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藏漂 > 不可思议色达行

不可思议色达行

2013年3月22日

缘 起
“扎西宁玛,你一定要在9月份到我的寺院去,去参加寺院的中阴身法会,去看看我是如何修行和生活的。”我的上师才旺活佛,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是对我说。
为着上师的嘱咐,我们金刚兄弟一行六人,遣除了公司请假难、家庭成员反对、自身病痛等违缘,终于在9月23日早上,乘着“铁鸟”,在白云之上翱翔两小时,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
成都是一个休闲型城市,按照机场广告说法:是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整个城市处处可见绿荫掩映的酒楼茶肆,那琉璃瓦、红灯笼的城市风貌,给人一派温婉清雅气象。
据说成都的小食和成都的美女一样的有名。但闻法的心,使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流连这些世间的欲望。
我们在成都茶店子车站一个小旅馆落脚后,便去了武侯寺,看了一下法本法器和唐卡,于第二日凌晨六点上车,取道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也。

马尔康的黄昏
过喇荣佛学院要经过马尔康,我们到达马尔康时刚好是晚上五点多,我们几人只好在就近的地方找了一个较平的旅社住了下来。
马尔康是一个美丽的城市,美得让人怀疑他的真实性:这儿不但有汉地见不到的纯净的蓝天白云、高山流水,也有现代的轿车电脑文明。是姜、汉、藏三个民族人的聚居地。这个城市依山而建,依水而居,而这儿的山是翠绿的,水是清咧的。
而最令人称奇的是,我们在傍晚的天空看到了久违的彩虹。——真是一个好兆头!
走在马尔康的街道上,间或可见穿着红色衣服的僧人,河面上,随处可见经幡在风中起舞。。。。。。
我们步行到了马尔康的市中心,同行的金刚兄弟买了一些吃用之物法器之类。店内时时传来少数民族的歌谣,似乎在提醒我们:我们到了一个与我们以前的生活不一样的地方。
在马尔康一个小川菜馆,我们解决了我们的晚餐。几个素菜是出奇的好吃。就连几根小白菜做的素菜汤,也是鲜甜可口。看来,纯天然植物就是不一样。

喇荣,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我们于25日中午时分到了喇荣,喇荣五明佛学院就在喇荣沟,是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现有僧尼10000多人,由晋美彭措法王在上世纪80年代创办。
晋美彭措法王是释迦牟尼佛姨妈的转世,已于2003年示寂,但他的佛法事业在他的继承者们的努力下,还在继续。据法王授记:此地在四百年内都将是世界佛教正法的中心。
草草的填饱了肚子安顿了住宿后,我们一行便不顾高原反应,直上佛学院。
路边小店里,高音喇叭在放着诵经的声音。佛学院大门外有七八个大的白色佛塔,在蓝天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一切都在告诉我们:我们到了一个佛的国度。
据说,凡是走过五明佛学院大门的众生,都将在未来世解脱,因为曾有六个高僧大德在此大门旁虹化而去。。。。。。
走进大门不远,有工作组的人员设卡挡住了去路,要登记身份证方可入内。并规定:外国人不允许进去,在佛学院内不允许拍照。
渐渐地走进,我们就看见了喇荣沟了!木头做的红房子,密密麻麻的错落在山坡上,布满了整个喇荣沟。首先见到的是觉姆(尼姑)的房子,再上去就是喇嘛(僧人)的,这房子的数量累积起来的规模(估计在10000个以上),我只能用“震憾”两个字来形容!
喇荣五明佛学院,果然名不虚传!确实是一个“来了就想出家的地方”。难怪有不少北京、上海和广州的信佛年轻男女,远离大都市的烦嚣,到此落发修行。
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释迦牟尼的教法,在2500年后未法的今天,还有如此大的影响和气势,不能不说是佛菩萨的愿力不可思议!众生心力不可思议!
对着山对面的大石头上雕刻的红色藏文“嗡玛呢吧美轰”,我不由得双腿发软,跪了下来。。。。。。

修行的老山羊
我此行到五明佛学院有三大心愿:一为绕坛城110圈;二为见空行母门措上师;三为上天葬台看天葬。
之所以想绕坛城,源于一个以前到过佛学院的金刚兄弟小梁的介绍:他说绕坛城110圈可下品下生,1100圈可中品中生,11000可上品上生。作为佛子的我,哪有不想解脱的呢?
所以到了五明佛学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五明佛学院的最上方——坛城走去。
坛城海拔为3800米,共为三层,第一层围绕着一圈转经轮,第二层为绕坛城的所在,第三层放着佛菩萨的经像和舍利。
我在一楼看到很多人在向着坛城顶礼:有二个微胖的觉姆在三步一顶礼的修苦行,场面庄严肃穆;还有两个西藏少女,一边笑笑的谈话,一边在快速的顶礼,估计在修上师瑜珈吧。
二楼坛城上,有一二百人在从左至右的绕着,主要以西藏人为主,也有汉人。他们一边念咒一边记数。
站在坛城上往下看,飞扬的经幡,红色的如火柴盒一样的小小僧舍,蓝天白云下翱翔的秃鹫,还有风中传来的唱诵经文的声音,我的思绪不知飘到了尘世的哪一个角落。。。。。。
突然,出现了一个在汉地夷非所思的场景:一只老山羊,在我们面前跪了下来。睁着大大的泥黄色眼睛看着我们。
这时,走来两个汉地的年轻喇嘛,向我介绍:“这只老山羊,喜欢对人跪拜,特别是对汉地来的人,它在赞叹欢迎你们呢。”
哦,原来是一只修行的老山羊!看着老山羊两膝被跪得厚厚的老茧,使我想起了发生在此地的另外一个故事:当年有一外道行者,想挑战此地的修行人,显神通在石板上留下了一个手印。法王知道后,牵来他的老山羊,令它也在石头上留下了几个深深的脚印。此外道行者大惭而去。
——想想大都市那些争名利、争权色、不知解脱的芸芸众生,再看看这个不能言说的修行老山羊,我一时感慨莫名,而心底的酸痛又一阵阵的泛滥了起来。。。。。。

我见到了门措空行母
“你们上午绕坛城,下午一点在我家门口集合,我带你们去见空行母门措上师和看天葬。”一脸儒雅的西RA多吉堪布站在坛城上对我们说。
我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这个好堪布,竟促成了我另外二个心愿。我马上向西RA多吉堪布合什为礼。
西RA多吉堪布是我东北的金刚兄弟小张的上师。年纪只有二十五、六岁,也是一个活佛(堪布是佛学上的一个阶位,相当于我们世俗学位的博士后)。当日堪布正带着小张和几个师兄弟在绕坛城。
后来接触后才知,这个堪布不简单!不但神通了得,而且人很慈悲。
在堪布家时,他不但送了我们法王的甘露丸和唐卡,还有一些其它的加持品。而且亲自带我们走完了看门措空行母和天葬台的全程。
他对他的弟子小张说的话,我记得很清楚:“你们这些人,前生均投生过青藏高原,不然,你们是不可能有缘份到这个圣地来的。”还对小张说:“出家吧,你今生的缘份就在五明佛学院。”
呵呵,难道我前生也是这片热土地上的一个喇嘛?

之所以想见空行母门措上师,主要源于我的道友们对我讲的一些故事:
空行母出生后马上端坐,不眠不休持念了四天四夜的文殊心咒;门措空行母今生发愿念60亿阿弥陀佛圣号;空行母是介于人和神之间、可以飞行自在的一种神祗;门措空行母是法王如意宝的外侄女,并为五明佛学院的副院长。。。。。。
西RA多吉堪布要我们买好哈达,在门措上师住的大门外等候,我们去时,已经有好几十人在外面等见了。
大门开后,我们走进内院。内院是个小花园,稀疏的有些花草树木,几个和我们一起求见的西藏女人,因为法喜,一直不停流泪。
这时侍者过来,对我们说了见门措空行母的条件:1、不允许和空行母说话;2、不允许拍照;3、回家后要念10万遍金刚萨垛和放1000条生命。而后带领我们到三楼去见空行母。那几个西藏女人,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来。
我想起来番禺一个女师兄的交待,这个女师兄听到门措上师的名字后就寝食难安,大喊大叫的,很想见上师,但此次因缘不够,没来成,要我带话给门措上师。我只好在心里对空行母说:
“门措空行母,广州番禺佛子梁*很想见您呀。”
终于在三楼看到了如一尊佛般端坐在法座上的空行母。空行母肤色白里透红,泛着圣洁的光。身上围绕着三条名贵的小狗。狗师兄们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们这些朝拜者。似乎在说:“我也是和你们一样的众生呀,我是和空行母的最有缘的弟子!”呵呵。
空行母为我们一个个的念观音心咒加持后,我们跪拜退出。每个人和空行母呆在一起的时间不到一分钟。空行母在头顶加持了我,并加持了我的念珠和金刚绳。
据说,空行母门措上师已成就佛果,其加持力和释迦牟尼佛是一样的。能和她见面是千万世修来的福报。
下楼后我一直如痴如呆,喃喃地对其它金刚兄弟说道:
“我终于见到一尊佛啦。”

奇怪地是,我那想见门措上师的女师兄梁*,在广州的家中,梦到了很多喇嘛围着一个空行母。而那梦中的空行母,后来经照片对照,就是门措上师。这是后话,我回广州后才知的。

天葬台看天葬
藏人的殡葬分为三种:一种是天葬,这种葬礼只有经僧人证实已经解脱的人才能享有,是一种最高级的葬礼;其次是水葬,就是将尸体放入水中的一种埋葬方式;最次是土葬。
这也是为什么藏人不吃鸟和鱼的原因,因为鸟和鱼吃过他们的祖先的肉,吃这些动物就等于吃他们的祖先。
特别是吃人肉的秃鹫,在藏传佛教中更是本尊的化身,对他尊敬得不得了。
所以在青藏高原辽阔的草地上,我们随处可见在蓝天下翱翔的秃鹫,而山谷流动的清泉里,我们也可以随时见到鱼儿在那自由的悠游。。。。。。

见完门措空行母后,西RA多吉堪布带领我们向天葬台走去。
从坛城到天葬台要走一个多小时,要经过晋美彭措法王以前住过的房子,还要绕过一座以莲花生大士命名的山——莲师山,我们和西RA多吉堪布边走边聊。
西RA多吉堪布撑着一把小伞在前面气定神闲走着,而我们几个却是气喘吁吁。——高原反应,让我们再次知道了作为人的苦难。呵呵。
在走完一个百米大坡后,西RA多吉堪布说:“天葬台就在下面!”这时我看到一大片黑色的秃鹫,很整齐的站在山坡上候命。
一个白白的尸体被扔到了地上,天葬师们用刀子在剖开尸体。比鹅还大的秃鹫,从斜斜的山坡上直冲到尸体旁。用嘴抢食着。很快,尸体就成了一堆骨头了,骨头上还附着人的残渣血肉。什么腿骨、腰骨、排骨、头骨都清清楚楚的在我们的面前。
这是我们几个胆大的,走近了秃鹫,很仔细的看秃鹫们吃人骨头。
天葬师用大铁锤将骨头敲碎,骨头里有红的白的流了出来,地上也点点残红,秃鹫们一边欢叫一边抢食着。有一师兄很仔细的看到了头骨顶盖上那个象征解脱的小孔。
一阵风吹来,我闻到了一阵腥臭,忙捂着鼻子蹲了下去。而不争气胃,一阵紧缩,差点呕吐了起来。。。。。。

走在回旅馆的路上,我在想:人可以吃其它动物的肉,其实,其它动物也可以吃人肉的。
我还在想:其实,我们不管如何,今生投生为人,我们就都有一个逃不脱的结局。我们的最终归宿其实和动物都差不多。一切都是多么的无常和无奈呀!!
真的,世间一切都不重要,只有为善,只有修行,只有解脱,只有度众生,才是最最最重要的!

禁语的老喇嘛和小活佛
26日早上七点,我和东北的女师兄小郑就悄悄的起床了,这个时候,其它金刚兄弟,因为高原反应,还在和周公一起梦游。
我们计划今天完成我们绕坛城的数量。趁着这个爱“磕巴”的东北人,在藏人家中“磕巴”,吃早餐喝奶茶的时候,我已经提着她交给我的一包面包,在快速的绕坛城了。
突然,我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眼睛。一个黄色内衣的小活佛,大约七八岁年纪,带着口鼻罩,正在看着我。
我对他笑了笑,他取下了口鼻罩,对我也笑了笑,露出藏人洁白的牙齿。这个小活佛,长得很可爱!他友好的紧跟着我,绕起了坛城,一手拿着记数器,一手拔着一串长长的念珠,一直都笑笑的。
我将面包递给他,用汉语说:“吃吧,你拿着吃吧。”
虽然他是小活佛,但在我的潜意识里,还是当他是小孩子。
他马上收住了笑容,正色的看着我,不接我给他的面包。我一下惊醒了:他是活佛!我不能这样对他。虽然他今生比我年纪小,但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他修行了无数世啦。其修为成就,我这个佛子只有对他磕头的份!就是他的父母,在特殊的日子里,对他也要顶礼的。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身后传来“哎哎”的叫声,不知什么时候,一个禁语的老喇嘛,牵着一条小狗,正朝我走来。
老喇嘛用手指指我的面包,用手指指小活佛。我将面包拿给了老喇嘛。老喇嘛拿出一片面包给了路边的乞者,另外的递给了小活佛。而后老喇嘛用手指指心,对我竖起了大拇纸,又一边“哎哎”的叫着,牵起了我的手。
拿到面包的小活佛,如出林的小鸟般,飞也似的跑到了坛城旁的小凳子坐下,好奇的看着我给他的面包。他可能今生是第一次见到面包!
老喇嘛将我牵到坛城里的一个小房间里,里面正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喇嘛在念经,经堂里布满了如意宝法王的法相。老喇嘛又“哎哎”的示意我取下太阳帽,进屋磕头,而后才松开我,对我“哎哎”的竖起了大姆指。
而我转了二圈坛城后,我又看到了那双“熟悉的眼睛”的小活佛,一直紧跟在我的身后。

在上师那参加完法会后,回广州的头一天,我又到了一次坛城,也遇到了这个牵狗绕着坛城的禁语老喇嘛。
他看见我后,又不断的“哎哎”的叫着,比划着,不断的对我竖起大姆指。用头和我的头相碰加持,还用他的念珠和转经轮对我进行了加持。
而与我同上坛城的另外三个金刚兄弟,我并没有向老喇嘛介绍,他从绕坛城的人群里一下子就认了出来。真是不可思议!

色达县城印象
27日一大早,有的金刚兄弟还没有起床,上师才旺活佛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日夜企盼的上师的到来,让我们一下子炸开了锅:女师兄们忙着整衣整被,男师兄们则围着上师,问长问短。而上师呢,则关心着我们的饮食起居。
我的上师其实比我还小二岁。我对他的信心,其实首先源于对藏传佛教的信心。我在修了三五年的显宗后,一次偶然的机会,看了一部藏传佛教的书——《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心中大悟,于是就铁定想皈依密宗了。而当时我的上师正在花都,通过一些时候的彼此观察后,很庆幸地成了他的弟子。
上师的前世是珠日寺(宁玛派)的一个活佛,今生不但常住五明佛学院,还是格尔木寺(格鲁派)和珠日寺的当家,所以每日很忙很忙。
但感觉上,上师心无系累般的自在,尘世上好象没有他要烦心的事。上师脸上常常挂着孩童也似的开心笑容。

“你们马上整理行李,准备出发,此地到法会现场格尔木寺还有好几个小时的车程,等会我们租一辆车去;明天法会正式开始了。”上师对我们说:
“途经色达县城时,我们再采购一些物品。”
所谓的色达县城,也就和我们汉地的一个小镇大小差不多,只有纵横着的几条街。车辆和人流都较稀疏。
随处可见穿着红色僧衣的喇嘛和觉姆,而街边的藏人也人手一串佛珠或转经轮,他们的嘴里都“嗡嗡嗡”的念着经咒;店内档主的唱片机传来唱念的声音,和随处可见的经幡一起飘向那辽阔的高原大地、蓝天白云。。。。。。
据司机介绍:这儿全民信教,30-40%左右的人出家啦,在家人也要每日修行2-4小时不等。他还自豪地说:
“我们这儿,几乎家家都有人出家。我们的戒律很严,藏人在这周边店铺,连买烟酒都买不到,店铺烟酒是限量卖给汉人的。”
“那你们吃什么,不杀牛羊吗?”我问。
“杀。但很少很少,自从如意宝法王到了我们这后,我们减少了90%以上杀业,很多很多的牛羊都放生了。我们平时主要吃藏粑。”司机的普通话不灵光,我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呵呵。

满载着上师采购的青菜辣椒着料等物品,我们开车到了色达县城最高档的一家餐馆——红梅餐馆,点了八个素菜,十个人吃,结帐:四十九大元。乐坏了我们这些汉地城市人!

天降甘露!天降舍利!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
虽然高原上呼吸紧张,虽然我们有点头痛不自在,但我们还是一路放歌欢笑。——谁叫青藏高原有如此不能言说的魅力、如此令人沉醉的美景呢?
看吧,窗外沿路流畅的清清溪河,看吧,那如同被水洗过的纯净的蓝天白云,
看吧,山坡上蠕动的成群牛羊,看吧,那翱翔于天际的秃鹫,
看吧,那帐蓬、那围栏,看吧,那白色佛塔、飘动的经幡。。。。。。
我们的车一路盘旋在这无垠的高原上,受着我们高昂情绪的感染,我们的司机大哥,关掉了车上放的佛曲,也参与着为我们唱了一首藏人的歌。
这浓浓的异域风情,让我们的真的分不清这是天上还是人间?今夕又是何夕了?
几小时后,我们看到了迎接我们的人,——在河面铁索桥上,远处红色的点点是迎接我们的喇嘛。
在离寺院半里路时,我们就下车了,我们欢叫着、奔跑着,对着山谷的风,我们在这辽阔的草地撒野。其时,太阳正当空。
正在我们起劲的时候,在我们这几个人的位置前后的地方,降起了甘露雨!
这在藏人,可是吉祥的象征。——又是一个难得的好兆头!我们的心开始跳起舞来了。看来,这满山的护法神在欢迎我们呢。
突然,在我的右侧,我看到了从天而降的两粒“小石子”。——天降舍利!我有幸捡到了一粒。呀呀~~~~~真幸福呀!
真想亲吻一下这片热土地。
走过铁索桥200、300米,就是格尔木寺了。四四方方的僧舍,静静的座落在这个山谷里,一排排地,宁静而又亲切。
前面,一条清如琉璃的小溪,悄悄的流畅着。寺院的对面,稀疏的布着三个蒙古包,而山坡上的藏牦牛,正在低头吃草。
走进格尔木寺,我们如同走进一个神话故事里。是我们的到来,打破了这儿千年的静谧。
那些热情的喇嘛、藏民,看到我们,对我们露出了如花的笑容,对我们伸出了双手,做着献哈达的动作。对我们大声的打着招呼:
“扎西德勒!”
我们知道,我们将在这度过七天七夜的灌顶的日子。
(我捡到的那粒天降舍利,后来因为没有保管好,而在第二天不知所踪了。特此说明。)

一个大男人的哭
午夜徘徊风中/泪水爬满脸庞
蜡烛成灰了/我的眼泪还没有干
飘来飘去飘来飘去/无数次无数次的找不到方向
飘来飘去飘来飘去/无数次无数次黑夜海上辗转
在亿万光年的一霎那/我找到了那根救命的索
一双温暖的手将我托上了船头/大海的尽头阳光明媚、莲花朵朵
——我已启航——

28日早上九点,我端坐在法会现场,和其它金刚兄弟一起(共十五人:广州六人、东北九人),念着上师教的百字明和金刚萨垛心咒。
其时,法会还有100位左右的喇嘛,也在“嗡嗡嗡”地念着各式的咒语。间或摆弄着他们手中的一些不知名的法器,“叮当”直响。
上师此次请了七位活佛给我们灌顶,有的活佛还是从青海和印度过来的。上师为我们如此煞费苦心,让我们这些作弟子的不知说什么为好。
我呢?是头一次参加灌顶,也不知灌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皈依上师也才几个月,对于藏传佛教也知之甚少,是属于典型的“马大哈”型。反正,上师叫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呵呵。
当日下午两点多,我们端坐在法会中央,准备接受灌顶。我闭着眼睛,听着活佛和喇嘛在“嗡嗡嗡”的念诵着,法器声也在“叮叮当当”的在耳边响着。
主持仪规的喇嘛,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把米,要我们分几次扬出去。给了我们第一次甘露水,要我们喝了再吐出来;给了我们第二次甘露水,要我们喝下去。
感觉到灌顶用的宝瓶在我的头顶碰了一下,接着感觉到文武百尊的相片在我的头顶碰了一下。周边的法器声音越来越响,有的悠扬,有的短促,有的激昂,有的沉闷。声声震醒所有的痴迷众生。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很苦,很无助,很没有意思,我突然感觉到自己想哭。。。。。。感觉到这法乐震荡着我的灵魂,感觉到这法乐一直震开了我的前世和今生。
我突然问自己:我为何还在轮回呢?我为什么还在这儿呢?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在朦胧中,我好象看到了千手观音,就在我的面前,对我放着吉祥的光。我好象看到了飘到我面前的莲花,我正要跨上那朵属于我的莲花。。。。。。
我清醒了,我是在灌顶!虽然我想,但我现在还不能跨上那朵属于我的莲花,到我朝思暮想的另外一个世界去。。。。。。
我的眼泪不断往外冒。。。。。。

29日下午两点多,第二次灌顶开始。
主持仪规的喇嘛,照例给我们每人发了米和甘露水,照例用宝瓶给我们灌了顶。
我端坐在法会中央,如痴如呆,我感觉到周边的法器声在响起,如同敲醒梦中众生。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很快乐,很安宁,我心于止水,我想哭。。。。。。突然感觉到这法乐震荡着我的内心最柔软处,我突然感觉到自己似乎坐在一朵莲花之上,莲花座光芒四射,我突然感觉自己如同解脱般的自在。
我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30日下午两点多,第三次灌顶开始。
主持仪规的喇嘛,给我们每人发了米和甘露水,照例用宝瓶给我们灌了顶。
我感觉到周边的念诵声、法器声在响起,声声震在我的心窝里。我突然感觉到众生很苦,自己很苦,众生很无助,自己很无助,我突然想哭。。。。。。我感觉到这法乐震荡着我的内心最柔软处,我在心里大声的求救:上师才旺活佛,救我呀!救众生呀!阿弥陀佛,救我救众生呀!观世音菩萨救我救众生呀!!。。。。。。在朦胧中,我似乎看到很多众生就在我面前的污泥中,对我伸出了求救的手,好多好多的手。。。。。。我的心好痛,众生呀,众生呀!我的心在流血,众生呀,众生呀!我的心在呐喊。。。。。。众生呀!你真是揉碎了我的心。我终于忍不住眼泪,我——
嚎啕大哭起来~~~~~~~~
灌顶结束二个小时后,我的眼泪还在不断的往外冒。。。。。。
格尔木寺的生活
为着我们的到来,上师早早就在准备我们的吃喝拉撒了。睡觉的毛毯是上师从各处借来的,液化气及餐具是上师新买的。还有青菜土豆之类也是上师专门为我们准备的。因为这儿的人,用不上这些。
我们在格尔木寺的生活,虽然很苦,但很有意思。

在吃喝方面,我们有一个“专职厨师”——老郭,一个50多岁的微胖居士、东北人,每次看到他,不是在捣弄着青菜木耳之类,就是在液化气旁边的地铺上躺着喘粗气。
——上了点年纪的人,可能高原反应比我们这些年轻人更强烈,何况格尔木寺海拔超过4000米呢。
有时,老郭会大而慢声的念几声他的“嗡班杂尔—萨—垛轰”!
老郭的烹调技术,后来已经变得不错了,除了太咸了一点外,我们都很接受。难为他啦。据老郭自己说:他在东北老家,做饭菜的技术可是响当当的。但在这儿却使不上劲。开始时他连饭菜都煮不熟。呵呵。搞得他摸了半天的脑壳都不知怎么回事。后来,慢慢知道了这高原的特性,才煮出了一点熟的东东给我们吃。
想必老郭此行也是很有收获的,除了灌顶之外,至少在这学了一种全新的烹调技术回东北了——高原烹调术。呵呵。——谢谢老郭。
我们平时也在法会时,吃一些藏人的东西:藏粑酸奶之类,但感觉上真是不习惯。我比较能接受的只有他们的奶茶。真不知这些本地人天天吃藏粑是如何过来的。

在拉撒方面,藏人是有将山河大地当着厕所的气慨的,他们一般没有厕所,都是就地解决。所以你如果在路边看到一个男人或女人,蹲着一动也不动,而脸上又有着苦大仇深的表情,那一定是他们在方便。你可不要就近和他们去套近乎哟,免得误会。呵呵。
所以,我们在五明佛学院时,也可看到路边低处时有“黄金”,在格尔木寺,当然也是如此了。这下可苦了我们这些汉人,西藏人是穿的裙子,拉时什么都看不到,我们汉人,总不能露出屁股,在人前方便吧。
所以,我的上师,为着我们的到来,特地在草地上挖了一个洞,立了一个小帐篷,作为我们的临时厕所。
但我们总是拉得不安心:男居士在里面总担心会有女的闯进去,女的更是担心会有男居士闯进去。再加上那些藏牦牛,也经常光顾我们的厕所,闻点我们人类的“灵气”,吃点周边的草。所以要上厕所还得先赶跑藏牦牛。
为了能够酣畅淋漓,心安理得的方便一次,有一天黄昏,我、老杨和老程三个金刚兄弟,相约到寺院对面的山上去,找个无人的地方就地解决。
一路爬山,好不辛苦,我们上气不接下气,我的耳朵还因为高原反应生痛生痛,终于被我们找到了一个布满老鼠洞的低凹处。
老程因为高原反应,三五天拉不出一点东东,我们就叫他原地守候,帮我们看狼。因为在这个地方,时有狼吃牛羊的情况发生。我们还真担心方便时狼咬屁股呢。呵呵。
看看周边没人,说时迟,那时快,我们以迅耳不及掩雷之势快速蹲下,加大压力拉了起来。一阵风吹来,老程大叫一声:“好臭呀~~~~!”,掩鼻落荒而逃。
——还金刚兄弟呢,这个不讲义气的家伙!

我们在修法之余(我们每天大部份时间都是在法会现场度过的),唯一的娱乐就是法会结束后串门聊天。
格尔木寺一般七点才天亮,晚上八点才天暗,喇嘛们三五成群的在外面坐着,九点就睡觉了,这儿没有电,他们也很少点蜡烛。因为他们早上四点半就要起床做功课了。我们就充分利用九点前的时光串门。
有时到帮我们灌顶的活佛那儿去拜访,有时到合缘的喇嘛家去坐坐,但语言不通,只能比比划划的。有时也会几个居士一起到处走走看看,当然这其中也有不少故事:
——有一位修笑金刚的活佛,长相也很搞笑,人也一直都是笑笑的,每次看到我,他总是举起他的银制转经轮,比划着要我过去拿来使用。并且,他还在一个东北居士面前显了一下小小的神通:在自己的额头上留了一朵小小莲花。
——有一位大胡子的大活佛,和东北一个女居士很有缘,这个居士对他很有信心,到了他的居所去皈依顶礼,结果,活佛送了他一颗藏地最贵的宝石作为纪念。
——有几位活佛过来加持我的念珠,我因为初学,尚不知加持为何物也。以为是活佛们在看我的念珠呢,一个劲的对他们傻笑。后来想想,真是失礼。
——有二个广州的师兄弟在法会期间点佛前灯时,发现灯蕊滴出了一朵莲花。
——西RA多吉堪布给我的三粒甘露丸,在法会结束后变成了五粒大的甘露丸,而给小张的呢,竟变成了九粒小的甘露丸。。。。。。

后记
从格尔木寺法会结束后,上师又带我们到了他的另外一个寺院——珠日寺,珠日寺离色达县城约100里路程,这是一个宁玛派的祖寺,而寺院背后的珠日神山,有如意宝法王今生最想开启而又未能成功的伏藏门。我们在那看到了如意宝法王住过的房子,和一个成就者小时候在石头上留下的深深脚印。

从色达回来后,我就象作了一场梦一般,青藏高原上纯净的蓝天白云,无垠的草地和成群的牛羊,一幕一幕总会在我灵魂深处出现。而上师的音容,闻法的经历及法会的现场,也已深入到了我的骨髓里。
我又回到广州花都,我又看到了现代的文明,回到这个石屎森林里工作和生活。我的工作还是以前的工作,生活也还是以前的生活,我的儿子还是原来的儿子,老婆还是原来的老婆,但在我眼中好象一切皆变了,变得有点不敢相信我自己。我发现:我真的开始兑变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也说不清。
我知道,我要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我要好好调整我的思想和灵魂,重新开始我的修行之路!

到色达五明佛学院路线:成都坐车到茶店子车站(约20元,一般需在车站住一晚,住宿费10-50元不等)——坐次日凌晨的车到五明佛学院(约150元,中途要在马尔康住一晚,住宿费10-20元)

健康小帖士:带好太阳帽和润唇膏、护肤品之类,高原的太阳很厉害。如防高原反应,可买点红锦天、葡萄糖之类的药物,红锦天要提前一天吃,一共约10元就搞定了。

注意事项:1、要将身份证随时携带在身上,因为上喇荣五明佛学院,工作组人员要登记身份证。2、相机要藏好,工作组人员不允许在学院内拍照的。你可以偷偷的拍几张。3、五明佛学院坛城不远,有简易的男女厕所,可为你作遮羞之用;但如果你实在内急,又一时找不到厕所,你就找个偏僻点的地方就地解决吧,没人看你的,大家都这样。4、如果你在佛学院没有熟人借住,你可以在佛学院就近打听招待所,价格:10元一晚,一般是当地藏人开的。

2009-10-17
作者:念佛   地址http://www.budd.cn/buddbbs/board/readart.asp?board=spunk&no=155823&pageno=1&cboard=精神家园

天祥菩提精舍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64f189601013k1y.html

分类: 宗教, 藏漂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