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文艺, 言论 > 才嘉:藏文化危机乃藏民族生存危机

才嘉:藏文化危机乃藏民族生存危机

2013年8月24日

自从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印度,并在印度政府援助下,在达兰萨拉建立藏人移民定居点之后,每年都有大批藏人流亡印度。1988年后,九十年代藏人流亡增加。现今担任达赖喇嘛办公室秘书长的才嘉先生就是九十年代从四川逃亡至达兰萨拉的。才嘉出走印度之前,曾经长期在四川藏区担任中学教员。在本次特别节目时间里,我们播出对才嘉先生的专访,请他谈谈他本人对西藏近年来所发生的变化的估价,西藏地区社会发展引起的物质与精神方面的问题,西藏建设所必需面对的深层危机,西藏人作为一个民族的感受,西藏文化何以维系等问题。才嘉先生回答了我们的上述问题。

首先,才嘉先生从他离开西藏藏区开始,谈到西藏民族生存危机。

才嘉:我是1992年的时候离开西藏,也就是四川的藏区,当然在我们自己的概念中,四川的藏区是西藏的一部分。当时的状况和现在的状况当然不一样,十几年的时间,各方面的变化是很大的。但是,总体上来讲,西藏民族危机,我觉得仍然十分严峻。所谓的这个危机到底是什么?我个人认为:就是西藏民族的生存危机。我一直没有谈西藏的发展,因为目前连我们的生存空间都非常困难的时候,也根本谈不上什么发展。

生存危机是什么呢?我觉得对西藏民族来讲,当然物质生活非常重要,我刚刚讲的变化,比如说九十年代到现在,整个西藏的物质状况绝对有很大的变化,包括中国一直宣传的青藏铁路通车,以及过去多年的西部大开发,虽然西部大开发有正面的负面的各种各样的评价,但是对西藏的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我们是肯定的,包括青藏铁路、西藏的公路,交通、通讯方面的改善,但是这些全都是物质上的。

才嘉先生并不否认改善西藏物质生活的必要性,他对国际上有很多言论对青藏铁路通车也持很正面的看法,但对于通车后藏人生活并没有获得相应的改善和藏人的处境反而边缘化的现状十分担忧。他表示:

才嘉:那西藏是不是不需要物质上的改善?绝对不是,西藏需要这种发展。比如说青藏铁路的通车,我们觉得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为它可以改善当地的物质生活。铁路通车后,拉萨和西藏很多地区民众,交通便利、物价改变、日常用品的改善……等等,对于民众来讲是很好的,光从这一点来看,青藏铁路通车的时侯,我想一般的老百姓是很高兴的,他们觉得铁路通车后会带来很多、很好的方便。结果是通车已经三年多了,带来的是什么?带来的是一大批一大批的外来人口,藏人的生活越来越边缘化了。这是因为西藏人本身的文化素质,不用说在一个大城市里,一个汉人和西藏人,在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东西、同样的资源,让他们做生意,西藏人绝对会失败。因为他本来不是一个做生意的民族,他本来的文化背景当中,他没有办法赢得过外来的做生意的人。所以在他越来越边缘化的时候,西藏人赫然发现青藏铁路的通车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好处,反过来,运来了很多很多的外来的人,是这些外来的人让他们边缘化,运回去的是一批批的西藏高原的资源,这时候,他们就想不通了。我这是一个举例而已。

这就是说物质的发展,要看它真正对当地的民众有没有帮助,这是一点。

从物质的发展到真正造福于民,造福于藏人,才嘉先生所提出的问题并非仅仅涉及西藏,从一定意义上,这也是全球化对人类社会整体提出的问题。不过,才嘉先生的思考并不仅仅停留于此,他从对物质的普遍需求推进到精神文化层面,提出了西藏民族的生存危机问题,他认为西藏民族的生存危机也及是西藏的文化危机。

才嘉:另外一点,我刚刚强调,我们当然不否认这些变化,但是关键的一点,就是刚才我提到的西藏民族生存与发展,生存的危机是什么?一个民族要生存,关键的是他文化的生存。我觉得西藏的文化的根基是什么?当然是西藏的语言和文字。那西藏现在的语言和文字遇到了很大的危机,我个人认为:西藏的文化是西藏人的生活方式,当然现代化会冲击到过去的一些传统的生活方式,但是根本的价值观不会改变。西藏当然要发展,比如说:西藏人不排斥现代化,不拒绝电脑,如果说电脑是现代的标志,西藏人也需要电脑,但是西藏人需要的电脑是藏文化的电脑,有藏文键面的电脑,但是微软不可能专门给西藏专门做这样的软体,为什么?因为它赚不到钱,微软是以商业考量去做软体,所以当这样的现代化冲击西藏传统文化的时候,西藏人会产生一种焦虑感。西藏所有的根基是语言和文字,是在语言和文字的基础上建立起文化和宗教。那现在西藏的语言文化遇到很大的冲击。在西藏,你学不到真正西藏的语言和文化,因为它没有实用性。我这次去加拿大发现,在加拿大这个英语国家里面,他的魁北克省用法文,所有在这个省要工作,要任职,要做国家公务员的人必须要懂得法文。但是西藏没有这项规定,任何一个汉人只要汉语讲的很好,汉文程度好的话,你可以在西藏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什么不能学习学习魁北克。我的意思就是说,这样的话可以保护西藏的优秀文化和宗教。我再举一个例子,一位老年人去邮局发信,如果他不会中文,就不能把信发出去。老年人去银行,存款或取款,必须要填表,要懂中文,那怎么办?只有去学校把读书的小孩子带去协助他。

才嘉:我的意思就是说:纯粹的藏族地区,而且是百分之九十使用藏语的地区,藏语基本上是边缘化了,藏语没有用,在这种情况下,藏语没有实用性的时候,人们对藏语的重视,也就越来越淡化。所以我的焦虑是,虽然物质一直发展,但是实际上精神层面的东西消失的越来越严重。例如,在西藏拉萨一带有三大寺,这三大寺,在过去可以讲,是西藏的政治文化中心,现在可以讲,是西藏的文化中心。过去从四川、云南、甘肃、青海来的人,不需要什么通行证、暂住证,任何一个出家人、任何一个想学习的人,可以直接去三大寺学习,现在不行;规定不是西藏自治区的人,没有证件不能住在寺院里,所以真正的大寺院现在几乎是空的。那么,我的担忧是西藏文化现在遇到这种断层阶段,这种传承会不会在现阶段断裂,还好,现在有西藏流亡社会。达赖喇嘛一到印度,印度总理就曾询问需要什么帮助,达赖喇嘛的回答是:其他的不需要,需要的是对下一代的教育。所以在这边流亡社区的寺庙、学校是以最重要的方式建立,传统西藏文化的传承在这边得以继续,这大概就是西藏文化的现状。

记者:如果在不谈政治问题的前提下,在现状,中国共产党的框架下,有没有可能改善西藏文化的处境?

才嘉: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中国领导人、决策机构对西藏文化的了解,然后是他们的思路是否开放。如果是相通的,对文化的保存和保护应该没有问题。刚才我举例加拿大魁北克,其实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类似的例子,比如在印度,印度联邦中的一些邦拥有各自的语言、文字,而且这些地方为自己的语言文字而骄傲,印度政府也从来没有因为这些邦拥有自己的语言、文化而指责他们要分裂印度,很平稳的可以发展他们自己的文化,也就是说,至少可以保存他们的文化。我认为关键在于对文化、价值观、生活方式的保存是对这个民族的一种尊重。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特别的需要,只要尊重习俗就好了,想通了我觉得就有改善的空间,如果想不通,当然就象现在的状况,西藏学校有教藏文,藏文教了有什么用?因为学了藏文,到时候在社会上找不到工作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人是活在现实生活中的。

学藏文,高考的时候,即使高考项目中有藏文,语文、数学、历史、地理其他科目都是中文,那么藏文有什么用?我曾经是中学老师,我也自问过这个问题。我教的一个班,我坚持一直用藏文教这个班的课程,课程当然中华人民共和国规定的,不可能有另外的课程,这是违反教育法的,按照教育法课程全部都翻成藏文,内容是完全一样的,包括青少年修养、政治、数学课等等,从初一到初三都用藏文教,中考的时候,全班大概有四十多个学生,只有两个学生考上中专。为什么?因为除了藏语文,其他科目课程的考试全部用中文,所以遇到这个瓶颈,没有办法去突破。我对学生说,对不起,同学们是我的错,我是为了一个长远的、好的希望,但是因为这样,我毁你们的前途。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所以政策上没有很大改变的话,我相信:西藏文化的保存面临很大很大的危机。

记者:现在除了呼吁以外,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途径促进西藏文化的保存?

才嘉:我想除了呼吁以外,其实在西藏也有很多知识分子,现在他们中间,有一部分已经觉醒了,一部分在觉醒当中。我觉得不少的西藏知识分子曾经自己都不懂藏文,他们在中文学校学习,再去北京、上海的内地大学接受高等教育,有的甚至是硕士生、博士生,当他们拿到学位,成为中国的知识分子之后,在反思自己的民族文化、去寻根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个大问题,这就是民族的认同要来自于民族的文化,那如果文化没有了,这种认同可能会消失,目前西藏境内的一部分知识分子开始在向这方面努力,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动力,他们中有体制内的知识分子,是藏人,他们为国家未来的利益着想,去推动这一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当然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我们在国外的呼吁,也是很重要的,对中国来讲是提醒他们。我觉得过去这么多年来,西藏文化目前至少还没有被完全毁灭的关键,与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社会一再呼吁是有关的。

作者:雅尼克
来源:法广
达兰萨拉专访系列
发表日期 2010年 1月 29日 – 更新日期 2010年 4月 26日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中国边缘
http://bianjiang.blogspot.com/2013/07/blog-post_1040.html

分类: 政治, 文艺,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