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援藏, 教育 > 《在西藏支教的日子》连载:教育、思考与行动

《在西藏支教的日子》连载:教育、思考与行动

2013年9月11日

by Joy on 八 8, 2013 ? 文/李佳兴
11月初的某一天,当我走进教室以后,我的英语课代表央啦期待的跟我说,“老师,我们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他们争先恐后的跟我说,他们想去看望一个小朋友,邀请我和他们一起去。原来,那曲地区,有一个一岁大的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肺炎,肾炎等好几种很严重的病,生命垂危,现在在拉萨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治疗。而我的学生们一脸着急的和我说这件事,他们想要去探望这个病痛折磨的小生命。

我当时心里就一惊,一个是因为小朋友的病情,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的学生,我没想到他们会对我发出这样的“邀请”。其实,刚刚开始给学生们上课的时候,我给他们讲过我的志愿服务经历,给他们也看过我在非洲做志愿者的照片,想要激励和教育他们,我想当时对自己故事的讲述,一定在他们心里留下了痕迹,所以他们在想到要自发组织去看望这个孩子的时候,会第一个想到喊上我这个老师,我也深深的感受到,在他们心里,我不仅是老师,更是他们可以交心和信赖的“大朋友”。

终于到了周末,我和学生们一起踏上了拉萨献爱心之行。去看望小朋友之前,我们在超市买了些“纸尿裤”,奶粉之类的东西。本来我想要买雀巢的幼儿奶粉,央啦说,不用买那个牌子,买当地牌子的奶粉,他们喝得惯,他们小时候都是喝那个当地牌子的奶粉长大的。从这个看起来很简单的选奶粉的事情中,我感受到学生的独立思考的能力。虽然才上初三,孩子们却很有自己的见解和思考,就算是面对“老师”的决定,他们也能够合理的提出自己的建议,而不是一味的接受和服从。这里的孩子,大多从小就会帮助父母做家事,因此独立能力确实锻炼的很好。

到达医院以后,我们找到了来自那曲的小朋友,他的父亲正在照顾他。虽说一岁好几个月了,看上去却像刚出生那样弱小,但是小朋友看到我们来了,眼睛也在不断的转动,真的是非常可爱和有灵性的小宝宝。想到他的病情,我的学生们忍不住露出揪心的表情。央啦和卓玛用藏语和他的父亲交流着,其实他们之前一直很紧张的问我,要和孩子的家人说些什么。因为他们知道,不会说藏语的我不方便和孩子家长交流,他们便觉得责任重大了起来。他们告诉我,他们询问了些孩子的病情和他们的家庭情况。并且也得知,现在当地政府得知了这件事,也在为宝宝的病情积极筹备治疗,每天也有不少好心人来看孩子。我们也就宽心了些。为了不影响孩子和家人的休息,我们呆了一些时间,便和孩子的父亲道别,孩子的父亲一直对我们道谢。

在离开医院的路上,央啦问我,是不是在这里教书没有工资。我说,是的啊,我们是义务支教的。央啦想了想,疑惑的说,她不懂我做这样的工作有什么意义。她说,现在的人不都是想着挣多多的钱,没有工资的话,还有什么意义呢。她刚说完,卓玛反驳她说,“不,这是很有意义的啊”。我没有接着她们迷惑的“意义”问题深谈下去,我只是简单的分析,我问她们是不是咱们中学很缺老师,她们点点头。然后还告诉我,她们英语成绩之所以提不上去,就是因为两年换了五个老师,结果他们都没有心思好好学英语。这时候我想到卢安克说的,学生会对老师产生依赖,当老师常常更换的时候,学生会有失落,并且缺乏安全感。尤其是我班上的孩子,都和卢安克所教的孩子一样,很多都是留守儿童,他们对于“大人”的那一份依赖,更会转移到“老师”的身上。

于是,我便说,就是因为缺老师,所以我们来到这里,支教一年,我就可以把你们整个初三教完,陪你们到中考结束,把你们送到高中去。他们点点头,我知道关于“金钱”和“志愿服务”的意义,他们还是似懂非懂,我便告诉他们,挣钱并不是工作全部的意义,世界上很多很多的人,有着各种各样的理想。然后我就没有再深谈这个问题,我想要他们在成长过程中自己去体会,去感受,去拥有自己的追寻。但是他们今天能提出这个问题,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就像我前面说的,这样的提问和疑惑,说明他们在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思考。我相信,等再过一些时间,或许用不了太久,当他们回想起我这个支教的英语老师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明白我在他们身边想要带他们所了解,所感受到的世界。大概这就是我来到他们身边的意义。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CAPE|全球青年实践网络

http://hicape.com/2013/08/education-thinking-and-action/

分类: 回忆, 援藏, 教育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