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生态, 社会状况, 经济 > 尘封的记忆——拉萨老城

尘封的记忆——拉萨老城

2013年6月24日

2013年5月30日星期四
重读阿佳唯色啦的博文《图片记录拉萨老城被打造,往日的朝圣藏人今何在?》及评论,打开了我对拉萨多年前尘封的记忆,帕廓街上川流不息的转经人群也许永远会成为记忆中的场景。

时间也许可以消磨人们的记忆,如果不是阿佳唯色啦的如数家珍,这些历史也许会从此湮没,感谢阿佳唯色啦的用心。

以下是阿佳唯色啦的评论原文:

人民日报今日(2013年5月13日)登文“拉萨老城被曝正大拆大建被毁 媒体调查称不实”http://news.sina.com.cn/c/2013-05-13/023427101161.shtml …,第一句就说“5月4日,有微博称‘我们的拉萨快被毁了!救救拉萨吧!’并贴出‘大拆大建’的照片,指责拉萨老城被过度商业开发”,哈哈,人民日报,那是我的微博,点名吧~

我的长微博“我们的拉萨快被毁了!救救拉萨吧!”,是5月5日01:09发的,5月5日11:45被屏蔽的,共计阅读(52.3万)|转发(2243)|评论(309)。后来还有许多网友继续转发我的长微博,也被删。既然拉萨没被毁而是被“保护”,那为何凡是关于老城改建的微博全被删?

人民日报还好意思质疑拉萨古建被破坏,好意思质疑拉萨水资源遭破坏,好意思质疑拉萨遭到过度商业开发。拉萨老城所谓被保护的老房子,都成了“藏漂”的酒店。拉萨河上游由于持续开矿多年,水源被污染,现又被截留,“打造”各种人为景观。拉萨商业开发得还不够?去拉萨看看就知道。

不过还是欢迎人民日报强调对拉萨老城的工程是“保护修缮”性质。或许这能对当地官商起到一些约束或警示作用,促其兑现修旧如旧、不迁移原住民的承诺。那么,那些被迁移到拉萨郊外的原住民,是不是会在“保护工程”结束之后,又让他们返回旧址呢?

发现人民日报造谣了。我的微博及博客文章中并没有说“八廓商城”是在八廓街内修建,也并没有写“拆除八廓街”。我写的是:“正在修盖的‘八廓商城’(原城关区政府所在处,位于环绕大昭寺的八廓转经道的东北面,与通常所称的八廓街相距很近,同在拉萨老城内)”。

人民日报上推不?把这些发给它看看——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是,拉萨老城的改建分作几大块:老城中心即环绕大昭寺的八廓转经道被彻底清场,所有摊贩(2600多个摊位)将被搬至新盖的“八廓商城”内,沿街原住民则全部被迁至拉萨西郊堆龙德庆县,迅速搬迁的住户可得两至三万元补助,不搬迁的就是政治问题。而腾出的空房、空院子则用来招商引资,设作商店酒店酒吧画店展览馆之类;老城的其他街巷和寺院,如小昭寺前面将开辟大片广场,周遭住户同样被搬迁远郊;老城东北角,原城关区政府所在处即改建“八廓商城”(占地15万平方米,仅地下停车位就有1117个)。

人民日报还以布达拉宫为例,称“布达拉宫每天的接待能力在2600人左右。”可是早在2003年,布达拉宫管理处承认每天不能超过850人,否则将对土木式(石)结构的布达拉宫造成破坏。每天2600人上布达拉宫纯属不实。去年西藏游客突破千万人次,算算看,难道去布达拉宫的只有一百万人吗?

一个城市,总是在建设。一个城市,总是在改造。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熟悉的是那些起吊车和各类机械,以及挖开的路面、飞扬的尘土、轰鸣的声响。看上去,城市似乎欣欣向荣,因为它总是不停地翻新。但真正的含义却是:这个城市在不停地失去。在无休无止的整容中,它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拉萨城要建10座过街天桥(已在林廓转经路上建了5座),拉萨河上要建四座水坝,西藏文化中尤具特殊意义的圣湖拉姆拉措要被旅游开发修大门、游步道、亲水台,而远在阿里的冈仁波齐神山成了景区要收门票690元,古格王宫的废墟也被开发了。整个西藏,各个公司各地政府全在圈地捞钱,还不算过度?!

拉姆拉措在西藏文化中具有特殊的精神意义,被认为是护法神班旦拉姆的魂湖,历代达赖喇嘛转世观相湖。西藏传统上对拉姆拉措有着极大的敬畏,包括在朝圣时不能喧哗、不动一石一草的禁忌,而今要建大门、景区售票处、游步道、亲水台、观景台、停车场、公厕等若干,以招徕无数游客,这不是破坏是什么?

在拉萨林廓转经路修天桥是最不人道的,要知道转经朝佛者多为腿脚不好的老人,以及从远方磕着三步一个等身长头来到拉萨的朝圣者,而天桥那些上上下下的阶梯,如何让老人们走得方便?那种所谓坡道,如何让磕头者履行得了佛事?倘若政府真的兑现“以民为本”,那么何不让车辆绕行,让道给转经人行走?

这个月从10日开始,是藏历五月,佛月“萨嘎达瓦”,这个月拉萨城的信众都要转经拜佛等等,拉萨最长的转经路上不到一年建了5座天桥,当局很变态,把天桥下面的道路故意堵上,逼得人们转经时只好上天桥再下天桥,转经者中很多是腿脚不便的老人,都苦不堪言。这就是拉萨每天正在发生的事。

各种名义的开发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以发展经济为名,西藏的矿被开采,西藏的江河被修水电站,西藏的神山圣湖被旅游开发,在整个藏地的各地政府各个公司全都在挨个圈地圈水疯狂捞钱。有句话说得好,“反抗他们的开发。这种开发是反人类精神的。”

眼看着帕廓周围无数的老房子被拆,剩下的老房子纷纷被改造成酒店,变成从中国各地到拉萨享受生活的“藏漂”们的后花园,拉萨老城与喀什噶尔何其相似。我的好友、维吾尔知识分子伊力哈木曾对我说:西藏新疆化的速度很快。这个说法正是现实。

2003年的秋天,我们去了喀什噶尔。那里又叫喀什,但维吾尔人都说喀什噶尔。我们在老城呆了很久,感受着维吾尔人的文化细节与日常生活,那时候,我不断想起的是拉萨的帕廓,有着本质上的相似。当喀什噶尔老城被拆,被盖成所谓“现代化”的新城,让我兔死狐悲地联想到的是拉萨老城的命运。

人民日报好意思提到布达拉宫。要知道,对布达拉宫的破坏更是没停过。五十四年前,布达拉宫的前面是郁郁葱葱的林卡,因为曾有达赖喇嘛歇息的法座得名“修赤”,但在尊者不得不流亡之后,这里树木被砍,腾出来的空地上建起了占领者的权力中心,即自治区党委、政府大院,四周被红墙围住貌似中南海。

中国各地的权力者都喜欢模仿北京最中心的那块区域,因为从那里发出的最高指示,可以改变亿万人的命运。于是,有了红墙是远远不够的。比如,自从天安门前面盖起了“劳动人民文化宫”,中国各地亦纷纷效仿,布达拉宫前面也盖起了“劳动人民文化宫”,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最早的“援藏”建筑。

199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布达拉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1996年,布达拉宫下面延续千百年烟火的雪村被搬迁,同时仿造与中国各地千篇一律、展示极权威力的广场,使失去了雪村的布达拉宫凸显致命缺陷。1997年,在布达拉宫广场西边的“劳动人民文化宫”改装为一家DJ舞厅。

2000年和200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大昭寺和罗布林卡作为布达拉宫扩展项目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使拉萨具有宗教、历史与人文价值的神圣之处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名义上可获保护。但2002年,状如炮弹的“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耸立在广场上,与布达拉宫遥遥相对,深深刺痛了藏人的心。

2005年,布达拉宫广场扩建之时,前身为“劳动人民文化宫”的DJ舞厅被拆除。布达拉宫广场完全成了对天安门广场的模仿。除了有飘扬着五星红旗的升旗台,还有了一座状如炮弹的“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而且两侧还有了地下人行通道。正如在前社会主义国家生活的捷克作家克里玛评述本国的广场:“无数次,向眼下统治者敬献忠诚的庆典在这里举行,而不管是受爱戴还是相反(后者更常见),足够多的人来到这里表达他们的效忠,不管是出于利益的考虑还是被恐惧所驱赶。”

有一年的7月1日,在一群言行举止、穿着装束如出一辙的官员主持了升旗仪式后,我看见一位瘦小的老尼姑缓步走来,面朝布达拉宫默默祈祷。她毫不顾忌旁边有许多军警举着拳头对着中共党旗宣誓,而是将结着供奉的手印高高地举至额头,她是在盟誓,以奉献的手印来表达对佛陀对尊者对众生的誓言。

布达拉宫广场还延至布达拉宫脚下。当权者将雪村居民迁走,有意留下几处过去属于西藏政府的机构如雪巴列空、雪监狱、雪造币厂等,及几处贵族宅院,将其统称为“雪城”,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新设“珍宝馆”中每样展品都拿来说明“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伟大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布达拉宫并非天安门;然而把布达拉宫变成天安门,再强行塞给布达拉宫一个有着纪念碑、升旗台、地下人行通道的天安门广场,既透露了把宗教意义的布达拉宫改造成具有殖民意义的政治场所的用心,以及以现代化的名义罔顾世世代代生活于此的藏人民众的精神追求,这比单纯的文化破坏更糟糕。

(本文已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http://tibetstory.blogspot.com/2013/05/blog-post_30.html

分类: 政治, 生态, 社会状况, 经济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