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博, 藏漂 > 墨脱:历史与现实二重奏之户外(有图)

墨脱:历史与现实二重奏之户外(有图)

2013年4月17日

徒步墨脱被尊为中国第一徒步路线,在户外人眼里,它代表着纯净,不过已经开始变质。

墨脱:历史与现实二重奏之户外

“徒步墨脱”能当选为中国十大徒步路线之首,我想应不是因为它路线的难度,更多是因为他在户外人心中精神层面的意义。几乎在每个徒步爱好者都有墨脱情结,这是不争的事实。这种情结就像很多登山爱好者都有登顶珠峰的冲动一样。只是登顶珠峰是个“精英”活动,所有的人力物力都是为了保证最优秀最合适的人登顶,而墨脱显现更多的“草根”特质。最关键的是他们都顶着一个金灿灿的“第一”。有了这个“第一”,很多的伪户外爱好者把去墨脱当成了梦想。因为人们都认为墨脱这个地方不容易征服,环境也凶险,这样才可以证明自己有所谓的探险精神和大的胆子。就像有些人走到墨脱后,满眼的汽车,自已也是座汽车沿着扎墨公路到波密;回去发贴却“的瑟”说自已徒步穿越了中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偶然获悉在路上的背包客或商业队伍在出现失踪或死亡的事故,既让人痛心不已,也能体会到有些人内心不安分的躁动。这躁动引发的冲动是最大的魔鬼!

可能是扎墨公路阶段性通车的原因吧,大部份的徒步爱好者选择从林芝的派乡出发,翻越多雄拉山口进入。随着墨脱徒步热的升温,越来越多的人涌向这千年古道。据中途汗密边防站的不完全统计,1991年进入墨脱的徒步爱好者只有50多个,到了2005年,就有2000多徒步爱好者到达墨脱。人潮的涌入,也被精明的四川人嗅出了其中的商机,他们在沿途搭建简陋的木板房,为徒步爱好者提供住宿,餐饮等一条龙服务。虽地处深山老林—-进出全靠双脚;物质极度匮乏—-全凭双肩背入;灾害频仍—-2007年的大雪就把拉格与汗密的两家旅店压蹋;季节性强—多雄拉封山后,也意味着今年生意的结束;但他们一直以合理公道的价格,热情的笑脸,给走累了的人们温暖的感觉。口碑相传,很多攻略上少不了他们的名字,比如拉格的老彭,汗密的曾眼镜,背崩的杨老三等等。墨脱徒步的难度与强度也因为他们而降低不少。

徒步游的升温,也让墨脱的背夫们多了一份收入。对于正当壮年的墨脱背夫来说,大部份徒步者的行囊重量远在他承受范围之内,所以此之外,他们还会额外再背一些物品。他们的负重的习俗与陈塘的夏尔巴人相同:用一根绳子把货物捆好,留出一个绳套。背负时,将绳套顶在额头,重物附在后背。这种背负方式,是人们在喜马拉雅高山深壑中崎岖难行的山路上由多少代人摸索出来的独特经验。山路险峻,攀爬悬崖,如果将重物挎在双肩,一旦失足,人货俱损。用额头顶负重物,发生危险时,方便弃货保人。再顶级的背包,OSPREY,ARCTERYX,背夫们也是横着与其它货物绑在一起,顶着走。

12

从墨脱徒步热中获利的不仅只限于沿途的旅店老板与背夫,圈地座收门票的游开发公司;组织徒步游的旅行社、户外俱乐部;带队的户外俱乐部;墨脱营运车辆等。这些不同角色构造的商业链虽然还没有完善,也似乎有点无序杂乱,但以“心中的莲花—墨脱”的名义打造越来越大的蛋糕可能是他们最大的共识吧!代表着纯净墨脱,悄然开始变质。

当徒步者到达墨脱县城后,会发现它很小,虽然县政府所在地,但是县城的面积,可能比许多内地的乡镇还要小。最主要的部分就是一圈环行的水泥街道,然后街道的周围,钢筋水泥的建筑放眼可见。百货店,洗浴场,卡拉OK厅,网吧,农贸市场,好像内地小城镇有的在那里都有。在环行街道的中心,是墨脱县政府大院。另外还有一个小小的广场,里面的红色莲花的巨大雕塑,早已略显破旧。藏香猪,藏鸡,牛儿在水泥路上悠然自得,与来去匆匆的货车,越野车形成鲜名的对比,此起彼伏的喇叭声打破了墨脱亘古已来的那份平静。而一到晚上,人声沸鼎,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让人产生身处内地小县城红灯区“蒙太奇”式的错觉。

政府大院在县城中心的小山头上,其地望尤如布达拉宫在拉萨市;而围绕政府的环形水泥街道,就像围绕着布达拉宫古老的转经道。当地人说,若说墨脱县像朵莲花,周围群山就是莲花的花瓣,政府处在莲花的中心—花蕊上!

如果向着折玛山方向走,路过墨脱广场的莲花标志,穿过泥泞的土路,经过一排底层圈养牲畜,二层住人的苍蝇飞舞的民居,爬到仁钦崩寺后远眺墨脱县城,可能又会改变对莲花的看法。仁钦崩寺更高,地势更突兀——它就是莲花的心蕊,而县城只是花瓣的一片。

就象“一千个人心目中,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墨脱也是如此。对于很多人来说,墨脱更多的是以精神层面的象征而存在吧。虽然修路机的轰鸣离墨脱越来越近了!

范久辉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a56840101hogd.html

分类: 汉博, 藏漂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