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博, 藏漂 > 墨脱:历史与现实二重奏之往事(有图)

墨脱:历史与现实二重奏之往事(有图)

2013年4月17日

带着对美好幸福生活的向往,信徒们义无反顾的走进墨脱,虽然现实中的残酷撕裂了他们的梦想,但墨脱的传说一直在延续着

墨脱:历史与现实二重奏之往事

墨脱:历史与现实二重奏之往事

“佛之净土白马岗,隐秘圣地最殊胜”,藏传佛教经典中是这样赞颂墨脱的。传说那里有不种庄稼就有吃不完的粮食,不养牲畜却有喝不尽的牛奶,古树参天,奇花异草遍地,还藏有打开通往极乐世界神门的金钥匙—–。墨脱古代又称上珞隅,自古以来是珞巴族的劳动生息的地方。不过,正是上述经典与神秘的传说,造成了历史上的几次大规模的民族迁徒,使门巴族,藏族大规模迁入,形成今天墨脱多民族,多文化相互交融的现象。

“门巴”一词原是藏族人对居住在喜马拉雅山南麓错那县隆子县等地“门隅”一带人的称呼,意思是“住在门隅的人。”自18世纪开始,门隅的门巴族相传墨脱是一个“不种青稞有糌粑(青棕树树心粉),不养牦牛有酥油(芝麻),不用木材可以盖房子(竹子),不用羊毛可以有衣穿(棉,麻)的好地方”。这对于生活在门隅一带受尽苦难和剥削的门巴人来说,太有诱惑力了。他们决定到东方去寻找这佛之净土。这就是门巴人东迁的传说故事。而实际上门巴人东迁的历史则是苦难逃亡的历史。门巴族进入墨脱后,受到当地土著珞巴族类人的排斥,导致双方刀兵相见,史称“门珞之战”。最后,门巴族在波密土王帮助下击败了珞巴族,他们也成了墨脱人口数量最大的民族。不过,代价也十分的沉重—-成了波密土王的属民。

墨脱:历史与现实二重奏之往事

逃脱了火口的门巴人,在墨脱又扑向了另一个火场。“鬼人”就是门巴族人的真实写照。藏波战争(西藏的嘎厦政府与波密土王为争夺波密的控制权而引发的战争,以嘎厦政府取胜)后,墨脱被嘎厦政府封给在战争中有功的色拉寺。色拉寺变成了门巴族最大的农奴主。农奴阶级中,社会等级最为低贱的被称为“鬼人”,人数极少,他们的地位比藏族的屠夫,乞丐,妓女还要低。“鬼人”的血统注定了他们的地位,世代不能改变!当墨脱宗的宗本等大农奴主外出时,“鬼人”用藤篾编成的椅子背他们走。椅子上垫有卡垫,有脚蹬和手扶架。在背的过程中,“鬼人”不准直腰,不准休息。 “多雄拉不是石头堆成的,它是门巴人的白骨垒成的,多雄河不是雪水化成的,而是门巴人的血泪流成的”,这是当时门巴农奴们对走出墨脱的最主要路线—-沿多雄河翻多雄拉至派乡的描述,可见其待遇之悲惨。

墨脱:历史与现实二重奏之往事

而藏族的迁入又是另一个版本了。那是被当时官府所阻止的迁徒。清朝年间噶夏政府秘书处呈送驻藏大臣有份报告,内容为:遵照您的指示,有关阻止百姓前往南方秘地白玛岗朝圣的布告业已发往各地。并附其报告,大意为:近闻社会上谣传南方圣地的白玛岗,有吃不完的糌粑山、喝不完的牛奶湖之类,而百姓多有误信谣传者,变卖家产,抛家舍业,举家前往,许多人沿途死于非命,许多人一去不回。着令各地官员张贴此告,阻止其前往,并令其返回家园,云云。最大的一次朝圣活动发生在公元1906年,川西藏东一带百姓听信墨脱有“吃不完的糌粑山,喝不完的牛奶湖”的传说,放弃一切,义无反顾的前往朝圣。现在墨脱境内的藏族人,绝大多数都是这次康区藏族的后裔,他们仍称自己为康巴藏族。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那里还出现过一批上百人的朝圣队伍,那是一群来自四川德格和西藏类乌齐地方的朝圣者,在一个名叫达香珠古的活佛率领下,不远千里走向大峡谷,翻越积雪的多雄拉山,穿过蚂蝗、毒蛇、毒蜂和猛兽盘踞的原始森林,七天后,终于到达了白玛岗。历尽艰辛的人们干粮吃光了,只好砍“糌粑树”(青棕树)充饥。这种树木须经浸泡发酵后才可食用,外来人缺乏这一常识,结果造成大批人食物中毒,暴尸荒野。糌粑树不敢再吃,于是又饿死一批,病死一批,被毒蜂螫死一批。上百人的朝圣队伍,几乎全军覆没,只留下几个死里逃生者,才让世人得知了这悲惨的一幕。

范久辉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a56840101hoer.html

分类: 汉博, 藏漂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