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军事, 政治 > 新疆以反恐为中心维稳模式急需转变(图)

新疆以反恐为中心维稳模式急需转变(图)

2014年1月13日

2013-11-25
我去过新疆自治区负责维稳的最高机构多次,仅从各部门分工设置就充分反映出“警力维稳”的狭隘理念,这让我对新疆未来维稳形势悲观至极,当即断言:新疆问题必将会越来越严重!

(资料图片:乌鲁木齐街头巡逻队)

新疆的维稳机构在客观上担负着实现新疆长治久安的重任,而要完成这样的重任需要有完善的组织架构。解决新疆问题需要维稳机构像一座大型综合医院,各科室及各种设备齐全,但现实是:如同一个简陋的乡村诊所,无论治疗什么疑难杂症都无外乎是三个处方,一个是“值班巡逻”、一个是“驻村入户”、一个是“宣讲揭批”,靠这三个处方能包治百病吗?

新疆反恐30多年后,新疆维稳机构才于2011年(“7•5”事件后的第2年)成立了情报中心,由此可见过去30多年来对反恐问题、维稳问题、新疆问题是何等之轻视,关键原因就是我们长期以来忽视了新疆问题的长期性、复杂性和尖锐性。

新疆问题到底是什么样的问题,新疆问题到底应该怎么解决?

这是新疆、也是中国维稳最关键的问题,但有些位重权高的领导干部对这个最关键的问题至今还没有搞清楚。针对新疆发展和长治久安问题而出台的很多政策和措施,完全是在头脑不清的状态下制定的。在他们看来,新疆问题就是反恐问题,只要解决好反恐问题——其它什么问题都好解决,甚至认为其它什么问题都不算是问题、不算是大问题。

新疆“三股势力”延续不断的破坏活动已有30多年,新疆政府一直保持高压严打态势,但从政府到理论界、从下到上到现在还没有真正搞清楚——新疆问题到底是什么样的问题,新疆问题到底应该怎么解决?

中共自1949年执政至今60多年来,对新疆问题一直没有深刻认识,所以治疆理念与治疆模式从新疆和平解放后一直沿袭到现在没有重大改变。这60多年的治疆理念可以概括为“恩惠理念”,由此而形成了“恩惠治疆”模式,简单地讲就是以重恩惠、轻法制换来感恩和稳定,这与中国历史上的治疆理念与治疆模式一脉相承。但由于现实历史条件已经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所以传统的治疆理念与治疆模式已经根本不能适应二十一世纪的需要,已近僵化和失灵。

虽然治疆理念与治疆模式60多年来没有发生重大改变,但由于近30年“三股势力”的危害,在治理重点上有了重大变化。最早是“以阶级斗争为纲”主导下的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后来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现在是“稳定压倒一切”。

“稳定压倒一切”的提法多年来备受争议,后来为平息争议改为“稳定是第一要务”,但这只是文字上的变化而已,在实际治理上依然是“稳定压倒一切”主导一切。

我对这种文字游戏不感兴趣,我只关心客观事实是怎样的。客观事实是,治疆理念与治疆模式由于不能适应新的历史时期的需要而成为新疆发展和长治久安最大的障碍,必须进行重大改变,必须与时俱进,特别是对新疆近30年来的治理措施必须进行彻底的反思。

关于新疆问题,在政府文件中也有一些看似认识深刻的字句,但那只是字句。在与“三股势力”的斗争中,政府无论是在思想认识上,还是在应对措施上,长期以来客观上把新疆问题简单地归结为反恐问题,而又把反恐问题当做是“严重刑事犯罪”处理,如此肤浅和糊涂的认识导致新疆问题越来越严重,就像一个庸医没有发现给患者用错了药,而且还在不断加大剂量,其疗效可想而知。

政府虽然反复强调指出与“三股势力”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和尖锐性,但从维稳机构的建制来看则完全是个临时机构的建制,同时又是一个无限期存在的临时机构。这样一个临时性的、粗放化的、不健全的机构必然导致维稳措施的简单化、无效化和趋恶化,怎么可能解决好具有长期性、复杂性和尖锐性的新疆问题?

新疆问题不是单纯的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也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更不是单纯的反恐问题,而是关系政权稳定、祖国统一、国家兴亡的问题。新疆问题是集民族问题、宗教问题、历史问题、经济问题、文化问题、反恐问题、长治久安等一系列问题于一体。新疆问题是涉及国家根本利益的问题总和。

解决新疆问题是社会系统工程,是漫长的“世纪工程”。只有以文化包容、利益兼顾、协调发展为原则,全社会参与、综合施策、刚柔并济才能获得良好的治理效果。

新疆维稳理念与维稳模式是治疆理念与治疆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对新疆问题的认识一直处于肤浅的层次上,新疆维稳一直被狭义维稳理念所主导,导致新疆维稳模式是以反恐为中心的警力维稳模式,这是治标模式,而不是治本模式。

要想从根本上扭转新疆维稳形势,必须用广义维稳理念取代狭义维稳理念,用文化维稳模式取代警力维稳模式;文化维稳不排斥警力维稳,警力维稳是文化维稳的手段之一。警力维稳模式是治标不治本,只有文化维稳模式才能标本兼治。

警力维稳模式是以反恐为中心的维稳,在这种理念的主导下,维稳措施基本是打击、限制,主要依靠公安、武警、基层组织执行,靠疲劳战维持高压态势,这是脆弱而暂时的稳定。实行警力维稳模式,显然是原则性的、方向性的、战略性的错误。

文化维稳模式是以凝聚人心为中心的维稳,在这种理念的主导下,维稳的基本措施是引导、浸润,主要依靠全社会力量把文化融入到生活的各个方面,靠文化建设最大程度地使各个阶层、各个民族在潜移默化中自愿主动地形成维护国家最高利益的向心力,这是高度坚固而长久的稳定。推行文化维稳模式,才是实现长治久安应当坚持的原则、方向和战略。

维稳应该是全方位文化维稳,不能只是局部警力维稳。只有全方位文化维稳才能从根本上保障长治久安。现在的警力维稳模式是以反恐为中心,这解决不了民族、宗教、文化、民心、价值观、利益结构等根本问题,不解决这些问题就不可能实现全面而持久的稳定。

要实现全方位文化维稳,新的维稳机构必须能够协调各种社会力量,整合全社会资源,以各种方式参与文化维稳建设,形成巨大而持久的维稳合力。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干什么事就要用什么工具;假如解决新疆问题是雕刻石头,那么就要用石雕工具。但从维稳部门的职能来看,配备的只是几样简单的木雕工具,这怎么能雕刻石头呢!

事实已经充分证明,现在的维稳组织架构根本担负不起标本兼治、长治久安的维稳重任。当前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在文化维稳的思想指导下,重新设计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的维稳组织架构。没有健全的组织架构,维稳就如同用渔网修建挡风墙——漏洞百出,无济于事。

中国的维稳机构集中了大量的军转干部。新的维稳机构,不仅要充分发挥原有军转干部“一切行动听指挥”的作用,更要引进大量社会学科的专业人才,提高决策的智力水平、法制水平和科学水平;不再以利用公检法力量为主,而要以文化维稳为主导,全面发挥各种社会组织的力量,综合施策;要有战略研究部门、策划部门、法规政策研究部门、宣传部门、民族宗教历史咨询部门、舆情监控部门、应急处突研究部门、反恐战术研究部门、恐怖事件受害人子女培养部门、危安人员教育和安置部门、危安人员亲属教育部门、流浪儿童教育和培训部门等等。

新疆作为反分裂一线地区,在维稳机构中要有民族问题专家、宗教问题专家,还要有战略谋划家、社会活动策划家、信息传播家、社会心理学家等等。而在过去和现在,新疆维稳机构没有这方面的专业人才,没有这样的部门设置,因为根本就没有文化维稳的理念。

维稳不是某个部门或几个部门的事,而是所有部门的事,要从社会管理的各个方面渗透文化维稳意识,要树立全社会文化维稳的理念。

由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官僚传统,政府各个部门都满足于“管好自己的人”,谁也不会积极主动为全社会维稳尽心尽力,都是一种“说一下动一下、不说不动”的态度。鉴于此,新疆维稳机构要能够整合全社会资源参与全社会维稳,要为文化、教育、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等各个部门出谋划策,并监督执行。没有这样的一种维稳机制,所谓长治久安就没有制度的保障,就是空谈,空谈误国啊!

维稳要以文化维稳为核心,充分发挥文化的亲和力、渗透力、分解力、融合力,一切维稳措施都要体现出文化维稳的精神,要把文化维稳的精神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各个角落、各个细节上,贯穿于人生的各个阶段。文化维稳不是纯精神层面的、完全脱离利益需要的维稳,而是以利益需要为动力、以喜闻乐见、自愿主动、潜移默化的方式影响人、引导人、改变人,只有这样的文化维稳才能真正实现长治久安。

文化维稳就是文化治疆,只有文化治疆才能使新疆问题标本兼治。而要文化治疆,首先要求干部队伍要有文化。新疆有学历、没文化的干部很多,他们是文化治疆最大的障碍。很多新疆的领导干部由于文化素质很差,因而工作方式简单粗暴,粗话不离口,致使干群关系紧张,在群众中的威信和影响力还不如村里的一个伊玛目。

从“三股势力”的渗透手段和宣传品来看,他们具有很高的文化水平和影响力,我们的反渗透、反宣传能力与之相比则有很大的差距,根本的差距还是文化素质的差距。文化素质是博弈成败的决定性因素。

毛主席有句名言:“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没有文化的干部是制造不稳定因素的干部。新疆干部队伍长期存在的粗鄙化问题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新疆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长治久安都不可能顺利实现。

综上所述:新疆维稳理念必须与时俱进,维稳模式必须尽快实现脱胎换骨的四个转变:从以反恐为中心向以文化引导为中心转变,从少数部门负责向全社会参与转变,从重人力装备向重智慧谋略转变,从治标为主向标本兼治转变,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长治久安。

关于如何文化维稳、文化治疆,这是一个大课题,是我另一篇文章的主题。

王大豪利益论
http://wangdahao999.blog.sohu.com/281603681.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军事, 政治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