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权, 其他民族, 政治, 言论 > 一味迷信镇压 新疆岂能长治久安?

一味迷信镇压 新疆岂能长治久安?

2013年8月4日

众所周知,新疆是个好地方。新疆人民说,“我们新疆是好地方,天山南北好牧场!戈壁沙滩变良田,积雪融化灌村庄……”为什么新疆好?是因为这个“变”。风沙弥漫的戈壁滩不断变了“良田”,给新疆人民带来无限美好的希望,再加上一望无际的牧场,成群的牛羊,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社会主义建设一日千里,还有比这更好的吗?还有比这更让人欢欣鼓舞的吗?至于那个时代的民族关系,更不在话下。“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只花。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维汉等等各族之间水乳交融。为什么形成这么好的局面?原因只有一个,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把各族人民紧紧团结在一起。

但是,进入特色以来,一切都反过来了,民族关系越来越紧张。

继2013年6月26日,新疆鄯善县发生暴乱后才两天, 6月28日中午,和田市又发生一起暴力袭击案件。鄯善县除暴徒外,24人被杀害;而和田,据开始的报道,均是“出现人员伤亡,伤亡人数在核实中……”据后来报道,则是“无群众人员伤亡。”群众是英雄,这两种报道,前后是否存在矛盾?那么到底是什么底数呢?用报道的话说“目前当地社会大局整体平稳”。原来是出于政治的需要,维稳的需要。人们心知肚明,新疆极不稳定。不少人怀疑,新疆人是疯啦?

的确,新疆人是疯狂了。再往前先不说,我们看一看近两年来新疆发生的一系列暴乱事件:

2011年7月30日,在喀什市,暴徒连续两次袭击,造成13死40伤,被警方击毙7名暴徒;

2012年2月28日,在叶城县,暴徒在途中持刀砍人,百姓15死14伤,警察被砍死1人,伤1人,后被警方击毙8人;

2012年10月1日,国庆节这天,同样在喀什市的叶城县,一维族青年身绑炸药驾电单车袭击边防军基地。造成20人伤亡。

2013年3月7日,在库尔勒市,一维族人乱砍普通百姓,造成5死7伤。

2013年4月22日,在喀什市巴楚县,社区人员走访时遇袭。造成警察和社区人员15人被杀害2人被打伤。援军赶到,打死6名暴徒,抓住8人。

2013年6月26日,新疆鄯善县发生暴乱,24人遇害。

2天后,6月28日下午,和田市又发生一起暴力袭击案件。

http://image.s1979.com/allimg/130628/1J5242B4-0.jpg

如果再联想到2009年7月5日乌鲁木齐发生打砸抢烧的严重“七五暴力犯罪事件”,人民群众死亡192,伤1271,真让人不寒而栗……那么,在这个生灵涂炭的时刻,还有脸说“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么?还能说“五十六只花”么?说“花”,只能让人想到斑斑血迹,在把这些“花朵”浸得越来越红……为何“鲜花”变成“血花”,这是私有制改革的罪恶,是背后帝国主义罪恶!

人们还记得“热比亚”这个人吧?热比娅1951年出生于新疆阿尔泰山脚下的阿勒泰市的一个普通家庭。改革开放后,她在乌鲁木齐商业区投身商海,经过倒买倒卖、偷税漏税迅速成为新疆首富。在特色社会,这样的人,政府竟然给了她大量荣誉和官位,简直是如鱼得水!热比亚先后任整个自治区的工商联副主席,自治区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甚至还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协常委!头顶这样的帽子在大陆聚敛财富更是如虎添翼。自1994年至2004年,热比亚在经营过程中采用各种非法手段偷税漏税八百多万元人民币;欠缴滞纳金二千余万元;拖欠银行和个人各类债务二千八百多万元!如果没有特色当权派的支持,热比亚能如此飞黄腾达么?而恰恰在她春风得意时,具有极大的讽刺意义的事件是:在1994年,就是这个热比亚,当了全国政协委员的热比亚,开始大量向境外组织非法提供国家情报!2000年3月,乌鲁木齐中院,判处热比娅八年徒刑。但仅仅五年,在美帝国主义的干预下,2005年3月,热比娅出院赴美!我们不难看出,恰恰是美国把热比亚从新疆要走的!出境后,热比亚积极参与东突分裂中国的活动,因此,在“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二大上,热比亚当选为主席。制定了五十年建国计划,成为新疆独立的罪魁祸首之一!

可以说,新疆的一切暴乱,都有美帝国主义作为政治背景。帝国主义是现代一切战争、动乱的根源。可是,特色政府对此还只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作法,还只是迷信一味镇压的作法。根本不敢触动动乱的根源,相反,在一切国际大问题上,处处维护美帝国主义的利益,从这个方面,可以说,特色政府对新疆的动乱所谓无情镇压,对中华民族来说,是以喝毒酒来解渴的作法,有百害而无一利。

2000多年前,有一位书生,把笔一扔,叫道:“大丈夫就应该战死沙场,为国立功,岂能够老死乡里?”毅然投笔从戎,应征出使西域。他去的第一站,就是2013年6月26日暴乱的鄯善县,那时叫鄯善国。这人就是班超。班超带领36人的使者团,受到鄯善国王的欢迎。但国王很快冷了,原来匈奴使者带一千多骑兵到了,当时鄯善国爱匈奴控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班超果断地率领36人,趁夜间大风,杀死匈奴使者,把匈奴骑兵打了个落花流水,鄯善国马上归属了汉朝领导。班超,真乃大英雄也!

如果说,西域重归汉朝,是班超具有杰出政治军事才能,也不全对。根本原因还是,汉朝的社会制度的优越性。当时的汉朝早已是发达的封建社会,而匈奴还是一个野蛮的奴隶社会,对于西域几十个国家来说,归附汉朝摆脱匈奴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班超的英勇行为完全适应了社会发展的规律,万古流芳!

历史是过去的今天,今天必将成为历史!历史对于我们今天成功解决新疆问题有什么启示呢?首先,不要一味迷信武力镇压。班超也是夜袭,而且是直趋使者营帐,“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致使匈奴一败涂地,鄯善归附,西域大定。而在特色的报道中,总是“击毙多少”,抓多少。就是见不着任何“改造多少”的报道。毛泽东指挥的三大战略决战,四个月内消灭国民党军154万,其中击毙为少,俘获居多,还统统改造过来了呢!末代皇帝薄仪还为此专门写了《我的前半生》,就是改造成功的事实。如今新疆这么重要的地区,怎么就没有重视改造呢?子弹只能消灭人的身体,丝毫不能改变人的观念。第二,是社会制度问题。汉朝对匈奴的胜利,是封建制度对奴隶制度的胜利;新疆问题层出不穷,恰恰是“特色”社会对真正社会主义的失败。人们都怀念的“我们新疆是好地方”、“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的时代恰恰是毛泽东时代,恰恰是真社会主义时代。社会主义时代,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没有什么特警武警,更没有什么维稳经费。第三是对帝国主义态度问题。汉朝对匈奴的胜利,除了社会制度外,汉朝奉行的是与西域人民和平共处的政策,匈奴奉行的是民族压迫政策,就是今天的帝国主义政策。汉朝对匈奴毫不手软,坚决打击,窦固、窦宪先后率领汉朝大军出击匈奴,大获全胜,这是西域稳定的最根本因素,还不用说西汉汉武帝的倾全国之力大败匈奴故事。“犯我强汉,虽远必诛”!汉朝声威名扬天下,震动古今!今特色当权恰恰相反,“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美帝国主义把社会主义视为心腹之患,必欲灭之而后快,必欲搞乱世界而后快,而他们全面抛弃毛泽东时代的国策,全面投靠帝国主义,用时髦的话说,叫什么“战略合作伙伴”?把自己的钱财送去,把自己的武器军舰给人家看,最后还要和人家搞什么“联合军演”?那是社会主义的敌人——帝国主义呀!那是世界人民的敌人——帝国主义呀!那是热比亚的后台——帝国主义呀!你象奴才一样孝敬它?新疆暴乱安能解决?看来,不是新疆人疯了,是社会疯了。迷信武力安能奏效?美国靠武力占领了阿富汗,阿富汗人民服了吗?

俗话说,“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奉劝特色们,收拾新疆人心吧,“首恶必办,协从不问”,不要一味迷信武力镇压。靠什么收拾人心?悬崖勒马,对内终止私有化改制,对外反帝国主义。否则,钓鱼已失,新疆……西藏……唉,千古罪人矣!

2013/6/30

中国文革研究网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39072

分类: 人权, 其他民族, 政治,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