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历史, 趣事 > 新疆”原始村落”之谜

新疆”原始村落”之谜

2014年1月20日

2013-11-28 19:19 作者: admin 来源: weijiezhimi.com.cn
摘要: 从布尔津出发,在贾登峪前的路口向东转,就踏上了一条风光绮丽的美景大道。连绵不断的阿尔泰山脉,环绕着美丽富饶的冲乎尔山谷平原。这里水源充裕,牧草丰美,绿色的大地上散布着一座又一座牧场。金色的阳光柔和地撒在山谷里,大大小小的牛群、羊群像一簇簇野花点缀其中,时而能看…

从布尔津出发,在贾登峪前的路口向东转,就踏上了一条风光绮丽的美景大道。连绵不断的阿尔泰山脉,环绕着美丽富饶的冲乎尔山谷平原。这里水源充裕,牧草丰美,绿色的大地上散布着一座又一座牧场。金色的阳光柔和地撒在山谷里,大大小小的牛群、羊群像一簇簇野花点缀其中,时而能看到白色的毡房飘着缈缈炊烟,骑着马儿的牧民悠闲走过,一切的风景都让人感到好轻松,所有的烦恼和重压都在风中消散。这条大路的终点,就是美丽的禾木村。

禾木村是图瓦人的集中居住地,是仅存的3个图瓦人村落(禾木村、喀纳斯村和白哈巴村)中最远和最大的村庄,也是历史最久远的村庄,喀纳斯村和白哈巴村是近几年才有的村落。禾木村和俄罗斯、蒙古接壤。这里的房子全是原木搭成的,充满了原始的味道。禾木村的木屋,基本上是一百多年前的老样子。旅游事业发展了,新盖的房子还是木屋,式样没有任何变化。这里没有任何钢筋水泥的建筑,连桥梁也是木头的。除了有电力供应,一切都是原始状态,是不折不扣的原始村落。现代生活的引入,是近几年的事情,是公路修通以后才发生的。现在通往禾木村的柏油路,还是单行道,对面来车需要一车避让。过去,由于没有公路,羊肠小道,偏远闭塞,是这里一成不变保持原始状态的主要原因。

禾木村的先人们来到阿勒泰也就是两百多年。在定居禾木河以前,他们住在山下,禾木只是冬季的狩猎场。在禾木,先辈们用圆木盖了一种半地窝子的临时住房,那是为了熬过冬日的长夜。这种房子在禾木偶尔可见。在那个时候,先辈们是天生的猎人。这里的居民会图瓦语,蒙古语,俄语,哈萨克语(邻居哈萨克人),汉语,好几国语言啊……

近两年,所有关于这个原始部落的神秘事物,一如随风飘散的蒲公英种子,被越来越多的探险和科考人士带入人们的视线中,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上世纪50年代末,政府派人来到这里,建立了达里雅布依乡,将乡政府所在地设在大河沿村。上世纪80年代的某一天,一支石油勘探队正在塔克拉玛干距边缘250公里的沙漠中进行野外作业,他们是首批进入这一区域进行勘察的人员。当沙漠车翻过一座沙山,眼前的景象令他们惊呆了——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央,竟然有一个村庄。简陋的木屋后是惊恐的村民,看到沙漠车,村民们就像看到了怪物,被吓得四散奔逃。

至今,达里雅布依人始终离群索居,被人们称作沙漠里的“原始部落”。由于路途遥远又艰险,这里依然保留着完整的原始自然村落风貌,人们至今还沿袭着几千年前祖先们留下的最原始的生活方式。在城里人眼里这样的生活或许太过简单与艰苦,但达里雅布依人却过得恬淡而自足……

达里雅布依原始部落与一条河流生生相息,那就是克里雅河。克里雅河发源于昆仑山中部的乌斯腾塔山,除了塔里木河,克里雅河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地区流量最大、流程最长的河流。克里雅河是达里雅布依乡人民的生命之源,所以人们普遍称他们为“克里雅人”。当人们被“水泥丛林”中的喧嚣和烦恼惊扰得难以自眠的时候,便把目光投向了这片遥远的净土,不断追念着那种最原生态的纯净世界……

怀着对神秘事物的期待,我走近了那片遥远的土地。沿着跌宕起伏的克里雅河的岸边艰难前行,当看见一大片水域的时候,橘红的夕阳在平静的水面上映射出万道霞光。路两旁婆娑起舞的芦苇,搭成一道幽深的小道。还有河床上如云絮般散落的羊群,在苇丛中旁若无人地啃着草叶,静静穿越的驼队,都让我感到无比新鲜。

克里雅人的房屋较为奇特。胡杨木搭出房屋框架,墙壁则由手指粗的红柳条编扎而成,外壁涂抹着的泥巴糊大多已经斑驳脱落。门用粗壮胡杨树干一分为二做成。屋内由若干个房间组成。普通的一间房子差不多要用去百来棵胡杨树。房子没有地基,用粗大的胡杨在沙地上像围栏般分割成门厅、客厅、厨房、卧室乃至储藏间。先用椽子搭建出屋子的基本轮廓,其后在粗木间用更细小的胡杨枝、红柳枝把缝隙弥合起来,剩下的空隙则用河泥堵上。

http://www.weijiezhimi.com.cn/posts/1212.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历史, 趣事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