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文艺, 生态, 社会状况 > 西北民族走廊 文化中国结(有图)

西北民族走廊 文化中国结(有图)

2013年7月12日

临潭县城街头随处可见汉、回、藏等各族民众各行其是和谐共处,其间各民族服装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最艳丽莫过于藏族妇女“三格毛”的服饰,据统计,整个甘南州各族的服饰种类有86种之多。

西北民族走廊 <wbr>文化中国结

西北民族走廊 <wbr>文化中国结

古尔邦节又称宰牲节,会礼之后要宰牲献祭,宰杀后的牛羊肉一份自己食用;一份送亲友邻居,招待客人;一份散乜贴济贫。

西北民族走廊 <wbr>文化中国结

临潭县回族青年马尚云和冶小芳在举行婚礼时,前来闹洞房的同伴要求他们做各种动作,并纷纷拍照留念;永靖县孔子后裔,无论民族,互称“党家”,现在永靖县“孔回回”约两千人左右。

对费孝通先生提出的“西北民族走廊”早有耳闻,不过真正让我对这个“走廊”心驰神往的人,却是川藏公路上一个做虫草生意的小伙子。

9年前,我逐站乘班车走川藏公路。车过然乌,上来一个风尘仆仆、脸庞黝黑的小伙,攀谈之下得知小伙是甘肃临潭回民,所属教门叫“西道堂”。小伙见多识广相当健谈,话题从虫草价格与港台市场的互动,到战火正酣的美伊战争,一路神采飞扬,颇解寂寞。尤其讲起汉、藏、回各民族掌故,尽管没有理论深度,但小伙活灵活现地描绘出了一幅多民族、多宗教信仰、多元共荣的文化场景。从此我惦记上西道堂,更惦记上了孕育出西道堂的“西北民族走廊”。

2012年10月末,我终于来到临潭。古尔邦节的清晨,临潭喜降初雪。沉郁的唤礼声响彻这座甘南古城,拉开宾馆窗帘望去,戴着小白帽的男人们行走在白茫茫的街道上,赶着参加会礼。随人流匆匆赶到西凤山脚下,西道堂的“西大寺”广场上已经挤满了人。西道堂管委会主任马吉庆、副主任敏全仁喜气洋溢,忙里忙外。

与照片上常见的阿拉伯风格的清真寺不同,西大寺飞檐斗拱,红柱绿窗,是一座中国传统风格的殿堂式建筑。该寺最初建于1904年,之后屡毁屡建。眼前的西大寺建成于1991年。马吉庆对寺中24米长的大檩深以为傲,现在临潭城中新建的清真寺大多是钢筋水泥的阿拉伯式建筑,看起来比西大寺宏伟壮观,马吉庆说,那是因为现在找不到这么长的木材了。

西道堂教祖马启西的一副对联或许最能反映西道堂人的为人处世原则——忠厚留有余地步,和平养无限天机。

马启西,临潭回民,生于1857年。自幼拜师攻读《四书》、《五经》,后考取童生、秀才。信仰伊斯兰教并通读伊斯兰经典与儒家经典,马启西的结论是:“读书得妙意理合天经三十部;养气通神明道统古圣百千年”。此处的“书”指的是儒家经典,而“天经”指的是《古兰经》。

以儒诠经,通俗易懂,追随者渐多。1890年马启西开宗立派,初名金星堂。后遭遇纷争,马启西准备朝觐,临行前说:“孔子有微服过宋之举,老子有骑牛出关之行。我将高蹈远行,以避此锋。”1905年,马启西一行到达撒马尔罕,遭遇战乱未能继续西行。折返临潭后,1907年,马启西将金星堂更名为西道堂。

朝觐未成,但收获不小。目睹撒马尔罕的战火离乱,马启西开始思考人类生存的终极解决之道,把目光投向了早期的穆斯林公社“乌玛”。凭借“乌玛”制度,西道堂在青藏高原边缘的山沟里建立了一个乌托邦式社会。

根据马吉庆、敏全仁的讲述,大致可以勾勒出西道堂当年景象——你是回族也好,汉族也好,藏族也好,哪怕是受伤滞留当地的红军战士,只要你愿意皈依伊斯兰教,西道堂都敞开门欢迎你。加入西道堂从此衣食无忧,前提是你必须参与劳动。你爱放羊,西道堂有牧场;你爱种树,西道堂在甘南拥有大片森林。你爱做生意,西道堂有大把的生意。无须任何本钱,只需带上自己的马鞭子,把日用百货、茶叶、丝绸等商品运到西藏贩卖。回到西道堂,资财万贯全部交公,真正做到了“一尘不染”,此之谓“马鞭子精神”。你只会种地,更没问题。西道堂有与人民公社类似的13个“乡庄”,大家一起劳动,一起吃食堂。比公社更“共产主义”的是,乡庄成员还一起住在“城堡”里,过集体生活。哪个乡庄歉收,其他乡庄支援;13个乡庄全部歉收,林牧商支援。

西道堂曾建有13座“城堡”,现在只剩一座“尕路田大房子”,位于临潭县古战乡,修建于1941年,现在已被定为文保单位。那是座藏式的大房子,“外不见木,内不见土”,上下两层围成一个院子。大房子东西宽30米,南北长30米,高墙环绕,颇像堡垒。院子中木香浓郁,木料来自西道堂自己的林场。你想成家得自己找媳妇,西道堂婚姻自主,反对包办。你看上哪家的姑娘,两相情愿之后告诉家长,家长同意再去禀明教长。聘礼统一规定为15个银元。婚礼大多是集体婚礼,安排在冬春之交,甚至连新郎、新娘的婚装都是道堂提供的。孩子长大了,可以免费就读西道堂自建的新式学校。课本免费,冬天发冬衣,春天发春衣。其他教派的回族儿童,当地汉族、藏族儿童都可免费入学。你想保留家业,又想在信仰层面追随西道堂,没问题。西道堂可以对你进行优惠贷款等经济支持。加入西道堂的未必都是穷人,一个丁姓大户就曾捐献一万银元,加入西道堂。教长归真(去世),教位传贤不传子,新任教长由选举产生。

2013-05-16
摄影:陈新宇
审读:丁琛 孔令奎

华夏地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b612b0101g1lf.html

分类: -重点-, 文艺, 生态,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