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文艺, 社会状况 > 茶馆里的西藏

茶馆里的西藏

2013年12月20日

John2013-10-30 07:00有声电台、精品文章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蔷薇岛屿网络电台,此处温暖,不再孤单,我是今天的主播:圆融。
在西藏,在拉萨的广大城镇,把大大小小、各种风格的茶馆坐上几次,对拉萨市民的生活和文化氛围就会颇有心得。走进西藏的各式茶馆,黝黑的墙壁、简陋的桌椅、弥漫的炊烟立刻就会让人感到西藏的亲切、质朴。拣个靠窗的位子坐下,要上一壶甜茶或酥油茶,温暖而惬意。品味茶馆里的西藏,聆听他们的故事。

今天是星期三,空气中弥漫着桑烟味。
这里是,龙王潭风情藏茶园,位于布达拉宫后角。
太阳刚出来,可园内几乎坐满了人。我要了一磅甜茶,拿着杯子寻找座位。
“这里有人坐吗?”
“没有。”坐在对面的是一位大叔。
不久,他指着暖瓶,跟我说,”我这还有茶,你慢慢喝。”在我心暖之时,他离开座位,才发现是位瘸子。
喝着甜茶,晒着太阳,仰望红宫,别有风味。茶园旁,白塔。转塔的人,格外多。人群中,他一瘸一拐,很显眼。原来,生下来就已瘸拐,先天的。他说,上辈子的作恶多端,导致了这辈子残疾不幸。现转经行善,只求来世做个正常人。忏悔、期望,因为信仰。(
小时候,奶奶常说,当你觉得幸福时,记得那是前世积德所得到的。因此,为了来生,我们还要积德行善。有信仰的人,不仅想着今生,还会想着来世。
离开布达拉,走近大昭寺。步行街,港琼光明甜茶馆。一进门,排列有序的桌椅,挨肩说笑的喝茶人。既宽敞,又热闹,一种大家庭的感觉。
这里的茶是续杯式,你只需在桌上放些零钱,就随时会有人给你倒上,传说中拉萨最好喝的甜茶。上百的座位,总遇熟人。远处,阿姨给我打招呼,”这是我儿子,大学刚毕业,工作在那曲。”
阿姨是单位清洁员,年近五十。每天,要么擦地打扫;要么提着尼龙袋捡可乐瓶。既忙碌,又辛苦。只是,从未不知,她就这样,用自己的辛劳和省吃俭用,供儿子上大学。看着满脸的皱纹的她,看着比她高不少的儿子,说不出的感动。也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也明白了,她曾有多辛苦。
我们,很容易,被别人的故事所感动。也很容易,忘却属于自己的感动。

大昭寺,八角街,玛吉阿妈茶馆。这里的茶,比较贵,但风景独好。尤其三楼,敞篷式。你可以,闻着大昭寺的桑烟味,看着八角街的行人;在蓝天白云下,喝一口地道的酥油茶。你也可以,静静地,阅读游客留言本。
“今天是2006年6月3日。第一次来西藏,被这里蓝天所吸引。回去后,我想,对你告白。我要带你,再来一趟。”
“今天是2009年7月14日。再次进藏。三年前,在我表白前,才知你已有主。那天,我哭了。好不容易遇到喜欢的,却如此无缘。朋友说,早该告诉你。我说,告诉了,在藏地的一个牛皮纸上。”
“今天是2011年8月21日。第三次到藏。明天就要回去了。走之前,我想再看看这里。因为,再过几天,你要结婚了。一会拜佛,愿你,一生幸福。”
一个人的留言,一个人的浪漫。爱虽没有结果,却已开花。受伤的,往往是付出的人。可付出的人,也往往最明白爱;那美丽的隐隐作痛。

在玛吉阿妈旁,安检处,小巷子。直走50米,拉典藏茶馆,也称拉萨五明书店。一座少有的,藏式书吧茶馆。今天,又看见他,在那静静读书。英国人,藏大的留学生。
他羡慕我,生下来就会藏语,有学习藏文的天分。我仰慕他,从小没学藏语,可懂的比我还多。藏文,被外人纷纷学习,我们为此深感自豪。藏文,被我们相继遗忘,我们却难觉可惜。听说,他研究的藏文课题,荣获英国某院语言学一等奖。
我们学他们的东西,可没学会。他们学我们的东西,却学出名。也许,问题在于我们。总抱怨自己所处的环境,却不去创造所希望的家园。

走出书吧,小昭寺,警务站。右旁,齐心茶馆。在二楼,听着藏歌,喝着藏面,吃着脆脆的夏帕里,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朋友,在附近工作,便叫他叙旧。
单位银行,工作拉萨,很多人眼中的幸运者。可在大学,当我们吃着早午饭时,他已背着书包,从自习回来。当我们聚会,相互以好久没去过图书馆为自豪时,他已在那阅览百书。当我们发着状态,话说又是一年四级裸考时,他却在校园准备六级。后来,招聘会。他走运了,而我们没有。
所谓走运,往往是勤奋的人,赶上时机,便抓住了它。可见,你只有努力,才可能走运。

茶馆可以说是西藏茶文化和藏民族休闲生活生动的缩影,在一个明媚的下午,与亲友,喝着茶,无忧无虑,有说有笑。这是,多少世人的心愿。这是,多少拉萨人的茶馆生活。茶馆里的拉萨,说不完的故事。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我是主播:圆融,蔷薇岛屿网络电台,此处温暖,不再孤单。我们下期再见。

http://www.bcwh.cc/?p=897

分类: 宗教, 文艺,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