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其他民族, 政治, 言论 > 新疆管理现状也在伤害汉族人的感情

新疆管理现状也在伤害汉族人的感情

2013年9月25日

8月在新疆进行了20天的独立自由行,疲于奔命地走完了乌鲁木齐——吐鲁番;乌鲁木齐经五彩湾到布尔津——喀纳斯;布尔津经魔鬼城到赛里木湖和霍尔果斯口岸;再到那拉提——巴音布鲁克——和静。在库尔勒短暂停留后赴喀什与卡湖,近距离仰望帕米尔高原上海拔七千多米的公格尔山和慕士塔克雪峰,再回库尔勒,经乌鲁木齐转机回京。意犹未尽,期待下次。随行感受只为己见,贴在博上作为纪念。

一、新疆管理现状也在伤害汉族人的感情

8月2号我从北京出发,开始了新疆之旅,到机场后时间有点紧,机票废了;因为买的是打折机票,没有退成。一千三百多做了贡献,接着买了全程票去排队安检。好不容易到了跟前,被通知说凡去新疆的都到14号安检口。赶紧跑过去,一眼望过去,黑压压一条粗硕的长线,人比别的安检口多出几倍。此时离登机只有半小时。看来又得第二次做贡献或改签打道回府了。

还好,一路说过去,我们几个同机的人被放到了最前面。以往我是个几乎免于安检的人,因为一向喜欢穿简单且没有口袋的衣裤,再说,一看过去就是好人的样子(嘿嘿),总是前后用安检刷来几下就过了。这次可不一样,翻过来正过去好多遍,最后连凉拖也被放到了筐里过一遍,隔着丝袜刷脚心。好不容易完了,慌忙提起没有拉住拉链的行李狂奔到登机口,最后一个进了机舱,门立即关了,享受了一次飞机等我的领导待遇。坐下来一边大喘气一边想,上到几千米的高空,如果发生空难,其实是不是恐怖分子制造都没有区别,如果到了那种关头,我可能连救生衣都懒得拉出来,只求早日升天少些恐惧。既然如此,为什么单单去新疆的人才要经历一个特殊门口格外严格的安检?难道别的飞机上出事就不可怕么?心里的不快陡然增加。

有过这类遭遇的汉族人想必不止我一个。几年前一个亲戚从广州经西安转签火车到新疆,到火车站后被通知去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巷子去签票,这对于年岁不小的外地老太太而言是不小的麻烦。她愤怒地说:新疆人怎么了?难道我们都是恐怖分子么?难道真要宁可麻烦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么?相比于万米之上的高空,火车安全的可控性要大得多,如此作为没有必要,而且劳民伤财和伤害公众感情。可管理部门竟然草率从事,做出如此举动,从不考虑后果。我在新疆的汉族人那里听说过这样的话:“别说人家维族人,我有时都想打人”、“看着满街荷枪实弹和提着狼牙棒的特警,我们新疆人心里能舒服么?”

就我自己这次在新疆游历的情况而言,从北到南,也是不时就被查身份证。或下车验证,或警察上车;开旅馆的、搞旅游的、做生意的汉族人,因为游人减少生意不好而埋怨的屡见不鲜。在一家地毯店,老板给我推荐一款三千多元的地毯时说,现在的价格很低,甚至于已经不足成本价,原因在于游客比以往急剧减少,压货很多,现在做不下去了。导游和其他新疆人不止一次对我说,我们新疆不是好好的么?新疆人怎么着你们内地人了?希望你回去多宣传我们新疆,给内地一些关于新疆的正面印象,新疆不是叙利亚。

很多人会说,没有新疆的维稳,就没有新疆人所说的“我们新疆好好的”,是维稳人员的辛勤工作和付出保证了人民生活的安定。对于这类结论,我不想表态,因为这种结论和思维惯性早已经深入到大多数中国人骨髓里了。我想说的是,绝大多数人生来不是为死而是为生,当然包括维族人,没有那么多恐怖分子和分裂分子。而且小民百姓的政治觉悟有限,多关心自己的油盐酱醋而非其他。有人对我说:恐怖活动跟一般的刑事犯罪不一样,特别惨,所以得高压严防。此人大概只看过新疆恐怖事件的资料。其实,人血的多少都差不多,只要是凶器制造的同样规模的场面之血腥程度也都差不多。去年内地连续出现的砍杀幼儿事件和灭门案,以及诸多地方砸警车等事件,难道不恐怖?

反对恐怖主义和民族分裂主义的活动尚未解决新疆问题,如今又积怨于汉族,其中的得失应该不言而喻,亟待反思和修正工作思路。

卫金桂的日志
http://gstzwjg.blog.163.com/blog/static/12302474320137259322439/

分类: -重点-, 其他民族, 政治,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