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旅游, 汉博 > 逛西藏—-寺庙篇(下)

逛西藏—-寺庙篇(下)

2013年7月13日

同系列第一篇:逛西藏—前篇
普通内地游客去拉萨,有两个景点强烈不推荐。一个就是前文提到的小昭寺,另一个就是罗布林卡。

罗布林卡藏文里的意思是“宝贝园林”,是达赖的夏宫。说是园林,其实景色一般得可以,别说帝王级,就是和江南普通官宦级的园林相比也有差距(当然原因可能是毕竟是高原,没有那么多植物可用于选择)。我到的时候已接近五点,游人稀少。在售票处买了票出来,迎面走来另一个内地游客,问我“60元?值不值啊?”。我耸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不过逛出来以后,在门口碰到另一对游客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坚决地说“还是放弃吧(何况他们连布达拉宫都不打算看)”。

怎么说呢?罗布林卡的占地面积是挺大的,普通游客走一圈还是挺累的,再加上一般都是去了其它地方以后再来这里,精力已经消耗殆尽,因此管理方准备了电瓶车(一人十元)将游客从一个颇章运到另一个颇章(前面说了,作为园林,罗布林卡的景色实在一般,只能看看还带有点人文色彩的颇章)。所谓颇章,即宫殿之意。偌大的罗布林卡内,散落了格桑颇章、金色颇章、达登明久颇章等宫殿,规模都小得可以。虽然也有佛像,壁画等人文景致,但是对于普通游客而言,此种景致远不可和布达拉宫及大昭寺等量齐观,如果不是对于西藏史或藏传佛教有特别的兴趣,完全没有必要来此浪费时间和精力。

不过,拉萨郊外的两座黄教寺庙—色拉寺和哲蚌寺—就另当别论了。色拉寺和哲蚌寺分别位于拉萨的北郊和西郊,打车前往分别需要二十元和三十元左右。色拉寺和哲蚌寺都是由宗喀巴的弟子主持建造,而后者还曾经是一世到五世达赖的驻锡之地,只是在五世达赖受清朝皇帝册封并将居所搬至布达拉宫之后,布达拉宫才成为后世历代达赖的驻锡之地。

色拉寺和哲蚌寺鼎盛时期喇嘛的数量都非常多,据说最多时可达万人。在寺庙这个总屋檐下其实还细分成了几大扎仓(即僧院),各扎仓有自己的大殿和经堂,类似于大学里的各个系。据说从其它藏区来的修行者,都会固定分到某个扎仓。扎仓下面还有很多康村,这康村就类似于系下面的班了。而这两大寺庙机构庞大,僧侣众多,便有一特点很是吸引游客,那就是辩经—即众喇嘛间就修行心得当众辩论,除了言语要犀利还要加上些手势动作,以加强棒喝的效果(倒是让我想起了日本动画片《一休》里的“提问?回答!”)。

在色拉寺里闲逛的时候,又有藏族信众伸手要钱。一个是年纪颇显大的老太,我看她伸手便远远绕开;另一个是便衣的藏族中年男子,坐在一个院落的门口,朝我微笑,并用汉语告诉我里面可参观,然后示意我施舍。他到底是不是喇嘛?迷惑中,我还是给了一元钱。

色拉寺还有一点很有名,便是它有拉萨室内唯一的天葬台。只是大多数游客并不知道。而拉萨郊外的噶举派的一分支止贡噶举的止贡寺据说是有着整个藏区最有名的天葬台,因为据说经此处天葬台天葬的人,灵魂可以上胜界。不过对于绝大多数内地游客(我相信包括绝大多数国外游客)而言,上胜界还是下地狱不过是藏民的事,他们看天葬的目的就是猎奇。很多人来西藏不也就是来猎奇么?

哲蚌寺中哲蚌的原意是“米堆”。因为哲蚌寺白色的建筑群远远看去就象米堆。对于外行(或者说异教徒)而言,哲蚌寺和色拉寺差别似乎不大,如果不细细探究的话。不过,有两处值得一提。一般而言,只要我精力够充沛,我会去到景点的边边角角看一些细节。在哲蚌寺我就发现了一个细节:在一个不大的殿堂的墙壁上我看见了一幅文革中留下的标语“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XX伟大XX毛主席万岁”。由于已经被涂抹,因此后两处伟大是什么已很难看清楚(或者说我也没打算去仔细看清楚)。奇怪的是,为什么没有彻底涂抹掉呢?另一处值得一提的地方是哲蚌寺周围有很多民居,对于居民而言,去拉萨室内可能也不是很方便。对于游客而言,也是如此。一般打车上来,出租车是不会等待的,因此从寺庙里出来,在午后的烈日下,我有些茫然。迷茫间看见旁边停了一小巴,有个藏族男子也在向我看。走近一询问,果然是进拉萨室内的车,一人三元。已经有一家子藏族人坐在上头。嗯,又一次的亲密接触,我喜欢。这就是独来独往的好处,自在方便,只要愿意,能有很多种选择。等了十几分钟,等人坐满(实际是超载,因为有两个人根本不是坐在座位上),便发车了。我是车上唯一的汉族人。尽管如此,我并觉得被敌意或非善意包围,虽然我向那藏族一家子提议给他们拍个照,却被他们拒绝了,但他们是微笑着拒绝的。这感觉很好。

扎什伦布寺可能是日喀则唯一值得看的景点。日喀则是传统的后藏的首府,是历代班禅的地盘。而扎什伦布寺就是历代班禅的驻锡之地。扎什伦布寺远远看,金顶也有很多,不过就气势而言,还是比布达拉宫差得远。而就里面的细节而言,特别是灵塔的豪华程度而言,那差距就更加明显了。不过扎什伦布寺的所有殿堂都允许照相,只要你肯付钱,基本上是一个殿堂照相是125元,摄影是1500元,价格显然远远高于拉萨那些允许花钱照相的寺庙。在扎什伦布寺的殿堂里,除了佛像之外,还处处可见九世,十世,和十一世班禅的照片。扎什伦布寺里还有汉佛学院。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寺里的喇嘛普通话似乎不错。在五世到九世班禅的灵塔殿前,我和一个年轻的喇嘛攀谈了起来。本来只是问这个灵塔殿是给谁供奉的,没想到他越说越多了。之所以一个灵塔供奉给五世到九世五位班禅,是因为文革中,他们的灵塔都被毁。后来十世班禅设法找回了他们的遗骨,并将他们合葬在了一起。说起此事,这位年轻的喇嘛并未表现出特别的悲愤,但显然有些许愤愤不平。而我,作为一个汉族听众,不知怎的,有些羞愧不敢表现出来。

除了以上提到的几座寺庙,西藏还有几座名气较大的寺庙,如格鲁派的甘丹寺(由宗喀巴亲建),噶玛噶举派的主寺楚布寺,萨迦派的主寺萨迦寺等。不过对于我这个看热闹的游客而言,是不愿意花钱花时间去细细研究的。毕竟看过了这些前面提及的寺庙也可算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了。

(练习法号的喇嘛)

(哲蚌寺的标语)

(哲蚌寺的经卷)

(哲蚌寺的喇嘛)

(扎什伦布寺 )

周永艳201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20347040101bxry.html

分类: 宗教, 旅游, 汉博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