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旅游, 言论 > 西藏故事之一——西藏是心中流淌的老河

西藏故事之一——西藏是心中流淌的老河

2013年5月10日

我是心里在默念着,我要去西藏这首歌的歌词,心里流淌着这首歌的旋律踏上去西藏的旅程的。

因为我要去西藏的旋律总是能表达我内心中那默默的思念,人生最难的恐怕是:“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西藏的高远和蓝天白云,自会给那有些忧伤的心情涂一抹晚霞般的灿烂吧,至少我希望是这样的。

行前准备打一电话,最后想想还是放弃,沉默是最好的表达,也许这一程下来,我也因此成为: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那不也是很好的么,尽管我对这种肤浅不屑,但毕竟生活是在前行的,人们所以忘却和创造就是为了获得新生。思想上的新生和现实生活的新生都同样重要。

没有想到的是,西藏一路之行遇到的事让我至今不能忘记,高大的藏族大汉尼玛,这个西藏安全厅的特工人员一直默默地行走在我们左右;在去日喀则少见城镇的小饭店里遭遇到的年逾70岁,一个人自驾挂着北京牌照的白色吉普类似双枪老太婆式的女人;在那高高的海拔5450米的之子型山路上河南铃木PK奔驰越野车的趣闻;灵芝遇到攀枝花一家四口学游西藏的紧张有序;在巴青的晚上高原无眠,冒着危险一个人悄悄到藏族人家夜话西藏,对西藏教育的惊愕至今还在脑际里盘旋,我犹豫着自己是否可以通过官方去哪儿支教一段时间;在白水台我们隐瞒着驻店老板悄悄到纳西人家去偷买腊肉,在昌都从藏民手上购买獐子菇和野鸡借锅做饭的情景犹在眼前……还有,还有我们内部一行因高原反应产生了焦大不爱林妹妹,林妹妹也永远不懂焦大的逗乐和不谐调。这一切的一切,现在静静地想起,都是那样的美好和令人难忘。

还是让我按照记忆来和大家一起重走西藏吧,希望我的叙述能帮你掀起西藏盖头的一角,惊艳于她那未被完全发现的细小的美丽。

同车去的五人的关系分别是:昆明的丽东组织,她和我是近20年的朋友,另外二个男的,一个是她的男友王,另一个是王的朋友赵二,他们二个担任司机的角色,还有小牛是我带去的同事。小牛负责财务管理和付帐,我基本上是外联多些,比喻联系住处,路上开限速条等工作。

开往拉萨的路途并不是很好,时时伴有雨水、泥石流,车走在高山与峡谷中,我们常常不知道是那座山峰和河流,我印象中不是金沙江就是澜沧江或者怒江。一路上内地稀有的蓝天白云随处可见,并且有触手可摘的感觉。在一片又一片无际的草甸中,怒放着不惹眼的开在草皮之上的小黃花、小白花、小蓝花,如星星点点装饰着西藏的淡然、寂静和默哀。西藏就如这些烂漫的不起眼的山花,安静地不被吵闹地自由开放和凋零,如处子令人怜爱和尊重。但仔细一看一品,西藏的美和无限滋味恰在这些不惹人注意的悠然间。我想,这,就是西藏为什么让那么多中外游人向往前之的魅力吧。

我们选择走的是滇藏,这是一条茶马古道,这些年有许多人追寻过这条道路,道路险峻,传说悠久,地域文化传奇。茶马古道基本上奠定我们要走藏南,从云南的德钦入西藏的芒康。我们在芒康看到有河南驻马店的一对夫妻带着孩子和父亲,四人开着小铃木去西藏。父亲是岳父,年纪有70多岁,老人和女儿一家游玩内心的高亢自豪和对拉萨的向往全部写在脸上。在泥石流的地方,因为他们车的底盘低,需要他们下车,有时候车在水里熄火,70多岁的老人和5岁的小外甥女也一起加入推车的行列,让我好生羡慕那种一家三代的欢乐,于是,我便在一边为他们喊号子,车过来,他们一家慰问女婿开车有功,切开了从老家自带的西瓜,小美女撒欢地给我送来一块。路人短暂的相聚欢乐后,大家分别上了自己的车继续向拉萨方向进发。这时河北的一辆越野型奔驰要求和铃木PK,在我们大家的起哄下,二家人开始了到前一站的比赛。

不管是风是雨还是冰雹,只要能看见前面的路,我们的车都是在前行中。王的车开得激情和谨慎,并且他对战胜困难有十足的信心,赵二的车开得经验丰富,胆大心细,因为他是开汽车修理厂的,所以对汽车的各种零配件烂熟于胸。

说实话在那样的路上开车,转360度的弯几乎是每时每刻,遇上泥石流也是每时每刻都会发生的,山路窄加上泥泞,有一点不注意可能就会有车毁人之灾难。我是8月27号回到郑州的,从网上看到河南的一辆自驾到拉萨的车,在接近墨脱的地方消失了,车上三人带了六部手机,是从左贡后无电话和外界的联系,至今这辆车和三人下落不名。

没有自驾到过西藏的人不知道情况,经历了这段山路的人还是为他们捏一把汗的,因为车在山上和河边峡谷里行走,稍不注意随时就会有被高山和峡谷河流吞噬的危险。我为此为我们五人组成的团队一路顺利而庆幸,我想这得益于那两位男士出门时的那挂长长的炸在桥边的起程鞭炮。

在进入西藏向拉萨的朝圣路上,我心中一直有一个不言自诉的愿望,那愿望也是我心底的一首老诗,是理念中高山峡谷里流淌的心河,有时波澜壮阔,有时如婴儿酣睡,有时如西藏的蓝天白云清澈明丽,有时又如罂粟的绽放,是痛苦和快乐的交织,是愿望中的瘾君子。

live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83fce4010167zk.html

分类: 回忆, 旅游,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