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援藏, 政治, 社会状况 > 陈镜伊:驻村西藏的苦与乐

陈镜伊:驻村西藏的苦与乐

2014年1月21日

2013年12月09日
“我只是尽心尽力地做了一些事情,实在微不足道”

文/《t望》新闻周刊记者杨步月 许万虎

村”两委”盖起办公楼;村集体收入突破零纪录;村里的土路铺了水泥;村民用上环保公厕;村干部第一次到外地观摩学习……

变化翻天覆地,而促成这些变化的,是一位女驻村干部――林芝地区住建局副局长、驻墨脱县墨脱镇亚让村工作队队长陈镜伊。

“亚让村人太不容易了,

要为他们做点什么”

墨脱县是全国最后正式通公路的县城,亚让村是其中的一个边境小村,全村47户221人,99%为门巴族。由于长期交通不便,村民以种地和打工为生,年人均收入3700元,刚够温饱。

2012年11月,44岁的陈镜伊带领其他3名队员进村时,面对的是村民们充满期盼的眼神。怎么办?陈镜伊一筹莫展。更没想到,让她不知所措的事情还在后头……

村”两委”没有办公室,无法安置驻村工作队,就把上世纪70年代建造且废弃多年的村小学收拾出来,给他们当宿舍兼办公室。由于年久失修,3间破败的砖房成了”动物乐园”。白天,常有蛇、蜥蜴、壁虎等动物出没,不经意间会把人吓个半死。晚上,老鼠上蹿下跳,”吱哇”乱叫,寻欢作乐。只有用手电筒照或用棍子赶,把它们弄跑了,大家才能安心睡下。

最可怕的是被蚊虫叮咬。驻村工作队队员用纱布做了简易蚊帐,但蚊子防不胜防。墨脱的蚊子整夜”嗡嗡”地骚扰人不说,还出奇的厉害,可以传染疟疾。在墨脱呆久了,很多人的血液里都能查出疟疾抗体。陈镜伊自我安慰说:”我们只能心存侥幸。”

村民们祖祖辈辈喝的是从山上流下来的溪水,晴天时,看上去比较”清澈”;一下雨,溪水裹挟着泥土、树叶等杂物,便成了”黑泥汤”。墨脱地处亚热带湿润气候区,雨量充沛,一年中约有半年是雨季。因此,驻村工作队准备了两个水桶用来沉淀,再用沉淀后的水洗脸、刷牙、做饭。

亚让村用的是小水电,电压不稳,三天两头停电。在今年8月正式全天候供电前,每天晚上陈镜伊等人需要借助微弱的烛光开会、看书或整理材料。

夏季的墨脱高温、潮湿,人即使静坐不动,也常大汗淋漓,每天洗3遍澡都不算多。可是,3间破房根本腾不出地方洗澡。驻村队员想了一个土办法,在破房子旁边用塑料布围了一个简陋空间,大家烧了热水,你洗完我洗,轮流在里面冲凉。

由于村”两委”没有办公室,村民们开会只能集中在3间破房子前面的空地上,会议经常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所打断。

墨脱的蚂蝗特别多,尤其是6、7月份。每次上山考察项目用地,一不小心,陈镜伊的耳朵、手腕、脚踝甚至肚子上都会钻进蚂蝗。蚂蝗咬的伤口一般两个小时内不凝血,鲜血淋淋,凝血后又奇痒难忍,最后会形成疤痕。陈镜伊挽起裤脚,本刊记者看到了蚂蝗给她留下的”纪念”。

无数个难眠的夜晚,陈镜伊辗转反侧,将心比心:亚让村人太不容易了,她发誓一定要把他们当作亲人,为他们做点什么!

三张照片中的故事

翻开厚厚的一摞照片,本刊记者可以找到陈镜伊为村民们奔忙的足迹,有三张令记者印象深刻。

第一张照片里的故事发生在一年前。2012年12月6日,陈镜伊在路上巧遇时任墨脱县委书记刘革生,她立刻反映了村”两委”没有办公用房,无法正常开展工作的事。当天下午,刘书记就带着发改委、住建局等多个部门的领导现场办公,当场拍板出资50万元予以解决。

采访中,陈镜伊兴奋地告诉记者,村”两委”办公用房已于今年3月开工建设,12月竣工,上下两层,总建筑面积为240平方米。办公室、会议室、卫生室、治安消防室以及农家书屋等,一应俱全,基本达到了小康村的建设要求。

在第二张照片中,穿着大衣的陈镜伊与民宗局党组书记肖鹤坐在沙发上正在商谈。

陈镜伊告诉记者,对亚让村来说,当务之急还是发展经济。结合地理、环境等自然优势,她认为,亚让村的突破口在于培植特色产业。今年年初,在墨脱公路尚未正式通车的情况下,陈镜伊不顾路途颠簸和危险,先后3次前往林芝地区民宗局,申请国家兴边富民资金60万元,用于建设藏香猪养殖项目。这张照片便生动地记录着这一过程。

藏香猪养殖项目6月获得批复,10月施工,预计明年元月建成。包括猪舍、化粪池等全部用房面积可达400平方米,初步计划饲养藏香猪100头,安排6至8名村民就业,收入归村集体所有。

陈镜伊说,村里打算用猪粪种菜,除了出售,用一部分菜喂鸡,发展循环经济。村民们对此充满期待。

墨脱年均气温为16摄氏度,一年可以种植冬夏两季作物。然而,因为水源难以常年保证,亚让村有45亩耕地只能种一季水稻,极大地影响了村民增收。经过驻村队的不懈努力,从水利部门争取到40万元资金,村民们踊跃投工投劳,进行低产田改造。

小块地被平整成为连片地,并做了网围栏,加强了灌溉,使得水稻收获后,冬天可以继续种油菜。陈镜伊戴着遮阳帽,蹲在田间与村民一起插秧的照片,感动了很多人。

与此同时,协调水利局投资15万元,修300米的混凝土水渠,解决全村四分之一的常耕地灌溉问题,目前正在实施中;申请农牧局投资30万元,搞果蔬科学栽培及加工项目,即将着手培训村民对当地盛产的橘子、香蕉和甘蔗等水果进行储存和深加工,延长农产品的产业链……

第三张照片记录了亚让村的一场宣讲会,陈镜伊指着照片中的会场横幅骄傲地对本刊记者说,那条横幅是她亲手用毛笔写的。

作为边境小村,维稳是亚让村的头等大事。陈镜伊与村”两委”班子携手,一边抓经济发展,一边抓社会管理与建设。驻村一年来,陈镜伊共计协助村”两委”召开反对分裂、破除谣言、新旧对比、感党恩宣讲12场次,受教育群众382人次。

一张又一张照片,真实地记录了驻村队员的辛勤工作,见证了陈镜伊的呕心沥血。好在回报颇为丰厚:

今年亚让村村民共计增加收入94万元,户均增加现金收入2万多元。新成立的甘蔗、香蕉、木耳等4个种植合作社,为村集体直接增加收入3万元,使村集体收入首次突破零纪录。驻村工作队因此被评为西藏自治区优秀驻村队,陈镜伊被评为西藏自治区优秀驻村队员。

“我不会写感谢信,

但您千万别悄悄地走”

在驻村工作中,陈镜伊女性独有的细腻和爱心,促使她帮助村民做了不少力所能及的”小事”,拉近了驻村工作队与村民们的情感距离。

陈镜伊在走村串户中发现,亚让村的婴幼儿普遍存在多动、夜间哭闹、爱出虚汗等症状,她打电话咨询了医生朋友,得知是缺钙、缺锌导致的。她与驻村队员马上买来相关药品,逐一发放到家长手中。一年来,驻村队员共为村民发放治疗头疼脑热、跌打损伤的药品2000多人次。

农忙时,村民的小孩无人照看,陈镜伊和另一名女驻村队员索朗玉珍就把孩子们带到办公室,辅导他们学习,并用讲故事的方式,引导他们养成健康、文明的习惯。孩子们亲切地称陈镜伊为”奶奶”,管索朗玉珍叫”妈妈”。

83岁的朗卡无儿无女,蜗居在一间狭小的木板房里。本刊记者跟随陈镜伊去探访她时,只见她光着脚丫目光呆滞,静静地坐在门前吃着玉米,不时低头拿玉米粒喂脚边的一只猫,对我们的到来没有丝毫反应。

“我们几乎每天都多做一些饭菜,给她送过来。”陈镜伊说,朗卡是全村年龄最大的人,也是唯一的五保户,生活基本不能自理。驻村队员经常过来帮老人打扫房间、砍柴挑水。每次外出,驻村队员都要提前给朗卡准备好罐头等食品。

别看朗卡似乎患有严重的老年痴呆症,其实她心里特别明白:一次驻村队员外出几天没回来,朗卡光着脚丫子一遍又一遍地走到驻村队员住的破房子前张望;还有一次,陈镜伊给朗卡送来一件衣服,朗卡以为陈镜伊是来告别的,眼泪汪汪地看着她,并紧紧地攥住她的手,不肯放下。

针对在外打工的村民长期被拖欠工资的突出矛盾,身板柔弱的陈镜伊冒着塌方、滑坡的危险,连续十多次前往墨脱县城找包工头算账。其中3次因塌方路断,不得不在泥浆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徒步行进,每次往返都要耗费六七个小时。最终,她为全村近40人讨回工资18万多元。

按照村民意愿,驻村工作队拿出2.8万元,将臭气熏天的旱厕改造成能冲水、有化粪池的环保公厕,并安排专人打扫;投资2万元修建了3个垃圾池,杜绝了乱倒垃圾现象,有效地整饬了村容村貌;将1.7公里的环村土路铺成了水泥路,同时修了长80米、有100多个台阶的人行步道,将全村人家串联起来。

“驻村工作队是我们的恩人啊!”亚让村村委会主任向东说,从前门巴人住的是草棚,靠打猎和种苞谷为生,勉强填饱肚子,是解放西藏的18军教会我们种水稻,推广科学种田,过上了好日子。现在,驻村工作队帮助跑项目,带领我们增收致富,真是感激不尽。

正在家里含饴弄孙的村民索朗旺堆说:”驻村工作队一来,村里的面貌一天一个变化,村民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索朗旺堆是从别的村移居过来的,他老家至今未通公路,进出物资全靠肩扛背驮。乡亲们听说亚让村发生了巨大变化,非常羡慕他。

连日来,小小的亚让村热闹非凡,家家户户忙着酿青稞酒、买哈达,准备为驻村工作队送行。一名拿到拖欠工资的村民专门找到陈镜伊说:”我不会写感谢信,但您千万别悄悄地走,一定要给我表达心意的机会。”

听着村民们发自肺腑的感言,陈镜伊的心里一阵阵地发烫,她觉得自己只是尽心尽力地做了一些事情,实在微不足道。

在给本刊记者发的一则短信中,陈镜伊写道:”我把驻村当成了一次难得的锻炼、献爱心的机会,也想借此激励在阿里地区改则县驻村的儿子。”

截至本刊发稿时,陈镜伊已经完成了为期一年的驻村任务即将返回原工作岗位。让她牵挂的是,23岁的儿子今年8月也开始了驻村,而且他驻村的地方平均海拔达4700米,干旱、风大、昼夜温差大,冰雹、暴雪、风沙等灾害频发。

看来,陈镜伊一家三口团圆还要等到明年8月份。□

http://www.baijiuzaixian.com/?p=2306

分类: 援藏, 政治,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