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 言论, 道德 > 探秘!汶川地震死伤惨重背后的罪魁祸首?

探秘!汶川地震死伤惨重背后的罪魁祸首?

2013年7月10日

一次次地震的发生都给人们带来不同程度的损害,而特大地震造成的重大伤亡更是让人感到非常悲痛。悲痛之余,人们不禁要问:为何我们不能对地震进行一番较为准确的预测?国家地震局一次次声称预测地震是世界性的难题。但世界性难题就意味着无法解决的难题吗?

据了解,我国其实有一些在地震预测方面各有所长各有所短的人士,如果我们能够坚定不移地贯彻群众路线,把所有在地震预测方面各有所长的人组织起来,形成地震预测的强大合力,那么汶川地震惨重的死伤完全有可能避免!汶川地震之所以死伤惨重正是因为我们一些人只相信自己只相信自己的聪明才智,不能充分发扬民主,贯彻群众路线,形成地震预测的强大合力!

在汶川地震前一个月,我国著名地质学家耿庆国就对此进行了准确预测。耿庆国曾在北京地震队工作,他提出了旱震理论,并对1976年发生的唐山大地震提前提出了告急,又成功预测了1990年代以来的若干次地震。但是可惜的是他的预测因为此前存在虚报情况而被严重忽略了,让人感到非常痛心。然而湖南常德师范一个名叫肖红云的女教师恰恰对地震有着强烈的震前生理反应,她在汶川地震的前一天就产生了强烈的震前生理反应。不过肖红云的预测只能确定一个大致的方位,并不能准确地确定地震的具体方位。试想,如果我们把二者的地震预测加以优化组合,那么汶川地震岂不是就可以被准确预测?而汶川地震惨重的死伤岂不是就可以极大避免?然而可惜的是我们总是有一些人只相信自己只相信自己的聪明才智!惨重的灾难再度说明,新一届党中央开展群众路线教育是非常英明的决策,我们既相信自己也相信群众,相信组织,相信人民首创,相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可以形成预测地震的强大合力,惨重的死伤就可以极大避免!

不仅如此,中科院院士陈运泰早在5年前就预测了雅安地震,18岁的95后学生林龙提前三天就预测了云南大理的地震,但是他们的研究却得不到客观公正对待,结果让我们错失了预防地震的最佳时机,没有能够及时避免重大地震损失,怎么能让人感到极为遗憾呢?科学研究本身就是化未知为已知,化不可能为可能,化不确定为确定,就是在已知和未知之间、可能与不可能之间、确定与不确定之间大胆突破、大胆创新,怎么可以局限于已知、可能、确定而无所作为呢?如果人类不敢发射卫星,那么至今能够有准确的天气预报吗?如果人类不敢发射宇宙飞船,那么至今能够在太空中留下深深的足迹吗?如果人类不敢在太空漫步,那么人类怎么能有机会真正过上天上神仙一样的生活?人类在很长时间内无法准确预测天气,留下了“天有不测风云”的遗憾,但是如今这样的遗憾不是已经被科学研究所突破了吗?地震预测也同样如此,如果我们善于凝聚各个方面各有所长各有所短的地震预测人士力量,形成强大预测合力,为何不能最终攻克这一世界难题呢?

中华民族5千年文化的精髓是集大而成、兼听则明,偏听偏信会丧失良机,只相信自己只相信自己的聪明才智更是会丧失良机。邓小平曾经指出,世界给予我们的机遇并不多,我们抓不住,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子孙后代。我们接受不同的观点并不是要改变我们的原则立场,而是让我们的认识走向全面完整丰富充实。两千多年的“百家争鸣”,从这个极端到那个极端,从那个片面到这个片面,折腾的结果是最终还是让我们在认识上处于百家中某家片面认识的严重束缚之中,使得我国丧失了一次次良机!我们结束“百家争鸣”两千年来自以为是的小家作风和以错纠错、以偏纠偏的输家作风,就可以在集大而成、兼听则明的大家作风下使得我们总体认识突破百家带来的各自的片面和极端,走向全面完整丰富充实。更重要的是,我们还能在优化组合、优势互补中形成解决各种世界性的难题的强大合力,使得我们国家在各个方面都能抓住良机,实现赶超世界、复兴中华的伟大梦想。事实上,这“百家争鸣”不正是让我们一次次错失抗震救灾最佳时机的罪魁祸首吗?这“百家争鸣”不正是让我们国家认识长期处于这样那样的片面和极端的罪魁祸首吗?这“百家争鸣”不正是让我们国家难以凝聚起发展进步的足够力量两千多年来一直徘徊在封建社会的罪魁祸首吗?

新一届党中央开展群众路线教育的决策是非常英明的!我们既相信自己也相信群众,相信组织,相信人民首创,相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可以在集大而成、兼听则明中拒绝极端和片面,在认识上走向全面完整丰富充实;就可以在优化组合、优势互补中凝聚起攻坚克难的足够力量,建设起强大的世界一流的梦之队,攻克地震预测这样的世界性的难题,攻克越来越多的世界性的难题,实现赶超世界、复兴中华的伟大梦想!

附1 中国日报网:2008年4月26日晚,北京工业大学地震研究所,耿庆国在此间召开的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会议上提出:2008年5月8日前后10天是国内7.5级强震的危险点。他解释说明了重庆和成都—天水—兰州四站发现病态磁暴,河北昌黎发现病态磁暴的情况,认为成都—天水—兰州的病态磁暴主要反映兰州以南至川甘青交界地区,特别是四川阿坝州红原150公里范围内存在7.5级以上强震的可能。2月26日,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三个小时中,耿庆国心怀无法消解的不平与压抑,他的话音尖利、时而咆哮。“有些人总是对我苛求,我认为虚报总比漏报要好。”耿庆国最后说,“我一无经费,二看不到实测资料,三无助手,只靠退休工资做研究,我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在地震前向老百姓打个招呼,是为了不让唐山地震漏报悲剧重演!是为了完成周总理的嘱托!”1966年4月1日,在邢台地震现场,周恩来嘱托中国第一代地震预报工作者:“希望在你们这一代能解决地震预报问题。”这句话让耿庆国不能平静。

附2 华声在线: 2010年4月21日,博主曾对肖红云(湖南常德师范女老师)感知青海玉树大地震的事写过博文。玉树大地震的前一天,肖红云因为心灵感应,立即给中国地震台网退休研究员孙士容打电话。第二天,玉树果然地震了!而2008年四川大地震时,肖红云也曾做出了准确预告,但没有引起人们重视,以为她“脑子有毛病”。13岁那年肖红云曾被电击中,当即全身一麻,瘫坐在地。16岁那年,正在田里割稻的她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轰鸣声,可是旁人都没有听到,说可能是她有耳鸣。事隔很长时间后,她得知那天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唐山大地震。此后多年间,她的耳鸣现象经常发生,并伴有头晕、心跳加快等不适状况。以为自己得了病的肖红云去医院检查,但没查出什么结果,打针吃药都不见效。“一发病,我就感觉身体好像随着水波一荡一荡的,人很吃力。”直到1999年9月21日那天,从电视上看到台湾发生大地震后,前一天身体有耳鸣等不适状况的肖红云,忽然联想到唐山大地震那年的事,一个令她自己都惊讶的推测从脑子里产生:我的怪病是不是和要发生地震有关?从那时开始,每次一有明显耳鸣,过后一两天肖红云就会认真留意新闻, “十有八九会发生地震,可以根据声音的大小来判断地震的远近、强弱、大概方向。”她说,这种判断是靠感官和经验摸索出来的,非常模糊。她开始记录每一次被验证的地震预感,并请家人和同事签名佐证。她的地震日记中,地震发生地点距本地最近的是湖南临澧县,最远的在智利。2008年5月11日晚上,她又听到了地震的轰鸣声,难受得无法入睡。第二天看到汶川发生8.0级地震的电视直播后,她一边流泪一边内疚:我知道会发生大地震,而且大概是西方,但是没料到会死这么多同胞。当天,肖红云在地震日记中写道:我想和中国地震局的同志取得联系。

创造大王的博客
http://blog.163.com/wdm8928@126/blog/static/166501098201341673930222/

分类: 生态, 言论, 道德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