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藏漂 > 西藏阿里无人区惊魂72小时(二) 黑夜

西藏阿里无人区惊魂72小时(二) 黑夜

2013年8月13日

2013-06-13
前言:
经过此次风波,我认为只要做好足够的准备,大北线并不可怕。我记录以下文字,是为了提醒各位不要忽略人的重要性。在大北线,无论遇到任何困难,沿途总能遇到藏民,唯一的原则,马上停下,找到最近的藏民,要求住宿。藏民淳朴,非常友好,他们会无条件让你住宿,同时我们也应该给予他们相应的酬劳。只要遵循遇到危险和车辆故障,坚决找到藏民留宿这个原则,任何人不会有生命危险。

此后的72小时,不停遇险的过程中,藏民的友好和质朴让我们无言感激。而司机的一次次的恶意冒险,让我们将生命交给了一个没有职业道德漠视生命的男人。

好啦,接着写。

一切的灾难,只是个开始。

经过详细检查,车辆故障是:由于空调皮带轮老化,导致空调无法正常运转,强行运转后,风扇温度过高,发生爆炸,而爆炸后的碎片打穿了车前盖,并向下割断了冷热水循环的管子,导致水箱里的水全部漏光,车辆完全无法行驶。

作为多年驾驶经验的司机,老马找了个最笨也是唯一的法子:用他车里的抹布堵住漏了的水管。然后,他做出了第一个草率的,孤注一掷的决定:把我们走前在拉萨采购的48只矿泉水全部打开,倒进漏水的水箱里。

我们在拉萨装备供给时,买了大量矿泉水和两箱牛奶。凭着一点点可怜的自救常识,我们三人坚决反对将所有的水都用光,在跟老马激烈冲突的情况下,强行留了四只矿泉水。因为还有两大箱牛奶,我们认为留四只矿泉水加上牛奶,还有车里很多干粮,足够我们支撑到脱险。

正午12点十五分,距离我们在藏民司机的指引下找到去尼玛的路不到四十五分钟,车停在一辆海拔5200米的垭口,我们顶着烈日,将所有矿泉水瓶子打开,将水倒进水箱。

倒完水后,老马随手就把矿泉水瓶子扔到路边,我不知道人在危机的情况下会怎样,我当时第一反应是居然是可笑的环保意识,塑料瓶子不可降解,我们不能污染环境!紧接着我们才又反应过来,瓶子不能扔,要留着备用。于是跟小姑娘两夫妻一起,找到车里备用的一个麻袋,将几十个矿泉水瓶子收集起来。

就这样,勉强将车开下了山。当时我们很急,事情刚发生,我们都没有经验,而同行的小姑娘的严重高反更令我和小姑娘的老公害怕。我们最本能的选择是,赶紧把车开到海拔低的路上去,把小姑娘的高反缓解。

正常情况下,水箱无水,会导致发动机无法做到冷热循环,发动机温度过高会最终导致爆缸。就这样,勉强开了十公里,老马停下车,水箱里的水全部漏光,我们找到最近的水源,将路上住宿条件不好我们买的两个洗脸盆和收集起来的所有的空的矿泉水瓶子打满,不停的往发动机上泼水,一脸盆的水倒在发动机上,发出了吱吱的声音,水蒸气瞬间淹没了我们,那么小的脸盆,无异于杯水车薪,发动机烫的不能碰,无数盆水倒上去,发动机渐渐冷却下来。半小时后发动机温度正常,我们再用矿泉水瓶子装满淡水,倒进水箱。

就算再无知,在平地上我们也看过那么多灾难电影,看过那么多灾难小说,我们也知道,此时无论雇主和雇员,无论身份如何,我们要做到的是通力合作,把自己救出去。那时候情况危急,没有时间去回头检讨错误,也没有时间埋怨,我们三个没有质问司机任何一句话,哪怕一个单词。只是机械的打水,装水。等发动机冷却,再上路。

在平均海拔4300米以上的高原,任何行动都会带来巨大的负担,任何负重都会带来供氧不足而导致的气喘,甚至在没有负重的情况下,快走两步都会导致生理上的极度不适,剧烈的头疼以及可能引起的严重的高反。即便如此,就连刚刚高原反应剧烈情况危急的八零后小姑娘,在通力合作打水运水的过程中,都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偷懒。

高原上的水塘,如此美丽,映照着蓝天白云,但是冷的刺骨。我跟小姑娘和她的老公说:你别干了,你还在生理期,这里的水太凉了,你不要碰冷水。

小姑娘不同意,跟我说:刘苏姐姐,少一个人,你和我老公就做的多,我也担心你们,我心疼老公和你。

阻止多次,这个勇敢的八零后小姑娘依然坚持跟我们一起运水。期间仍然上吐下泻,仍然嘴唇发紫。

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是激发潜能。感谢上帝,除了体力透支,除了气喘,我和小姑娘的老公三个人,都没有出现严重高反。

两百公里,不过是广州到深圳还多六十公里,不过是城市的高速两个小时不到的车程,不过是轻轻松松谈笑聊天一眨眼就到的路程。可是在阿里无人区,车坏掉的两百公里,就是噩梦,是无边无际的绝望,是逼得自己冷静,不想未来,只能低头将眼前具体的事情做好的漫长旅途。

我们三人不说话,低头干活。机械的重复着开车十公里到十五公里,然后停车半小时到一小时,看到沿途有水源就欢呼像遇到了上帝,然后下车打水,在老马的指挥下不停的运水,将冰冷的湖水泼到发动机上,然后等发动机冷却后,再一起搬着装满了几十个矿泉水瓶子的麻袋搬到车边,把漏了的水箱装满的过程。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没完没了,没完没了。

下午六点十五分,经过将近六小时的超体力透支的情况下,我们在去尼玛的土路上看到了路边一户藏民。停下车,我们去了藏民家里求助。

藏民不懂汉语,但他们家有个小朋友,在尼玛县上中学,勉强能和我们用汉语交流(这户藏民我会专门撰文写)。老马让那个小孩子跟他的父亲说:我需要圆形的木头,我要砍刀,我要水源。而我们三人经过短暂交流,决定留宿在这家藏人家里。

老马忙前忙后,找到一个直径跟割断的水管一样大小的圆形木头,用砍刀砍成大约十五厘米长的圆柱,堵住了水管,然后又用石头堵住木头,管我要绳子。我解下了自己的鞋带给他。

我们说:今晚留宿,然后再想办法。老马一直跟我们说他懂藏话,在跟男主人连说带比划的情况下,他告诉我们,说:藏民说了,再有二十公里,就是一个小镇,到了那里我们就可以住宿,我可以修车,这样不耽误行程。

西藏天黑,是晚上九点半,也就是说,如果那个传说中二十公里外的小镇存在,我们中间加满水,给发动机物理降温后,只要再停一次,两小时内,怎么都到了。

此刻我们已经对老马产生了质疑。我们质疑的不是他对汽车机械的常识和对汽车故障的应急处理手段,而是本能的觉得他不可信。我们相信萍水相逢的给与我们帮助的藏民,看着他着急的眼睛,我们一再问:尼玛有多远,那个小镇有多远?他不停的摇头点头,不停的回头指着自己家的摩托车(藏民稍微富裕的家庭都有摩托车,也靠摩托车互相之间串门儿,放牧和通消息),老马一再的跟我们说:二十公里以外,就是小镇了。

这时,我们犯下第二个错误,就是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相信了老马的所谓翻译。很多人会提出质疑,为什么老马会不停赶路,这个我会在以后的博客里,谈到西藏旅游体系里,旅游公司与司机的利润分成的方式时,详细解释。

于是上路。

年近四十,绝境之下,汉人在平地上所有的世故忽然贯穿全身,我本能的用手机拍下了车辆初初遇到事故的机械状况以及老马的应对措施的图片,也拍下了沿途我们不停运水以及遇到藏民后所有的图片。当时没有意识到这是为什么,事后在脱险后跟旅游公司交涉的过程中,我们三个不同视角拍摄的图片起到了关键作用。这是题外话。

在不停的询问老马走了多少公里,他死活不说后,我开始留意行程表。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过去了,那个传说中的小镇还是没有出现,而沿路的藏民也不见了……

九点四十五分,天完全的黑了下来。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高原的黑夜。我不知道,在城市中呆惯了的我们,在那样的黑夜里,感受到的切实的茫然的恐惧和本能的害怕像谁诉说。我也不知道,这样的危险什么时候结束。

一天的颠沛流离,整整14个小时,除了早餐,和路上不舍得喝,只能一小口一小口抿的水,我们什么都没吃,而且超体力透支,车上的三人已经完全无语。小姑娘一路肚子剧痛,咬牙不诉苦,只是坚持跟我们一起询问路况。此刻她已经虚弱的躺在老公怀里,我不停的回头看她,她安慰我:刘苏姐姐我没事,我能坚持。沉默,在小小的车厢里透露着绝望的气息。我们连问老马还有多远的力气都没有了。

晚上十点钟,打开大灯不停赶路又担心着水箱和汽油的我们,忽然遇到了另一个情况:去尼玛的土路的主路上,经常会有横穿过土路的河流,所以会建很多长十米左右的桥,而我们面前的这座桥因为使用年数久了,地基松懈而坍塌。这在白天根本不是问题,我们只要绕开这个坍塌点,开车到旁边的戈壁摊上,就能绕开它,重新找到主路。

可是黑夜,那么漆黑不见五指的黑夜,一旦绕开主路,看不清路况的情况下,我们面临着三大危险:一、迷路,进入真正的山里,而所有人一再强调过,无论是攻略,还是去过西藏的人们,都一遍一遍的写过:千万不能离开主路,千万不能迷路在山里,那样就救助无门,连搜救都困难!二、万一遇到戈壁上尖利的石头,爆胎后,连走都走不了。三、如果遇到沼泽,车辆陷入,很可能连车带人都陷下去,而在黑夜里,没有人知道,这片沼泽默默的吞噬了一辆丰田4700和四条活人。

小姑娘第一个反应,马师傅我们不走了,我们就在这里停车。我们三人都反应过来,老马一意孤行,不停的跟我们说我认识路,我知道绕过这个河床,就可以找回去。

在几经交涉老马还在开车的情况下,我们厉声制止。这个骂骂咧咧的男人,终于无奈的停了车。然后熄火。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

刘苏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5466e0101dwpg.html

分类: 回忆, 藏漂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