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 汉博 > 我与藏独份子的两次较量

我与藏独份子的两次较量

2013年10月24日

2013-09-28
生活在海外时常会碰到在国内遇不到的人和事物。大多数从国内出来的人对于那些有损于国家统一和尊严的事情都会自然而然地表示愤慨,并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捍卫民族尊严的斗争之中。因为国家的兴衰和声誉是与我们的命运紧紧地连结在一起的。

加拿大西部山城凯尔格瑞(Calgary,又翻成卡尔加里)巿居住着不少从印度来的西藏独立份子。若干年前,每当有中国领导人来加拿大访问,他们总是要组织几十人马一路跟隨着中国领导人的访问路线举行抗议示威,企图制造各种噪音以引起西方反华势力的注意并寻求他们对西藏独立的支持。

一九九八年,朱镕基总理来到加拿大并访问了凯尔格瑞。当时这里从大陆来的人不多且基本上都在凯尔格瑞大学学习或做访问学者。根据领事馆的指示,学生会组织学生去朱镕基总理下榻的旅馆前迎接他的到来。那天大约有100来学生举着五星红旗,打着欢迎标语一早就来到旅馆大门对面。大伙在人行道上占好有利位置等待总理的到来。后来几十号藏独份子打着代表西藏独立的雪山狮子旗也来了,另外还有少数台独份子。藏独份子因有西方反华人士夹在中间支持他们而显得比较猖狂。由于中国学生已将旅馆大门对面的人行道占去,他们向维持秩序的警察提议要求人行道以旅馆大门为界分出一半给他们抗议人士。警察出于公平原则同意了他们的要求。于是通知中国学生会负责人要求让出一半。学生会负责人胆小怕事,同意让出一半并要学生撤到一边。当时我就在一米远以外。听说要无端让出一半位置肺都气炸了。于是我同警察交涉,并強调市政府事先并没有划定区域,我们先来有权力站在这里。警察听后一脸的无奈。我知道他认为我说的有理所以我紧紧抓往人行道上的铁栏杆坚决不肯移动半步。这时大多数学生都已退到另一半,藏独份子乘机涌了过来并占领让出的空位。附近有两位中国学生也觉得让出毫无道理,看我坚持着就过来站在我的右侧并紧靠栏杠。这样就形成了我们三人被几十个藏独人士包围的局面。我们举着一面巨大的五星紅旗,周围是几十面小小的雪山狮子旗。警察见状,意识到有潜在的冲突。于是两腿叉开手握着警棍在二、三米开外的街上直接面对着站在我们前面,一步也不离开。我们拼命地朝两边挥动着那面巨大的五星红旗,试图阻断藏独份子的视线并给他们以心理压力。藏独份子很不满我们的巨大红旗在他们面前左右飘扬,便从后面推?我们,试图靠他们人多势众将我们挤走。于是我们回头警告他们,并告诉警察如果他们再推,我们也要动手了。藏独分子还算老实,不敢再继续碰撞我们。但支持藏独的白人却不肯罢休。其中一个白人男子用高音喇叭对着我的后脑勺用最大的声音高喊”Free-Tibet”(自由西藏,即西藏独立的意思)。因没有肢体接触,我们没法制止这个白人的叫喊。但我们也则针锋相对地在他们喊的口号间隙高呼”Free-Quebec”(魁北克独立)。对加拿大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魁北克有从加拿大独立出去的倾向。魁北克问题一直是加拿大一个很头疼的问题。后来朱镕基总理的专车到来后停在旅馆的大门口。朱总理下车后朝着举着五星紅旗的中国学生们挥手致意,然后被保镖们拥簇着进了酒扂。欢迊与抗议的人群在朱总理到来的一刻都拼命地摇旗呐喊,争锋相对,十分火爆。

在等待朱镕基总理到来的个把小时里,我们的声音都快要喊哑了,举红旗的双臂也很酸了,但一直感到很兴奋。因为我们的行动给藏独份子和西方反华势力产生心理震撼。我们给他们传递信息是很清楚的,即中国人在国家统一和民族尊严的大是大非问题上是支持中国政府的,也是决不会退让的。这一事件在凯尔格瑞市的地方乃至加拿大主流媒体都有报道。这些媒体在报道这一事件时,电视台的镜头基本上都是对准藏独抗议人士,并夸大抗议人群的人数,同时少报支持中国政府的学生人数。特别有意思的是,媒体在解释为什么中国学生支持中国政府时竟说这些学生都是国內高干子弟,是中国的既得利益者。

我与藏独分子的第二次交锋发生在我工作的医院里。每天上下班,我都要经过一条很长的地下走道。这条走道是连接住院大楼与检验楼的通道。通道里经常有电瓶车来回运送医院各部门所需的物资。不少藏独分子文化水平不高,只能从事这种不需文凭的低薪工作。一天我注意到一辆电瓶车的尾部贴了一张印刷的标语:”Free-Tibet”。开车的显然是个西藏人,个子不高,黑黑瘦瘦的。他肯定是个藏独份子。当时我真想上去将那标语撕了,但这样肯定会引起争吵。这是院方绝对不允许的。于是想在下次下夜班没人时将它扯下来。但后来注意到医院走道里有多个摄像头24小时监控,看来这样做也是不妥。再者即使我将之揭下来,藏独份子很可能再拿一张贴上去,总不能经常下夜班后过来揭标语吧。想来想去觉得最佳的方法当然是去跟院方交涉此事,由院方出面解决。因为我知道在西方,工作人员是不在工作单位里谈论宗教和政治的。于是我查找了卫生局的行政政策规定,发现医院规定工作人员不得利用医院的设备,场所谋取私利以及进行与病人医疗无关的各项活动,包括政治活动。于是我拍了照片,并发邮件给人事部门的负责人。告诉他们有人在医院内申张自己的政治主张,并指出了这是违反卫生局行政规定的第几条。不出所料,一星期后标语就被去掉了。几年来,我再也没有见到任何支持西藏独立的标语了。

出国多年来,象这类捍卫中国国家尊严的活动陆陆续续地参加了一些,也加入过给中国体育健儿加油的啦啦队。上一次较大规模的海外华人活动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其中的原因大家都是很清楚的。现在海外华人已经不再继续进行这类欢迊国家领导人到访和抗击各种反华势力的活动了。同时藏独势力已收敛了很多,台独势力和海外民运已基本消声匿迹(唯有法轮功还坚持小规模但长年累月持续不断地抗议活动)。其中的原因是当然是因为祖国已比以前强大了许多,已经不需要我们海外华人出面护卫我们的国家利益了。这是值得骄傲的!

实际上,越是强大的民族越能够以平常心对待批评并包容异己。就藏独运动而言,那是历史的因素造成,并被西方势力利用。总体来说,藏民族是信仰佛教的温和民族。与汉民族相比,她是一个弱势的民族。藏独分子实际上只是一群丧失家园流浪汉。对于他们的抗议和不断出现绝望地自焚,我们汉人做为强势民族因该扪心自问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如果我们善且不能在国内妥善地解决与一个弱小民族的矛盾,我们在外如何去面对一个比藏族强大的多的大和民族,更不要谈去挑战已统治了世界几百年的西方文明了。那些所谓的崛起和盛世只不过是太监们为讨他们皇帝的喜欢而给他量身订做的二套新衣罢了。

徽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f361d00101fg19.html

分类: 政治, 汉博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