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人权, 政治, 社会状况 > 西藏新的紧张现状(有图)

西藏新的紧张现状(有图)

2013年12月23日

2013年12月19日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报道)在西藏自治区的首府拉萨,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至少有两个警方检查站。每个检查站都有警察站岗,并有一个大铁叉。这些铁叉的手柄约有两米长,顶端有一个大的箍,让警察能从腰部或颈部迅速制服欲自焚抗议的人。

大的军用卡车以两车为一组在拉萨街头行驶,往往还伴有装甲警车。这种警力的出现与这个以超凡脱俗著称的西域城市是那么的不协调。

外国游客在西藏受到严格限制。当局不允许外国游客单独前往西藏,预先获得批准的旅游团必须出示护照和通行证方能进入。在进入西藏的口站,身着制服的士兵和防暴警察配有武器和灭火器,在警戒地注视着游客。

在拉萨,游客被发现拍摄了警方检查站的话,警察会立即上前下令删除。在城外的甘丹寺,警察用对讲机互相报告我们旅行团所处的位置——他们不知道我们会说中文。高科技、360度视角的闭路摄像机安装在路灯的横梁上,遍布拉萨的街道。这比起过去在屋顶安置狙击手至少是一种进步。

在拉萨城外的甘丹寺,一个当时没人的检查站,那里配有灭火器

达赖喇嘛1959年举事失败后,越过边境逃到印度,此后一直在那里领导西藏流亡政府。多年来,他成为了一名国际上的标志性人物。达赖喇嘛已缓和了他的政治诉求:不再寻求西藏独立,只想要更大的自治权。尽管如此,中国媒体仍抨击他是“披着羊皮的狼”,是不值得藏民信奉的分裂主义者。自1996年以来,达赖喇嘛的画像在藏区被禁。

中国人通常对西藏的理解是:共产党把藏族人民从喇嘛的封建压迫统治下解放了出来,并通过经济发展,已改善了藏民的物质福利,并为他们在现代社会中提供机会。北京在西藏地区的投资是巨大的:2011年,中国宣布的五年计划包括投入214亿美元,修建公路、铁路和水电站等基础设施项目。藏民认为,这些改善让他们的文化和生活方式都付出了巨大代价,以及汉族人受政府奖励入藏的吸引,搬到拉萨,令到曾经是传统城市的拉萨变成了中国一个普通的城市。

对于中国,西藏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那里是亚洲最重要河流的发源地,包括长江、黄河和湄公河,灌溉着中国肥沃的中部平原和东南亚大部分地区。它也可作为中国与其新兴的竞争对手印度之间的缓冲区。北京认为,任何对藏民的妥协都可能会在其他地方鼓励分裂主义的行动,尤其是新疆维族地区。

警方在拉萨使用这些铁钳来防止自焚

与此同时,藏民越来越感到绝望。在过去的两年里,紧张局势已导致了自焚事件出现高峰,造成超过120人死亡。在大昭寺广场,士兵们随身携带的是灭火器,而不是枪。在加油站,每个人都必须登记并报告他们到底拿走了多少汽油,以及他们前往的目的地。政府在监控任何可能是自焚的“前奏”。

在香火缭绕昏暗的寺院大殿里,喇嘛们诵经时,身着橙色耐火服的军警在一旁靠墙站着。这些僧侣自身也并非完全可信,北京当局在重要的藏族寺院中安插有假扮作喇嘛的密探,也有一些喇嘛与警方合作。

但在拉萨,主要的还是检查站。一些检查站是由两名保安配一张折叠桌组成,在拥挤的街道上挤在商店与商店之间。其他的检查站是大型的预制建筑,那里驻有警方的队伍,并配有头盔、盾牌及灭火毯等防爆装置。在拉萨的主要道路上,检查站外面围有膝盖高的尖刺金属栅栏,以防车辆。

乘车离开拉萨,在高速公路上,几乎每隔半小时就会看到检查站。在其中的一个检查站,我们的藏族司机遇到了一位在检查(通行)文件的老朋友,这个景象很罕见,因为当局的检查员几乎全是汉人。即便如此,该名检查员仍是用普通话对他的藏族同胞讲话。我们的导游解释说,该名检查员在内地上的大学,现在他越来越象汉人了。他说:“他们回来了,但被洗了脑。”

2011年7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视察拉萨时,发放写有“庆祝西藏解放60周年”的太阳能灯。这些灯在西藏零星能用上电的农村地区很受欢迎,但讽刺的是,这些灯很快被叫做“习进瓶(音)”。

这集中体现了北京在西藏的“立场”:共产党定期会改善最贫苦的藏民的生活。然而,藏民自己是这种感觉吗?

在中国与尼泊尔交界处,我问了一位藏族朋友,他认为他的家乡会是怎样的前景。他说,“不久的将来,所有的都会不存在了,都会消失。我认为我们将被全部消灭。对此,我们无能为力。”

(本文译自Anastasia Corell于12月13日发表在《大西洋》杂志上的同名文章。)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59172

分类: -重点-, 人权, 政治,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