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宗教, 政治, 文艺 > 德蘭沙拉–流亡西藏(有图)

德蘭沙拉–流亡西藏(有图)

2014年1月12日

昨天與德蘭沙拉的大叔聊天,聊到當時他離開了西藏,來到了德蘭沙拉的故事。

tn_P1200443

<喜馬拉雅山的另一側,德蘭沙拉> Dharamsala, on the other side of Himalaya from Tibet

1993年他留的一個字條給家人:人生來就註定要死亡,相聚的同時也註定的分離。於是就提起了背包,離開的西藏。

當時西藏與尼泊爾邊境的管制不嚴厲,他走了27天的山路,跨越藏尼邊境去到尼泊爾的加德滿都,如今,他已經在印度境內的德蘭沙拉定居,開一家餐廳,娶了老婆,生了兩個女兒,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

然而,2013年的今天他回顧:二十年來,自從離開西藏之後,他就再也沒有見到他西藏的家人,無奈與接受變成一種習慣,也不見悲傷。

中國對西藏的侵佔不僅直接造成一百二十萬西藏人的非正常死亡,而且還有近十萬人被迫流亡國外,更有六千座的古廟被毀壞。中共將達賴喇嘛塑造成嗜人血吃人肉的恐怖份子,以自焚表示無助與反抗的藏人,會被公安槍射、滅火、加以拳打腳踢、接著失蹤,即使用「表達無助與反抗的終極行為」來表達自我的權利都沒有了。(註1)

中國解放軍徹底的想要拔除藏人的根,拔除信仰,拔除歷史,拔除血脈相連,再用鼓勵大量漢人移居西藏的政策,不斷邊緣西藏既有的文化。

聽了看了中國近日境內西藏的描述,不禁感嘆,西藏都不西藏了。或許目前所處的印度德蘭沙拉,更保有西藏的人文文化。

德蘭沙拉的西藏流亡政府,具有非常完備的組織及系統,對於下一代的教育非常重視。十年前,藏人察覺到下一代對於文化的傳承的危機,像是流亡第二代對於藏語的生疏,於是多次嚴謹的討論開會、甚至請教外國學者以達到更完善的改革,並且投入大部分的流亡藏人基金在教育上,希望培育下一代在印度保有競爭力的同時,不失去自我文化的傳承。於是小孩子在五年級之前,完全用藏語教學,到了六年級之後,再另外選擇兩個語言,印度話,以及英文或中文。

與我們敘述這個教育改革過程的大叔很興奮,他說,第一批接受改革後教育學生今年將接受大考,進入大學,教育改革的成果即將呈現。

一個流離的民族,在一個新的地方建立家園,一切從零開始的確充滿挑戰性,尤其擔著任務,在異地去延續一個民族的根與尊嚴。

tn_P1200488

<藏人圖書館中的典藏佛經,德蘭沙拉> Budist bible in the Tibetan library, Dhramsala

聽說,今日拉薩的布達拉宮廣場已經成了一張門票一百人民幣的觀光勝地,而西藏境內的人民要成為僧人,思想上需要認同: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認同中共所選定的喇嘛(註2)、認同中國共產黨、服從黨的思想…等等,非常中共style的作為。同時,限制每年成為藏傳僧人的數目,嚴格控管藏教於中國境內勢力狀態。

對照去過拉薩的旅遊日記及報導,可以想見今日的德蘭沙拉的路上,比拉薩可以看到更多的藏傳僧人,也可以看到更多藏人自信而微笑的臉孔。

對於未來能否回到自己的故鄉,藏人們由衷期待盼望著。對於蠻橫的大中,藏人選擇非暴力抗爭及溫柔的對抗,我除了感到不捨,也生了幾分敬佩。

達賴喇嘛說過一個故事:有個住在拉薩的喇嘛名叫洛本勒(Lopon-la),被中共的解放軍抓去關了十八年,最後終於被釋放出來,來到印度見達賴喇嘛,雖然說是看起來老了一點,但身心狀況卻還是非常良好,還是原來那位親切的和尚。在獄中,解放軍要他放棄自己的宗教,嚴刑拷打了他無數次,後來達賴喇嘛問他怕不怕?他回答:「是的,有一件事我很害怕。我很怕自己會失去對中國人的慈悲。」

可能是這樣的力量,讓這群子民即使在流亡的路上,仍然不忘記對著這個世界微笑。

我衷心期待,期待有更多勇敢而善良的力量,協助西藏獨立,讓一個民族帶著尊嚴,回家。也同時期待,這個世界上許許多多被邊緣的族群,同樣可以帶著尊嚴,留在自己的家鄉。

<德蘭沙拉>Dhramsala

(註1)

2012年11月,藏人自焚事件猛增,一個月內有至少20名自焚者喪生。截止2013年10月,已有約至少121名經報導的喇嘛、女尼或包括農牧民在內的藏人自焚,其中約至少103人死亡,被西藏女作家唯色稱為「是近代史上最偉大最慘烈的政治抗議浪潮。」關於藏人自焚的認知,《紐約客》一篇文章寫到:「自焚是表達無助與反抗的終極行為,是在鬥爭無望的情況下自我犧牲的英勇行為。」

(註2)

在藏人的信仰中,班禪喇嘛是無量光佛的轉世。在一代代轉世過程中,班禪喇嘛和達賴喇嘛有互為師徒,互相認證的傳統。

今天在中國境內公開出現的第十一世班禪喇嘛,不是按照佛教儀軌、由達賴喇嘛認證的十世班禪喇嘛轉世,而是中國政府強行指定的另一個轉世。中共指定的十一世班禪喇嘛雖是藏人,卻被藏地民眾悄悄稱為「漢班禪」;而達賴喇嘛認定的轉世,就相應地被稱為「藏班禪」。第十一世班禪出現「雙胞案」,是靈童尋訪過程中,中國政府和達賴喇嘛合作失敗的結果。失敗的原因是,藏人認為尋找真正的轉世靈童是對他們至關緊要的宗教事務,而中國政府官員卻有太多的政治考量,以政治干涉宗教。這次合作的失敗是悲劇性的。「藏班禪」一經宣佈,立即在中國政府控制下失蹤,全家人間蒸發十幾年,國際社會再三探尋也無可奈何。不幸的還有那位「漢班禪」,他未經達賴喇嘛認證,「名不正言不順」,身處中國政府嚴密控制之下,無法獲得藏傳佛教高僧大德的傳授,也難以擺脫中國政府加諸於他的政治標籤。

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994#.UrBZDNIW2so
http://0rz.tw/DfmVA

<到處可見”解放西藏”> Free Tibet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人生第一個365天的旅程
http://goodydoe.pixnet.net/blog/post/39716206

分类: -重点-, 宗教, 政治, 文艺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