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回忆, 援藏 > 爱让高原不缺氧–援藏医生王立聪的”中国梦”

爱让高原不缺氧–援藏医生王立聪的”中国梦”

2013年12月20日

2013-11-01
时光就像一路奔腾的雅鲁藏布江水,欢唱着飞逝而去。而我与北京市援藏医疗战友们一起在西藏堆龙德庆县渡过的四百个日日夜夜,如同江面拍打岸边溅起的水花,闪耀着七彩的光芒。

没有急诊手术和紧急输血的条件,没有专门的麻醉医生和儿科医生,没有基本的助产器械和治疗所需要的药物,没有新生儿暖箱,甚至经常会停水停电,这里的条件比想象中更加艰苦。

然而,艰苦的环境不能让我们忘记肩上的责任,简陋的工作条件不足以磨灭我们满怀的激情。因为,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农牧区巡回医疗中,只要见到我们白色的身影,藏族同胞们都会绽开友善而真诚的笑容,投以期待而信任的目光。在这雪域高原,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北京的安吉拉!”安吉拉”,藏语里是”医生”的意思。在藏族同胞的心目中,我们代表的是首都千千万万的医务工作者,我们是”毛主席派来的人”!这份沉甸甸的信任,这份荣辱与共的责任感,让我们不能、也不敢懈怠职责,我们必须尽力做好,做得更好!

我是一名妇产科医生,患者都是当地的藏族姐妹。来到西藏,”缺氧”是我们面临的第一个考验。特别是西藏的冬天,空气中的氧含量更低,快走几步或是上下楼梯都会喘得厉害;妇产科是个力气活,每次上台接生、缝合伤口,都是上气不接下气。那里没有暖气,有病人时才打开产房和手术室里的暖风机。因为冷,我们在诊室中都穿着棉衣,也因为冷,有时我们会站着书写病历!

除了缺氧,工作中的孤立无援更让我刻骨铭心。面对着危重病人、面对着急症出血、面对着新生儿窒息的时候,我都无比想念远在首都的医院,想念大家团结协作、并肩战斗的氛围。只有亲历过一切都需要自己做判断,没有人能够商量、没有相应的团队支持的时刻,我才更深刻地体会到”集体”两个字的份量!

记得那年冬天,科里接收了一名产妇,生下来的孩子,体重才三斤多。仔细检查后,我断定小家伙早产,至少提前出生了一个月!为了提高孩子的生存几率,我建议尽快转诊上级医院。出乎意料的是,家属却断然拒绝将孩子转院;通过藏族同事沟通后,我才弄清楚是由于宗教的原因,孩子不能转。对于我来说,留下这个孩子,就意味着承担巨大的风险;孩子的结局是好是坏牵动着每个人的心。

但是,面对一名30多岁的母亲热切而期许的眼光,我又怎会轻言放弃呢?我第一时间给原单位的新生儿科医生打了电话,请教治疗方案。没有新生儿暖箱,就用装饮料的瓶子灌上温水,包在襁褓里,给小家伙保温;没有新生儿药品,就汇报当地领导请求外购。

因为家属不会护理,孩子出生后第二天背部、臀部就出现了对称部位的褥疮,严重的地方表皮已经破溃、脱落。除了及时给孩子局部处理,我还反复向家属交代早产儿的护理要点:保温、变换体位、定时定量喂哺、注意精神状态……在这个”小不点”住院期间,我每天数次去看望他,去指导家属,不敢松懈。

一天,一星期、一个多月的努力,眼看着孩子的情况逐日好转,终于可以出院了!在母子俩回家的那一天,孩子的妈妈紧紧拉着我的手,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安吉拉,谢谢你”!那一刻的我,体会到了在内地不曾有过的自豪感,那一家人相互搀扶着,高高兴兴地离开医院的背影,温暖了我整整一个冬季…

现在的我,已经回归了原有的生活轨迹。但是,我们还有一批又一批的战友们正在那一方土地上,在那一片蓝天下,继续书写着北京援藏医疗的故事。在那里,我们拥有共同的名字:北京的安吉拉!我们带给藏族人民的,不仅仅是先进的医疗技术和健康的就医理念,更是一份爱的梦想与生的希望!

在医疗援藏的同时,我还在当地资助了三名品学兼优的藏族学生。他们都来自单亲家庭;虽然学习成绩优秀,但因生活窘迫,面临着辍学的可能。我希望能够尽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们渡过难关,陪伴他们考上大学。等到他们长大成人后,能够用他们自己的力量去建设更加美丽的西藏。

西藏和平解放62年来,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领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西藏人民,从黑暗走向光明,从落后走向进步。我相信,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在全国同胞的全力支持下,西藏一定会从封闭走向开放,从贫困走向富足;社会主义的新西藏,正与祖国一起腾飞!我更相信,只要有爱,高原也可以不缺氧!

北京市朝阳区妇幼保健院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一日

传承文明_你我同行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1879a640101acej.html

分类: -重点-, 回忆, 援藏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