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点-, 历史, 宗教, 政治 > 为西藏和平解放:1950年代周恩来新德里三劝达赖

为西藏和平解放:1950年代周恩来新德里三劝达赖

2014年1月19日

2013/11/15 by NordicChinese Times 北欧时报网    
那是在1956年底和1957年初,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应邀访问印度,参加始祖释迦牟尼涅磐2500周年纪念活动,国外的敌对势力趁机进行策反,企图阻止达赖返回西藏,促其从事分裂活动,达赖一时动摇不定。周恩来总理安排在此时访问南亚,在新德里三次同达赖谈话,推心置腹,语重心长。达赖这次终于站稳了脚跟,返回西藏,敌对势力的策反活动未能得逞。

达赖在诡谲形势下访问印度

二战后,美国出于冷战的需要,刻意挑起西藏问题,给中国制造麻烦。1951年5月,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简称“十七条协议”),西藏获得和平解放,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分裂西藏的阴谋。然而,决不善罢甘休的美国,决定把达赖喇嘛弄到国外去,由他出面公开否定“十七条协议”,作为美国制造所谓“西藏问题”的根据。已经解密的美国政府文件显示,就在那一年,美国驻印度使馆根据华盛顿的指示,曾经两度策划引诱达赖喇嘛外逃。

1956年4月,西藏地区形成了民主改革迫在眉睫的气氛,有些人不能适应,个别地方甚至有人闹事。与此同时,西康地区在改革的过程中发生了叛乱,叛乱分子包围解放军,引发了冲突,影响了西藏的社会稳定。逃亡国外的分裂主义分子在美国的操纵下,同西藏上层分裂主义势力暗中勾结,伺机闹事。一时间西藏的局势相当复杂。

在这种背景下,印度决定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于1956年11月共同举办释迦牟尼涅磐2500周年纪念大会,并专门成立了纪念委员会,由副总统拉达克里希南挂帅。

拉达克里希南以纪念委员会主任的名义,向达赖和班禅发出邀请。与此同时,印度政府还派出其驻锡金的政治专员潘特等专程来西藏。在潘特一行的策动下,西藏三大寺力主达赖喇嘛应邀访印,提出组成近百人的大型代表团,并准备上书中央。

从国际国内两方面看,此时达赖喇嘛出国是有诸多不测的,但是,时为中印友好的鼎盛时期,如果他的访问能够顺利进行,那么对于中印两国的友好关系是有益的。周恩来总理于11月2日函告达赖和班禅,是否访印由他们根据“自己的意愿作出决定”。当然,中央对于当时的形势也有清醒的分析和估计。11月17日,中央指示西藏工委:达赖、班禅和他们的主要官员即将去印度访问,在国境内的一段旅程沿途要做好各项工作,以保证他们的安全;同时也要设想到达赖出国后一时不愿返回西藏和反革命分子趁机闹事的可能性。

一劝:力挽狂澜

果然,达赖一出国门,就被逃亡国外的西藏分裂主义分子和美国间谍所包围,印度也有人明目张胆地煽动达赖使西藏脱离中国。在这种形势影响下,达赖及其随行官员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这时周恩来总理出访印度和巴基斯坦,于11月28日抵达新德里。他为挽救达赖,维护中印友好关系,从尼赫鲁总理和达赖两方面着手开展工作,争取达赖此行能取得积极成果,顺利返回西藏。

周恩来总理在同尼赫鲁谈话时提请他注意,印度的噶伦堡已成为美国和其他国家间谍的据点,他们伺机对中国进行破坏活动,美国正在通过达赖的两个哥哥劝说他去美国。周总理还表示,中国政府的政策是在西藏实行自治,并维护达赖的领袖地位,如果外来的干涉活动不停止,中国政府将不得不加强对西藏的管理。尼赫鲁的态度是两面的:一方面,美国策划“西藏独立”,同印度的想法相吻合;另一方面,他在外交上需要维持同中国的友好关系,对中国的反应不能无所顾忌。面对周总理的严正态度,他表白,印度政府一向尊重中国对西藏的主权,将注意外国间谍在噶伦堡的活动情况,达赖和班禅将由原路返回西藏。

11月29日,周总理连续完成了三场外事活动后,又先后同达赖和班禅长谈四小时。班禅大师当即表示愿努力加强同达赖方面的团结,服从中央的意见,访问结束后随即返藏。

达赖在谈话时向周总理汇报了工作,他肯定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后所取得的成绩是主要的,同时也提出汉藏干部关系、他同班禅方面的关系、西康地区的改革和留居国外的藏人等问题。在谈到访印期间的感受时,他说,他总是感觉到印度方面对他“拉”的力量很大,印方的安排“很混乱”,在噶伦堡的藏人也跟来活动,他觉得“有些紧张”。他还告诉周总理,尼赫鲁于27日和28日连续两天同他进行了较长时间的谈话。

周总理肯定他出访的积极意义,并对他的问题一一作出答复和说明。关于西康地区的叛乱事件,周总理说,那里的工作有偏差,事先准备不好就改 革,发生了叛乱,部队被包围了,面临被消灭的危险,不得不派别的部队去解围;这不能只怪下面,上面也没有抓紧及时纠正,中央已派出访问团去处理善后工作; 目前存在的悬案,都要解决,过去处理不善的,都应陆续求得合理的解决;已经跑出去的人如果能回来,不予追究,要从生活上予以安置。周总理着重强调,现在肯 定不谈改革,在大家(指贵族、寺庙等)还没有安置好以前不改;先将自治区成立起来,改变西藏的贫困状况,使大家生活好起来,中央一定帮忙,而且帮得起。

周总理在谈到中印关系时强调要信任印度,加强中印友好。周总理说,中印两国是友好的;印度是民族主义国家,反对战争,要求和平,同我们一道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宣布西藏是中国的领土,我们应坚持中印友好,加强中印团结。这是两国关系的主要方面。至于印方对达赖“拉”的问题,周总理解释说,进行挑拨和破坏的是极少数人,不必计较;我们只做好事,不怕对方做坏事;坏事暴露以后,对方自己就会纠正;我们站稳爱国主义的立场,态度严正,对方也就不好再做坏事了;我们也应相信印方能够负起安全方面的责任。

在谈到留居国外的藏人问题时,周总理的态度也非常宽容、大度。他对达赖说:“应 该给留在国外的藏民及地方政府官员,包括你的两个哥哥,多做些工作,但不能要求过高,不必勉强他们回国,也难怪他们不能马上转过来,因为他们受美国的影响 较深。”总理还关照说:“你的姐姐是你们家庭里的左派,也不能跟两个哥哥闹僵,要保持家庭关系友好。你的两个哥哥如果缺钱花,政府可以拨些外汇,由你出面 给他们。”

周总理强调达赖和班禅团结合作的重要性,设法理顺他们之间的关系。总理说:“筹委会的工作主要靠你们俩负责,你为正,班禅帮助你,互相商量,办好西藏的事。班禅应尊敬你,你应多照顾班禅。你应教育部下主动地照顾班禅,班禅也应教育部下尊敬你。”总理还说:“我可以告诉班禅,有事多同你商量,尊敬你。”

11月30日晚,周总理出席使馆酒会后,又特意在使馆宴请了达赖及其母亲、姐姐、两个哥哥和经师等人,向他们解释中央的方针政策,打消他们的顾虑。

此后周总理到外地访问,其间多次与陪同他的尼赫鲁谈起达赖在访问期间遇到的问题,特别关照尼赫鲁注意达赖的安全。他说,达赖和班禅是印度政府邀请来的客人,在访问结束后,印度政府有责任使他们安全地返回西藏。尼赫鲁表示,印度政府要采取行动,防止达赖到噶伦堡等地时发生意外,帮助达赖顺利地返回西藏。周总理对敌斗争经验丰富,他这时向尼赫鲁强调达赖的安全问题是及时的。现在已经解密的美国政府文件的确显示,美国中央情报局曾设想在加尔各答用汽车劫持达赖到美国驻当地的总领馆。

二劝:晓以利害

12月22日,周总理离开印度前往巴基斯坦,达赖一行继续在印度各地朝佛访问。这时一些分裂主义分子乘机加紧煽动达赖叛变,为其返藏制造困难。达赖受到蒙骗,开始动摇。

12月30日,周总理结束了对巴基斯坦的访问,返回新德里继续访问印度。他一到达新德里,就接见达赖。总理说:“毛主席来电,指示我同你谈谈关于西藏的政策。毛主席要我告诉你,可以肯定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根本不谈改革,六年之后如果可以改革的话,也由你根据那时的条件和情况决定。现在大家要安下心来进行建设,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中央肯定要拿出钱来帮助。”

接下来,周总理主要针对分裂主义分子的活动和达赖动摇不定的态度,推心置腹地劝导。周总理说,现在拉萨有些人总想搞乱子。这些人的活动受到噶伦堡方面的支持,想搞“独立”,使西藏脱离中国,这是叛国行为,一定不能允许。西康事件会得到妥善处理,在今后的工作中将根据你的意见加以注意。至于那些跑到拉萨去的人,要给予妥善安置,但是如果将他们收留在三大寺和地方部队里,发给枪支,那他们-定会乱搞。西藏地方政府曾表示愿意同中央合作,劝说他们回去,这样处理很好。周总理坦诚地对达赖晓以利害。他说,你不要轻信你两个哥哥和夏格巴他们的所谓“西藏独立”的欺骗;你现在名望这么大,这么受人尊重,全是西藏人民给的,你留在印度,就脱离了西藏人民,也就失去了一切,人民是不同意搞独立的;美国说要帮助“西藏独立”,也不过是个骗局,顶多是给点钱把你达赖一家养起来,不要上当。周总理援引历史的教训劝告和开导达赖, 他说,“世界上有些人喜欢听骂共产党的话,骂-次,他就会给些钱,再骂一次,再给一些,可是你骂多了,又没有什么新鲜内容了,人家就不再给钱了;况且,共 产党是不怕骂的,蒋介石不仅是骂,而且还真刀真枪地打,要消灭共产党,最后他还是垮台了,美国的飞机、大炮、坦克等新式武器,也没能救得了他。”

周总理告诉达赖,帝国主义从印度进行挑拨和破坏活动,我们掌握了一些材料,准备提请尼赫鲁总理注意;尼赫鲁总理早在1951年就表明了态度,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他会履行他的承诺。周总理还劝达赖早日返回西藏,也不要去噶伦堡。

周总理的一席话,坦诚、亲切,既阐明了中央的政策,也体现了对达赖本人的信任和爱护,对当时处于动摇状态的达赖触动很大。达赖对周总理说自己年轻、缺乏政治经验,表示将向主要随行官员传达周总理的谈话。

分裂主义分子的背后是美国间谍和印度右派,周总理不得不两线作战。12月31日,尼赫鲁邀请周总理去旁遮普邦参观。在火车上,周总理要同尼赫鲁谈达赖问题。时值除夕,火车上正在举行舞会,尼赫鲁推说要庆祝新年,不接谈。周总理很坚决,他说,我就要走了,今天一定要谈。在同尼赫鲁谈话时,周总理指出,达赖、班禅是印度邀请来的客人,可是他们到达之后,印度方面的所作所为,违反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尼赫鲁自然是不会承认的。周总理列举了很多事实,尼赫鲁无言以对,又推说他不知情。周总理又指出,达赖留在印度-钱不值,只能成为一个包袱。尼赫鲁在事实面前不得不重申不支持“西藏独立”,并要把达赖和班禅送回中国。

三劝:坚定达赖的立场

周总理的访问日程很紧张,但是达赖去留一事让他非常牵挂。1957年元旦,他同达赖进行了第三次谈话,转达了尼赫鲁关于达赖这次访问印度的谈话内容。周总理告诉达赖,尼赫鲁重申印度政府承认西藏是属于中国的,尊重中国对西藏的主权;跑到印度来的西藏人不能从事政治活动,不允许他们危害中国的主权,进行颠覆西藏的活动。尼赫鲁还表示,印度政府对西藏只是宗教上的联系,没有政治企图。周总理告诉达赖,当天晚上,尼赫鲁要同他和班禅谈话。据说,尼赫鲁总理在这次谈话时,也劝告达赖返回西藏。显然,尼赫鲁态度的转变是周总理做工作的结果。

达赖对周总理的谈话很满意。周总理希望自治区能尽快成立起来,达赖答复说,早则在1957年底,迟则在1958年初。

就在同一天,周总理又分别接见了达赖的两个哥哥和五位达赖主要随行官员。周总理向他们解释了有关西藏的各项政策,说明西康地区发生的军事冲突是不得已的,解除他们的思想顾虑。他还强调,搞叛乱是不允许的,在西藏搞,政府要管,在噶伦堡搞,印度要制止;达赖一旦留在噶伦堡,就不过是一介难民,不能从事政治活动,只剩下宗教,而宗教圣地是在西藏,不能搬到噶伦堡来,这就害了达赖;况且,帝国主义反动派认为他有用时,就会尽量利用他,一旦觉得他没有用了,就会一脚踢开。听了周总理的谈话,代表团的负责官员当即表示,要向达赖报告总理的指示,还要讨论、下达。在接见达赖的两个哥哥时,周总理还严厉批评了他们背叛祖国的行为,责令他们悬崖勒马,不要再做损害达赖和西藏的事情。

周总理同达赖及其随行人员和他的两个哥哥的多次谈话,反复申明了中央对西藏的方针政策,揭露了策划“西藏独立”阴谋的欺骗性,打击了分裂主义分子的气焰,稳定了全团的人心,达赖的立场也坚定了。达赖后来出走,自是后话。达赖当时曾对我驻印度大使说,这次出访,他自己没有主心骨,是一大缺点。许多人要他留在印度不回去,说西康的情况很混乱,自己也发生过动摇,同周总理谈话后,思想稳定了,随行的大部分官员也稳定了,中央完全信任他。

周总理离开印度后,班禅大师和阿沛•阿旺晋美即于1月先后乘飞机返回拉萨。达赖一行在去过噶伦堡后也于2月15日回到西藏亚东,4月1日返回拉萨。周恩来总理运用他非凡的智慧和高超的外交技巧,艰苦耐心地工作,最终化险为夷,挫败了美国间谍、印度右派和西藏分裂主义分子这次策反达赖的阴谋。

《文史参考》

北欧时报 NordicChinese Times
http://www.nordicchinese.se/nordicchinese/?p=16815

分类: -重点-, 历史, 宗教, 政治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