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藏漂 > 西藏阿里无人区惊魂72小时(三) 斗智斗勇

西藏阿里无人区惊魂72小时(三) 斗智斗勇

2013年8月13日

2013-06-13
前言:
我知道,很多人心里都有一个西藏的梦想,很多人都觉得,这一生一定要去最少一次西藏。我也知道,西藏的旅游旺季马上要来临,很多人会跟我一样,兴致勃勃充满自信的踏上赴藏之旅。所以,如果您看到这篇文字,请转发,让更多人看到,无论运气好与不好,遇到什么样的司机,这篇文字,总能有一些经验提供给大家。

梦想很美,现实残酷。在安全的离开西藏后,我还是要说,我热爱那里的土地和人民,是他们教会了我太多东西,藏民的淳朴善良,援藏干部的大力支持,让我安全回到了现实。让我活着,写下这些文字。

无论在现实中,我们经历过职场上怎样的勾心斗角,无论我们有多少世故,我们依然是生活顺遂不需要在生存线上挣扎的正常人。我们没有想到,一个司机,为了那么一点点可能只有一两百元钱的利益,将一车人的生命当玩笑。人性是如此复杂,人性的复杂在正常的文明社会只是个笑话,我们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八卦的豁达的说:某人见钱眼开,某人小肚鸡肠格局太小。但在那样的绝境之下,人性的复杂是一把杀人的凶器!

继续:

黑夜像泼墨一样将我们淹没在没有坐标,没有前路和退路的荒漠里。我抬头,隔着车窗玻璃看到了星空,还有银河。从小时候老爸带我和刘兔兔一起去钓鱼,在那个住在乡下朋友家喝着茶水吃着西瓜抬头看到过银河的夜晚后,我再次跟银河相见。星空那么美,天空清澈,所有的星星低低的像宝石般点缀在墨蓝色的天空,那么美那么美的星空,我的心理充满了绝望。

从车内看出去,伸手不见五指。忽然我看到了在大概三百米到五百米的距离,大概是去尼玛的主路上,有一辆摩托车经过,一条模糊的光柱如同希望,我兴奋的摇摇马师傅,那时,我们还是尊敬的叫他马师傅:马师傅那里是不是藏民的摩托车?你赶紧打开车的大灯,他们看到了我们的求救会过来,我们就得救了。

那个我们称为马师傅的男人,冷冷的说了一句话:求救什么求救,你们不是要停车么?那你们就在这里呆一晚吧。

高原上未知的黑夜和白天看着雄伟壮丽而夜晚变成居心叵测的剪影的群山还没来及让我切实的感受到死亡的恐惧,这个承担着我们三个人生命的我们叫做专业的司机兼导游的男人的一句话,让我毛骨悚然。

他在惩罚我们,他在我们严令禁止他不顾我们的安危继续赶路时,在用自己的方式恐吓我们!

在藏民和此后几天再次遇险我们求助过的援藏干部不顾个人安危一次次解救我们的人性的博大宽容善良的背景下,这个叫做老马的司机,在没有行凶,没有任何攻击行为的情况下,让我毛骨悚然。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自然的叵测其实是因为人太叵测,自然在面对团结和善良光辉的人性时会妥协,而人性本身的恶意,才是最黑暗的险境!

半小时之内,远处有三辆摩托车经过,藏民们喜欢在劳累了一天后,到十几公里外的邻居或者相熟的朋友家做客,喝酥油茶,吃风干牛羊肉,聊天儿,他们在团聚的时候,随便遇到哪个汉人游客经过,都会热情的招呼,招呼游客们加入,然后将自己的食物和青稞酒拿出来招待客人。他们会跳锅庄舞,会羞涩的跟我们笑,会跟我们说:住下来。

老马一再拒绝我们求助的要求。我们沉默。车内沉默。只剩下老马得意洋洋的谎言。他说:夜间赶路,气温低,发动机热的慢,我们只要再坚持,就能到尼玛。注意,他说的是到尼玛,而不是那个传说中二十公里外的小镇。

我精疲力尽,无语的将头转向车外,脑子里急速运转,想着对策。

就这么一转头,我整个寒毛和头发根都竖了起来。目测非专业评估,两三公里外,闪耀着不知道什么动物的悠悠的绿色眼睛,一明一灭,越来越近,然后再多了一对儿眼睛,然后再多了一对儿眼睛。

我叫醒了因为身体不适昏睡过去的小夫妻,问:那是不是狼的眼睛?

小姑娘和她的老公爬到车窗上看,说:看到了,不知道是不是狼。

老马冷笑:肯定是狼!

狼,陌生的只在小时候动物园中见过的,半死不活的动物。也同时是我们在小说中看到的种种版本的探险者不停描述的动物,他们昼伏夜出,群居,攻击人类,在所有的探险杂质和探险家的描述中,果断狠毒,他们成群出没,对猎物毫不留情,他们坚韧,他们不放过任何目标。

脑子飞速盘算:此时只能前行,不能后或者停留,如果前行,好的结果是如老马说的找到了主路,那么我们还有一线生机,如果停在这里,只能听天由命。

用百年孤独的文学手段,我穿越到两天后再次遇险,我们碰到了援藏干部,尼玛县下属文布地区的党委书记,年轻的帅小伙,汉人莫书记的时空。莫书记在解救我们的他的简陋的吉普车上跟我们说:姑娘,我们这里狼不可怕,我们这里最可怕的是棕熊,如果你们这个4700遇到狼群,可能会没事儿,但是如果遇到棕熊,十两4700的车队也没辙!而且姑娘,我们尼玛县棕熊出没,县委大院还被棕熊光顾过,这事儿都上了网络了,你查查就知道!

两天后的那个下午,听了莫书记的话,如果我手里有一把刀,我会毫不犹豫杀了那个姓马的男人。

刘苏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5466e0101dwrl.html

分类: 回忆, 藏漂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