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状况 > 广场和甘南X报

广场和甘南X报

2008年11月23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广 场

    为迎接市庆到来,这个夏天我们失去了广场。它先被包扎了几个月,晚饭后无处可去的人们发着牢骚在周边晃悠,都还有些好奇,等那包装被拆开,里面会装了个什么?

    若干年前,我们还没有广场,那一大片都是郁郁葱葱的白杨林,其间点缀着草坪,翻了铁栏进去踢球,晒太阳,吃两毛钱一根的牛奶冰棍儿……

    五六年前吧,我还是小屁孩,传说中换了位雷厉风行的市长,只记得满大街都是坑,街上的树全被砍光了。父亲还感慨“那还都是我们上学时候种的”。

    人们惋惜着树,却发现小城几乎一下子就变了个样。从广场这头走到那头,一头是牦牛一头是羚羊,中间白海螺。顶着暴烈日光,广场大而空旷,会觉得,嗬,还真有点老藏民的手笔。

    夏天过了一大半,广场的包装悄悄打开了。

    发生在街上的事儿总是那样,人们看上去漠然而忙碌,却无不在集体策划和传播一些阴谋。

    他们笑,说这新广场形状貌似某妇女用品,“还是带翅膀那种”。

    我看见一些松树和水泥柱子。整体像是复制了兰州龙园一部分。

    向来讨厌松树,这玩意儿,它还能算个活物么,想象一张没有表情不长皱纹的脸吧……自从和某种感情扯上关系之后它就堂而皇之到处碍我眼。再与水泥柱子站一起就愈发有肃杀的气氛……

    人们还说,总是这样的,换一个就把前一个的都给改造了,搞过来搞过去,只要别掏咱们腰包,随他们折腾去。

甘南X报

    甘南X报,想解闷翻翻还生气。

    那天登了这么一首“诗”,“七月/梦见众神死亡的甘南草原上/毡房一片//远在天边的风比天边更远/我的箫声呜咽,泪水全无/我把这天边的远归还甘南草原 /一个叫风,一个叫云/我的箫声呜咽,泪水全无//天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毡房一片/明月如镜,高悬甘南草原/映照千年岁月/我的箫声呜咽,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草原”。

    这样还不如继续贴那些小学生作文得了。

    为表达强烈BS之情,转贴网友“《甘南X报》的n个用处”
    1.挖坑时铺在桌子上放牌;
    2.看露天晚会和比赛时垫在屁股下面防尘;
    3.上厕所时无聊看看,然后xx ;
    4.玛曲人包酥油,舟曲人包腊肉;
    5.老汉练毛笔字;
    6.冬天加炉子,生火易燃;
    7.农村糊墙壁,有点小凑合吧;
    8.剁肉后擦手,擦案板;
    9.想知道上星期发生了什么?请看今天的《甘南X报》

骑士日志

http://chochola.tibetcul.com/48463.html

分类: 社会状况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您必须在 登录 后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