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军事, 政治 > 云南边境逾三十维人被抓 边境旅馆严控维藏两民族

云南边境逾三十维人被抓 边境旅馆严控维藏两民族

2013年10月25日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2013年10月4日
云南边境地区近期有三十多名维族人被警方拘捕,其中与老挝磨丁口岸接壤的勐腊县磨憨边境一周前,就有八名维族人被捕。在当地经商的一位汉族人星期四告诉本台,街上贴有通缉令,他经营的酒店也被警方要求凡是维、藏民族人士入住,须立即通知警方。

中国云南边防部队近期加强了在与东南亚邻国接壤的南部边境地区堵截来自新疆的维吾尔族人。

据本台维语部引述在勐腊县的听众称,9月24日,他目睹了警方抓走八名维族人。而在此之前,在同一地区,先后有22名维族人被抓。

截至目前,约有一百名维族人在云南省境内被抓,其中有妇女和儿童。这些维族人大部分在云南经营餐饮或做些小生意。目前和田地区警方已派人抵达云南,计划遣返被捕者。

勐腊县磨憨口岸位于云南省最南端,与老挝磨丁口岸对接,当地边防巡逻队除了堵截试图越境的维族人,还张贴了通缉令,上有七名维族人的照片和身份证号码。

记者对比新疆公安厅于今年7月发出的11人通缉名单,其中三人仍在这份新的通缉令名单中,显示另外八人可能被捕。记者根据被通缉者的身份证号吗查询,显示他们的居住地为新疆和田地区。

在磨憨边贸区经商的赵先生星期四接受记者查询时,虽然表示没有听说最近有维族人被捕,但是证实街上出现通缉令。

记者:听说十多天前,有二十多个维吾尔人被抓走了,有没有听说,说他们企图偷越国境?

回答:没有听说。

记者:有没有看到布告,街上有没有贴出通告,听说通缉七名维吾尔人?

回答:对对对,在磨憨。

记者:当地有没有维吾尔人做生意的?

回答:我前几天才从磨憨上来,大概是三天之前,我来到景洪,没有发现。

赵先生说,他在磨憨经营的宾馆距老挝磨丁口岸近在咫尺,当地警方重点加强对维族人和藏族人的控制。

“在磨憨,我自己搞的有宾馆,反正新疆人和西藏人来住,我们都要通知当地的公安局。”

记者:管控还是比较紧的?

回答:嗯,早就管紧了。

记者:是不是从“七五”事件、“三一四”西藏事件后加强的?

回答:对对对。

当地另一位商人郑先生说,他在口岸一带看到了上述通缉令。

记者:您有没有看到布告?

回答:就在到老挝去的磨丁口岸那里。

他还说,如果想越境老挝,可花钱找当地人协助。

“出境的话,估计要找当地人带你走小路,差不多可以走。”

记者:每一个人要给多少钱才能过去?

回答:这个不清楚,因为我们没有做过。

本台周四多次致电勐腊县政府办公室、磨憨边境贸易区管委会及磨憨边防派出所,但都无人接听。

据介绍,磨憨口岸是中老两国唯一的国家级一类口岸。该口岸是中国最南端的陆地边塞小镇,口岸前的“东盟大道”是一条仅300米的小街道。

当地居民梅先生说,在当地经商的维族人几乎没有,警方通常将被捕的维族人统称是“疆独分子”,而当地民众对此不予理会。

他说:“偷越边境你偷越不了,他们那边(警方)要抓的。维吾尔族,他们(警方)叫疆独分子,(是不是)我也搞不清楚,我们不管这些事,我们做为商人不管。”

记者:政府有没有宣传说要抓疆独分子?

回答:我们不过问这些事情。

记者:有没有维吾尔人在那里卖羊肉串、经商的?

回答:没有,这边好像没有。

记者:听说抓了二十多个?

回答:我们又不是公安的,我们不过问那回事。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周四表示,维吾尔人不堪当局打压,有的试图从云南边境逃亡东南亚,但有的会被遣返。无论是就地被抓或被遣返中国,都会被当局以“偷越国境罪”判刑或从此失踪。

“维吾尔人从当地(新疆)逃到中国大陆以后,都面临着生命危险,中国已加强了对维吾尔人的控制,维吾尔人在中国大陆任何一个边境地段都有被抓的危险,有一部分维吾尔人希望逃离中国大陆,但是遭到当局逮捕,所有企图逃离中国大陆的维吾尔人被抓走之后,面临判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aoshuminzu/ql-10032013093040.html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http://www.uyghurcongress.org/cn/?p=5622

分类: 其他民族, 军事, 政治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