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社会状况, 言论 > 沒有自治的民族 自治區

沒有自治的民族 自治區

2013年7月24日

文:鍾穎
提起少數民族,不少人都會聯想到充滿異國風情的鄉土景色。但講及當地的時局形勢,腦海或只得幾個較為耳熟的名詞,甚麼達賴喇嘛、自焚、中國穆斯林…..箇中細節或意義卻未必能詳。民族自治區覆蓋中國六成多的土地,但因遙遠的距離和文化的隔閡,對於他們,我們幾近一無所知。面對政制上的不平等,大量的低技術勞工又未能在市場經濟中分一杯羹,即使向外省尋求工作又因身分備受歧視,起來反抗的民眾落得被中共滅音的下場,其所面對的情境和中國大陸的外來工、維權人士無不相似。若要真正理解中國國情,又怎能略過這片土地,和這些受同一極權所逼的人民呢?

中國共有五個少數民族自治區,此制度的原意是使聚居各地的少數民族享有自治權,可「理想」從未真正體現。雖享《民族區域自治法》的名義保障和優惠(如不受計劃生育限制、中央財政補助等),但實際的權力、資源分配不公,導致藏、維、蒙的民族情緒升溫,各族和漢人的流血衝突日益增多。因而出現的獨立主張被中共視之為敵對勢力,採取嚴厲鎮壓的手段,但反抗依舊激烈。

西藏自治區──藏族
藏人大多信仰藏傳佛教,寺廟僧院遍佈全藏,奉流亡海外的達賴喇嘛為精神領袖。但中共視之為政敵,公開詆譭並禁止藏廟懸掛其畫像,燃起藏人不滿情緒;並以當地僧團為政治組織容許軍人胡亂抓捕僧侶,又在寺廟中安插幹部,有意成為僧侶的藏人必須經過重重批核。在經濟方面,大量經商漢人入藏使藏人的工作機會大大減少。

面對宗教、文化以及經濟資源的壓迫,藏人對中共的反抗與日俱增。自零八年拉薩事件[2]以來,自焚的藏人已經超過一百人。自焚藏人不分僧俗,以死亡表達對現政權的不滿;零八年藏人的反抗雖然被壓下,他們現在卻以不同方式繼續。

境內藏人已自發組織形形色色的「不合作」運動。零九年「洛薩」(藏曆新年)來臨以前,藏區中流傳的傳單呼籲藏人以「不慶祝」的方式消極抗爭,以紀念零八年事件中被拘捕的藏人。當局得悉後,馬上把「不慶祝」運動定性為「分裂」行為,並強行要求藏人熱鬧過年,幹部們放鞭炮慶祝,官媒一致指摘境外勢力煽動藏人不過年。同年年初,在四川境內藏人居住區,有僧人呼籲民眾「罷耕」抗議政府大肆拘捕青年藏人,令當地流失勞動力,影響耕作。大片耕地成了荒地,當局唯有抓些人殺雞儆猴,並勒令村民復耕。

與此同時,境外藏人勢力正面臨重大考驗。達賴喇嘛近年淡出政治舞台,使流亡政府無法如以往般輕易獲得威望。藏人青年異議聲音漸長,部分海外藏人質疑流亡政府「政教合一的民主制」和達賴的中間路線(即不脫離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土,但藏人擁有完全的自治權),並反省藏文化中不合理的部分。流亡政府的保守作風,使得作為主要金援的美國的支持日漸流失。今後,流亡政府要團結藏人將變得日益困難。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維吾爾族

維吾爾族人口達一千餘萬,屬突厥民族的一支,他們篤信伊斯蘭教,奉行穆斯林習俗(如不吃豬肉),維族的男尊女卑文化和「熟人社會」風氣尤其突出。維人的形象在不少漢族民眾心中被名化,在國內的維吾爾兒童即是小偷的代名詞。同時,新疆的政治權力集中在漢人幹部手上,維族聲音無法表達,又有針對他們的不公平政策。而中共的維穩政策以嚴法打壓維人宗教習俗(懲罰戴頭巾的婦女),加上普遍維人的漢語水平不高,就業不如漢人容易[3]。種種情勢使維漢關係漸變疏離。

維族是藏人以外最活躍的反抗勢力。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4]成立後,維族人建國運動獲得國際社會的關注。今年四月發生的巴楚事件,令維漢衝突再次浮上檯面。

四月二十三日,巴楚市發生暴力襲擊事件,造成廿一人死亡,當中包括警察、社工和當局聲稱的疑犯。新疆自治區政府稱,事件起因是警察和社工發現了恐怖分子正在家中策劃襲擊,雙方爆發激戰,造成傷亡。當地人稱,事件中的「恐怖分子」是虔誠的穆斯林家庭,經常被執法人員要求剃去鬍鬚或摘去面紗,可能因此而激起反抗。這次事件令人想起零九年的「七五事件」。那次事件起因於兩名維族人在韶關一場群體鬥毆中死亡,數千維族人上街遊行,並演變成兩族的衝突,造成至少一百九十七人死亡。

雖然零星的事件被當局壓下,但將衝突指摘為「境外勢力」和「恐怖分子」策劃,而不去對治維族人面對的文化消亡、權力和資源分配不均、宗教打壓等問題,只會令民族衝突更加白熱化。隨著世維會的成立,維族人由零星反抗向有組織的獨立運動邁進。但世維會成員內部意見分歧,仍未能給出具體的運動政策,而止於一個境外異議勢力。

內蒙古自治區──蒙族
近年中國政府助長漢人企業掠奪當地資源,內蒙古人面臨重大的生存危機,對漢人的怨憤日增,以致鄰族關係緊張。在土地分配方面,數十年前起,中共鼓勵漢人大幅遷移內蒙,當地蒙族由佔人口多數變成僅佔兩成。由於內蒙政府的首席官員皆由漢人擔任,務農維生的漢人得到政治庇護,蠶食、佔領內蒙古草原,過度的開墾導致草原生態大受破壞,使內蒙不斷沙化,每年沙地的增加面積,幾乎是兩個香港的土地。不少牧民因此失去家園。

第二是中共對內蒙的資源開發。內蒙古擁有煤炭、稀土等自然資源,三十多年來中共在當地進行掠奪式開發工程,大肆興建煤廠及開採稀土,獲得龐大利益,霸佔蒙族牧民的牧地,污染原住民的生存環境,由此至終卻沒給予牧民合理賠償。因此,生活愈發困難的牧民便不時與漢人煤炭工發生衝突,權貴的利益侵略造成蒙漢底層民眾的對立。一宗流血衝突激起前年的「五月抗爭」,是當地三十年來首次的大規模民眾示威,引發外界關注。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牧民莫日根為保護自家草場不受污染而攔路阻截煤炭車,被兩名漢人司機蓄意軋死。嫌犯事後口出狂言,.一個牧民的性命也就值40萬元人民幣,加上當局處理案件不力,二千蒙族民眾發動請願和示威,行動持續一星期,最後政府出動防暴警察阻止示威。抗議的終止並未使矛盾消失,事件揭示蒙漢族之間的利益衝突,土地爭端至今仍不停發生。

廣西壯族自治區、寧夏回族自治區──壯族、回族
網上的資料極度缺乏,主因是兩地的民族關係比較融和。

新一代壯人大多不懂壯語,而廣西壯人和漢人通婚者眾,兩族之間幾乎看不出甚麼文化差別。

而聚居寧夏的回族,會過穆斯林節日,但由於是移居城市,當地回族的漢化程度頗高,回族文化不及西北各地的回族人熾熱。

[1]由於中國政府的資訊管制,國際傳媒的採訪申請一律被拒,關於少數民族自治區的衝突之事實報導從缺,文章內容主要由網上資料(如流亡藏人作家唯色、姚新勇教授及相關報導)的整合,所作推論未必是最為如實。

[2]各界對於箇中實情的講法迴異,中國政府聲稱事件是拉薩極少數的藏獨分子進行打、砸、搶、燒破壞活動;但唯色等藏人知識分子指出事件原由是,當日一批藏人進行和平遊行的途中,有為數不少的武裝人士混入搞事,造成當地漢人的不滿,雙方發生衝突。中方數字稱有三十幾人死亡,幾百人受傷;亦有當地人說真正死亡數字超過數百人。

[3]參考陽光時務週刊,第54期,〈傾聽維吾爾的聲音〉

[4]當中的權力核心來自二戰後的東突朔建國運動的領袖、流亡學運領袖以及曾活躍於新疆的社會菁英,為商討維吾爾斯坦(即新疆)建國的運動策略而成立。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中大學生報::川
http://cusp.hk/?p=3398

分类: 政治, 社会状况,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