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藏漂 > 西藏阿里无人区惊魂72小时(五) 内部矛盾

西藏阿里无人区惊魂72小时(五) 内部矛盾

2013年8月14日

2013-06-13
前言:
在写这个过程的时候,我尽量保持冷静,客观描述所有发生的事情。我依然要在这里强调,我对我所有的描述负全部的法律责任。

这不是探险小说,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此刻坐在家里,舒服,安全。我写下这些文字。

直接找到了一个写着尼玛县宾馆的地方,小姑娘和老公下车去问情况。老马继续在车里骂骂咧咧,我当时只想着,这个全县装修最好看起来最整洁的招待所,不管多少钱,哪怕我自己出钱,我们都要安顿下来。

小姑娘从宾馆出来,一脸疲惫,打开车门,我第一句话就问:多少钱?在都累的时候,最简短的交流会引发误解,而且我当时不知道小夫妻之间在短短的进入招待所内的三五分钟发生了什么,小姑娘瞬间崩溃,质问我和她的老公:难道贵就不住了么?难道我们花钱养了一个爷,他说怎样就怎样?她回头问她的老公:你为什么要让我对老马客气?你为什么就不体谅我,我24小时没睡觉了,我肚子疼,腰快要断了啊!我不是你们,我做不到你们那么圆滑,我只知道,我们要维护自己的权益,你们为什么那么懦弱!

我在尼玛县宾馆的大堂里,抱着这个累及了的小姑娘,心疼。真的心疼。但是老马在,我不能跟她解释这一切的原因。

尼玛县宾馆,没有热水没有厕所,因为本地缺水,所有的水都限量供应。老马看到小姑娘哭着从宾馆出来,本来得意洋洋的脸出现一丝心虚,他招呼我们上车,两分钟后,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小小的简陋的宾馆。我跟小姑娘的老公简短交流,那一瞬间,我们是伙伴,是一个团队,是需要共同解决一个现实问题的工作搭档。以我们相同的阅历和世故,我们的默契快速建立,无需交流。我说你照顾你媳妇儿,我跟老马去修车。

到此时,我们三个最少的睡眠有一小时,最多四小时。依然滴水未进。

我坚持跟老马去修车,他以为我在立场上是支持他的,他一直以为,我是最容易对付的那个人。

此后,他一直如此以为。

如果我们无知,是因为文明社会里对自然状况和人性的不了解,老马的无知,是因为他相信了自己的势力的眼睛和判断。他一直觉得,我单身一人,小小个子,从不发火,是我拿他没办法。或者他在心里一直偷偷的笑这个一路对他温言细语的单身傻瓜女人。

跟去修车,我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车况了解详细,跟当初的判断一样,空调皮带老化导致的一系列事故。老马得意了,跟修车师傅说,看,就这样我还开了170公里。得意洋洋中,他跟修车师傅说:昨天我遇到的藏族司机,他说他曾经在这条线上车辆抛锚,那个傻逼司机,把客人安置到最近的牧民家里,他让藏民开摩托车带他到有信号的地区,打电话求救,先派了车把客人接走,他自己等了三天三夜才来了大拖车,花了巨多的钱把车拖走了,傻逼。

我在车里听到这个,气极而笑:原来老马知道导游和司机的行为准则,其实他不无知。

心在刹那间冷成了石头,OK,只要安全回到拉萨。只要安全的,回到拉萨!

中午十二点半,车修好了。我看着老马跟修车师傅讨价还价,给了四百元人民币。我一直坐在车里,他以为我睡着了,以为我不知道他给了师傅多少钱。(关于跟公司报账的问题,后文会有跟踪哈)。

给了钱,老马做了个举动,他大方的打开后车门,从我们所剩无几的储备里,拿出了一整箱牛奶,送给了修车的师傅。之前我们从没有计较过的细节,在经历过这许多事情后,我小人心理发作:修好车,我也会给,在藏区呆了这些天,发现实物的交换仍然深入民心,藏人把实物的给予看成是人情的表达,自然而朴实,但是你给,和我给,是两个概念。我不出声,因为我想看看这个算计到骨子里去的司机忽然这么大方,到底是为什么。

紧接着老马进了修车师傅的房间,他们去开修车收据去了。(两天后在拉萨,我们跟旅游公司的交涉中,印证了老马各种虚报账目的问题,此处不废话了)。

接下来还有四五天的行程,我跟老马说:找个超市我要去买水。买水的时候,老马跟进来,没有主谓宾的说了一句:我要买烟。我真的好想笑,好了伤疤忘了疼,我开始有嘲讽戏弄的心情。所有平地上的人的虚伪和世故全部呈现,我不动声色的跟柜台的服务员说,来条烟。一整条白沙烟付款,老马还是不过瘾,又追加了两盒不同牌子的烟,说是尝尝新鲜。

回到住的地方,老马自行去休息。我们三个开了简短的会议。

意见产生分歧。

小姑娘生气的问我:刘苏姐姐你为什么还要给他买烟?他不配,他根本不配。如果是个好司机,我们小费烟什么都愿意给,你为什么姑息他?

我看着小姑娘的光洁的额头,还在苍白发青的唇色,一时间无从讲起。

我无法跟小姑娘解释:如果现在打电话给旅游公司,重新派车,第一,旅游公司既然拍了这样的一个司机,那么诚信有问题,再拍什么司机,我们无法知道,而且,涉及到经济利益的分配,我已经对这个公司的诚信完全不信任票。一旦闹僵,我们就只能滞留在尼玛县,人生地不熟,将会发生什么更加不可预计。第二,最险的路程,我们已经走了,接下来的路,大家都认识,只要车修好了,我们怎么忍都能忍到拉萨,只要平安到了拉萨,什么都好说。第三,老马敢这么猖狂,是因为我们此行三人,两个女性,只有一名男性。一旦发生冲突,小姑娘的老公要同时照顾我们两个人的安全,女人在最原始的对抗中成了累赘,此时起冲突乃不明智之举。

我只能跟小姑娘说:你的老公在,还有姐姐在,不会让你白委屈。

小妞问我:为什么你那么能忍。

十三年的年龄差距忽然就这么横陈出来,我在她身上看到勇气,看到捍卫自己的黑白分明的干净的内心,她在我身上看到了老奸巨猾和城府。她看我的眼神充满了疑惑,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26岁的自己。

最后达成一致协议,缩短行程,直接赶路到纳木错,在纳木错住一晚,然后回拉萨。

缩短行程是我们自己提出的,此刻已经没有游玩的心境,只想赶紧回去。打电话给旅游公司的老板,他让我们直接跟司机商量。找到老马,我们刚开口说缩短行程,他马上开心的答应了。

西藏的旅游旺季就要到来,缩短行程意味着又节省了路上的住宿费,门票,又意味着他可以早一天接其他的团。时间就是金钱,这个道理深深的刻在他的心里。

晚上一起吃饭,小姑娘还是忍不住脾气,拿着我们跟旅游公司签的合同,以及合同附件的旅游路线,开始跟老马一个一个对经典。此时的老马,激进外交胡缠的本领,把A经典放在B经典,反正那么多湖,逼急了他说:不然我再带你重新走一次?旁边一个甘肃籍的藏民大哥听不下去,一把扯过我们旁边的椅子,做到我们这桌,跟老马掰哧经典,藏民大哥汉话说的极好,他指着很多经典问:这里,还有这里,还有离尼玛七十公里的这里,你都不去,你们走大北线干嘛?

在悍然的一米八几的藏民大哥的质问下,老马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害怕和心虚。

聪明的老马,应对积极情况以及他设想的随后会产生的投诉问题的方法是,晚上我们回到住处,他忽然跟上来,跟我说:刘苏,小刘,我身上没钱了,你借我一千块钱!

尼玛县是中国最年轻的县城,方圆十五万平方公里,这个县城,再落后,也有柜员机。一个司机,在遇到种种险境后,为了怕我们投诉,使出了很可笑的所谓防范手段。

请容我穿越回去,当时,请容我站在这种情景里冷笑的说一句旁白:眼皮子太浅的老马,他以为一千元比天大!我以为他要管我要两千三千。

二话不说,我数了一千元当着同伴的面数给了老马。四十年的人生经验和江湖气,忽然露头,老马走后,我对着小姑娘的再次质问,回答:放心,他怎么吃进去的我让他怎么吐出来!

刘苏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5466e0101dwts.html

分类: 回忆, 藏漂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