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宗教, 政治 > 1959:达赖喇嘛出走始末(五)

1959:达赖喇嘛出走始末(五)

2014年1月25日

十七、存疑的伤亡名单,轰炸上千名非武装藏民–
艺术家描绘的大昭寺之战场景。根据我对大昭寺之战亲历者的采访,当时解放军确实用喷火器点燃了大昭寺附近的民房,因而有熊熊火光。画面上没有画出的是,大昭寺内的藏人投降之时,寺院周围的民房顶上已经卧满了解放军士兵,无数支枪口对准大昭寺。

藏人:炮弹像雨点一样落下来。

李肃:如果说康巴游击队没有进入拉萨,如果说城内的两千多藏军没有直接地对抗解放军,到底这些所谓的叛乱分子、武装分子是谁呢?

李江琳:真正有武装的人很少。有很多是康巴人。有相当多数量的是僧人,也有很多拉萨市民,有些有枪,有些没有枪。有枪的人到底有多少,我不是太清楚。但是从当时3月10号拍的照片上来看,大多数人是没有武器的。

李肃:如果没有武器的人占大多数的话,怎么能出来一个拉萨战役呢?

李江琳:称之为战役是对这个形势的夸张。它之所以说成战役,给你的感觉就是对方很强,实际上没有。

李肃:这个拉萨战役的说法是中国官史说法,是吗?

李江琳:对,直到现在还这么说,拉萨战役。

李肃:那么官史里边说,对付了多少的武装分子?

李江琳:它说的是7000。

李肃:7000。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话,就算是有7000,恐怕大多数人是没武装的。

李江琳:对。

李肃:那这场战役是怎么打的呢?

李江琳:炮战。解放军主要是炮轰,而且用了装甲车。

李肃:如果说是这样的话,大炮和装甲车对付的是没有武装的平民了?

李江琳:绝大多数是没有武装的平民。

李肃:动用了多少大炮?

李江琳:308炮团在拉萨河的南岸。它是斜对着罗布林卡。它是拉萨炮战的主力。在轰炸药王山的时候,据资料显示是42门炮,同时轰炸的。所以把药王山上面的那座寺院炸得夷为平地。轰炸罗布林卡的时候是从三个方向打的,三个方向炮轰的。其他的军队里面还有一些小型的炮也都参与。所以拉萨战役主要是一场炮战。从藏人来讲,他们说我们没法打。我在采访的时候他们藏人的一个不约而同的一个形容词就是”炮弹像下雨一样掉下来”。

李肃:而且是下雨一样落在了非武装的平民头上。

李江琳:目前为止,我的研究中所看见的死伤最惨重的几个地点,最惨重的地点是在罗布林卡周围,特别是在拉萨河南岸。因为当时炮战从北面、西面和南面三个方向炮轰的时候,南面是唯一的一个逃生之路,渡过河就能逃生。所以大量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的,也没有武器的这些平民从罗布林卡的南门夺门而出,大批地往那个方向逃。炮火从南面往北,上千密集的人群,炸的就是他们。这些人被炮火逼回来过一次,然后有些又往前冲。这个地方是一个死伤非常惨重的地区。

李肃: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死了多少人?

李江琳:从官方的资料中,我所看到的数据是死伤、投降一共是5000多人,其中官方所说的是死亡数字是545。我对这个数字存疑。十七个轰炸点,而且是对好几个地方密集地轰炸,对上千人的集中的地区密集地轰炸。除非大部分炮弹没有爆炸,否则死亡人数应该不止这个。藏人能够组织成略微有效的抵抗是在两个地点,一个是小昭寺,一个是药王山。药王山是在密集的地毯式轰炸之前。解放军往上冲了几次被山顶上的藏人打退,于是就调了几十门炮对它进行密集的轰炸。在这之后,像大昭寺,很多地方他们(藏人)没有打就投降。

李肃:那么解放军方面或者是民兵方面伤亡是多少人呢?如果说这是一场战役,双方互相应该都有伤亡。

李江琳:60多,不到一百。

李肃:60多人是死亡,还是伤亡加在一起?

李江琳:伤亡都有。

李肃:伤亡加一起60多人。

李江琳:但是实际上,我仔细地看过西藏军区出版的《西藏军事志》,后面的附录里面有详细的死亡将士名单。我在这个名录里面仔细地查过,查死于拉萨战役中的人。我查出来的实际上还不到这个数字。

十八、阶级斗争:没有赢家的争斗–

李肃:采访过程中什么东西让你印象最深刻,或者说最想不到的?

李江琳:让我非常震撼的一个经历就是讲到张经武之死。

李肃:张经武是当时西藏工委的书记。

李江琳:他是达赖喇嘛当时见到的第一个,用藏人说的话来说是汉官。当时他们在亚东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达赖喇嘛十六岁,十六岁还不到。张经武那时候四十多岁,他是第一任中央驻藏代表。达赖喇嘛在他的自传里面多次提到张经武。他对张经武的感觉,怎么说呢,认为他是一个脾气很不好的人,但是他内心深处可能是一个好人。他(达赖喇嘛)是这么评价他的。我去采访他之前,我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研究了。其实我研究的一点,我觉得只要有可能,历史的研究应该有始有终。不仅有始,还要有一个终结。这个事件,它的参与人的命运是什么。我觉得我不是一个纯粹的只关心事件的一个历史研究者。我还关心人物在事件中的命运以及他们之后的结局。所以我写到最后的时候,两本书都有一个后记。后记中都记到了这些当事人的命运。这本书不是写达赖喇嘛为主,更多是写其他的、与这个事件有关的各种各样的人的命运,双方都有。所以我去见他之前,在采访他之前,我已经知道谁的结局是什么。其实我对张经武,我应该承认,我有一种”你看这是报复吧,你这都是报应,当时你们这样对别人,看看你们自己的结局”。

李肃:张经武实际上最后的结局不好?

李江琳:是最不好的。他是死在秦城监狱的,文革的时候。

李肃:共产党自己把他给弄死的。

李江琳:对,他的死,到现在坦白说我都认为是个谜,他为什么会下场会如此之惨。

李肃:你告诉达赖喇嘛这个消息了吗?

李江琳:我告诉他了,我还跟他一一地讲,谁谁谁怎么样,谁谁谁怎么样。我就讲到张经武。讲到张经武的时候,我承认我当时的语气近乎幸灾乐祸。这是一种很不好的心态。

李肃:说这是报应?

李江琳:我承认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心态,但是在我看到了这一切之后,我很难说不流露出一种情绪,这是一种报应。但是我话没说完,他跟我说:”我知道。”他已经都知道这些事情了。当时他说话的时候,我就看他眼睛红了,看着他含着泪跟我说了这句话。我当时就极其震撼,我一下感觉到我自己对于历史抱着一种近乎轻浮的心态。我马上产生一种自责。同时我也立刻感到一点:这些参与者中,受害者不仅仅是藏人,其实有很多汉人–士兵、包括官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是受害者。他们是加害者,同时也是受害者。所以对历史的研究,不是仅仅说我站在哪一面,支持哪一面,反对哪一面那么简单。这里面很多人的命运,他们实际上变成了一种共同的命运。这种纠缠把他们自己也纠缠进去了。

画外音:除张经武外,其他参与西藏事务的主要中共军政官员也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受到冲击。

范明,原解放军进藏部队司令员兼政委,中共西藏工委副书记。1958年被划成”极右分子”和”反党集团头子”,被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军籍,并被送到长白山地区劳动改造。1962年,他涉入”彭德怀反党集团”,被关押到北京秦城监狱。1980年平反,后来担任陕西省政协常务副主席。2010年病逝。

丁盛,曾任解放军54军军长、广州军区司令员、南京军区司令员,1962年指挥中印边界战争。1977年被指投靠”四人帮”,受到批斗。1982年被撤销军职,开除党籍。1999年病逝。

谭冠三,原解放军西藏军区政委,1966年任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副院长。文革期间被打成”反林彪”、”反江青”的”走资派”,送到湖北”五.七干校”隔离。1978年平反后任成都军区顾问。1985年病逝。

李江琳:张经武说,西藏平叛是一场阶级斗争;民主改革是一场阶级斗争。结果你自己也被这个阶级斗争吞没了。这是一场民族的悲剧,其实也是个人的悲剧。所以对它的考察,是远远要超过西藏现代史、中国现代史。其实还要对阶级斗争这种理论本身对人类带来的巨大的灾难有深刻的反思,否则这个历史就不会终结。

结束语:当年从罗布林卡出走的达赖喇嘛已经在外流亡了半个多世纪。如今,汉藏矛盾仍然没有化解;西藏流亡政府和北京之间的谈判仍然停滞不前;不断有藏人仍然沿着达赖喇嘛当年出走的路离开西藏,踏上流亡之路。而在西藏境内,藏人仍然在抗争,自焚、示威。国际社会仍然在不断呼吁双方对话,妥善解决西藏问题。西藏的未来向何处去?汉藏矛盾有没有化解的可能?很遗憾,我们无法给您一个圆满的答案,但是希望本文让您对这段历史有了更清晰的了解。

一统江山的博客
http://lirongshan2008.blog.163.com/blog/static/7206790620131023111947401/

分类: 历史, 宗教, 政治 标签: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