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民族, 历史, 生态 > 一句玩笑引出的新疆核辐射问题(有图)

一句玩笑引出的新疆核辐射问题(有图)

2014年1月23日

2013年12月15日星期日
原乌鲁木齐铁路中心医院医生安华托蒂(Enver Tohti)自1991年开始接触新疆的肿瘤病人,1998年流亡海外,20多年来以临床医生和证人的身份不懈地关注维吾尔人因核辐射致癌问题,最近他在加拿大谈及这一被北京长期回避的话题时,引用日本札幌医科大学核物理教授高山淳在《中国的核试验》一书中的推算,新疆有19万人直接死于核爆炸,100多万人死于后期的核辐射。安华托蒂更指由于北京的愚民政策,很多维族癌症病人以为患病是上天的安排,根本就不知道核辐射是怎么回事。

1985年从新疆石河子医学院毕业的安华托蒂,最初对这个问题的关注竟是由一句玩笑引发。1991年他参加了新疆铁路系统的肿瘤普查,第二年进入铁路中心医院肿瘤科工作。原以为新疆的肿瘤属自然发病,直到有一天突然惊醒:”我们科主任王安信对我半开玩笑地说,你一直说维族人身体素质比汉人好,你们是吃肉的骑马的,你引以为傲,但你看看怎么回事,我们病床上近一半都是你们维族人”。

当时肿瘤科有四十张病床,他分管的10张专供维族人的病床总是满员,全乌鲁木齐铁路局有16万员工家属,维族人只有5千,15万5千汉人填不满30张病床,为什么维族人患肿瘤的比例这么高?为了弄个究竟,安华托蒂做了两年秘密调查,分类收集比较入院肿瘤病人的信息,发现在新疆居住时间越长,肺癌、血癌和淋巴癌发病率越高,而这三种癌症的源头都指向核辐射。他说:”根本就不用问核辐射哪里来,那是原子弹试验!那时我的腿脚都发软了,难怪主任不让我研究!”

安华托蒂发现,1960年前入疆的汉人,癌症发病率与维族人相同,比内地高35%;1970年代入疆的汉人发病率比维族人低10%,1980年代入疆的汉人比维族人低20%,1990年代入疆的汉人与内地发病率相同。这与中国在新疆进行核试验的频密程度、规模和方式密切相关,1960年代有10次核爆炸,1970年代16次,1980年代8次,1990年代11次,60年代绝大多数是大当量的地面核爆,之后逐渐改为地下,且当量减少,直到1996年暂停核试验。

1998年,安华托蒂到土耳其学习语言,英国电视记者约他一起以旅游者身份回疆拍摄了一部纪录片《丝绸之路上的死亡》, 1999年该片获罗里佩克记者奖(Rory Peck),2011年安华托蒂为该片做了中文旁白,令更多华人成为知情者。在新疆拍片时,他们把哈密山上锯下的树干送到英国做核污染剂量检测,结果显示新疆核辐射是日本广岛的300倍。

移居英国后,安华托蒂多次在欧盟及日本、芬兰和瑞典的议会作证,2010年还在瑞士召开的医生反核组织国际会议上演讲。他引用中国官方发布在互联网上的信息分析新疆核辐射问题的严重性:新疆人口只有2千万,拥有8万6千张病床,而河南省人口一亿,只有7万多病床。两地肿瘤医院同期成立,最初都只有500张病床,2008年河南肿瘤医院病床数为800,新疆肿瘤医院却以2000张成为中国最大的肿瘤医院。病床数量仅能揭示问题的冰山一角,实际情况更加严重,因为维族八九成是农业人口,癌症被确诊后患者只能回家等死,根本无钱住院治疗。

在核辐射受害者中,中国退伍军人首先觉醒,他们曾在天津游行示威要求补偿,新浪博客里有不少核基地老兵在呼唤政府的良知,核基地退伍军人的网站《马兰战友网》里也不时发布战友患病和死亡的信息,05年中国民政部下发了《关于原8023部队退役军人致残致病医学鉴定和评残补助问题的通知》,对受害军人进行安抚。但安华托蒂指出,目前在新疆,无论是汉族或维族百姓,还没有人站出来向中国政府索要赔偿。

(本文已被和谐,翻墙搜寻而成,编者按)

万毅忠的博客
http://wanyizhong.blogspot.com/2013/12/blog-post_15.html

分类: 其他民族, 历史, 生态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