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权, 其他民族, 政治, 言论 > 新疆的深层次矛盾是什么?

新疆的深层次矛盾是什么?

2013年9月5日

作者:林保华 2013-07-23
新疆“七五”流血事件四周年前夕,仍然发生多宗暴力冲突事件,说明作为“新疆王”,不论是王乐泉的“强硬”,还是其后张春贤的“怀柔”,都没有抓到问题的本质,因而没有奏效,这里还不想谈论王乐泉在做“新疆王”期间,利用职权在新疆为自己家族所进行的掠夺。

新疆肃杀,西藏松动?

中共十八大结束后,政治局常委兼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曾经到藏区视察,认为解决西藏问题,在于发展经济,无视他们的精神追求,因此自焚事件还时有发生。最近外媒报道,在青海、四川等地藏区,当局正在放弃一九九六年以来的强硬做法,开始允许一些寺院供奉达赖喇嘛法相,并不准谩骂这位藏人精神领袖。虽然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局立即否认,但是消息来源是在挪威的西藏之声电台,它没有必要去美化中共当局。相信中共是在悄悄修改政策,但又不想太大的动作而带来不可预估的冲击。

在新疆,最近大批军警、装甲车上街,中共领导人发表强硬讲话,采取威慑政策。其中最硬邦邦的讲话,来自当地的维吾尔族最高官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六月三十日发表公开电视讲话,他声称:“我们与暴力恐怖主义的斗争既不是民族问题,也不是宗教问题,而是一场捍卫祖国统一、维护民族团结的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绝对没有任何调和的余地。”

需要澄清的是,对统治者镇压的反抗,不是恐怖主义,对民众的屠杀,才是恐怖主义,尤其公权力对民众反抗的格杀勿论,是国家恐怖主义。此人的谬误还在于:既然不是民族问题,为何又要“维护民族团结”?既然不是宗教问题,为何当局又要指责“宗教极端势力”?可见此公已经到了胡言乱语的地步。之所以如此,主要两个原因:第一,身为维吾尔人,他必须表现极左来取得中共的信任;第二,他必须激化矛盾,才显得自己的重要而不被中共抛弃。

俞正声承认深层问题还没解决

中共当然鼓励“以夷制夷”,多年来西藏骂达赖喇嘛很厉害的也是自治区主席向巴平措,但是背后又不完全如此。在北京与藏族代表谈判时,有报道这些藏族高官将了北京一军:“你们要达赖喇嘛,还是要我们?”显然,这些少数民族高层与当地的汉人高官,已经结成利益共生集团,向中央施压,所以不论西藏还是新疆,紧张关系难以缓和。

但是根本问题还在于中央的思维。面对新疆的乱局,俞正声坐镇乌鲁木齐,或许也想获取比较真实的信息,而不是听取片面的汇报。有报道说,俞正声早前曾在会议中说,影响新疆稳定的深层次问题未得到根本解决。然而什么是他所认为的深层次问题,没有报道。

二○○九年十二月,香港特首曾荫权到北京述职,总理温家宝要求“更好地解决香港的一些深层次的矛盾”,然而温家宝没有具体说明,于是香港各界开展竞猜游戏,到二○一○年北京两会的记者会上温家宝回答提问,才亲自解说,深层次矛盾既包括经济问题,也关乎政治发展,呼吁特区各界“包容共济、凝聚共识、团结一致”。然而到了今年,即使“中联办治港”,也没有解决这些问题,否则就不会有几十万人在“七一”上街了。因为这里包含两个问题:第一,新疆深层次的矛盾是什么?第二是该如何解决?

虽然俞正声还没有解答新疆的深层次矛盾是什么,但是中新社引述新疆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田卫疆说,深层次问题是民族分裂主义和经济发展不平衡,不过他也承认,“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光发展经济,不能解决新疆的问题”,但“经济发展还是新疆稳定的基础”。新疆社会科学院另一副院长刘仲康则认为,极端宗教思想也是深层次问题,解决关键在于教育。近年恐怖分子大多是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地方需要更多投入教育。

经济、教育、宗教、民族

应该承认,愿意讨论,是一种进步。如果只是乱扣政治帽子,于事无补,而且激化矛盾,更加深了深层次问题。经济当然是一个重要因素,新疆有丰富的资源,可是新疆的维吾尔族农民却是全国最穷,心理如何平衡?英美“帝国主义”开采中东石油,那里的人民也逐渐富裕。可是中国开采新疆石油,新疆人民非常贫穷,这不是说明中国的剥削压迫比英美殖民主义还要厉害?维吾尔族人民怎么不会兴起独立的念头?他们愿意生活在这个不平等的大家庭吗?至于教育,那就扯远了,中国式的教育,恐怕越教越糟。

也由于中共的理论基础是唯物主义,因此非常功利,就妨碍它正确认识“唯心”的宗教信仰,因此往往轻率地把宗教信仰说成是“极端宗教思想”。随着普世价值的推广,极端宗教思想的市场也在缩小中,“茉莉花革命”在中东出现,以及目前埃及的政治变局,都说明了这一点。如果新疆真有极端宗教思想,用屠杀的办法也无济于事,反而会出现反作用而扩展。北京必须明白,宗教信仰是天赋人权,不是共产党这个无神论者的恩赐,不认清这个问题,就没有真正的信仰自由。

但是最根本的深层次问题,还是民族问题,也就是对新疆的“汉化”。如果没有互相尊重,为此而歧视他们,甚至嘲笑他们的风俗习惯,就不可能达到民族平等与民族和谐。最近新疆的一些民族冲突,就源于干预维吾尔族男性的蓄须与女性的面纱。不反掉大汉族主义,行吗?

几千年的中华文化,虽然也融合了一些外来文化,但是根本上是汉族优越感的文化,所以把其他民族称之为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从文字中的 “犬”与“虫”可见一斑;广东人把外国人叫“鬼佬”,把印巴人叫“阿叉”都是例子。美国华裔对歧视华裔的字眼非常敏感,但是华人自己用词又如何?至今不少人还称呼“日本鬼子”,难道仅仅是抗战的历史因素吗?

“汉化”是最根本的问题

美国的少数族裔在人口比例上远比中国的少数民族大许多,可是远比中国和谐,就是因为注重民族平等,种族歧视是绝对不允许的。哪里像中国,可以肆无忌惮的宣扬种族歧视与排外心理,公然鼓吹“血浓于水”、“炎黄子孙”的种族主义价值观。

也因为如此,汉人似乎把对异族的“汉化”视为自己的天职,所以不但要从文化教育上改变,还用人口的“掺沙子”来稀释,到最后消灭。汉化何止在少数民族地区,包括对香港、台湾。甚至包括鼓励移民外国,排斥当地的价值观,甚至以“孔子学院”来改造“异族”。

汉人这种“唯我独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观念是几千年来积累成的深层次问题,如果不改变,不要说中国的民族问题解决不了,在世界上最后也会处于孤立的地位。香港爆发的中港两地民众的矛盾,在世界其他地区,包括非洲,也出现了。

期望七月五日过去之后,北京会从根本上研究新疆的深层次问题,进行观念上的彻底转变。

--原载:《动向》,2013-07-15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35/select/335sel30.html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右派网
http://www.youpai.org/read.php?id=5323

分类: 人权, 其他民族, 政治,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