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政治, 社会状况 > 我眼中的西藏、新疆问题

我眼中的西藏、新疆问题

2014年1月22日

2013年11月14日星期四
那是2009年9月末的一天上午,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学校的xx部长,说是有新华社记者就乌鲁木齐事件想采访我,让我谈谈看法。我听了,感到很奇怪。因为,我是一名普通的xx,既不是公众人物,亦非大陆通称的那种喉舌或打了民族主义鸡血的”专家”(有了主义,其实就不是专家了,因为失去了专家应有的作为第三方的客观性),我怎么入了他们的法眼了呢(后来我才想到,哦,可能是因为我是所谓的”少数民族”,在他们看来,让”少数民族”出面说些符合他们口味的话,更有说服力)?想到这里,我回那位素未谋面亦未曾听说过的部长说(因为我一向不怎么关注谁是什么官-因为即使关注了也丝毫影响不了人家的施政):”x老师,我只是一名专注于自己教研工作的普通教师。如果让我谈对乌鲁木齐事件的看法,我只能谈自己的观点,我既不会偏袒哪一方,也不会为谁造势,信口开河。”部长听了,说这没问题,对方就是想听听真知灼见。

如此,我同意接受采访。

过了大约10分钟,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对方说是新华社某某分社的记者,让我在电话里谈谈对乌鲁木齐事件的看法。我对她说:”这件事,在电话里一、二句话说不清。您如果真想采访,就请过来。如果不方便,就另请高明。”

最后约定当天下午2点见面。

末了,该记者问我可否透露一下对事件的基本看法,好让她有个采访提纲或思路。

我对她说:

关于乌鲁木齐事件,因刚发生不久,我也没有相应的信息渠道,不了解情况,谈不上有什么具体的观点或看法。不过,就整个新疆或西藏问题,我倒有个形象的比喻。不是有媒体或专家动辄说这些地方的麻烦来自国外谁谁、谁谁的煽动或遥控指挥吗?

比喻之一,假设您是任意一位男士或女士,和妻子或丈夫在生活。此时只要有男人或女人过来勾引你的妻子或丈夫,她或他就跟你吵架或跟人家跑了。

对此,你除了指责勾引者的这个那个不是以外,是不是也应该反思一下你们的婚姻有什么不足或不道德或感情不牢固呢?

比喻之二,假设您是任意一位男士或女士。当初结婚时,你曾向对方保证让他或她过上自由、富足、幸福的生活。可是,后来这些承诺哪个都没给兑现。如此,对方闹着要离婚。此时的出路有两条,要么赶紧兑现承诺,过上和谐的生活;要么离婚,不离婚就天天吵架,谁都不得安生,而你由此背负沉重的负担。

讲到这儿,我在电话里问:”怎样,x记者,我这个见解您能照实见报吗?肯定不行吧?”

记者打着哈哈。

过了几分钟,记者打来电话,称因领导临时安排她去别的地方,采访我的事改日再定。我回说:”行了,实在点吧!不行就不行呗。”

来源:网络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蒙古新闻
http://mongoliinmedee1.blogspot.com/2013/11/blog-post_14.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政治, 社会状况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