也是藏传各大教派无法摆脱的词汇。活佛藏文对字是“志古”,现代人把它翻译成活佛,其实应该翻译成转世灵童或者再来的修行人。活佛一般都是寺院的住持,他跟堪布的工作分工是,活佛负责寺院经济管理、建设、规章制度;堪布负责教学、维持制度、培养僧人的僧格。堪布是寺院的老师,也是活佛的老师。

经过漫长的岁月,藏传佛教在活佛认定的方式上也逐渐的多样,主要有五个方式:

其一、根据先前高僧大德的预言授记来认证。比如某某大德在某某经典里面做过这样的预言授记,将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以何身份将出现某位高僧大德,那是什么佛的化身。其中他还会描写他的名字里面的两个字、父母的一半名字,有的还预言房子的方向、外面有什么树、他身体上的标记等等。然后在这个时候,就如预言授记中所描述的大德真的就会出现,不仅如此,还会为弘法利生作出很大的贡献,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上师活佛。

譬如:本教的良美大师、夏匝巴大师、贡佐巴大师;格鲁派的宗喀巴大师;宁玛派的龙钦巴大师和华珠仁波切,他们都是被预言授记过的伟大上师,当时也没人认证他们是活佛,但他们最终以自己的修行来证明了自己的存在和价值。他们也没说:“我是某某佛的化身”之类的话,也没有通过某种方式去证明自己的身份,但他们自身的修行成就有目共睹,为藏传佛教所做的贡献举世瞩目。

其二、是被自己的前世所认证。比如有的高僧大德在临终时,会预言授记说:你们要按我的预言去寻找我的下一个转世。然后他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以何身份出现,父名叫什么,母名叫什么,甚至会预言授记到身体上的记号等等。然后按照他的预言去寻找,最终找到这个人,而且都是如预言所述,句句属实。

其三、这种认定方式是,在小活佛出生不到半岁时,让他自己去认取上一世的遗物。譬如:在干净的白布或红布上面,摆一些他上一世所用过的物品,但每一样都要分别摆放一真一假。包括佛珠、转经轮、金刚铃、金刚杵、经书等等。如果他真的是前一世的转世的话,他就会认取自己的东西,这个方法还是比较有保证性的。

其四、这可能是最非客观的方式,让一位社会认可、在佛教界比较有名、国家也认可的高僧站出来,为此作证。作证的方法就是通过他的梦、卦、护法的预示来认证活佛的转世。但如果这人被金钱或者各种关系所收买的话,那么他认证出来的活佛就会出问题。这里面就存在着各种复杂的关系,包括政治色彩、宗教色彩以及寺院的管理制度、人与人之间情感关系等等。所以在这种方法的认证下就容易出现假冒的活佛、假冒的上师。

其五、现实交易性的活佛。那就是有人去某些地方的宗教局、统战部给点钱,让他们办个活佛证(假证书),不经过活佛管理小组的审查和检验,也没有得到宗教界和社会界的认可,就拿个假的证书,跑到汉地、台湾、香港,世界各地去欺骗那些那些善良无辜的人,从而毁了佛教的名声。这种人的行为只能代表他自己,不能代表任何宗派和寺院。希望大家能够在这方面严格审查、检验,免得造一些不必要的恶业。

对于藏族人而言,寺院就是学习知识文化及培养优良学子的学校,也是实修心法、审视自我的修行净地。那些寺院所培养出来的高僧大德吸收了多元的文化,他们以各种不同的身份弘扬佛法、利益众生,体现了人格的魅力和佛学的优良教育。他们既是教育家、史学家、文学家、探索家、治疗百病的医生以及天文学家,又是佛学家、修行者或者非常专业的理学家。当坐在寺院的法座上,为百姓诵经祈福、为僧人讲经说法时,他们就是寺庙的喇嘛、住持或者堪布;当他们走进村落,挨家挨户为百姓治病、除魔疗伤时,他就是一名很有仁慈的合格医生;当他接触心理创伤的人或遇到各种失道者,为他传授各种心法,医疗心里创伤,帮他们解决问题时,他则是一名心理医生。

藏医里很注重医德,如果不是比丘者或者没受过菩萨戒者,是不允许当医生的。他要求医生必须要有慈悲心,是受过菩萨戒的圣者,否则治不了病,所以藏医的传统医德保留得非常完美。

3、浅谈辩经院的课程五部大论

辩经院,即是通过佛学的各种逻辑法、辩证法辨别是非,审视自我,勘验本性,进行辩证之处。藏传佛教辩证法分三种,摄类学、心类学、因类学,我们统称为因明学或量学,被列为大小十明学科之一,也是大五明之首。之所以叫做因明学,是因为它通过各种标准、因力的逻辑来抉择真理、辨别是非、明了自己,认证无我,所以称其为因明学。因明学具有标准、量度,是辨别标准的法则,所以称之为量学。

辩经院的课程如下,因明学为第一课。它好比一把钥匙,能打开五部大论的所有善门,也能打开我们的心锁。因明学分三类,分别为摄类学、因类学、心类学,就是抉择万物、抉择心性真理的所有方法。有的佛学院三类因明学的学习时间都设置为五年或三年,为的是打好辩经之基础。比如摄类学分上中下三个课程三年、因类学一年、心类学一年,一共是五年。

戒律部为第二课,是清净身、口、意不良行为的准则,包括身口意的各种恶业等不良的作风和习惯,它能使我们的生活、思维、行为走向规范、健康、正规,所以称之为戒律。戒律中的“戒”是禁止所有不良行为、不道德行为,“律”乃让我们的生活规范、规律、自然。藏传佛教通过两年的时间来学修戒学,培养出离心和虔诚心,造就道德规范。戒律包括比丘、沙弥等别解脱戒、菩萨戒以及密宗戒律。

第三课是般若部。般若是走向本性、趋向轮回彼岸的捷径之法。般若是梵文,藏文对字是“西绕吉帕尔幸”,简称“帕尔幸”,译成中文即是“智慧”或者智慧达到彼岸之意。我们凡夫活在自我、矛盾的二元论中,佛教里称之为“轮回”。当你有一天远离自我、二元论的分别意念,你就是涅槃寂静,那就是无我、涅槃,或者是轮回的彼岸。当我们到达轮回彼岸时,也许轮回根本就不存在,涅槃也不存在,修着修着自己也不存在,自我即我执、二元对立的一切也将不复存在,也许那就是无我状态。就像杯子里不加茶和牛奶,才能看见杯子之底一样,无我才能见到本性、才能到达彼岸。般若部即是令我们智慧达到彼岸的最便利方法,所以称之为般若部。这是凡人从轮回走到涅槃的捷径即唯一方法。学习时间设置为两年。

第四课为“中观”,是不偏颇、不极端、正道、中立之意。万事万物都有表面现象和本质现象,表面现象是众生对它的看法,只是在凡人的价值观里才会产生的观点,我们称它为相对存在,因为这都是相对存在而非绝对存在,因此我们称它为世俗谛。但其本质为无我、空性,只有佛才能看见其本性即它的真实本性,所以佛学里称它为胜意谛或绝对真理。中观不偏向佛,也不排斥众生,谁有公正之道理,谁就是中观。本教中观学说云:“远离所有戏论,此时虽非中与边,我称它为中观道。”中观实际就是对万物、对自己的正确认识,正确判断。不偏颇、不极端才能生智慧,有了智慧才能认识本性。

第五课为俱舍论,内容复杂,其他四部论的内容都有包括。主要讲述因果、缘起、九乘、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三界六道,以及世间万物的成住毁空、众生的生老病死,宇宙的生灭规律。

五部大论的所有内容归纳起来,有三个方法,那就是见地、修法和行为。见地即是佛教的价值观是修行的目标,你修行的第一天,就要知道为什么要修行。修行首先要对自己和万物有个正确的认识,佛教里称其为正见。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一样,因为每个人的人生经历、生活经验、生活背景都不同,但归纳起来只有两种价值观,那就是众生的见地和佛的见地。所谓众生就是尚处于无明之中的凡人,所以看不见最真实、最本来的面目;而佛是觉悟者,所以能看见万物的本质。一个是带墨镜看雪山,另一个是直接看雪山。

修即是修行,是证悟见地、了解见地的所有方法。譬如:我们也许会喝酒,但还不能称为是个酒鬼,因为还没有上瘾,但如果是去各类酒吧,喝各种酒,最后离不开酒的时候,就是酒鬼了。同理,我们对自己和万物有大概和抽象性的了解,但还不是完全的熟悉,或者说成酒鬼还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要熟悉就得打坐、观想,通过慈悲放下自私和自我,才能认识真正的我。

泽绒洛吾堪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0fe33d0102e8hj.html

分类: 宗教, 教育,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