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 政治, 言论 > 法国宗教专家谈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

法国宗教专家谈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

2013年12月31日

回首即将结束的2013年,同中国有关的大事中除了中国的环境急剧恶化,全国各大小城市都“和谐”地被笼罩在一篇雾霾之中之外,最吸引外界关注的就是中国境内的民族矛盾日益尖锐,天安门撞车事件以及新疆地区接二连三发生的暴力冲突事件,西藏藏区僧人与普通民众接连不断的自焚事件都使观察家们质疑中国政府的新疆以及西藏政策。

新疆当局把穆斯林妇女的头巾说成是“奇装异服”。网络DR

那么,中国的民族问题是应该同目前全世界宗教冲突日益尖锐的大背景挂钩还是中国自身特有的问题?本台在报道有关新疆、西藏消息时经常收到听众及网友的一些反馈,批评法国政府曾经也采取过同今天北京政府一样的高压政策来对待阿尔及利亚等前法属殖民地。另外,新疆当局近期禁止维族妇女及男子在公共场所戴头巾蓄大胡子,法国前右派政府也曾经出台了类似的禁令,两国政府的措施是否具有可比性?

法国人对此又有何看法?

为此我们采访了法国巴黎天主教学院教授 Emmanuel Lincot先生,他的中文名字叫做林果,林果教授早年学习过中文,目前从事文化史,宗教以及社会冲突等多个领域的研究,是学术界稍有影响的Le Monde Chinois 中华世界一杂志的主编。曾经出版多部有关中国的专著,其中包括最新出版的《中国素描》,《中国面临的挑战》,以及几年前出版《绘画与权力在中国》和《维吾尔手册》,林果教授对中国尤其是对新疆地区情有独钟,最近十多年来,他每年都前往新疆地区参观考察,同新疆当地的学者以及普通百姓也有不少的交流。

法广:林果教授,您好,首先请您谈谈对新疆的整体感受。

林果教授:我第一次去新疆是1997年,那是一次个人旅游,之后就基本上每年都去一次。我去过新疆的许多地方,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地区,因为新疆实在太大了,有三百多万平方公里,我对新疆面临的问题有许多地方持批评的立场,但也有许多积极的建议。维族人中有许多人说土耳其语,但是,新疆地区说土耳其语的不都是维族人。至于新疆地区近十多年来所发生的变化,首先,苏联解体之后,中亚地区政治格局的变化极大的影响了新疆地区,激醒了新疆维族人的民族意识,促使他们思考自己的民族身份。当时的中国政府完全意识到了这一点,朱镕基总理当时就提出要扩大对新疆以及西藏地区的投资,当时的口号是不能仅仅发展龙头,还必须发展龙尾,因此,在北京的推动下,新疆地区的许多大城市,首府乌鲁木齐,以及周边城市包括靠近巴基斯坦的喀什等城市的发展速度令人目眩。然而,经济发展并没有给所有人带来效益,有部分维族人并没有因此而受益。

再加上,很久以来,新疆地区就存在一个种族矛盾问题,早在1949年新中国建立之前,新疆就是一个汉族人冒险创业的投资地,这些来自四川以及其他地区的汉人一向受到当地维族人的抵制,因为新疆毕竟是维族人的传统生活地区,而维族人从文化上信奉伊斯兰教,语言上使用的是土耳其语,同汉族没有任何关系。虽然,从行政管理上来说,新疆确实是中国的一部分。

法广:您最近几年去新疆地区时是否受到限制,是否发现有维族人被禁止同外国人交谈?

林果教授:我本人并没有亲身感受到。不过,外国人在新疆的感受同在中国其他地区一样,我们明确的感受到有些议题中国人不愿意讨论,至少不愿意公开的讨论,新疆其实并不是一个个案,而是中国的一部分。只不过是多了一个民族色彩,而这些紧张的气氛其实我们在全中国都能够感受到。

法广:今年十月二十八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三名维族人撞车爆炸事件,造成多名中外游客死亡,中国官方将此事件定性为是由海外恐怖组织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运动组织策划下的攻击活动,您对此有何看法?

林果教授: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应该十分谨慎,天安门事件发生的时候,北京当时发表的声明本身就自相矛盾,一会儿说是突发事件,一会儿又说是恐怖攻击,而在海外的维族组织没有任何人出来为事件负责。我认为这是一件单独的个案,因为,没有任何组织声明为此事负责。 虽然,车上死亡的确实为维族人,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攻击的目的是什么。所以,我认为这是一起孤立的个案。我认为这是维族人长期来受到压制所导致的结果。我虽然不相信阴谋论,但是,由于事件正好发生在三中全会召开的前夕,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这可能是共产党党内有人出于某种目的故意制造的事件,众所周知,中共高层内部习近平与薄熙来和周永康为代表的派系之间争斗激烈,周永康今天似乎已经被赶下台。所以,我认为这是维族人长期来受到压制所导致的结果。我认为新疆的未来不仅仅在于经济发展,也就是说,以发展经济来换取社会稳定的办法已经行不通了。而是应该想办法回应中国民众的诉求,无论是否来自少数民族。其实,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注意到这一点,中国政府计划放松独生子女政策就说明中国上层正在考虑满足下层民众的需求,针对新疆等地少数民族的宗教以及民族身份方面的要求,中国高层也应该认真的考虑给这些问题带来积极的回应。就新疆的未来,我认为中国共产党或许应该回到毛泽东当初所提出的建立联邦制的构架上来,因为,今天新疆地区其实并没有真正的自治,新疆以及其他少数民族地区的实权都掌握在汉人的手中,也就是说,新疆地区应该重新进行政治权力的重新分配,而不是将汉人驱逐出该地区,因为,这些汉人的存在有利于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且是由于全球化原因,中国的西北部新疆临近经济飞速发展的中亚地区,新疆的经济发展同中亚以及中国内地之间的关系紧密相连,所以,新疆地区要独立既不现实也没有实际意义。

法广:中国当局今年六月禁止维族妇女在公共场所佩戴头巾,法国政府此前也曾出台过类似的法律,那么,北京与巴黎在对待穆斯林民众的政策上是否存在共同点?

林果接受:事实上,中国政府有关禁止佩戴头巾的法令早在2001年就已经推出,这其实是过去的事,中国政府当时提出的理由是世俗化,所以,从一点上来说,中法两国政府的出发点是相同的。中国政府今天同西方国家一样,面临着如何治理少数民族的问题,尤其是对穆斯林信徒地区。法国在如何尊重穆斯林居民的宗教信仰的方式上可能比较温和,就这一点,法国的经验或许能为欧盟其他国家甚至给中国政府提供借鉴。法国在第四共和国时期,甚至在第五共和国的初期,一直认为阿尔及利亚问题可以通过发展经济来解决。也就是说,通过经济投资来收买社会稳定。而今天中国政府在新疆以及西藏地区采取的是同样的收买政策。而从长远的角度来看,类似的政策只会导致失败。因为,经济越发展,民众对民族以及个人自由的欲望就越强烈,所以,仅仅靠发展经济不可能解决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问题。宗教只是这些地区的少数民族与汉族发生冲突的一种因素。因此,中国政府除了考虑满足民众的物质需求之外,还要考虑采取别的措施。因为,这并不足以解决问题。这不仅在新疆,西藏地区,在中国别的地区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再一次必须强调的是新疆与西藏的问题并不是同中国的其他的省份毫不相干的少数民众地区的问题,恰恰相反,这些地区持续的紧张气氛在全中国各地都有所体现。

感谢林果教授接受本台的专访。

时间:2013/12/28 栏目:新疆观察 编辑:admin 来源: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作者:杨眉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维吾尔在线
http://www.uighurbiz.net/archives/23021

分类: 宗教, 政治, 言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