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文艺, 趣事 > 海子与西藏的故事:向着太阳出发

海子与西藏的故事:向着太阳出发

2013年12月19日

来自: Mr.Summer(若深情既是一桩悲剧。) 2013-10-31
看到这篇文章才知道,海子这个以梦为马的诗人
原来与西藏还有着这样的理不清的渊源。
在hi潘多拉网看到一篇美文,与大家共享

1989年3月26日下午,山海关至龙家营的一段慢行铁轨旁,一个年轻人在此踱步、踟蹰。天色渐暗,他终于停下脚步,像是下定了决心,从墙壁上撕下一张纸片,写下:”我是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教师,我叫査海生,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

他将随身携带的四本书摆在身边,分别是《圣经》、梭罗的《瓦尔登湖》、海涯达尔的《孤筏重洋》和《康德拉小说选》。他缓缓地躺在铁轨上,腰部紧贴轨道,伴随着一辆列车的呼啸而过,完成了生与死的瞬间跨越。

这个年轻人就是诗人海子,这一天是他25岁的生日,也是他的祭日。

以梦为马的诗人

海子出生于安徽怀宁县查家湾村,是家中的长子。1979年,15岁的海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在宁静的湖光塔影之间,他开始写诗。在他的笔下,中国当代文学中出现了纯粹的诗歌,而天才就是以这样一种隐秘的方式悄然诞生。毕业后,海子拒绝做法律工作,因而被分配至中国政法大学,一开始为校刊工作,后来转到了哲学教研室,先后给学生上过控制论、系统论和美学等课程。那时的海子在诗歌界并不被认可,相反还得到了许多质疑和轻视。唯有他的学生们,知道他是一位诗人,便请求他每次下课前10分钟朗诵自己的诗作,这兴许是海子唯一被认可的时刻。

从乡村走出的海子,虽然面对的是首都北京,诗中也总是包含着土地、四季、作物与自然。他总说,关于乡村,至少可以写作15年。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刚开始工作,海子的生活常常捉襟见肘,除了寄回家中的钱,其余大部分都被他用来买书,他自嘲这是他的”存款”,只不过存的不是钱,是知识与思想。海子对物质的追求非常之低,为了买一本有价值的书,也许就摊上了半个月的生活费。可是他不在乎,只是潜心于诗歌创作,借助诗歌的力量维持他用心生活。

“你可以嘲笑一个皇帝的富有,但你不能嘲笑一个诗人的贫穷。”在海子简陋的房间里,没有电视机、录音机,甚至连收音机都没有。他不会游戏、跳舞,也不会骑自行车,只是一个人执着于在贫穷、单调与孤独之中写作。不用给学生们上课的日子里,海子通常都是极其简单地度过:上午睡觉,下午读书,间或吃点东西,晚上7点开始写作,直至第二天清晨7点。然而,海子也并不是一直桎梏于自己的小天地止步不前,偶尔会去探望他的朋友、兄长兼诗友骆一禾,并渐渐在心中酝酿了一个远行的计划。

追寻太阳的光芒

1985年,海子在屡屡不得志的状况下开始创作长篇诗作《太阳》。这个计划最初萌发于西方史诗,也源自他对长诗的欣赏与崇拜。在海子看来,短诗都只是情感的宣泄,生活的记录,长诗才是真正的文学创作。而”太阳”这个概念从来都没有在海子的诗作褪去,他认为,相比于世间万物,太阳是最普通的,却也是最伟大的,面对着太阳释放的光和热,灵感与激情就会源源不断。

为了最大限度地寻找《太阳》诗篇创作题材的内容,第二年夏天,海子从北京出发,奔赴他心中的天堂–西藏。途径甘肃,海子见到了让他叹为观止的莫高窟壁画,即使之前就在画册中见过,但等到了他真正亲眼所见的那一刻,还是被深深撼动了。同样都是创作,壁画那些深深浅浅的线条就如同诗歌的语言一般,营造出绝美的艺术世界。也许这就是海子所追寻的太阳,带给他无限灵感的缪斯。然而,海子并不满足于此,他继续西行。

从青海开始,海子选择了搭车,用这种原始又缓慢的方式,一步步接近他的西藏。变化莫测的天气,可怕的高原反应,人生路远的旅途……对于那片圣洁又神秘的高原,海子只有粗浅的认识和了解,经历了重重困难,却也一路平安地抵达了。享受着拉萨日光的沐浴,海子仿佛置身于自己臆造出的那个神话世界中,所有的烦恼与不安都抛诸脑外,他不断汲取新的文化和知识,潜心创作。在西藏,最吸引海子的,就是藏传佛教的密宗文化。活佛告诉他,这将会是一个深奥而沉闷的追寻过程,不但要有极高的藏语水平,还要有过人的意志与勇气。仅仅学习经书,便会花费诸多年华:《量释论》、《现观庄严论》、《入中论》每本就要学习两年,《戒论本论》则要学习五年。显宗和密宗文化包纳了诸多学科,如天文、地理、历史、自然等,上及日月天地,下至生死轮回。原本海子打算修炼密宗,在经过与活佛的交谈后他很快发现,作为一个短暂的旅行者,要深入解读其中的奥秘,是不可企及的,遂打消了念头。但是藏传佛教中的转世理论还是给予了海子很大的启发,促使他日后的诗歌创作在潜移默化间发生了变化,也让他对生命的本质有了新的理解。没有人知道,这是否也成为了他于25岁那年结束自己生命的原因之一。

海子长篇诗作《太阳》的构思和创作,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格萨尔王》的影响,这部在西藏家喻户晓的长诗约有几千万字,长达一百五十万行。全书结构宏伟,情节曲折,跌宕起伏间尽显主人公格萨尔王充满传奇色彩的一生。在藏族的传说里,格萨尔王是连花生大师的化身,一生戌马,扬善抑恶,宏扬佛法,传播文化,是藏族人民引以为豪的旷世英雄。《太阳》中曾多次以格萨尔王为人物原型,体现出海子的”英雄梦”。事实上,在海子对自己描写的诗句中,也如是写道:”在夜色中/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我有三种幸福/诗歌/王位/太阳”。

西藏不仅带给了海子源源不断的创作源泉,也让他获得了对另一个世界的深度理解。以前,他总听人说,西藏是野蛮、落后、原始的代名词,在神秘的面纱下,尽是粗鄙与杀戮。然而,当他真正亲历这趟旅行后,一切主观的判断和猜想都被推翻,他只见到善良热情的人与生活。每到一处,淳朴的牧民们都会将海子迎进自己的帐篷,用酥油茶和糌粑招待他。即便语言无法交流,也可以彼此借由手势与表情沟通。而亲眼目睹藏人对神的顶礼膜拜,那种对于信仰的虔诚与认真,也让海子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看着他们三步一跪,五步一叩,沿着河边祈祷,期冀得到神灵的保佑,那种原始的、从内心深处发出的感情,是千里之外的北京城中无法见到和触及的真诚。

离开西藏,海子创作了短诗《云朵》,献给他深深眷恋的另一个”故乡”。诗中那些忧伤又惆怅的语言,恰如那个忧伤又惆怅的年轻诗人,安静地到来,又安静地离去。

云朵

西藏村庄
神秘的村庄
忧伤的村庄
你躺倒在路上
你不姓李也不姓王
你嫁给的男人
脾气怎么样
神秘的村庄
忧伤的村庄
你生了几个儿子
有哪些闺女已嫁到远方
神秘的村庄
忧伤的村庄

当经幡吹响
你多像无人居住的村庄
当经幡五颜六色如我受伤的头发迎风飘扬
你多像无人居住的村庄

豆瓣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5434615/

分类: 回忆, 文艺, 趣事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