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趣事 > 关於赵紫阳和热地的两则消息

关於赵紫阳和热地的两则消息

2013年7月25日

我听到了两则消息。
第一则是关於赵紫阳的。赵紫阳晚年被长期软禁在家,失去了行动自由。人们记忆里赵紫阳的最后一次电视露面,是他在天安门广场上对大学生们吐露的肺腑之言:“我们老了,无所谓了。”但是人们都没有看到、也无法想像赵紫阳在多年的软禁岁月里,是怎样一年一年变老的。我所听到的消息说,赵紫阳以“国家囚徒”的身份在多年软禁中继续阅读和思考中国的改革,他对好友的谈话,於他逝世后在香港出版。然而,很少有人知道的是,赵紫阳在晚年不仅阅读政治经济书籍,而且读佛经。他在逝世前通过关系辗转求告达赖喇嘛,希望达赖喇嘛瞭解他的情况和心境,请求达赖喇嘛为他祈祷,请达赖喇嘛在他逝世后为他念经超度。

赵紫阳晚年对达赖喇嘛的请求

我注意到,听到这个消息的人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赵紫阳是一个终生投身於中国革命的共产党人。那一代革命者是有信仰的,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是不信鬼神、不信来世、不信命运和报应的。死神对所有的人一视同仁,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如果这个消息属实,那么显然赵紫阳在晚年的岁月里,在反思革命生涯而感受到了谦卑的同时,也无可回避面对生命无常而感受到了畏惧。

人们不敢相信这一消息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当下中国和达赖喇嘛发生任何联系都是犯大忌的事情。中国体制内有一个利益集团,把持了中国政府的西藏政策,他们是“吃西藏饭”的。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他们用西藏的紧张局势来要挟这个国家,逼迫国家投入更多的维稳经费.为此,他们毫无理性地对藏人採取高压政策,刻意制造冲突因素。其中最显着的政策就是不顾广大藏人一再表达的意愿,拒绝和达赖喇嘛谈判,制造种种障碍来阻止汉藏和解,不让达赖喇嘛回到西藏,因为达赖喇嘛回到西藏,藏区紧张局势将立即化解,他们会立即被抛弃,他们就完了。最近十几年里,他们在西藏问题上成功地使中国最高决策层把达赖喇嘛定位为敌对势力中的敌对势力,用戈培尔的手法,给达赖喇嘛扣上“藏独”的帽子。於是,西藏问题成为中国政治生活中令人谈虎色变的禁忌,违反这个禁忌就可能遭到过度的惩罚.软禁中的赵紫阳,仍然是在共产党的组织和体制之内,党是有纪律的。赵紫阳不仅设法通过中间人和达赖喇嘛联系,而且希望达赖喇嘛理解他的遭遇,要达赖喇嘛为他念经祈祷.这不仅是赵紫阳为自己提出的请求,更是表达了党的总书记对历史上西藏政策的忏悔。

这个消息,乍听令人不敢相信,深入细想却相当可信,我从最可靠途径,证实了这个消息。正是这一消息,让我们这些生活在软禁囚室外面的人,能够想像晚年赵紫阳的状况和心境。那时候的赵紫阳,不再是领导土改时候的革命者,也不再是带领国家改革开放的政治家,他甚至不再是晚年思考中国前途的思想家,他回归为一个人,一个普通人,一个善良的人。

热地口吞达赖喇嘛甘露丸

另外一个消息,是关於热地的。热地是现在西藏自治区最重要的藏族干部之一。他的“翻身农奴”出身和如今的位居要职,风光显赫,是江泽民等中共领导用来证明共产党把西藏改变得更好的正面实例。热地曾经率领一些藏族干部出访海外,现身说法,来证明共产党统治下的西藏好得很。在中共需要攻击达赖喇嘛的时候,热地是藏人中为数不多的奋不顾身敢把话说得很难听的人之一。他被普遍认为属於上述故意制造西藏紧张局势的利益集团中的一员.十八大和两会以后,最高决策层的新领导一个个都不对西藏问题表态,下面也只能猜测和等待,中下层一时呈现沉默态势,热地却在两会期间鹤立鸡群,宣称要继续展开对“达赖集团”的斗争。

可是,我从和热地有亲戚关系的藏人那里听说,有一次,有人请热地转递一小包“甘露丸”,热地私下的表现却不像是个和达赖喇嘛有刻骨仇恨的人。“甘露丸”是藏医药中特为达赖喇嘛制作的藏药,制作后全部献给达赖喇嘛,由达赖喇嘛转赠他人服用。也就是说,每一粒甘露丸都来自达赖喇嘛。藏人相信甘露丸不仅是一种珍贵的高级药物,而且具有来自达赖喇嘛加持的神秘功效。我听到的可靠消息说,有人让热地转交一小包甘露丸,热地恭恭敬敬捧在手上,还趁这个机会拈了两颗,送到口中吞下。他其实也和普通藏人一样,相信甘露丸既然来自达赖喇嘛,必是有神奇效力的。

别看热地公开场合攻击达赖喇嘛,一副过河卒子的样子,他完全明白藏人同胞对他的看法。我在印度达兰萨拉还听说,热地曾经托别人间接地转告达赖喇嘛,希望求得达赖喇嘛的宽恕,希望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谅解,他的公开言论,乃身在其位,不得已而为之。

这消息的最后这一部分,我没有机会亲自向热地求证.但我可以想见,若有人向他本人求证,得到的回答要看是在什么场合,是向什么人表白。中共从一九四九年进入藏区开始就悉心培养少数民族干部,但是中共的民族政策却把这些藏族干部放到了一个为难的境地。他们不可能改变他们与生俱来作为藏人的民族身份,迫使他们摒弃达赖喇嘛,他们就不可能得到藏人同胞的信任。如果他们不把反对达赖喇嘛的话说得比汉人干部还要凶还要狠,他们就得不到党的信任。於是,两面派表现就是一种自然的选择。这就是今日藏区的弔诡局面,你不容易确定藏人跟你说的话是他们的心里话,还是在共产党和汉人干部领导下不得不说的套话。这也是中国最高决策层的困境,他们的高压政策把自己套进去了,他们已经远远脱离了藏区的现实。中央向西藏输入的金钱和人力物力,和藏人的接连自焚抗议,给他们呈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他们不理解,也不敢面对。而他们培养的最积极的藏族干部,私底下向达赖喇嘛寻求宽恕的消息,中央最高层相信吗?

2013年7月5日星期五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西藏:另一种真实
http://bloodundersnow.blogspot.com/2013/07/blog-post.html

分类: 历史, 趣事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