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政治, 文艺 > 怎样理解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怎样理解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2013年6月23日

丁一夫 动向 2013年5月号
二○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达赖喇嘛在印度东北部的西孟加拉国邦萨路噶弘法的时候,对三万多信众发表了一个重要讲话。这次讲话寓意颇深,可圈可点。

藏民族的团结,非常重要

达赖喇嘛谈到了两年前他所宣布的政治退休决定,这一决定结束了西藏传统的政教结合的政治体制,在藏民族政治民主化的道路上迈出了关键一步。达赖喇嘛对藏人说,「作出这样的决定,并非失去信心,并非西藏问题没有希望」,而是顺应历史潮流的改革。现在政治权力是由民选的领导人来承担。

但是,达赖喇嘛的政治退休,使得藏人必须面对一个新的挑战,那就是怎样维持政治上的团结。半个世纪的流亡证明,藏民族之所以在政治上没有被击溃,西藏问题之所以仍然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时时敲响警钟,一个重要原因是藏人在政治上的高度一致,因为他们有一个精神领袖在政治上领导他们。达赖喇嘛政治退休已经两年,以后流亡藏人在民主化的体制下,在个人政治自由得到保障的地方生活,是否能够继续保持政治团结,事关重大。

有可能影响政治团结的一个因素是历史上的地域差异。历史上,西藏三区各有方言,也存在政治上的差异。到清末和民国时期,西藏三区在政治上不再是统一的政权。达赖喇嘛在讲话中指出,以前拉萨的噶厦政府管辖范围仅仅是卫藏和康区的金沙江两岸,而现在,康区、安多和卫藏统一的意识,已经非常强大。这种统一的藏民族的民族意识,事实上是上个世纪下半叶让中国共产党的军队给打出来的。是藏人的苦难和血泪铸成了这种命运共同体的意识。未来西藏问题无论是什么走向,都不会局限于西藏自治区,而必然包括周边四省的藏区在内。所谓「大藏区」的观念,不是什么人想出来的,恰恰是共产党用飞机大炮打出来的。统一的藏民族,已经成为未来政治家的不二选择。

然而,统一的藏民族的未来,是要争取独立,还是放弃独立而诉求自治呢?

「中间道路」和藏人的政治共识

在藏民族统一的前提下,形成在「中间道路」议题上的政治共识,对藏人的政治团结非常重要。达赖喇嘛指出,西藏政治领袖早在一九七四年就制定了互利的「中间道路」,七十年代末和中国政府有了直接联系。虽然后来和中国政府的接触没有取得实质性的结果,但是在汉藏民众层面的交流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有越来越多的汉人,特别是汉人知识分子支持「中间道路」。

达赖喇嘛指出,虽然藏民族有追求独立的权利,但是「中间道路」作为一个互利双赢的方案,对藏民族是有利的,也更有机会得到成功。达赖喇嘛说:「西藏境内的知识分子,如作家、艺术家、教师等,很多,见我时,虽然大家的心里都有独立的意愿,但是,当我们考虑到能否取得成果时,就感到双赢的『中间道路』是有道理的,并且,可以很好的解释给汉人,所以大家都非常支持。我见到的西藏境内的知识分子中,没有一个说要走西藏独立道路的,虽然我们有这个权利。」他还劝导藏人,由于力量悬殊,「我们争取西藏独立,是很难实现的。另外,获得独立,过着贫穷的生活,还不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里面,使经济得到很好的发展,很好地继承和发展我们的语言文字、宗教文化。」

达赖喇嘛说,以「中间道路」为原则,得到统一的藏民族的真正自治而放弃独立,藏人可以从中国的经济强大中得益。所以,藏人应该团结起来争取自治,「而说独立的话,就等于自己关上了门。」而对中间道路,他说,「我们在走互利的中间道路,我相信在未来,会取得成果的,对此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达赖喇嘛向藏民族民众发出了呼吁,要他们在「中间道路」的原则下达成全民族的共识和团结,也向中国政府又一次发出了信息,藏人放弃独立,争取自治,「西藏的情况,如今是汉人感到羞耻,藏人感到痛苦,对双方来说,都百害而无一利。如果中国政府能够理性思考,对双方都有利。」

汉人对「中间道路」的支持

达赖喇嘛特别向听众指出,有越来越多的汉人知识分子转而支持「中间道路」,认识到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是汉藏民族一条互利双赢的道路。

事实上,「中间道路」作为藏民族以非暴力原则争取民族自由的道路,其成功离不开汉民族,特别是汉人知识精英的认同和支持。达赖喇嘛以前说过很多次,汉藏民族在以往几百年的时间里是友好相处的,只是近代以来出现了一些问题。如果汉人了解了藏人的真实遭遇和真实感受,人类与生俱来的人性和良知就会让他们同情和支持藏民族的诉求。

事实上,汉人最终将支持藏民族的自决权,还有更深的原因。当前中国人民所盼望的民主转型和藏人在争取的民族自决,既是两种不同的政治对话,又有本质上的一致性。虽然威权政府也有可能达成「一国两制」,区域或民族自治并不一定只能在民主体制下才能达成,民主政府也不一定保证在区域或民族自治方面做出足够的让步,但是,现在中国在政治改革方面的停滞和藏人自决诉求的受挫,却是出于同一个原因,即当下中国共产党的僵硬保守。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说过:「只要汉人还处在无自由的独裁治下,藏人也不可能先于汉人获得自由;只要内地民众无法获得真正的民间自治,藏人和其它少数民族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民族自治。所以,西藏问题的解决,在根本上有赖于整个中国的政治体制问题的解决。不管西藏问题的未来解决采取何种模式,整个中国的民主化都是必须的政治前提。」然而,更准确的叙述应该是,只要藏人还没有获得民族自决权之下的真正自治,中国人民就不会得到民主和自由。这就是中国人民最终将支持藏人的自治诉求的根本原因。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nightwatch
http://nightwatchcn.blogspot.com/2013/05/blog-post_15.html

分类: 宗教, 政治, 文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