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文艺, 藏人博客 > 对西藏“黑暗的奴隶制”提法的学术质疑

对西藏“黑暗的奴隶制”提法的学术质疑

2013年12月16日

2013-10-12
中国官方今天描述49年以前的西藏时,毫无二致地沿用毛时代的宣传——“最黑暗、最野蛮、最落后的惨无人道的封建农奴制”,剥皮,抽筋、挖眼等。

此语出自毛泽东1959年在最高国务会议十六次会议上的讲话,(见《西藏的民主改革》,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页82)“西藏的老百姓痛苦的不得了。那里的反动农奴主对老百姓硬是挖眼,硬是抽筋,甚至把十几岁女孩子的脚骨拿来作乐器,还有拿人的头骨作饮器喝酒。”

这些话充满了对藏民族和藏传佛教的偏见和无知,出自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之口更是毫不负责的煽动种族政治宗教歧视。

藏民族以佛教为立国之本,全民信教,不论贵贱,任何人都有济贫施舍的好习惯,现在这种风俗至今在藏区仍然可见,更谈不上什么剥皮抽筋,杀人取乐了。佛教既使西藏下层人民服从天命,也对西藏上层社会有一种神谕式的制约,他们为了来世不致沦落苦命,而在今世就积德行善,慈悲为怀。根据西藏律令,土地拥有者无权赶走佃农,更无权体罚佃农和任意处罚农民。

西藏有自己独特而完备的法律。清朝第五世达赖时期制定的《十三法典》一直沿用至1959年“法律的每一条文都有详细注释、判例和罚则,在执行时,就依据法典的这些注解和判例对触犯法律的人进行刑罚。”(新华社)。新华社在其评论中说:“按照《十六法典》的精神,三大领主统治农奴是神的旨意,农奴受苦是命中注定,不能反抗,如果反抗,就要被处以挖眼、抽筋、割舌、剁手直至溺死、屠杀等极其野蛮、残暴的刑罚。如重罪肉刑律规定,对严重损害领主声誉、秘密武装、平民反上等直接威胁统治阶级利益的行为,都要处以挖眼、抽筋等肉刑。” 实际上,这些严苛法律的存在更多意义是文化和传统的延续,综观西藏历史,唯一的一次属民反抗统治阶级的起义还是发生在公元9世纪朗达玛时期。大约在公元869年到877年间,朗达玛全面实施禁毁佛教的运动,这段时期在历史上也被称为“灭法时期”。禁毁佛法引发社会动荡,起义前后持续了九个年头,推翻了土番王朝的统治,随后的时间,佛教又在藏地得到恢复和发展,并形成了“教政”制度。在西藏所有的文献里都是“教”在前,而“政”在后,宗教对西藏的意义,由此可见一斑。因为民众普遍信仰佛教,在1959之前,西藏境内的犯人,总数还不到一百人。在十三世达赖喇嘛时期,西藏成为全世界最早取消死刑的地方之一。

这个“祖祖辈辈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农奴社会”,从未发生过饥荒,更没有饿死人的记录。租耕土地的西藏农牧民,上缴给土地拥有者的部分,包括税赋,仅占每年收成中的2%至4%,逢天灾,还可免交。59年后的饥荒是西藏历史上的首次。西藏十世班禅喇嘛在《七万言上书》,恳切道:“过去西藏,由于佛教传播极广,不论贵贱,任何人都有济贫施舍的好习惯,讨饭也可以维生,不会发生饿死人的情况。”

王静雯《西藏咏叹调》引述当年最贫穷人家之一的藏民档珠曲忠说:“我是中共所说的农奴家庭,我家的6口人拥有围墙院落的2层楼房。楼下关畜牲,有4条牛、27只羊、2匹骡子,还有4亩半农田。家人在吃穿上没有任何困难。”

由格勒等所著,中国藏学出版社1993年出版的《藏北牧民——西藏那曲地区社会历史调查》显示:1959年对藏北安多多玛部落的调查,在“民主改革”之前,拥有200只羊、30头牛以上的中等牧户占全部落总户数的80%;黑河宗门堆如瓦部落,即使是贫牧和赤贫牧户,平均每户也有羊217只( P126、127)虽然穷富差距已经开始拉大(多玛部落5%的富户超过1000只羊和500头牛,最富的四户有羊3000只、牛800头以上),但绝大部分牧户都有自己的私产(牲畜),且都能保证温饱。

至于剥削,家境贫寒的普通牧民,也普遍雇佣牧工。 “以黑河赤哇部落为例,牧主户雇的牧工3人,富裕户雇的牧工3人,中牧户雇的牧工20人,贫牧户雇的牧工9 人。再以比如宗热西部落为例,该部落没有牧主,牧工分布在富牧、中牧、贫牧三个阶层中。富牧的牧工有 17个人,中牧的牧工有5个人,贫牧的牧工有8个人。安多县1959年统计,全县有牧工292人,其中68人是属于20户牧主雇的牧工,其余224人的雇主是劳动人民(包括富牧、中牧、贫牧等阶层)。[P169—181]

这些牧区的传统社会组织形式是部落,部落头人是通过部落成员选举产生的,三年选举一次。选举标准中血缘并不重要,主要看能力,家境要比较富裕。选举结果报当地宗政府批准(多数只是走形式)。西藏政府对牧民的管辖,一般亦通过头人。(格勒等,《藏北牧民——西藏那曲地区社会历史调查》,中国藏学出版社,1993年,页230—235)部落所有成员的权利和义务基本都一样。

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出版的《西藏的民主改革》土改干部恨铁不成钢地发现,西藏老百姓的“阶级觉悟”确实太低。据当时工作队的一篇总结报告说,牧民中的一些最穷者明明是在给牧主当雇工,却不愿意承认,他们宁愿说自己是牧主的儿子、女儿、媳妇、爱人等。工作队想把他们定为阶级地位最高的“牧工”成分──他们反而不满地反问:“强迫我承认是牧工是什么意思?”

土改的工作组把旧西藏的上层社会一概被划为剥削阶级,比例是事先规定好的百分之五( 《西藏的民主改革》,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年,页199。) 其余人都属于劳动阶级, 广大农民统统被划归“农奴”。“农奴”由“差巴”、“堆穷”和“朗生”组成。占农奴百分之六十至七十的是“差巴”,就是给农奴主支差的人。“堆穷”意为小户,主要是差巴破产后形成的。约占“农奴”的百分之三十至四十。这些人都是实质上的雇农。“朗生”,意为“家里养的”,约占西藏总人口的百分之五,这部分人是我们熟知的“卖身为奴”的,在汉地也普遍存在的家奴。

中国藏学出版社 1992年出版的《西藏山南基巧和乃东琼结社会历史调查资料》揭示了贵族庄园的家奴— ” 朗生” 的生活状况: “强钦溪卡朗生的劳役主要在溪卡内部,田间农活很少参加,除非是突击性的抢种抢收。溪卡内部的劳动又分两个方面:有28人从事手工业和食品加工,如梳理羊毛、捻线、织氆氇、挤奶、制作酥油、炒青稞、磨糌粑,炒油菜籽、榨清油等;有22人放牧、赶毛驴驮运东西等。两人从事炊事工作,如烧茶、打酥油茶、作菜、作青稞酒等。从事以上劳作的共52人,约占朗生总数的百分之九十。 “在朗生中,还有少数被主人看中,任命为列久(工头)的有两人。他们已脱离劳动,帮助主人监督和管理农奴,为领主效劳,因此与一般朗生不同。另有主人的心腹佣人两男两女,直接为主人的饮食起居服务,与一般朗生也有差别。这6人,约占朗生总数的10%。

“朗生自己一无所有,所以在为溪卡劳动时,由溪卡供给他们的生活。强钦溪卡的58名朗生中,有10人是单身的,其余都是两夫妇,溪卡分别将他们安排住在溪卡高楼的最底层,或溪卡高楼外附近的平房内,每家一间,有子女的适当宽一点。溪卡供给朗生吃的以糌粑为主,定量供给,每个有劳动能力的成人一天一赤(600克),出外放牧的朗生也是一赤,但量的时候可稍多一点。清茶和酥油茶不限量。不过这里的‘酥油茶’不是真正的酥油茶,而是用菜籽油代替酥油打成的‘酥油茶’,这种代用品打成的‘酥油茶’很不好喝,溪卡给朗生喝这种‘酥油茶’的作法,是主人刻薄的一种表现。厨房烧好茶后,朗生自己拿茶壶去倒,每天中午和下午供应两次,算是正餐。正餐还要供给青稞酒,男朗生两餐皆有,女朗生只供应中午一餐。这种酒实际上是解渴去乏的饮料,制作容易,水的比例很大,质量差,由炊事员分给大家,8个人一大坛,一般都能喝够。早、晚还有两次图巴(粗面粉搅成的糊糊汤,一般还加土豆。若用骨汤并加入牛羊肉则成为高级图巴),定量供给,由炊事员分给大家。上山放牧的朗生定量发给茶叶、酥油和酒,带上山自己处理。大部分的时间无菜,每4天左右的一个晚上喝图巴时做一次菜,放少量牛肉或羊肉。穿的方面,在朗生长年所织的氆氇中,拿出一部分,每年每人可得一件藏袍的衣料或成品。妇女可得邦单(围裙)一条。以上供给对单身朗生来说已基本够吃,衣服也勉强够穿。”,[P123—124 ]

而在民主改革以后,藏人“在人民公社中每人只有一身衣服、一床被褥、一碗一筷三样私有物”有人说“中共统治西藏,使西藏的富人变成穷人,却没有使西藏的穷人变成富人。” 1980年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到西藏视察时发现,“藏人生活水准竟还不如30年前”,“从前在西藏很少有乞丐,而当时仅在拉萨就有近万名乞丐”。召集当地中共党政干部训话,提出:“必须将西藏的生活状况恢复到1959年以前的水平。”

西藏噶厦政府,是贵族、僧侣联合组成的,俗官和僧官各占50%。设噶伦四人,三俗一僧。两个最重要的机构“译仓”和“仔康”(俗官)。其中,俗官采世袭制,僧官则不计家庭背景,其中大批出自农牧民。西藏有一句谚语:“男儿只要具才智,噶丹宝座无常主。”新华社的“广大农奴没有任何政治权利”纯属无视事实的无稽之谈。在世袭的俗官被任命为官员之前也必须经过专门的机构培训考核,这种学习的另一个重要场所就是寺庙。

指称从前的西藏是黑暗的“农奴制”的,翻阅大量文献,目前只发现只中共一家,别无分号。

\(转载自新浪博客 脱了毛的猩猩的博客  作者:猩猩 原文题目《农奴从何而来?》 转贴时做了修改)

附相关文章:(一)“在我看来,中国历史上根本没有奴隶社会。有奴隶存在,并不代表就是奴隶社会。那么什么才算是奴隶社会呢?从政治上说,奴隶没有人身自由,也没有正常的社会权力,奴隶主可以自由买卖奴隶,杀戮奴隶。从这个角度说,中国历史上确实有奴隶(但是中国古代主人对于奴仆之类,除了皇帝,并不是完全有生杀大权)。但是奴隶制度更主要的是生产关系。奴隶没有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奴隶集体劳动,劳动成果全部归奴隶主,整个社会的主要财富靠奴隶创造。因此,从生产关系的角度,中国历史上的奴隶大多是宫廷或家庭内部从事服务的,而非社会上从事生产的。在古希腊,奴隶超过人口的50%,中国古代社会奴隶占人口的比例很少。所以说,中国古代有奴隶,但没有奴隶社会”。(选自刘仰的博客)

(二)

奴隶制

奴隶制,是指奴隶主拥有奴隶的制度。劳力活动须以奴隶为主,无报酬,且无人身自由。奴隶一般来源于战俘、被占领地区原住民、负债者和罪犯,近古和近代的奴隶多从非洲等地方拐卖到欧洲的殖民地。奴隶制一般出现在农业社会里。古代最典型的奴隶制是罗马帝国,此外,古希腊、古埃及、古巴比伦、战国以前的中国,南北战争以前的美国南方,以及以前一些英国、法国、俄国的殖民地都属于奴隶制。然而,关于奴隶社会是否为任何地域、任何民族的必经阶段的观点,仍存在着争议。(文章来自网络)

丹正嘉的博客
http://danzhengjia-gn.blog.sohu.com/280055962.html

分类: 历史, 文艺, 藏人博客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