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政治, 言论 > 蒙、藏、维的民族主义运动的可操作性

蒙、藏、维的民族主义运动的可操作性

2013年2月19日

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即主张在中国宪法框架内解决西藏问题,中国当局都置之不理,藏人急得除了自焚没其他办法。郝时远这类国内学者的主张如何?也能被归入马列原教旨主义吗?他们的主张是否算不合时宜?老韩主张比他们更激进吗?

世界主流价值体系以西方哪一流派为代表?如果以美国的全球化、扩张主义和他们一套所谓的普世价值为准,那他们是主张消除文化民族壁垒的,那现在死灰复燃的大汉族主义,蒋介石对少数民族的压迫和同伙,就是这一路。

郝时远这些人捍卫民族自治理论算不算“死守”左翼理论的旗帜,是不是要被“中国各路精英污名化”?

蒙藏维各路民族主义究其思想根源,来路根本不同,今后发展可能也不同。

维吾儿最简单,就是分离,独立,条件许可的话搞武装斗争,暴力。由流亡政府代表的臧人势力,主要出逃的上层僧侣和贵族为代表,由独立转向务实,走妥协谈判一途。今后藏人的前途就是精英政治博弈,流亡的上层,中国权贵和西藏本土的掌权阶层之间。

蒙古的自治运动导致自治区成立,自有其左翼传统。脱离左翼传统,如同现在中国挂羊头卖狗肉的共产党砍掉毛和社会主义大旗一样,那是自己拆台,破坏自己的合法性。内蒙古民族主义者如果跟着汉族自由派精英和亲美势力瞎嚷嚷个人自由和民主,最后被卖了都不知道怎么被卖的。

少数民族捍卫自己的民族权力和尊严本来,难道不是一直就被人家“污名化”(扣帽子,妖魔化)吗?

犹太人爱讲的一个笑话:在沙皇俄国,两个人被拉到行刑队前接受枪决。一个是出身卑微的裁缝,另外一个是桀骜不驯的无政府主义者。当沙皇军官为无政府主义死刑犯戴蒙眼睛的布条的时候,这个青年无政府主义者开始训斥军官说,他不用蒙眼睛,他要勇敢地直面死亡。

这时候这个犹太人裁缝说:“哎呀,别再惹麻烦好不好!”

少数民族的维权与民族主义就是通过强调同主宰民族的不同来争取自治权利或独立的尊严。什么也不争取,自然人家什么也不会说,也没有被“污名化”的风险。皆大欢喜。

少数民族强调与汉族的不同可有多个方面或维度,在意识形态领域无论汉族还是少数民族都有不同的观点。

在汉族与少数民族的民族主义碰撞中过多地强调了意识形态的因素,或者把自己绑定在某种意识形态上面,必然会模糊或“被”模糊讨论和分歧的焦点。在中国,政治性的民族问题也就是四家:满蒙藏维。

南部蒙古(包括内蒙古、新疆、青海、辽宁等地,简称:南蒙古)近5-6百万蒙古人,不能哗啦一下子全部跟着共产特权政府做奴才和三等公民,有那么一部分蒙古人也应该具有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意识主张和观点多样化,尤其重要的是,在知识阶层,应当有独立的思想意识,适合自身民族生存和发展的独到见解。这样,将来在某个合适的时机,你才能拥有话语权,才有能力,资格,实力征得一席之地,立足于长城以北。因为不管是哪个朝代,谁当政,弱肉强食永远是人类社会的生存之本。

转载:南蒙古时事评论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自由南蒙古
http://fsm-cn.blogspot.de/2013/01/blog-post_8174.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政治,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