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藏漂 > 西藏阿里无人区惊魂72小时(七) 谈判

西藏阿里无人区惊魂72小时(七) 谈判

2013年8月14日

2013-06-13
前言:索赔的过程其实简单,路上所有的证据,录音,事实,以及抓住对方的痛脚,清楚的知道对方最在意的,分析自己所有的资源,人际关系的,等等。这是谈判的关键。

住进酒店,小姑娘非常聪明的给她的接团旅游公司打了电话。他们就是我说的,自己没有走过大北线,把要走大北线的客人转给有能力走大北线的旅游公司的车队(他们赚的是合法的人头转让费)。对方负责人二话不说,马上要赶过来。

小姑娘跟我说:刘苏姐姐,我们开始心理战啦。

我无限欣慰的看着这个小姑娘,勇敢,有忍耐力,有原则,有勇气,还有智慧,我不如她。我抱了抱她的肩膀。

当然,第一时间,小姑娘承接的车队给负责我们此次行程的负责人打了电话。同时,我在酒店里给手机充电,打开手机,对方负责人的道歉信息蜂拥而至。

此刻我无需主动,我们只需要等待。

轻松的放下行李,我们仨出去找食儿吃。破天荒的,我们要了啤酒,三个人举杯:庆祝回到拉萨,平安啦。

我看着这萍水相逢的小夫妻,无言的感激。他们没有扔下我,包容我的错误判断,他们一直不离不弃的照顾我,跟我在一起。萍水相逢,如此简单的字,却给人间所有萍水相逢的情谊做出了最深刻的注解。

回到酒店,旅行社负责人一脸灰败的进了我的酒店房间。开口就道歉,姿态很低。我忽然打断他的道歉,笑嘻嘻的对着他说:你先坐,我要先发一个邮件。对方闻言,脸色更加晦暗。这里可能要做一个推断和臆想,之前介绍这个旅游公司的我的朋友,一再跟他们强调我只身一人,要特别照顾好我。我不过一介布衣,无权无势。但是朋友介绍的时候,想必事前说了我所谓的背景。写字儿的,诸如此类。我感激我的朋友事前无意识的铺垫,并在谈判中利用了这一点。

继续。

我发完所有的邮件,起身给对方到了一杯水。客气的抱歉:不好意思,赶稿子,对方急着要这次西藏行程的景点介绍(路途中,我每晚记录人文风情,这是约稿任务)。

然后当着来处理事情的旅游公司负责人的面给约稿的朋友打电话:稿件在我邮箱里,我已经发出,还有一部分旅游公司的介绍,我已经写好,我先处理这边的一点小麻烦,处理完我就完成稿件了,也会根据处理结果再决定这篇稿子发不发。

回头,跟小姑娘两夫妻一起坐下。

第一句话我直接问:我想知道,你是否知道老马没有走过大北线?

对方沉默,踌躇,想着答案。

我又追上了一句:我还想问问你,这件事,你用你个人给老马兜着,还是用公司给老马兜着,还是你决定不兜着老马了?

跟着补上一句,笑嘻嘻的说:你的决定,影响我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方式。

对方实在忍不住生气拍案而起:我不帮他兜着,这个事情太过分了,我承诺,他今晚、立刻从我的公司消失。

我马上再问一遍:那你告诉我,你到底知不知道,老马没走过大北线?安静的看着对方的眼睛,看着他尴尬,然后小声说:他跟我说,他走过。

我且不去推论这里面的漏洞,老马是这家旅游公司多年的员工,到底走没走过,公司能不清楚?我只是要这么一句话,对方的态度标明,他首先把自己和公司摘了出去。

接下来的三小时,我们按照事先约定的,唯一的男性不说话,我跟小姑娘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随着描述,对方脸色越来越沉重。

说完,对方结结巴巴说抱歉,然后给出了初步的赔偿方案。特别提出,给每人一千元钱的精神损失赔偿。

等对方提出具体方案后,我跟对方先提出几点质疑:

一、为何派没有走过大北线的司机跟团。

二、为何没有在事前检查车辆状况?

三、为何一个所谓正规旅游公司派了一辆黑车而不是有当地旅游执照,挂着藏AL的牌子的合法车辆给我们?(听到这句话,对方脸马上黑了)

四、为何我们两家,相同的路线,相同的旅游公司,相同的合同,附件的路程却不同?

五、特意强调,路途中所有的图片,文字,人的证据以及联系方式我们全部都有留存,并已经放入其他人都能进入的我的工作邮箱。

正在问的过程中,把小两口介绍给这家旅行社的车队负责人到场。坐在旁边,一言不发听处理意见。这里特别说明一下:这个行业,圈子非常小,谁做的好,谁做的不好,整个圈子半日内全部传遍,而各自旅行社的业务能力基本靠回头客和熟人介绍,一旦发生这种恶性的,漠视常规处理手段和违反游客安全和利益至高无上的行为准则的没有职业道德的事情,其他的旅游公司为了自己避免麻烦,为了自己的声誉,也不会再将客户介绍给这家旅行社,因此,这个介绍客人过来的旅行社以及承接我们的大北线行程的旅行社,此刻会比我们更关注事件的处理结果。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小姑娘精准的做出判断,打电话给双方的合作伙伴,到场监督事件的处理结果。

我看了看同伴,这么多的挫折我们迅速培养了默契,得到他们眼神的示意后给出了我的意见:整个大北线,我们没有旅游,一直在担惊受怕,相当于一半的行程没有完成,所以我希望索赔一半的团费,另外,我们每个人为了换好车多加的六百元也需要退回,还有报销我们做公交长途车回来的没人三百元,另外,您说的一千元精神损失费,我并不认为可以补偿我们的所谓精神损失,但是我在其中看到了您的诚意,因此,作为一种象征性补偿,我个人没意见。

对方迅速的在纸上计算。算出了一个数字。马上答应,刘姐我马上去取钱。

众人散去,小两口去自己房间休息。一小时后,取钱的负责人再次给我电话,说到了酒店了。

我一开酒店房间的们,看到多了一个人。我马上笑着问:您带来的律师?对方马上否认,不是不是,我们公司的职业经理人。我又嬉皮笑脸的问这个职业经理人:你是怎么管人的?

下马威谁不会!

接着有变数,负责人结巴的说:刘姐,我算错了,我想这个赔偿有问题,然后就要解释。我一边去叫隔壁小两口,一边直接打断对方:你直接说你的想法,别解释。解释起来怪麻烦的对吧?

笑,看着对方的眼睛。

对方期期艾艾的说:这趟线我赔了好多,能不能那一千元的精神赔偿,就不要了。

我正经了脸色,语速缓慢,对他们同行的两人说:老某(以后暂时用老M代替称呼,由于种种原因,我不公布这位的姓氏,原因我会另行撰文解释),我实话给您交个底,整个这72个小时,我没有告诉我先生所有的过程,他一直不知道,然后打开手机微信给他看:我在第一次坏车的第一个晚上,音讯全无,到了一大早,尼玛县有信号,我第一时间报了平安,我不是怕我先生担心,我是觉得这就是个小破事儿,给他知道了,后面的事情就复杂了,直到现在,我都没告诉他。

我指了指旁边的同伴:他二位怎样,我不清楚,但是老M,我诚恳的告诉您,我敢一个人走这趟线,只要我人活着,我就不怕所有的事情,您明白什么意思?

对方点头,明白明白。

我再次描述:老M,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再继续旅行,明天的机票助理已经帮我订好了,长话短说,我可以走了以后,找人来处理这件事,那时候,我想,连我们三个的来回机票,都有人鸡毛蒜皮的给您算回来,这一千元,我要的不过分,这是原则问题。我是老百姓,我只能通过西藏旅游局投诉的正常渠道去解决,但是我相信,凭着我们掌握的证据,赔偿不止这些。

善良的看着对方:关键是,您麻烦。我不麻烦。呵呵。

老M一抬手,不说了,赔。

当场数钱,小姑娘喜感的说:刘苏姐姐我数钱紧张,我们到楼下大堂结算台借用一下他们的点钞机好哇。

一行人下去点钞。银钱交割清楚,我忽然对老M说: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对方马上紧张了:您说。

我:我最后一个要求是:你要保证我们未来24小时一直到明天离开拉萨的个人安全。能做到么?

老M诚恳的点头:刘姐您想多了,一定是安全的。

再三确认后,我加了一句:那,我就不用跟我西藏军区的朋友打电话欠人情,麻烦人家用军车送了?

老M再三点头:咱法制社会,不会出这些奇怪事。

还好,还有人知道这是法治社会。呵呵。

客气的跟小姑娘一起送两人离开。回来后,再次跟莫书记发信息:一切平安,琐事已经处理完,大恩不言谢。下次来大北线,我来找您。

莫书记回信息:我们西藏都是好人,你再来,我带你玩儿大北线。

这个世界上,好人居多。真的。

后记:惊险的72小时,算是全部写完了。后续的处理,我很矛盾,首先我要对自己的错误负责,其次,在解决赔偿的问题上,我看到了这个旅游公司的诚意,一个运行了十多年,没有大问题的旅游公司,出现一个个例,在诚意做出弥补的基础上(金额大小不是问题,关键是我们看到了诚意)承诺给我们,坚决不让老马再承接旅游团的带团任务,并会在内部给予处理。对于这样一个公司,十几年的声誉一旦损毁,我觉得还不至于,因为事后我的了解,这个公司确实风评很好(这也是我找他们的原因)我想我们应该客观心平气和的看待任何人以及经济实体的偶尔的错误,因此我没有公布这个公司的名字和详细资料。

但是对待老马的问题上,我有如下看法:

一、培养一个又能力带团的西藏特殊地区的司机,不容易,在即将到来的西藏旅游忘记,该公司是否能够真的如承诺一般,处理老马,我个人存疑。

二、但是,如果老马即便不在这家公司做,还会在别家公司做,无论他在哪里,只要他还接待川藏线,云桂线,青藏线,西藏各地区线路的接团任务,就是对他人生命的漠视。我的犹豫是:是否要赶尽杀绝?生存不容易,我们已经平安,用什么样的方式提醒大家,我还没找到一个权衡之后的成熟的答案。

三、再次强调,就我个人感受,西藏旅游行业,其实是正规成熟的,而且行业内的人都视声誉为最重要的基础,因为声誉意味着业务量,也意味着诚信。一路上我们遇到了所有的好人。请大家客观看待这次的独立事件。不要因此对西藏产生误解。

四、我从来不认为某个地域的人有问题,我有很多东北的朋友,相交多年,我想再次强调,这是一次独立事件。请勿跟地域联系。

另外声明:

我会将此次赔偿的个人精神损失费一千元捐给西藏地区的儿童并一如既往的公布捐助凭据,并此后坚持尽我所能对西藏地区的儿童进行捐助。这个接下来的事情要跟莫书记联系后再确定具体的方案。

刘苏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5466e0101dwya.html

分类: 回忆, 藏漂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