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历史, 政治 > 当年毛泽东为何要放弃藏南(有图)

当年毛泽东为何要放弃藏南(有图)

2013年12月13日

阅读提示:印控藏南居民在习惯性的对比中发现,与一境之隔的西藏地区相比,该地区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落后了一大截。“阿鲁纳恰尔邦”地区不仅在地理上远离新德里,在身份认同上也没有什么优势。

10月31日,墨脱公路正式通车,宣告中国最后一条未通公路的县正式通车。墨脱县地处西藏东南部的林芝地区,位于雅鲁藏布江下游,南面就是中国的藏南地区。有评论指出,由于墨脱所处位置特殊,墨脱公路的意义或许不只在于连通了墨脱与西藏其它地区这么简单。

藏南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在中印主要争议领土中,藏南和达旺正是位于东段且仍被印度侵占的一部份。中国在中印战争胜利后选择放弃藏南和达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两地紧邻印度平原地区,与西藏中心地区间的交通却极不发达,一旦遭遇印军反扑,中国往两地及时调集大量军队的难度很大,可谓难守易攻。

如今,随着墨脱公路的贯通,西藏到藏南地区的通路也便打通,也便引来印度方面的警觉。日本媒体报道,认为墨脱公路从表面上看是地区基础设施,从广度来看则关乎中印主权领土纠纷,印度方面要警惕。全文如下:

中印藏南主权争端

在印度总理辛格访华并签署边境防务合作协议一周之后,中国就给印度提了个醒,两国在印称“阿鲁纳恰尔邦”(即中国藏南地区)尚存主权纠纷。

据印度媒体报道,中国政府正式开通墨脱公路,将西藏“最后的隔离县”与中国其他地区的通路打通。而中国半官方媒体的报道则把墨脱称作“中国最后一个未通公路的县”,全文对印度只字未提。

墨脱公路全程均位于中国境内,公路的开通确实不能跟年初在道拉伯格玉尔地发生的中印军事对峙相提并论。但是,该地附近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还是值得注意。

在今年8月,中国士兵曾经在“阿鲁纳恰尔邦”地区扎营两天,而在辛格上月访华之前,两名来自这一争议地区的运动员也在前往中国参加比赛时也被发放“另纸签证”。

抛开中国的发展不说,印度还有别的理由来为“阿鲁纳恰尔邦”的前途感到担忧——其中很多方面也是咎由自取。

印度政府正在该地区遭遇形象危机,藏南居民在习惯性的对比中发现,与一境之隔的西藏地区相比,该地区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落后了一大截。

在民粹主义政治的主导下,印度政党对西里古里走廊(Siliguri Corridor)以西的选票更感兴趣,却对位于东侧的印度东北部地区的发展长期忽视。

“阿鲁纳恰尔邦”地区不仅在地理上远离新德里,在身份认同上也没有什么优势。印度东北部地区就像一个亚洲大熔炉,各类各族主要以部族派别和民族语言为准划分派别,国家政治的概念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

每当地区受到来自中国的严重威胁时,印度著名战略分析家巴斯卡尔(C. Uday Bhaskar)都要对印度政治把该地区视作边角利益的做法谴责一番;印度官方也似乎没有一丝发展该地区的长远眼光。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北京方面对于西藏的强烈关注。在2006至2010年间,中国政府在西藏地区的投资总额达到1378亿人民币,带动地区GDP增长11.2%,赶超本已骄人的全国平均水准。西藏的对外贸易与旅游业也在同期蓬勃发展。

印度对“阿鲁纳恰尔邦”地区的着力主要放在如农业旅游这样的利基旅游(niche tourism)方面,印度旅游局自2006年起在财政预算方面对该地区有所倾斜。

但是,要想长期保持西里古里走廊东侧的领土完整,印度就必须认真对待东北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正如巴斯卡尔所强调的那样,作为印度通往东南亚地区的门户,“阿鲁纳恰尔邦”等东北部地区基础设施的发展只会进一步推动印度的向东政策。

基础设施也是中印两国在该地区的一大战略争夺点。其中,布拉马普特拉河水资源的优先管理权将是两国一个长期争夺点。

中国有意将雅鲁藏布江(即布拉马普特拉河上游)的水源调入新疆,而在辛格访华前,一家中国国营智库就曾公开指责印度方面通过修建大坝来阻碍中国的调水计划。

而在“阿鲁纳恰尔邦”地区,印度方面也热衷于通过建设水电项目来把持对该地区水资源的“占先使用权(prior-use claim)”,这将助其在未来提取这一与周边国家共用的资源时获得国际法的保护。

中印两国在位于西段的阿克赛钦地区存在边境纠纷可谓众所周知,而大体而言,两国在东段的领土纠纷则被较少提及。

“阿鲁纳恰尔邦”地区的绝大部分都由中国政府宣称主权,称为藏南。1954年,印度在该地成立了“东北边境特区(North-East Frontier Agency)”,在常被提起的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中,双方在此地区交战惨烈,印军遭受灾难性损失。与阿克赛钦地区相比,“阿鲁纳恰尔邦”最大的不同在于,这里是有着庞大的130万人口。

藏南人羡慕中国 后悔是印度人

印度此前在藏南地区,一直不注重基础设施建设,然而中国大量修建以后,印度也感到空前压力,印度对在“阿鲁纳恰尔邦”修路,一直矛盾重重。

中国仅在“阿鲁纳恰尔邦”(中国藏南地区)一地,就在修建长达2764公里的公路,其长度超过印度现有公路网络的一半。对中国的妒嫉与恐惧是发生这种政策逆转的动力。首先,印度高级政治领导人曾警告称,居住在中印边境地区的印度人已开始妒嫉中国快速的发展步调,甚至已经到了后悔身为印度人的地步。前外交官、负责印度东北部地区的高级官员马尼•桑卡尔•艾亚尔形容称:“中国西南部及西藏的发展简直堪称壮观。”

目前通过中国快速施工,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完工,西藏人民的生活改善非常大,从建国初期的农奴,到新中国的人民,改革开放后,随着国家的富裕,中央政府的财政支持,西藏人民的富裕生活,可是让藏南地区的人民羡慕不已,加上印度对占领中国藏南地区实行歧视政策,当地人民对生活更是不满,如果印度长期不改变,对印度来说,藏南人民肯定还会倒向中国,从这方面说,印度已经输给了中国一步人心棋。中国无论从军力上,还是民生建设,都越过印度,民生建设虽然是民用,但完全具备拉拢民众人心的巨大作用。

藏南 - 共工 - 共工的博客

藏南地理位置图

印度长期不想修路,主要是为了阻止解放军像62年那样向印度内陆推进那样快,故而长期以来从不重视修中国藏南的路,但是印度目前看到中国基础设施建设进展很快,由于担心中国机动部队能力上占据绝对优势,所以也开始修路。

如果印度没有把握在藏南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峙,那么修这条路也是方便了中国对藏南的管理。对印度来说修路可谓是把双刃剑。

印度将被肢解 毛主席“放弃”藏南有远见!

弃藏南,合南海,取台湾,据朝鲜,扶琉球,此帝国取胜天下之宏图远略也

以上十五字方针阐述了本人所设计的今后数十年中国对外战略在周边安全政策部分的要点。

弃藏南

首先要说藏南其实谈不上放弃,如果一定要说放弃的话那就是毛泽东放弃的:1962年11月前线战斗大获全胜,以至于到印度报道的西方记者都说“只要一两个师的中国军队,就足以横扫印度全境”之际,毛泽东却断然下令回师,甚至一直撤退到了战前实际控制线以北20公里,留下了一场“让全世界目瞪口呆的胜利”。

在军事层面,藏南早在1962年就已经被“放弃”了。而在外交层面,多年来关于藏南,中方的谈判立场是很清楚的,那就是以实际控制线为准划定永久边界。按照这个原则,由于早在1962年就在军事上“放弃”了藏南,一旦印度接受这一主张,藏南在军事外交法理上均会被彻底“放弃”。当然中方的谈判立场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印度必须承认中国对阿克塞钦的主权,而由于下面将要说到的因素这对于印度并不是那么简单。

对于“弃藏南”,想来这里有许多愤青朋友会义愤填膺,在他们看来,藏南“是我国青藏高原最肥沃的一块土地,雨量充沛,亚热带气候。在夏季,由于迎着从印度洋上吹送来带着大量水分和热量的西南季风,这里温暖而多雨,年平均降水在9000毫米以上。是世界上降水量最大的地区之一,肥沃得有‘西藏的江南’之称”。而且,从人文地理来看,山南属于西藏是毫无疑问的,最有力的证据之一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风流神王”六世达赖就出生于山南。因此这块地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的,是不惜任何代价也要保住的…..

然而这就引出了一个非常直接的问题:当年毛泽东为何会在大胜之际突然撤军,如此轻易地“放弃”了已经到手的藏南?

原因很简单:那帮西方记者是“外行看热闹”,毛泽东却是“内行看门道”。他之所以下令部队迅速回撤到“麦克马洪线”以北,是因为他明白:只要在山南再耽搁上十天半月,那支久经沙场的精锐之师就会全军覆没。军事斗争,是“外行看装备加上数人头,内行看的则是后勤、后勤、后勤”。在决定打1962年那一仗的北京香山会议上,周恩来特别嘱咐的就是“一定要把后勤搞好,绝不能再象朝鲜战争那样由于后勤的因素增加部队的伤亡”。在绵延的青藏高原与巍峨的喜马拉雅山上能保证大兵团作战的后勤支持,在当时绝对是一个奇迹。

然而,毛泽东和周恩来清楚地知道,这个奇迹只能保持两个月。麦线背后是海拔数千米的念青唐古拉山脉, 关山重重。印度洋暖湿气流沿山而上,冬季大雪封山, 夏天暴雨倾盆。我军进入麦线以南作战, 一年里八至十个月没有可靠的后勤,唯一的空当就是秋天那短短两个月。事实上,1962年的那场战争从发动到结束也就是不过两个月,中国军队最充分地利用了西藏自然条件留下的那个宝贵的唯一的窗口。

然而,前线雪片般传来的捷报却并不能改变山南的地理条件。西藏高不可攀的“天”才是我军最大的敌人,才是真正不可逾越的障碍。只要一过11月,铺天盖地的大雪就将切断18军在藏南的后路,使刚刚见证了我军辉煌胜利的藏南变成一片军事死地。对于那些迷信“不惜一切代价”就可以克服天堑的朋友们,这里有两个故事与你们分享:

藏南处于我方控制之下的墨脱是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上世纪八十年代,不知哪位领导搞的拍脑袋工程,非要修通一条路进去,为西藏自治区成立多少周年献礼。那条公路居然真修通了,还开了一辆汽车进去—-那辆车至今还在墨脱—-车刚开进去没几天,一场山洪引发了泥石流大爆发,随着滚滚泥石轰然而下,刚刚修通的公路短短几小时内即告彻底全毁。

汽车不能通,那么飞机呢?由于没有条件修机场,只能是用直升机了。同样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尚处中美关系的蜜月时期,专门为改善青藏高原上的运输条件从美国进口了一批UH60“黑鹰”直升机。没过多久,一架“黑鹰”飞墨脱时遭遇山间强气流袭击,所幸飞行员反应敏捷才幸免坠毁。但回到基地后,瞠目结舌的维护人员发现直升机坚固的金属尾梁竟被生生拉长了整整一公尺!最终鉴定结论是无法维修,整机报废。

这就是西藏高不可攀的“天”,这就是我军在藏南需要面对的可怖的自然环境!至于大自然的威力有多大,相信2008年512的汶川大地震已经给我们演示得足够清楚了!无怪乎,刘伯承元帅曾感叹:“能在那里驻扎下去的,已经不是人,而是一群灵与肉铸就的钢筋水泥!”试问那些大叫大嚷“不惜一切代价”,“朝藏南移民几百万”的人们,你们有准备到那里扛一天的枪站一天的岗吗?就算你们有准备,你们有那本事吗?自己做不到的,就别要求别人!

任何一个有基本军事常识的人都会承认,在后路如此之不可靠的地形下驻军甚至作战绝对是犯了兵家大忌。因此毛泽东在1962年攻击得手后迅速地把部队撤回来,是一个军事家精准的计算,绝不是那些看了平面图就哇哇叫,都不知道去看看等高线的酸文人可比的。然而这却又引出了下一个问题:既然明知道打下了也守不住,为何还要打这一仗呢?

答案只能是:1962年的那场战争根本就不是为了藏南那9万平方公里打的。什么“边界争端”,什么“自卫反击”,不过是为了争取舆论与国内动员的宣传而已。可笑的是多年以后许多人却把宣传当了真。从军事分析的角度看,笔者认为当年印度在边界上搞些摩擦捞些小便宜是真,但挑起军师兵团级大战的可能性却等于零。最有力的反证就是:如果印度真要打的话,那是绝对没有任何理由偏偏非要把战事选择在对方仅有的后勤线开放的那两个月里。换言之,当年的战斗完全是中方主动发起,中方主动结束。

而对于打这一仗的目标,毛泽东在香山会议上说得非常清楚:“起码要保证三十年的和平”。三十年的和平用来干什么呢?用来消化西藏,用来确保对西藏的绝对控制。当这三十年过去时,毛泽东设定的目标已基本达到。事实上,和平维持了不止三十年,一直到中国修通了青藏铁路。这条铁路的修通才是那场战争真正的重大意义之所在。

从这个意义上讲,可以说毛泽东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收复藏南”,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藏南不可守,更因为他清楚地知道那场战争是在争夺整个西藏,而不是什么边境领土争议。说起来,也只有整个西藏几百万平方公里那么大的赌注,才值得跟印度打那么一场大仗!从毛泽东对藏南的态度上,甚至可以说,这是把西藏当作“准殖民地”来经营。

所谓“准殖民地”的定位,是一个“可以做,但不可以说”的心理定位,但却极其有助于帮助大家调节心理平衡:不要以为西藏新疆是盘古开天地的时候就归了老祖宗的地方,那是直到清朝康熙雍正乾隆年间才确定从少数民族征服过来的。因此对于满清,一定程度的批判是必要的,但绝对的否定是使不得的,因为倘若绝对地否定了满清,就必然要触动中国对于西藏新疆领土主权的法理根基。而既然是“准殖民地”的定位,确保中央对于“准殖民地”的总体控制就必然要优先于保持“准殖民地”的完整。

“放弃”藏南,对于西藏来说大概是极其痛苦的,然而对于帝国的总体利益却是值得的。这里要特别提一句:鉴于藏南是西藏最大的粮仓,倘若藏南被保留在西藏手里,西藏也就基本拥有了粮食自给的能力, 而在藏独远未肃清之际,这就意味着中央会失去节制西藏的一张极有用的王牌。西藏问题, 大患不在外而在于内。对于中国的西藏,最大的威胁不在藏南,更不在新德里,而是就在拉萨。这一点必须切记!

当然,所谓“放弃”藏南是暂时的,只不过这个“暂时”恐怕是要长达数十年。在此期间,由于印度方面的原因,中印之间是无法就边界问题谈出结果的。而由于边界始终未定,藏南的领土争议是一直存在的,这是藏南问题的第一个大利好。

以实际控制线为准划定永久边界意味着承认“阿鲁纳恰尔邦”的存在,印度无疑是捞了大便宜,然而作为交换条件的承认阿克塞钦属于中国却是印度无论如何接受不了的:首先是印度政党林立,任何在边界问题上的“妥协退让屈膝投降”都会引发一场政治大风暴,导致政府倒台。同时在军事上,西藏对于中国是边陲,对印度首都新德里与大城市孟买加尔各答却是近在咫尺,作为战略要地阿克塞钦的归属直接关系到印度首都的安全。

最后,也是最重要但却最不为国人所知的,中印在西线的领土争端其实远不止阿克塞钦,还直接牵涉到印度与巴基斯坦关于克什米尔的领土争端。按照印度的说法,整个克什米尔都属于印度,因此印度不承认巴基斯坦在其克什米尔实际控制区与中国的划界,而且印度还认为巴基斯坦为了换取中国的支持,把大片属于印度的土地“非法割让”给了中国。

因为有了这么一层,中方的“以实际控制线为准划定永久边界”实际上就无异于要求印度永久承认克什米尔的“分裂分治”。这从立国之本的高度,简直是在要印度的命!要知道,克什米尔对于印度来说,就跟台湾对于中国差不多…..

藏南问题的第二大利好就是,虽然藏南对于我军是常规战争之死地,但只要在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修建了大型水坝,局势便立即颠倒,届时藏南对于印度就成了大规模水攻之死地:高达几千米的自然落差,多达几百亿立方米的大水,倘若放水一淹,就别说什么阿鲁纳恰尔邦的几百万人口了, 就连下游的孟加拉恐也将遭池鱼之殃而沦为人工鱼塘…..

藏南问题的第三大利好,也是最为根本性的一条,在于中国的综合国力已经远远超出印度,而且在印度周边的布局已相当深入,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的遏制之局。曾有印人抨击曰,中国高调反对西方对其的所谓遏制,但西方对中国并没有什么真正的遏制,而未受世界关注的是,中国对印度才是实行了有条不紊严密布局的遏制政策。本人对此论深以为然。然立于不败之地,尚需待敌之败也,中国需要的是在一场超长距离赛跑里彻底地战胜印度。

从根本上讲,在英国殖民者来到南亚次大陆前,印度不过是一个地理概念而已,那里存在的是一大堆操着千奇百怪鸟语的土邦,根本没有一个以印度的名义进行统治的国家政府。二战后离开南亚次大陆时,英国殖民者留下了印巴分治的“蒙巴顿方案”,但也留下了一套议会下院多数加专职公务员的英式管理机制。尽管如此,印度的统治体系从根本上仍然是松散的,无法为长期在安全与经济领域同时展开的竞赛凝聚国力。

当这样的竞争达到相当的强度并持续相当的时间时,印度比前苏联更容易陷入内乱乃至分裂。因此,想要最终收回藏南,就要为印度准备一个“苏联解体”式的方案。印度解体后“阿鲁纳恰尔邦”就会在文化归属的拉动水攻威胁的恐惧经济利益的诱惑下很自然地回归。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届时我们已经成功地把藏文化彻底纳入中华文化体系之内。这个文化融合是需要时间的,而1962的战争加上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2008年的持续斗争,争取到的正是时间。

来源:米尔网 www.miercn.com

共工的博客
http://blog.163.com/gkj_2006/blog/static/128010341201310641029200/

分类: 军事, 历史, 政治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